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广州区伯的挣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大陆,无权无势的底层民众一旦走上监督公权的路,会给自己惹来多少麻烦,让自己的人生变得多么沉重?广州区伯便是个现成的答案。澎湃新闻网6月6日刊发的报导《广州区伯嫖娼风波后:放弃曝光公车私用我很累》,再次把这位草根明星带回到了公众的视线。

今年2月20日,区伯就深圳无牌证警车问题,向深圳市公安局申请政府资讯公开,没有得到答复。3月底,他又向深圳市政府申请行政覆议。5月26日,区伯终于收到了深圳市政府的《行政覆议决定书》,他败诉了。

他决定再次申请行政覆议。但到30日,他突然改变主意,发微博说,“算了吧!还是让政府自己监督自己吧!要相信政府!区伯我已精疲力倦,区伯老了,区伯我已经很累!很累很累!”

2011年,区伯第一次因监督公车私用出现在新闻报导中,被称为“全国监督公车私用第一人”,从此开始为外界所知,而且名气越来越大。然而,拥有23万微博粉丝的他,一边被民间称为监督公车私用的斗士,一边却遭到了公权力或明或暗的报复陷害,甚至于被官方设套“被嫖娼”。

那次事件后,焦头烂额的区伯曾一度想放弃“监督公车私用”。前妻叫他不要再管了,他便一口气删了过去几个月的微博。

“但是我后来看到很多公车私用,我就想,放弃不是区伯的性格。”“很多人屈服了,区伯我就不怕,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君子坦荡荡又何惧之有?”没过几天,他又在微博上举报起公车私用。

按区伯自己的说法,监督公车“简直成了职业病”。几天前,律师开车载他出去办事,去到哪里他都会观察有没有公车。“现在身边的家人和朋友觉得我像得了疾病。”

“区伯见到这么多公车私用的现象,觉得很气愤,都是纳税人的钱啊!我的心在流血,在流泪……”他的声音带着哭腔。

微博上,区伯不但举报公车私用,而且大量转发贫病老人、妇女或儿童的募捐资讯,评论各种新闻事件,不时提及自己被构陷和报复。警察、城管不规范执法,官员落马,校园暴力,是他转发得最多的内容。评论区里,许多人声援他,赞他坚强抗争,也有人不以为然,讽刺、质疑他。“我在微博上呐喊,用我微弱的声音呐喊,都是为了所有市民,大家意识到我们才是主人,我们是依法治国的主体而非客体……”面对采访自己的记者,他越说越急促,顾不上语病,“你有权力,就必须有这个权利给老百姓监督。权力和权利均等的社会才公平……”

由于担心被报复,家人多年来一直劝区伯“不要再搞那么多事”。一次,区伯与前妻激烈争吵,“为什么你每天都说我?”“我是你老婆,怎么能不管你。”“你不是我老婆就不管我?那就离婚啦。”2007年,两人办了离婚手续。

最让区伯内疚的是如今九十多岁的母亲。他对记者说:“我很内疚,妈妈辛苦养育我,还要她为我担惊受怕。以前她每次见到我都流眼泪,抱着我头说不要搞了,近年少些,她开始有点痴呆了。我没什么孝敬她,至多买些肉食给她,但是自己的性格多管闲事,自古忠孝两难全……”

说着说着,他又将话题引向监督公车,“我母亲节抓了4辆公车,我也想做孝子,母亲节我想孝敬我妈妈没钱,我去抢劫银行,不抓我,行不行?不行!纪律就是纪律,法律就是法律。不能用纪律、法律做孝子交易。人家自古忠孝难两全就是这样,你要孝,就不能忠,你要忠,孝就有失,这个是真的……”

家人的担心当然是有来由的。仇视区伯的人搞了个叫“反区伯大联盟”的微博号,专门发布各种丑化他的资讯,以便彻底搞臭他。更恐怖的是,最近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区伯,说要砍死他,还要砍死他家人!背负着如此之大的压力,区伯能不累吗!

在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下,像区伯这样的人无异于就是一根扎在公权力心头的刺,一天不除,他们一天都不得安心。

那么在这一次的受挫后,区伯会真的放弃监督公车私用吗?我想,真要放弃他一定会不甘心,但如果继续监督下去,肯定又不胜重负。

是放弃还是坚持?这就是区伯的挣扎,也是区伯们的挣扎。这挣扎浓缩了时代的影子。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