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做一个这样的红朝人好羞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0年时,读了柏杨先生写的《丑陋的中国人》,自以为是的以“做一个中国人好羞愧”之名留下了一篇短文。今日再看见此文却让自己深感羞愧,愧于自己的无知,而仅仅此名,就足让我愧对我们的文明、我们的祖先,及自己中华儿女的身份。

显然,那时的自己还是一个戴着党文化思想枷锁舞蹈却不自知的人。错误的以为,柏杨先生的此文通过对国民劣根性的反思,会对红朝社会国民性的提升起到促进作用。

不过,在此时的我眼中,所谓的“劣根性”与“国民性”只是并非一家之言的个人之见而已。

中华民族自古流传下来的儒家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足可修正自己的行为,除非个人不愿。大至一个国家,小至一个家庭,如果人人都强调个性,手指朝外,不愿正视与改正自己的缺点,就如同今天的红朝社会,人人处于互害模式之中,人人受害。尤其,当下的红朝人,人人都处于如魏则西与雷洋一样的悲惨命运与恐惧之中。

柏杨先生与鲁迅一样,从所谓的民族文化中寻找形成所谓“国民劣根性”的原因,可他们都没有去正视与探讨传统文化中的精粹部分以及失去承传的深层次原因。而这些中华文明的精髓相反却在如日本、韩国等国倍受推崇,发扬光大,并被日韩文明充分吸收,进而深深的影响了日韩等等民族的文化进程。而很多红朝人至今仍然对中华文明无知且妄自菲薄,戴着邪党强制洗脑红朝人的党文化思想枷锁诋毁与辱骂自己民族中的圣贤明君、忠臣良将、才子佳人,恶搞历史人物。此现象说明,邪党的暴力与谎言的肆虐之下,丢西瓜,也不拣芝麻,统统丢弃,为的就是建立毛共集人类古今中外邪恶大全用以愚民的邪恶体制与文化,这是多么大的民族悲剧啊!中华民族的精华被暴力与谎言以强制洗脑的方式加以批判与抛弃,再将已被现代文明世界唾弃的邪恶体制及其文化强加于国人,至今如此。

国内发生的很多事件学者都认为见证了中国人人格的深层缺陷。有学者就认为,“鲁迅塑造的阿Q是中国国民性的最好解读。阿Q在弱势的尼姑面前是强盗与流氓,在赵太爷等面前则只好装‘孙子’。在每个中国人身上,暴君、暴民与奴隶这三种人格都同时并存,视不同的场合扮演不同的角色。毛建立的极权政治体制集共产主义极权与本土专制政治之大成,对中国人人格之戗害远远超过东德、捷克等国家,这种本来就残缺的人格底色,再加上社会生存环境的严酷与整个社会道德失范,不少人在不断遭受的社会挫折中形成反社会人格”。戴着党文化思想枷锁时的我曾经颇认同此论。

但是通过去除党文化烙印才知道,深受共产主义与马列主义影响的鲁迅,其文艺观自然也是马氏的,用鲁迅的话说,为了袭击他所谓的“旧”文明,甚至是曲笔托花环,其实是误读或曲解传统与传统文化也在所不惜,就如鲁迅自己谈及阿Q的创作时,也坦承阿Q在未庄并不存在。也即阿Q在“旧”社会并不存在!可怜这个鲁迅杜撰出来的子虚乌有的文学形象却成了毛共党文化精心包装来断根五千年中华文明的得力工具之一,这个病态扭曲的阿Q成为以“反封建的名义反道德”者最好的借口,并让他们自己不知不觉的蜕变成了欺软怕硬凌弱的暴民阿Q,并成为毛共利用的工具。如,五四火烧赵家楼的暴民、农运中那些地痞流氓无赖、邪党历次运动中那些整人害人者,文革中的红卫兵、食人者等,以及当今红朝那些无处伸冤的原本的受害者,会像暴民阿Q一样一次次的拿无辜弱势的儿童或妇女开刀来非定向杀人,报复社会。而这些暴民阿Q式的邪党党徒及其追随者是邪党造就的怪胎,是西来邪恶主义的牺牲品,祸国殃民且害人害己。

我为有这样不知反省的同胞为耻,以有制造毒奶粉、地沟油这样的毒食品的同胞为耻,以给同胞吃转基因食品为理所当然的“专家”“学者”为耻,以恃特权吃特供为逃避毒害陷国民于毒祸汪洋之中的自诩为“奶妈”却不作为党政府为耻,以制造了魏则西与雷洋、李鹏之殇这样吃人的社会为耻,为邪党残酷迫害良善时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拒绝做价值判断的自己而羞愧,做这样的红朝人的同胞与自己真的好羞耻。留给子子孙孙的是陷入生态困境中的破山河,我们却没能阻止或改善这一切,无作为的我们能不羞愧么?当以后面对后人拷问我们都做过什么时,我会怎样为自己辩护呢?文革我没赶上?六四我是没有参与学潮的高中生?违宪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我也曾以对“政治”不感兴趣睁只眼闭只眼?

