【热点互动 】魏则西事件能追查多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5月07日讯】【热点互动】(1458)魏则西事件能追查多深?:陕西大学生魏则西误信百度排名前列的医疗广告医治无效死亡事件不断发酵,涉事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也被舆论聚焦,而早前就已经被曝光的中共武警医院活摘法轮功器官的罪行,也再次被海内外关注。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魏则西事件引发舆论的风暴并且持续的发酵,当局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进驻武警医院。

然而最近又涉及到了“莆田系”的惊人黑幕,背后涉及到怎样的政治势力?而中宣部又发文向全国发布禁令,这背后又有怎么样的玄机?那么习近平准备用3年的时间逐步取消军队的有偿服务。魏则西事件是开始吗?围绕相关话题今天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背景短片。

21岁的中国大学生魏则西身患恶性肿瘤“滑膜肉瘤”后,四处求医,通过百度搜索,来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一种“生物免疫疗法”,当花费20多万元还是去世了。去世前,魏则西通过知乎账号发文《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抨击百度和武警二院的欺骗行为。

自4月底以来,该事件通过微博、媒体发酵后,激起了中国网友的愤怒,纷纷抨击百度的无底线竞价排名诱骗了无数患者;“莆田系”民营医院和武警二院,挖坑榨干绝症患者的救命钱;监管互联网广告的工商、卫生等部门为骗子保驾护航,让罪恶长期延续。

5月4日,中共中宣部和国家网信办发布“魏则西事件”网上管控要求。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报导,有知情者透露,中宣部和国家网信办要求媒体对“魏则西事件”的相关报导“全面降温”,严格规范新闻稿源,不得自采自编,除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消息外,不再新发相关报导,评论,不设专题。

通知还要求严控跟帖评论总量,删除关联性、煽动性、行动性、攻击性消息,特别是借机批评中共政权、医疗制度和社会制度等相关言论。

不过,有分析认为,此前魏则西之死激起的民情汹涌指责,媒体纷纷跟进揭露黑幕,明显是中宣部引导舆论导向的结果。

3月27日,中共党媒报导,习近平要求军队在3年内退出商业化经营。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认为,魏则西事件与习近平的军队改革有关联。通过这件事抓武警医院这个“硬骨头”,就可以推动军改的全面进行。

不过何清涟认为,对于老百姓而言,事件应是促使医疗体制改革的机会。

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认为,当局热炒这件事是出于政治需要,而民间则借这件事发泄不满,在舆论导向偏离当局的导向时,中宣部才站出来灭火。

朱欣欣认为,中国社会积压太多的民怨,中共想操控社会舆论已经是不可能了,无论它热炒任何事件,民间在深挖的过程中,最终都会把矛头指向中共政权。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请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

我们看到魏则西事件持续的发酵,现在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已经是被停诊,同时工作组也已经进驻百度和武警医院。那么背后如何解读?现在最新的进展先请陈先生介绍。

陈破空:这个武警北京第二医院停诊,它是被迫的。因为它信誉上丧失殆尽,在这个事件中它成了众矢之的,所以家属和病患都不相信它了,所以都在纷纷质问它。因为现在结论出来,武警医院它搞所谓的改革、所谓的改制就是外包,就是外包给所谓的民营医院,民营就是这个“莆田系”,后面可以谈到。

外包之后,这个“莆田系”所组合的这些科室的医生是临时拼凑的,临时找来医生,临时成为所谓的主治医生。而现在更多的丑闻曝露出来,这些医生的资质很多是假的,有的医生连毕业论文都是假的,或者说他的毕业证书是假的,还有他们所写的论文是抄袭的,现在网上越来越多的曝露,他根本就无法行医了。所以这些病患、这些家属都愤怒了,因为他不知道正在接受什么治疗。

就好像魏则西接受的治疗,说是美国生物技术,生物免疫技术,说跟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而且开始说的是这种技术早在美国过时。不是过时的问题,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不存在!斯坦福大学已经声明了,这件事跟他们毫无关系!他们跟中国医院完全没有合作。所以中国这个造假假中有假,一贯反美反西方,但是一旦打出美国的招牌就能够迷惑民间。中国民间还是很相信美国,迷信美国。所以它这个都是假的,从头至尾是假的!因此这个武警医院它是混不下去了,不得不停诊。

主持人:花光了20万,结果并没有什么效果,这背后武警医院和军队医院究竟揭露了军队腐败的怎样冰山一角?蓝述先生,我不知道对此您有怎么样的观察?

