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五毛党”被起底:中共如何操纵舆论?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5月24日讯】【热点互动】(1465)“五毛党”被起底:中共如何操纵舆论:日前,美国哈弗大学的一个讲究团队做了有意思的研究,他们发布了一项针对中共网络“五毛党”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被多家媒体转载,研究发现,这些“五毛党”都是中共政府部门的雇员,他们每年在网上发4.5亿个帖子,主要是在敏感事件发生的时候转移大众的注意力,那么这份研究结果出来之后,中共党媒随即发文反击说,舆论引导在中国的体制下具有正当性。那么,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在网络时代,“五毛党”是以什么方式来操纵媒体的。这种方式是否正当?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做了一项有意思的研究,他们发布了一项针对中共网络“五毛党”的研究报告,那么这份报告的结果被多家媒体转载。研究发现这些“五毛党”多是中共政府部门的雇员,他们每年在网上发大约4.5亿个帖子,主要是在敏感事件发生的时候转移大众的注意力。

那么这份研究结果出来之后,中共党媒随即发文反击说,舆论引导在中国的体制下具有正当性。

那么今晚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在网络时代,中共利用“五毛党”等方式是如何操纵舆论的?那么这种方式是否正当?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两位都是跟我们远程连线,一位是通过Skype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跟我们连线的自由撰稿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朱欣欣先生,朱先生您好。

朱欣欣:你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那么在节目的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据彭博社5月19日报导,由哈佛大学多名学者组成的研究团队,在破解了江西省赣州市某区政府网络宣传部门泄露的档案后,提取出2,000多封电子邮件,其中包含大量“五毛党”的个人信息、超过4万条的“五毛帖”、以及中共当局布置给“五毛党”的任务。

研究人员惊讶的发现,几乎所有的“五毛帖”都是政府的工作人员所为,他们来自税务局、人力资源部门、法院等两百多家政府机构。和受雇于商业机构的“民间五毛”不同,当局要求“官方五毛”尽量避免与质疑中共政权的人争论,不卷入有争议的话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通过赞扬中共政权,来分散大陆民众对坏消息以及敏感政治话题的注意力。

报告说,尤其是中国社会出现动荡或抗议事件后,“官方五毛”会立刻行动,通过制造一个“有趣、但是无关痛痒并且不相干的话题”掀起热潮来分散舆论。

哈佛研究团队分析估算,“官方五毛”每年在网上发布的“五毛帖”多达4.88亿,其中一半以上发布到政府网站上,剩下的发布到知名社交媒体。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是哈佛大学对于“五毛党”的一个研究,那么“五毛”是泛指在网络上受雇于中共,为中共摇旗呐喊的人。人们普遍认为这些人每发一个帖子会拿到五毛钱,因此就是“五毛党”的这个名称由来。

我想先问一下朱欣欣先生,“五毛党”在过去可以说一直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是哈佛这个报告确实让这个“五毛党”浮出了水面。您在国内媒体工作多年,对国内这个也很了解,您怎么看哈佛这个报告研究的结果?

朱欣欣:我觉得这个报告做得很认真细致,很专业,它收集的数据、信息很全面的,加上很专业的分析,确实是把“五毛”的特点概括得很好。

我认为“五毛”的很多帖子一方面发在官方的网站上,实际上官方的网站没有多少人去去看,没什么兴趣。我想主要是给当地的官媒脸上贴贴金,它这个网站就是给上级领导看的,就是一个政治美容形象工程而已。另外一半发到社交的媒体里面,它就想稀释一下人们对热点问题的讨论,把公众对于中共体制表达的愤怒进行降温,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确实它的目的就是这样。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这个报告它提出了一个主要的行为模式,就是这些人他在网上是通过转移注意力来分散大家对一件事情的关注,而不是说直接跟你吵,或直接跟你针锋相对。这个是不是一个“五毛”的主要行为模式?除此之外,“五毛”在网络上还有什么样的其它方法?

赵培:其实他除了转移注意力之外,有的时候是把这个帖子炒到沉,让所有人都记不起原本是什么,或者说中共所谓的正面引导,能从中共干的恶事当中还能看到积极的意义。这个东西我就不明白,大家不讨论恶事本身,而去讨论当中某一两人的闪光点有什么意思呢?

