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也话端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08年6月端午时节,身着唐装的今波主持《文化中国》之特别节目——《话端午》,因被节目现场“守望民族精神”字副吸引就看下去了。不是因为喜欢此节目,而是在红朝的电视上宣扬与承传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节目难得一见。

不过,窃以为,今波在节目中的插科打诨,与我心目中的传统的中国文化不同,如果冠之以“文化红朝”又让人贻笑大方,因懂真正中国历史的人都明白,流寇成了坐寇,摧毁了五千年中华文明及其文化,扼杀人性,使文化变成了废墟,让红朝成了文化沙漠,建立起所谓的党文化与古拉格文化一脉相承,而斯国几乎可谓由大多没文化的门外汉但党性第一的党徒掌握了话语权与生杀予夺大权。

主播与不时更换的嘉宾在气势、修养方面原本很大不同,而用一唱一和的调侃方式“戏说”正史,不论个人是否受党文化的影响,窃以为与传统的中国文化都相去甚远。尤其,当调侃与戏说没有掌握好分寸,就成了恶搞历史与历史人物,难免有意无意的成为党文化歪曲、扭曲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推手,影响对党文化没有辨别能力的红朝观众,并被推崇中华文明的日韩民族耻笑忘祖忘宗、无知自己文明与祖先智慧的红朝人。

在狂热追逐物质利益的红朝,在被党文化断根了中华文明的红朝,在党天下治下,要坚守本土传统文化与唤醒对民族精神的回望,是侈谈。因为五千年中华文明是神传文化,作为神传文化核心的神佛信仰与“忠孝节义”等民族精神皆被邪党以暴力与谎言铲除并建立了其集合了古今中外糟粕大全的党文化。原本践行浓缩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法轮功的“真善忍”可以让红朝人快速回归礼仪之邦的,却被江氏与邪党互相利用残酷迫害这些以“真善忍”自律做好人的人,其实质即以无神论消灭有神论,而纵恶欺善的结果,让红朝人人受害。而从中可见,邪党的本质是与传统文化与民族精神天然对立的,故此,说它与古拉格文化一脉相承,是反人性反文明与反人民的。

从今波那期〈话端午〉节目中我才知,韩国申请成功的世界精神文化遗产——《江陵端午祭》,竟然是今天红朝人能够在每个中华民族节日中,包括端午节,放假的一个契机。韩国以汉字正体字“端午”“申遗”成功,竟让红朝人沾光在传统节日获得“恩准”放假,对于炎黄子孙来说真是汗颜无地!而端午节日在异国大放异彩,并且就象国宝一样受到重视与举世瞩目,这不就是中华文明影响非凡的结果么?“墙内开花墙外香”,只因邪党借西来主义及其党文化剿灭并取代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被邪恶党文化掩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光华与芬芳。据说,韩国申遗此举给红朝知识界、文化界带来极大的震荡。被邪党暴力与谎言折磨成健忘民族的红朝人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又重新想起了一个个早就被忽略了的古中国曾经的传统文化节日。

而一个民族不论物质文明看起来如何发达,如果没有丰富的民族文化的滋养,那就与被人鄙视的暴发户没有两样。穿上西装打了领带,却掩饰不了骨子里的流氓本色与痞气,就如毛氏千缝万补的破棉被与节俭无关,只不过是倾尽人力、物力满足暴君的病态嗜好罢了。而那位以为红朝靠战天斗地摧毁神州大好河山及靠吸干红朝人血汗钱堆砌而成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就是人权的外长,与当年贻笑天下的江氏“土样土森破”的失态如出一辙。不过,外长有句话没说错,红朝人自己知道自己有没有人权,那些海外来自民主国家、高度重视证据的正义人士根据“偏信则暗,兼听则明”也知红朝人有无人权,只有作为邪党工具役民的党官为了俸禄与泯灭人性的党性会故作不知。

而红朝人究竟有没有人权?死去的雷洋早已告诉了世界,那位西装革履进红朝司法部门被破衣烂衫出来的律师也告诉了世人,尤其,那些被邪党残酷迫害践行人类普世价值、人人都需要的“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也早就告诉了全人类。迫害法轮功今年已经是第17个年头了,面对邪党与江氏制造的举世瞩目的本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啊,这个外长针对人权竟与当年的江氏说辞一样,徒让人为这些可怜的人性与良知被党性吞噬了的党徒感到可悲。他们怎能心安的无视“制造了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的党政府的罪恶而脸不红心不跳的大谈人权的?党国视红朝人如猪,而且是自给自足的猪,以无视良知道义的“黑白猫论”、“闷声发大财”极端物欲化红朝人,让红朝人逐利自肥再以教育、医疗产业化与商业化、高房价加以屠宰,管你是否吃的是毒饲料,其实那些党官何尝不是邪党养的肥硕无比的猪,看看习氏以贪腐拿下的那些富可敌国的党官就知道了,如果拿下“天下第一贪”江家,没收那些巨贪盘剥民脂民膏得来的赃银用于民生,也许就无须滥印钞票应付经济危机祸国殃民了。

记得2014年,一台湾朋友转发一则围脖,题曰“搏一笑”(朋友云苦笑):