蓝述:不仅仅是武警医院,以及中共的这些军方的医院,他们的腐败通过这件事情让人感到非常非常的吃惊。中共实际上在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军队就开始去搞一些,比如说用军队的资源发一些财,但是这个东西到江泽民执政时期全面进入了高峰,整个军队进入了一个大面积的迅速的腐败时期。

而恰恰在这个时期,90年代的时候,中共又开始搞所谓的医疗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一搞了以后,许许多多的国家医院,像破空先生刚才讲的,它就开始跟地方一些外面的,像“莆田系”这一类的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搞一些合作项目赚钱,实际上是以赚钱为目的。

在这种情况下,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正好处在军队全面的腐败时期,同时又处在国家医院的产业化时期,所以说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就成了医疗腐败的重灾区。为什么呢?因为武警医院和军队医院地方上管不着,不像一般地方上的医院,如果你出了什么问题,人家还可以去省政府、市政府上访,或者去法院告你;如果是武警医院和军队医院它出了问题,老百姓告都没地方告!所以说军队和武警医院实在是腐败的重灾区。

主持人:我们知道百度在为自己辩解的时候,曾经说武警二院是“三甲”医院,究竟谁颁发给它这样的资职?而且就像蓝述先生所说的,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不受地方管理部门的管控。那么又有谁能监管?这暴露出什么样的问题?

陈破空:所谓“三甲”医院就是三级甲等医院,据说是医院的最高级别。这种证书只有省市卫生部门可以颁发,也就是说武警第二医院是北京市政府的卫生局颁发给它的。这就形成一个错位,北京市政府它是管民营的,它不管军队的,它去军队里面颁发它证书;而军队的人马是军队管,它不受地方节制。所以这完全是错位的。

一方面卫生部门给它一个资职;但另一方面,它的人马、它的内部管理是军队体系,所以就是颁发资职的和监管的完全错位!而且武警医院也好,军队医院也好,它腐败它是军队腐败的一个部分。

我大概在几年前写过一本书叫做《假如中美开战》,我就揭露了军队的种种腐败,其中有一个,军队林林种种分很多部门,很多兵种,比如说守森林的部队他就偷伐木材和盗卖木材;守矿山的部队就盗卖矿山;而边防部队就走私贩毒,甚至走私枪支。所以形形色色的兵种都在腐败。

包括医院,军队医院的腐败,本来军队医院是给现役军人或退伍军人服务,最后是向社会服务、社会开放。而向社会服务、社会开放实际上是为了赚民众的钱,而赚民众的钱它又不是军医在服务,它实际上又外包给一些民间郎中来服务。这些民间郎中像“莆田系”这些,本来是在电线杆上打广告,说治性病的,最后就到了百度打广告。这些人本来是什么号称老军医治性病,最后成了军区医院治肿瘤。所以这个骗局越滚越大,财源越滚越大,实际上整个是在搜刮老百姓的血汗钱。

主持人:好,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日本的金女士,金女士您好!

日本金女士:你好!我想说现在一切都是次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成立一个国际法律调查团和国际警察。有一个远距离大脑控制和远距离健康控制为主的犯罪团伙已经控制了美国政府、日本政府等民主政府,也许中国政府也被控制了。

主持人:您指的是“莆田系”吗?那我们一会儿可以再具体讲一讲这个情况,谢谢您!其实刚才观众讲得挺大,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指中国这个“莆田系”?其实我们一直在说“莆田系”“莆田系”,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背后又隐藏了一个什么样的内幕?

