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1999年 江泽民故意放走了赖昌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6月08日讯】1999年的中国大陆,发生了两件震惊世界的大事:一是江泽民故意放走了当代中国最大的走私犯——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主犯赖昌星;二是江泽民发动了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疯狂迫害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天塌地陷、山崩海啸之势,迫害法轮功之前,我亲历了两起中共最高层的泄露绝密文件案:第一起是原中纪委监察部第七室副局级官员、法轮功修炼者葛秀兰“泄露”绝密文件案;第二起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案。对比这两起泄露绝密文件案,对于我们了解江泽民祸国殃民的邪恶本质,非常有意义。

1999年4月25日,由于江泽民的严重失职,北京发生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和平上访事件。在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亲自过问下,事件得到了比较妥善的解决,天津被非法抓捕的40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获释。然而,就在“4•25”事件当晚,此前从未就法轮功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的江泽民,对“4•25”事件的发生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的江泽民,不仅有认真调查,反躬自省,反倒在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发誓要“战胜法轮功”。

葛秀兰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老部下,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仅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1分钱医药费,身体状况良好,而且是中纪委监察部从下到上公认的好人。1998年8月底,“4•25”事件发生前9个月,葛秀兰等135名法轮功学员曾联名致信朱镕基并江泽民,反映法轮功问题。朱镕基作了批示,但被扣押;江泽民则根本不予理睬。1999年4月29日,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向葛秀兰传达了江泽民的上述信。听完传达后,葛秀兰心里很不是滋味,预感到江泽民可能要对法轮功采取重大打压行动,将这封信的内容告诉了另一个法轮功学员。

1999年“7•20”江泽民以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葛秀兰因“泄露”发至省(部)级的绝密文件——江泽民的上述信,被“隔离审查”4个多月,受到开除党籍、行政降两级、被全国各大媒体公开点名批判、被迫提前退休等一系列严厉惩罚。据我所知,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保密意识是非常强的。如果这份文件下发传达时,确实标明是发至省(部)级的绝密文件,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绝对不可能向副局级官员葛秀兰传达,更不可能向副处级官员王友群传达。葛秀兰和我在听传达时都没有听说对这封信的内容要保密。这份文件下发传达一段时间之后被收回。“发至省(部)级”的发文范围和“绝密”的密级,很可能是在这份文件收回之后的某个时间添加上去的。也就是说,葛秀兰根本不存在“泄露发至省(部级)的绝密文件问题”,却因此被严惩至今!

江泽民咬牙切齿痛斥葛秀兰是“特务”,是葛秀兰受到严惩的真正原因。在一次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谈到葛秀兰的问题时,尉健行说,葛秀兰是个老实人。江泽民立即恶狠狠地说,电影《羊城暗哨》上那个充当国民党特务的老保姆看上去也很老实呢!当准备在媒体上公开点名批判葛秀兰的报告送到尉健行手上时,尉健行批示:暂缓。尉健行批示的墨迹未干,刚刚动身前往山东省调研,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包括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互联网,立即公开点名批判葛秀兰!江泽民对葛秀兰的问题盯得非常紧,从葛秀兰被抓,到开除党籍,到点名批判,紧锣密鼓,没有一丝一毫放松过。但是,对于他的亲信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这一在国际国内影响深远的重大泄密案,江泽民却一直麻木不仁!

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是1949年10月1日中共夺取政权以来发生的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中共党、政、军官员人数最多,在国际国内影响最坏的惊天大案。已查处的官员包括: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共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常务副部长姬胜德,福建省委副书记、厦门市委书记石兆彬,厦门市委副书记刘丰、张宗绪,厦门市副市长蓝甫、赵克明、苏水利,厦门市政法委副书记林金栋,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厦门海关副关长接培勇等,在该案主犯赖昌星等70多名走私骨干成员顺利逃亡境外之后,经查:这个犯罪团伙走私货物价值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款300亿元。由于大量证据被销毁,赖昌星实际走私和偷逃税款数额到底是多少?难以估量。

1999年4月20日,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在海关总署提交的报告上批示,查办赖昌星。“4•20”专案组组长是时任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何勇,副组长是监察部副部长干以胜、海关总署署长牟新生。然而,就在罗干的批示下发传达前6天,也就是何勇、干以胜、牟新生看到罗干的批示前6天,赖昌星就得到了他将被查处的消息!罗干的批示,毫无疑问,是绝密文件。将罗干的批示泄露给赖昌星,毫无疑问,是泄露绝密文件。这起重大泄密案至少导致四个严重后果:第一,促成赖昌星大规模、全方位销毁走私证据;第二,促成赖昌星大规模、全方位、多渠道转移走私资产;第三,促成赖昌星“安排”70多名走私重骨干分子顺利逃到国境外“避风”;第四,严重影响了中国和加拿大两国政治、经贸关系和中国的国际地位、形象和声誉。然而,至今为止,17年过去了,这起重大泄密案一直无人查处!