那么我们可以看一下中共自己的报告,比如说上海市曾经在2009年泄漏出它内部政府的直属机关和团队的工作报告,里面说他们这些“五毛”干了什么事呢?就是针对当时2009年发生的上海楼倒塌、绿霸、城管打人、还有流感、钓鱼执法等等,各种舆论的引导工作,他在人民网、新华网、东方网、新浪网、包括天涯发帖转贴两百余篇。其中他们转发完帖子之后,他自己的东方网评论频道还录用二十多篇,他说这是成绩。说白了,他是伪装民意,这是“五毛”一个很重要的作法。

我们可以举个最近的例子,比如说最近魏则西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你知道这些“五毛”在加拿大的中文网站上做什么呢?他说加拿大也有魏则西!这个把我作为加拿大人我听楞了。我点进去一看,他说:加拿大人排病等候的时间过长,所以加拿大人也有魏则西。

其实这根本是混淆问题的实质,魏则西是死于中共的防火墙、百度搜索、医院承包、卖假药。那么加拿大有这些东西吗?加拿大没有!只不过是公费医疗,慢性病等候的时间比较长一点。

那么“五毛”这么做有没有用呢?有用阿!最开始加拿大的华人都在讨论中共的防火墙和医疗改革之后的承包的弊端。那么“五毛”这样一引导,大家都觉得你这个“五毛”智商很有问题啊!大家就开始交火辩论。那么终于最后所有这些加拿大华人认定这些人智商有问题。

可是“五毛”的目地达没达到呢?达到了。魏则西这个事的热点过去了,中共躲在“五毛”的掩护之下,从后面溜走了,达不到大家去讨论中共作恶的目地。所以“五毛”现在转移话题的注意力是他的一个重要的工作。

主持人:我知道我们线上有一位观众,我先问朱先生一个问题之后,我就来接您的电话。朱先生我想请您点评一下,对于“五毛党”这些年在网上(发的帖子)如果每年至少4.5亿的话,那么这些年有多少亿在网上呢?那么也请您点评一下,您认为他们主要的行为模式是什么呢?

朱欣欣:就像刚才那位嘉宾说的,制造一个虚假的名义,虚假的名义给谁看呢?实际上不是给当局看的,当局都有自己的信息渠道,通过国保等等,通过一些情报系统,了解真实的民意。这个虚假的民意,实际上就是给一般老百姓看的,就是制造一个虚假的社会的幻象。

因为大家都知道社会的舆论,正常社会舆论的环境应当是社会现实的一个反映。他把舆论的环境人为的进行扭曲了以后,那么一般的老百姓通过这个信息、新闻、舆论就无法看到真实的事件和现实。作为个体的人,他仅仅是从自己身边的生活了解这个世界,那么要了解更广泛的社会就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信息,如果信息被扭曲了以后,就好像给人戴一个有色的眼镜一样,他就看不到社会真实的面貌,就会给人造成一种错觉。所以说“五毛”就起了这个作用,扭曲人们对现实的真实的感受。

有的人可能自己遭遇不太好,他就看了新闻以后,你看,形势一片大好!可能是我自己运气不好吧!这个就是给对现实不满,同时又想寻找一点安慰的人给他一个借口,就解决了奴隶们的面子问题,时间长了以后,也就使很多很多人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知不觉给自己找借口,同时也给当局找借口,来为自己奴隶的生活寻找一个……别人制造宽心丸,同时自己也甘心情愿的吃下这个宽心丸。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么我们现在线上有位观众,我们先接一下观众的电话,加州的蓝先生,蓝先生您好。

加州蓝先生:主持人、专家、博士好。学而优则仕。我就简单讲几句。这个问题对也是不对,因为执政党它认为是对的,这个不对的地方应该辩论,那么为什么它又不辩论呢?因为毛泽东以前骗了书呆子陈独秀,然后组党的时候总共有一百多人,七十几个都不是共产党,共产党三十几个人,他们就开始辩论,经过三次激烈的辩论之后,共产党就得胜,所以他们就有了政治号召力量。所以它怎么可能去让你们批评,让你们自由言论?不可能的事情!

就比方说有个故事,有一群猴子在井旁边说月亮掉到井里边,要去救这个月亮,然后猴王就说你们大家下去救!结果下去就淹死了。结果抬头看看月亮,果真还是好好的。大家都知道房子违章建筑一定要拆掉重建才有前途。说来说去就是这个问题。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加州的蓝先生。我们还有一位观众在线上,新泽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主持人好,嘉宾你们好。刚才那位嘉宾讲得一针见血,讲得非常好。我的观点和他们一样,中共的“五毛”就好像衣冠禽兽,或者他们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他们是流氓,他们所讲得东西完全是中共需要什么他就讲什么。我在美国觉得他们有很多东西,不知道这些人他们对于美国华人的思想侵蚀很大,很多人都会给他迷惑。

主持人:好的,谢谢彭先生。赵培,我想刚才彭先生跟您讲的是一样的,就是这些“五毛”他对海外的华人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我想问一下,这个“五毛”其实是中共创造出来的,如果它现在采用分散注意力,而不是这种直接跟你针锋相对的去反驳你的方法,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它操纵舆论更加精致化的一种体现呢?