陈破空:这次提到莆田,我想起我以前看的武侠小说,我以前看了很多武侠小说,结果武侠小说中福建莆田这个名字经常出现,什么莆田大会、莆田比武,各路武林高手身怀绝技、千奇百怪,都在那里汇集,而且黑道人物神出鬼没,就证明莆田在历史上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结果没想到所谓武林聚集的这么一个江湖圣地莆田,现在给搅到江湖郎中的圣地,江湖郎中现在身怀绝技,身怀假技也好,也是千奇百怪的在那边会合。

说这个“莆田系”居然大到什么程度呢?说承包了80多所的军队医院。而且这个“莆田系”原来都是江湖郎中,莆田出来的这些有的是农民,有的是无业游民等等。我刚才说的在电线杆上到处贴东西,这些人最后说是发展成民间医疗系统、民间医药公司,还发展出什么詹、陈、林、黄四大家族,各自控制一大块,最后通过解放军医院,主要就是行贿受贿。

举例来讲,陕西的一个军医院,一到过节给什么院长、政委,下面的科室主任、主治医生,30万元、40万元、2万元、5万元……等等,不等,行贿。行贿的结果就是拿到这些医院的外包,外包之后,我刚才讲了,临时去凑医生,甚至临时凑江湖郎中。

而这些江湖郎中根本没有任何资质,甚至有的人恐怕连现代化的仪器都不会使用,假装在那里摆弄,甚至是打着美国的旗号,打着外国的旗号,反正在中国是撒天大的谎也不犯罪,整个社会都是假嘛!所以从百度假,假到医院,假到“莆田系”。

所以“莆田系”整个就是一个骗子公司,但这个骗子公司,其它也是诈骗公司,军队医院也是诈骗,百度也是诈骗,所以你看到每个环节都造假,每个环节都是诈骗,每个环节都是腐败,这就是中国。实际上这是一个典型的整个中国式的闹剧。

主持人:如果说它是这样的一个造假的集团,但是“莆田系”却恰恰承包了很多医院的科室。蓝述先生,我想请教一下,您的了解,“莆田系”背后究竟隐藏了一些怎样的黑幕和具体事实?它又是怎样发展壮大的?

蓝述:这个“莆田系”它在80年代的时候,还是在电线杆子上贴治狐臭、治疗不孕、男性不举、性病等等;然后90年代就到了公立医院,特别是武警、军队的医院里面去开一个专家诊所;然后到了本世纪初前10年,他们就开始承包医院的这些科室,主要是医疗产业化的一部分。

那么“莆田系”的几个大老,在2014年成立了一个全国性的莆田健康协会。当时陈至立,大家知道陈至立就是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这个人是莆田人,当时还专门给他们这个健康协会写信表示祝贺。这个莆田你可以看到国内有很多报导,在它的资本滚雪球越滚越大的过程中,实际上它是得到了中共这个体制从上到下的各级官僚机构的支持,一片是叫好的。

那么陈至立这个人大家也知道了,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都是她搞的,她是1988年开始发家,当时进入上海市委,可以说是江泽民“上海帮”的核心成员之一。在整个江泽民以腐败换团结,以腐败为基础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她是最得力的一个干将。所以“莆田系”背后它官方的背景和它的黑幕是非常非常深的。

陈破空:“莆田系”背后还有这么一个人物,最近两天暴露出来,它背后有些大股东,其中一个大股东叫刘永好。刘永好是谁呢?是四川新希望集团的总裁,这个人曾经当过中国的首富,这个人跟周永康和周永康家族关系非同小可,周永康他又接上江泽民这条线了。刘永好他为什么成为“莆田系”背后的一个大老?他资金怎么来的?如果说顺藤摸瓜的话是可以摸出大名堂来的。

主持人: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洛杉矶的成女士,成女士您好。

洛杉矶成女士:你们好!我和魏则西的年龄不是差得很多,而且魏则西这个事情,我相信在国际上已经引起很多注意,那么我跟一个美国朋友交流了一下魏则西这个事情,然后美国的朋友都听傻了。

美国人不太明白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他就觉得百度没有责任。那我就说因为中共它长期网络封锁,那他就没有正确的信息,魏则西他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可能不会想到去翻墙或怎么样,所以才导致了他就没有获得正确的信息,才这么离世了。我就想把这个事情分享一下。

主持人:谢谢!