从1999年4月20日罗干做出批示,到1999年8月10日赖昌星逃往加拿大,一直有人在给赖昌星通风报信。赖昌星第一时间得知罗干的批示后,并没有仓皇逃往国外,而是先后拿着3000万元到北京“打点”关系,企图用钱摆平此案。他曾找到公安部的一位局长,请他帮忙约“4•20”专案组副组长牟新生“吃饭”,这位局长没有帮忙。从1999年6月开始,在“4•20”专案组进驻福州的同时,赖昌星从从容容安排70多名走私骨干分子到国(境)外“避风”,他本人也去了香港。赖昌星的这一招"走人"的绝杀,几乎把查处工作"将死"。迫不得已,专案组不得不作出大队人马撤离福州的决定,同时秘密派人暗中监控。两个月后,赖昌星从香港潜回厦门。1999年8月10日晚12时30分,200名特警分成5个组,同时扑向赖昌星可能落脚的5个地点,结果,却扑了个空,赖昌星就在这些特警的眼皮底下,顺利逃往加拿大。

换句话说,在赖昌星逃往加拿大之前,江泽民领导下的中共当局拥有一切有利条件及时抓捕赖昌星,并将向赖昌星泄密者绳之以法。但当时,江泽民根本不想抓捕赖昌星。甚至在监听到赖昌星要“暗杀”“4•20”专案组副组长牟新生之后,也没有对赖昌星动手。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就在“7•20”当天,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被抓捕。江泽民对于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毫不留情,但对于赖昌星这个当代中国最大的走私犯罪分子,却完全听任他从厦门到北京,从北京到厦门,从厦门到香港,从香港到厦门,再从厦门到香港,直到最后飞往加拿大。而对于将罗干的批示泄露给赖昌星的泄密者,江泽民从未将他跟“特务”挂勾,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查处他。完全可以说:是江泽民故意放走了赖昌星。

更邪恶的是:2007年8月10日,就依法查处向赖昌星泄露绝密文件案,我写了一封致宋平等13位老干部的信,当天在北京新街口邮局,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这4封本着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对法律高度负责的精神写成的的信,居然全部被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徐丽文,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贾连春认定为我犯了“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证”!到底是我犯了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还是江泽民犯了利用“人民法院”保护隐藏在中共最高层向赖昌星泄露绝密文件的严重腐败分子,践踏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破坏法律实施的滔天大罪?

1999年“7•20”以来,江泽民发动中国大陆的所有媒体,用最高的调门,最高的频率,最恶毒的谎言,攻击谩骂法轮功。但是,对于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这一重大违法犯罪案件,1999年一年365天,中国大陆所有媒体,报纸、杂志、广播电台、电视台、互联网全算上,没有一家发表一篇报道。2009年,整整10年过去了,中国大陆依然没有一家媒体报道依法查处上述重大违法犯罪案件的任何消息!2011年7月23日,逃亡加拿大达12年之久的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2012年5月18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赖昌星无期徒刑。至2016年6月2日的今天,整整17年过去了,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这一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巨大损失、在国际国内造成极坏影响的泄露绝密文件案,却一直无人查处。对此,中国大陆的所有媒体,有一家,算一家,全都在酣睡中,没有一篇文章问责!

用无数的谎言对法轮功问题的舆论引导和用长时间的沉默对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的舆论引导,构成了江泽民利益集团邪恶的两极:顺我者,无论你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危害,我都可以只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听任你逍遥法外;逆我者,无论你给国家、人民、历史、子孙后代带来多么巨大的好处,我都要坚决铲除,抓你、关你、判你、折磨你、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现在已看得非常清楚,赖昌星最大的保护伞,不是别人,正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这件事的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惊天阴谋。罗干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决策最重要的执行者之一。1999年6月9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江泽民提议成立中共“解决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任副组长。罗干在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犯下了滔天大罪。在罗干“查处赖昌星”的批示下发传达前6天,谁能看到罗干的批示?据中国海关出版社出版的《厦门远华大案》介绍,赖昌星在北京设有联络处,驻有联络员,而将联络处副主任的头衔送给某人物的妻子。这个某人物是不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这个某人物的妻子是不是贾庆林的妻子林幼芳?是否罗干身边工作人员将这个批示泄露给了林幼芳,再由林幼芳泄露给了赖昌星?

2011年7月23日,逃亡加拿大达12年之久的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查处向赖昌星泄露绝密文件的一个巨大障碍被排除掉了。从2013年至今,习近平反贪打虎三年多,江泽民安插在军队系统、政法系统、财经系统、文宣系统的一批“大老虎”都被关进了铁笼子里,反腐败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现在,彻底查清将罗干的批示泄露给赖昌星的条件已经完全成熟。查处这个隐藏在中共最高层的泄密者,符合天理人心,必将得到民众的支持。在这个泄密者逍遥法外17年后的今天,突破这起重大泄密案,对于在北京震慑邪恶、高扬正气、除恶务尽必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有评论认为,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是一桩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奇案。中国每年可以轻易抖出大小腐败案件数百件,以远华走私案为标志,中国的官场腐败,在深度上,广度上,规模上,都说得上创造了人类历史空前绝后的记录。”历史把建功立业的宝贵机会赋予了习近平。继续将赖昌星案追查到底,让正义得到申张,让邪恶无处遁形,让浩然正气长贯天地人间,习近平的“中国梦”有可能梦想成真!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