赵培:是的。其实中共它这个控制舆论,之前我们说这网络一开始就有,那么谁提出“五毛”的这个理论呢?仇和,这个人大家可能都听说过,2015年3月份他就因为违纪贪污之类的事情已经被拿下来了,这个人提出了这个理论,而且他招聘26个网络评论员,成为“五毛鼻祖”,所以有人称他为“五毛之父”。那么他做这个事情其实本身的目地就是把中共以前媒体控制的手段应用于网络,等于是更加精致化。

那么以前怎么说?大家都知道这个词儿就“代表”,“三个代表”,江泽民提得很坏的东西,它代表人民,甚至小品里面演得都是我代表人民枪毙你!所以中共以前控制媒体它可以代表人民,很粗暴,开批斗大会你要是不同意共产党,你上来说啊!结果赫鲁晓夫说当初我就坐在你的位子,斯大林在上面讲话,我不敢出来说。所以它通过暴力、谎言逼着老百姓不敢说话,去认同它的话。

现在在网络上谁也不理那一套,因此它才用了更精致化的“五毛”这种手段,潜移默化的说我家里的亲戚怎么样,所以你看怎么样怎么样,其实都是假的!通过这些让你默认它是真的,你感觉经过我的分析,我听不是共产党的人说的话,其实你都是听了共产党人说的话。

主持人:是。那同样的问题我想问一下朱先生,有外媒也评论“五毛”的产生是因为中共它需要在引导议程上变得更高明更巧妙,那么也请您分析一下中共现在采用的更精致化的操纵舆论的手段是什么?跟过去有什么不同?

朱欣欣:中共雇用的“五毛党”首先说明了中共的官方媒体的形象确实是不得人心、毫无公信力,尤其是在网络发达的时候没多少人看官媒了,那么它就是雇用“五毛党”在网络上,等于替中共穿上了个马甲,“五毛党”就是中共的马甲。你这个所谓民间的声音这种形式来替中共说话,替它打掩护、转移话题,除了为中共做宣传捧场之外,我刚才已经说了,很大一个功能就是要故意的炒作,把一些重要事件的细节把它放大,使人们不关注这个事情的本质,这是他们一个新的手法。

但是“五毛党”为什么要避免和别人进行争论?我的看法是这也是个双刃剑。很多的“五毛”如果他跟别人正面交锋的话,那么很多的意见就会引发出来,很多的见解就会出来,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即使“五毛”也有自己的思想,时间长了以后,人他都会有一个判断,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那么很多“五毛”就会不知不觉被代表正确意见的一方影响了。

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有个帖子,一个“五毛”讲他的经历,彻底脱离“五毛”的队伍,后悔自己做了“五毛”,认为自己过去做的事情很不齿,讲他思想转变的过程。这个就很有代表性。一个人的思想只要是正常的,不是精神病的话,他长期在和别人辩论的时候,那么他和对立面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会受到正确思想的影响,是无可避免的。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现在线上又有两位观众了,我们再接一下观众的电话,一位是澳洲的邱先生,邱先生您好。

澳洲邱先生:您好,大家好。关于这个“五毛”的现象我觉得是有一个很现实、很悲观的状况,那些“五毛党”写得东西,明白的人肯定就明白,不明白的人您再怎么宣传他还是不明白,不愿意醒来的中国民众我觉得太多了。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邱先生。那么另外一位观众是加州的黄先生,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主持人好,嘉宾你们好。我说“五毛”跟这个政府有关系,它用纳税人的钱,你在网上说你们的意见是正常的,但是他说这个事是违背自己的思想和收政府的钱,这第一个。第二个,中共它不负责任的,它那个钱是不公开的,它就靠欺骗平民,这是流氓的行为。我就说这两句话。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黄先生和邱先生。那我想问一下赵培,邱先生刚才提到一个问题挺有意思,确实有些人可能比较受“五毛”的影响,那么我想问您一下,在这个专制体制的宣传下,人们怎样去辨别真伪,不受这些言论的蛊惑呢?

赵培:其实首先我们要破除党文化,我记得《大纪元》出了一本书叫《解体党文化》,他里面对中共常用的灌输手法总结得非常好,其实就五点,一个是铺天盖地,让人和真实世界彻底决裂;二是不断重复,中共自己讲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嘛;第三是伪造民意,诉诸权威,就是发动心理攻势;第四是公开撒谎,欺骗世界;第五是贼喊捉贼,一边撒谎、一边反对撒谎。其实这五条就把中共所有干得不管精致不精致,这五条都能概括得住。

所以大家要想抵制这些,包括出海外的人怎么样给他破除他受“五毛”的干扰呢?你只能让他去认清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共产党怎么做的?所以《解体党文化》、《九评共产党》这两本书,我建议谁碰到“五毛”或者碰到被蒙蔽的人,大家多推荐他们看一下。