陈破空:美国人认为百度没有责任,是美国人太单纯,他以为百度跟谷歌一样,只不过就是个搜索引擎,他就不明白百度跟谷歌的功能完全不一样!百度跟谷歌表面上都是一个所谓的搜索引擎,表面上都是有竞价排名,但是谷歌它有它的规则。比如谷歌有一条规则叫白帽、黑帽和灰帽,它如果鉴定到有人恶意的去宣传虚假广告,它会给它打出“黑帽”痕迹,而且2年之内不能进入这个引擎;如果是按照正规在那里靠自己的信誉、靠自己的服务上去的,那叫“白帽”,这个是受保护的,那么介于中间叫“灰帽”。

但中国这个百度是什么呢?干两件事都是恶,第一个是它听命于政府去封锁信息、过滤信息,去误导舆论,这是一种恶;另外一个恶就是大规模的打虚假广告。

有人就去搜索医疗的东西,结果在谷歌上搜索到的是医疗公司和医疗公司的网站,大部分都是这样;但是百度一搜索全是医疗广告。所以这个百度就跟阿里巴巴马云搞淘宝网一样,因为淘宝网是说60%多都是假货,就不管,卖就行了!号称价廉物美,只管卖!这就是它所谓的淘金之路。

百度就是这样,只要是广告只管打。说百度打到什么地步呢?就这个“莆田系”,百度比如有一年260亿的广告,“莆田系”居然就占了120亿的广告费,“莆田系”占这么大的广告费,当然就在百度上纵横置入,所有的病患都去找它去了,找这些军医,找这些诊所,大量的病患上那儿去了。

魏则西事件只是引起了注意,武警二医院只是栽了,但更多的军队医院、更多的武警医院,同样是造假或者欺骗,或者是“莆田系”所掌握,而且还没曝光而已。

主持人:好,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的电话,旧金山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旧金山陈先生:你好!说到“莆田系”,我有一个亲身的经历经验。在1997年之前的前几年,莆田人刚开始做木材的生意,因为我当时在上海是物资局的木材公司,下面管一些部门商店。有一阵子突然之间发现像蝗虫一样的,铺天盖地的莆田人在上海的城乡结合部搞了很多木材夹板的摊位。结果没有一两年就把上海的这一类的产业公司,正规的国家的一些木材公司、建材公司,全都给搞垮了。

后来才知道,北京、天津这些公司相继都被他们全都搞垮了。再后来了解到的情况是说,他们非常厉害,他们能够买通铁道部,因为这些木材东西都要从东北,从林业区运过来。

主持人:好的,谢谢,因为我们的时间非常有限,谢谢您提供的信息。刚刚观众朋友也提到了,“莆田系”为什么这样神通广大,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一个势力支持?

陈破空:对,它行贿受贿是买通了很多东西,刚才蓝述提到的陈至立也好,我提到的刘永好也好,这都可以跟薄熙来、周永康、江泽民这些人挂上。它竟然这么神通广大,竟然可以在百度打120亿的广告,那它可以买通大量的官员。

刚好那个时代,莆田人崛起的那个时代,不管是刚才这位先生提到的木材也好,还是后来我们现在说的医疗也好,它崛起的时代恰恰是军队最腐败的时候,也就是江泽民这个所谓的治军,这个笼络。实际上在1989年“六四”之后,他就是这个手法,他笼络军心的手法。他当时要夺军权,他笼络军心的手法就是给军队好处,让军队去经商,让军队去捞钱,提上去叫做以军养军,所以最后看下不了台了,军队经商到了就是根本不顾军备,不要战斗力的地步。

到了1998年,朱镕基才开始要制止军队经商,但是令不行,禁不止,根本就没有禁止,军队又变着花招继续的经商。所以我前几年写书专门总结了,它的经商是五花八门,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是江时代的一个重大的腐败遗产。

主持人:那么这件事情引发了全国老百姓的广泛的支持,但是中宣部一直禁令,要求全国降温,这是一百八十度的一个大转折。蓝述先生,我不知道您怎么分析?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一个玄机?