而被党文化洗脑的我与我的一些高中同学曾欣赏过外表风度翩翩内心是恶魔的周恩来;对深受文革之害的我的父母曾隔膜深深而心有所怨;某年了解了一些六四真相后年年留下的苦心规避屏蔽的豆腐块文字让我的新浪博客与博客大巴被封杀;反思与探讨红朝社会、或提及法轮功真相的文字先后被豆瓣、新浪微博封杀;受益于法轮功、却因自甘沉沦没有告诉需要的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而留下了生命的遗憾让我惭愧等等……

我们每个有良知的红朝人是否应该反省一下:我们是一个具暴君、暴民与奴隶这三种人格为一体的中国人吗?如果不幸是,五千年中华文明孕育的礼仪之邦的中国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原本儒家的“人之初性本善”对我们祖先的影响也根深蒂固。窃以为,是邪党及其邪恶的党文化以建立在进化论与无神论基础上的党性潜移默化吞噬了红朝人的人性、良知与理性,无知善恶有报,无知或无视伦常,不仅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即使亲情也变得淡漠。因为似“爹亲娘亲不如邪党与毛氏亲”等等这样违背人之常情与人性的党文化奴化教育,让亲人间横生隔膜,并悄然离间与瓦解了天然亲情。因为没有反思与清算邪党制造的文革及历次政治运动的罪恶,我们深受邪党历次政治运动所害的祖父辈们深深滴血的伤口至今尚未愈合,其中上演的那些亲人、朋友之间的反目成仇、背叛与心理伤害,毁灭了红朝社会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人际关系,包括亲人之间,以及很多家庭的温暖与温馨。至今,有多少红朝人知道如何好好的为人子女、为人夫或为人妇、为人父母?知道“根本在于修身不出仁义五常之理”是儒家奉献给人类社会的卓越智慧?尤为可悲的是,被毛共以暴力与谎言借党文化强制洗脑、诬蔑与歪曲封建礼教、伦理道德吃人等等善恶颠倒的非人价值观的愚昧教育还在红朝继续。

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里说:什么样的土壤长什么样的草,什么样的社会就产生什么样的人。这句话切入骨髓没错。不过,红朝人须知,神州大地的土壤早已被铲平,并被毛共引进西来幽灵伴以中国人的血泪与尸骨堆砌出来一个真正的人吃人的丛林社会,邪党以发毒誓加入其党团队组织的方式培养螺丝钉掳掠红朝人的灵魂,让红朝人忘祖忘宗不说,更无知有神佛,无知善恶有报不是虚言。故此,红朝的土壤已经是非人的、不适合人居的土壤,孕育著邪党施予红朝人的魔咒如阿Q一样的暴民。

红朝人原本可以摆脱邪党施予红朝人的魔咒,免于遭受1999年以后一桩桩的人祸天灾的,如果没有长达17年的残酷迫害法轮功修佛人,以浓缩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精髓的法轮功的“真善忍”自律,人人都将成为君子,而一个君主国从新回归礼仪之邦将不再是梦。故红朝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三退”退出邪党党团队组织,人人参与,邪党解体,红朝人才能免于暴政之下的恐惧与悲惨命运。而只有了解与清除了党文化的精神毒素,从新认识五千年中华文明,我们才不会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羞愧,相反会为让日韩等等民族羡慕不已的、人类文明的瑰宝–悠久、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而感到自豪的中国人。而这样令当今文明世界仰慕的中华文明被神韵艺术生动的呈现给了幸运的观众,并体现在那些践行“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

我曾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感到羞愧,却不知应该为无知自己的文明与祖先、无所作为的红朝人不是真正的中国人感到羞愧。是了解了法轮功真相让我精神觉醒,并褪下了无神论的精神枷锁从新认识了有神论。而《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转法轮》让我从新认识了五千年中华文明,并为之自豪。尤其是法轮大法救赎了我的人性、良知与理性,而大法师父之恩,恩同再造,言语难以尽述之。

备注:始成文于2010年。2016/6/2修改。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