另外,“五毛”这个东西它其实是基于传媒和政治学的一个原理,叫做“沉默的螺旋”,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在这儿说话,如果我说一加一等于三,然后方菲是“五毛”,举手支持,然后可能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认为一加一等于三,这个就是一个理论,就是大多数人容易被带领,而且认为这种被带领的东西是自己的。

其实这种东西有三个重要的理论,第一个就是“准统计官能”,就是你以为方菲代表了一个统计的功能,很多人都表示支持的这个错误观点,你认为这是统计的结果。第二是“多数的无知”,就是很多人都赞同了,你也下意识的认同,甚至认为这就是个真理。

那么怎么破除呢?在于它第三个要素,就是“中坚分子”,就说有些人宁可被孤立,他也要坚持真理,这些人的话你要去听。在中国如果有这么一群人,他能够在被打压、被孤立的情况下他还能够坚持真理,这就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分子,你只有听他的话你才能够得到正确的和坚定的信念去突破中共的整个洗脑宣传。

我觉得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就是这么一群人,他们能够在中共的打压和媒体的诬蔑之下力定坚定他们的信念不倒,他们就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分子。我建议您国内亲人如果受共产党影响太严重,您建议他找法轮功学员去聊一聊他的思想,他可能就会被改变。这是我的两点建议。

主持人:好。谢谢赵培。朱先生,我知道您以前也写过有关专制体制下的民众的媒介素养,那您对这些民众有什么样的建议,怎么去辨别真伪?

朱欣欣:我先说点题外的回应一下刚才观众的话。我想是这样的,任何一个国度它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够觉醒。据我的观察,官媒和“五毛”的影响相对来说它就是局限在信息渠道比较狭窄的这部分人群之中,文化素质相对低一些,对他们产生影响。对于现在年轻一代能上网的,真正关心时事、关心社会、关心政治的人们,那么他就会逐步的会追寻一些真实的消息,不会轻易相信官方一再的宣传。

任何一个社会的变革不是说非得等到全体的人都要觉醒,任何社会都没有达到那样的。我们看看欧美,很大一部分精英,或者说中产阶级、中等教育以上的人群能有一定比例的人就相当不错了。

另外我想说一下,大陆的观众可以提高自己的媒介素养,如果希望了解媒体的话,应当买一些相关的书看一看。现在这些年来,尤其在国外,媒介素养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有这门专业的课,现在国内也开始有这样的课程了。我在2012年7月18日在“民主中国”上曾写过一篇文章叫《专制帝国受众的媒介素养》,专门谈到了中共宣传的特点、手法,我们如何防止被专制媒体操控。我大致总结了这么几点,第一个,一般如果没有很强的训练,还是尽量少接触官方的媒体,多看一看其它不同的声音。

第二点,碰到宣传,官方的宣传也讲接地气,手法也喜闻乐见,特别能够煽情。那么在面对这种宣传首先要保持冷静,防止被它所感染,要冷一下,反应的时候慢一点,不要马上对它做判断。

第三点,要对它提出质疑,首先,我们要问它:它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新闻?为什么要告诉我?谁会从这个新闻里边得到好处?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另外,站在相反的立场去问一问,质疑一下。比如说遇到官媒宣传一种关连,那你想一想相反的关连会是什么呢?

第四点就是我们要有开放的心态,不要从单一的渠道去了解信息,要从更多的地方去了解。

主持人:好,谢谢朱先生。我想朱先生提得这些都是非常实际的,大家可以考虑在下一次试图去看一看中共的文章。现在线上还有一位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之后最后一个问题我要问一下赵培先生。现在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赵培博士好,还有朱欣欣博士好。我觉得这个题目也并不难,不要说“五毛党”,任何一个跟它不同的政党它都会打压的。只有以前在天津郊区有个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它不打压,因为那个跟它投降了。所以它一党专政,个人独裁、寡头独裁,它一定会打压,它没有办法操纵这个舆论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在哈佛的报告发布之后,中共的官媒马上就出来反驳,它们是说舆论引导在中国体制中具有正当性,而且说中国社会对于引导舆论必要性总体认同的。您怎么看它这个观点?

赵培:我首先说它的观点不对,因为谁都知道不对。它这话说得冠冕堂皇,那么我用另外一句话很多人就听得懂了。成龙说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你认为你需要管吗?那么很多人都会认为我不需要你管,因为我本身是一个遵照传统“仁义礼智信”做人的人,我孝顺父母,那么你共产党的人都是贪官,所以我不需要你管。那么这就很能表明问题。

其实这个社会来讲,包括我们上网,如果我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如果我们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之下,我们是能维持一定的道德标准,我们不需要管。中共想管你,只能是把你改造成一个坏人,这就是它需要管你的原因,它需要把你一步一步引导成为一个上网就骂人,上网就觉得自己正义的这么一个坏人。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精彩点评,我们今天时间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