蓝述:这个玄机就是中宣部它是看着风向来的,一旦当大家把矛头指向中共这个体制的时候,那么它很快就要马上给你进行降温。因为大家很清楚,实际上在这里面,我们刚才谈了这么多,“莆田系”、武警,还有百度等等,我们还没有谈到一个最关键的东西,就是监管部门。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在美国,你看到任何的有关医疗也好,医药也好的广告,只要涉及处方权的,那么他说什么的时候,是非常非常有严格的规定的,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对它有非常严厉的控制的。比如说你看一般的广告30秒钟,前20秒钟介绍它的这个功效,最后5到8秒钟一定是要讲它这个药,或者这种治疗方式的副作用是什么。因为这都是有法律规定的,它必须要讲的,而且用的很多词都不能随便改,都必须是根据当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

所以说中共它的问题就是,特别是治疗,像医院这些东西,包括刚才破空先生讲的发执照等等,它没有一个监控部门,它是造成所有这些乱象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它本身就腐败了。

你回过头来,你讲这个军队、武警医院的腐败,那你去看看郭伯雄、徐才厚就知道了嘛。所以当大家的矛头逐渐的指向中共这个体制的时候,中宣部它就出来了。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中宣部主管刘云山,您觉得这背后刘云山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陈破空:中宣部这个禁令有一个关键的话,它说要删除指向“党和政府、医疗制度和社会制度”这些言论。但是魏则西这件事情恰恰证明,根源、责任和始作俑者,万恶之源恰恰就是党和政府,恰恰就是医疗制度和社会制度,所以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万恶之源,那么中宣部要去降温的是这个,这是一个现象。

另外,中宣部前后不一,前面基本上给人的感觉是制造舆论,好像把这件事当成个大事来处理,搞不好是刘云山给习近平出难题,先是把这个事情搞得下不了台,最后又发现群情汹涌了,指向政府了,现在搞维稳了,又来出场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这个医院也发生了相当于暴动或者抗议的事情,像这个医院的病患今天群情汹涌,病患、家属几乎是包围武警二医院,结果很多的警察、便衣出现了,各种岗哨出现了,隔离这些病患。

当局最后不是在清算这些责任人、这些犯罪人、这些医院,这些始作俑者--“莆田系”,现在看不出来,说是在调查,但是现在又指向了普通的民众,甚至指向病患和病患的家属。所以最终就是三部曲:第一部曲,就是网民起来了,群情汹涌了;第二部曲,当局表态要调查了;第三部曲,就是开始镇压民众了。现在还是这三部曲。

主持人:我们看到大陆的媒体也进一步的披露有偿服务,就是江当政时期,17年前具体搞出来的,也详细的举了事实,我们同时也知道习近平最近他有一个说法,就是利用3年的时间要逐步取消军队的有偿服务。您觉得魏则西事件是开始吗?

陈破空:习近平说3年取消,3月份就说这个话了,现在这个是5月份发生这么一个事情,当然对他这个说法应该是一个推动,就是说更加刺激了3年取消这个有偿服务。3年能不能取消?这是老大难的问题。江泽民时代他在讲所谓的停止经商,但事实上是表面上讲,事实上并没有停止,尤其留下了有偿服务这么一个大尾巴。

所谓“有偿服务”就是以军养军,就是军队经商,就是贪污腐败、行贿受贿,就是祸害老百姓。所以习近平能不能制止?关系到确实抓军权的问题,因为军权也包括军队医院、武警医院这些权力能不能抓到手上,也就是他能不能跟江切割,端视他这个3年有偿服务能不能终止。可以看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吧!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