【信仰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

民主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

自由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

原则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

对于中国人来讲,不能当饭吃的都不重要。

我们信奉了猪的生活原则,于是乎我们也得到了猪的命运——迟早给别人当饭吃。】

现在才知,充满血腥恐怖暴力的记忆与谎言的党文化让很多红朝人选择了如猪一般的生活,并获得如猪一般的命运,这就是江氏与那位外长大言不惭的所谓的赏赐给红朝人的最大人权–如猪一样吃饱饭。

记得当年我读毕此微博羞愤难当,曾题诗抒怀,今略有补充:

堪悲堪叹

笑不出

笑含泪

如此命运不一般

不欲猪者多风险

或逃亡或坐监

空自满腔忧愤难鸣

徒痛

山河破碎

家国不再

良善受难

几人助恶几人怜

多少尸位素餐者

蟒袍玉带金银窟

左搂右抱奸雏稚

靠山倾覆阶下囚

万民淡定围观

见惯不惊不怪

从容毒祸去来

昔有暴徒南北西东肆意狂

人人自恐刀下亡

今有则西早夭

雷洋横死

人人惶恐冤魂第二

唯有弃恶从善

“三退”拒为暴政输血

方可灾祸得免

趁己安时善恶选

善恶一念定未来

劝君且珍惜

趁未晚

据说,面对韩国成功抢注端午祭,红朝产生了2种观点,一种是引来民族主义者的强烈不满,怎么联合国就批准这个源自中国2000多年的传统节日、本是中国人的遗产成为别国的精神文化遗产了?一种就觉得坏事变了好事,毕竟此举刺激并掀起了一个被健忘民族对历史文化传统的继承与发扬的反思,并终以法定假日的形式出场,却没有人去反思为何红朝人在红朝失去了流传几千年的辉煌灿烂的中华传统及其文化?

看来,红朝人真的应该感谢高丽民族,他们以汉字的方式向世界隆重的推出了“端午”,虽然与中国传统的端午不同,韩国在端午的基础上糅合了自己丰富的本土文化,但是,毕竟“江凌”、“端午”就起源于中国,寻求《江陵端午祭》的来历,与汉民族是脱不了干系的,并注定以汉字的形式登上世界舞台。而《江陵端午祭》申遗成功,给了忘祖忘宗的红朝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不过,此举让更多清醒过来的红朝人醒悟,弃我中华民族的精华,以西来主义这样的人类文明垃圾结合本土糟粕役民,是罪恶政权维护独裁的需要。不过,以后年年的端午,红朝人在食棕、品雄黄酒、祭奠不愿同流合污的忠魂屈子的时候,有多少人会记住被高丽民族抢注了的“江陵端午祭”的民族憾事呢?如果被强制灌输被歪曲历史与传统文化的红朝人只知食美棕、赛龙舟等徒有其表的物质外壳,而不知祖先遗留下来的古老的传统节日的精神内核,那又有何益呢?

可悲的是,在红朝看不见对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优秀进行承传的节目,而活现了五千年中华文明辉煌的神韵艺术又被禁止在红朝上演,让红朝人无缘为自己的文明与祖先从新心生自豪,邪党恐惧红朝人回归中华文明的邪恶由此可见一斑。而红朝人只有选择“三退”(退出邪党党、团、队),抛弃邪党,邪党解体,迎来一个没有邪党的明天,才能摆脱人人受害人人自危的困境,从返礼仪之邦。想起我的家乡城里最高处修筑起的、那座入夜看起来富丽堂皇的高塔,据说名曰“官(观)运楼”,是县府某任第一、二把手为自己官运亨通所建,想起如我表姐一样相信算命却坚称自己是无神论者的红朝同胞就很可悲,多少红朝人知道有几个党徒真正相信无神论?只是这些党徒被非人的党文化泯灭了人性、良知与理性,无知或无视重德得福报、强取豪夺致祸,更无知善恶终有报罢了。

犹记得,2010年的端午,远方朋友电话问候后,话锋一转,博客被封了?那一年,微软封了我的博客家园,没有通知,无声无息的,比较微软以前让我的文字几小时的沉底,是更彻底与暴政看齐的屏蔽言论罢了。

了解我的朋友们一点都不吃惊,一致认为在这样非人的国度,我写过的某些话题,被封杀是一种必然。

那些邀请我加入群的网友,我的一概忽视其实是有原因的,当年的我,不上红朝的豆瓣,不上土豆、猫扑、天涯(连淘宝评价也屏蔽敏感词的),对那些删帖就可敬而远之了。当初,微软的博客家园限时关闭,很多朋友都将博客迁移至新浪博客与博客大巴,我真庆幸没有似这些朋友一样将微软博客家园移至红朝的那些网站,不然最终都是被封博的命运。不过,不论是微软博客还是wordpress,都是我墙里尚存、逢敏感日不畅或者屏蔽却没有删除过我文章的唯一的容身之所,虽然它也屏蔽,至今在红朝网路上也搜索不到,朋友们也不能在墙里得见我的博文,唯有我独自在wordpress的博客里来来去去。

而今年的端午,错开了六四这样让邪党恐惧的敏感日,不然wordpress也将不会如此畅行无碍的。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