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视频】高考作文引发传统文化的思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6月09日讯】2016年大陆高考在全国又上演了。每次高考当中语文的作文都是一个热点。今年的作文题目也出来了,北京卷的作文是,“老腔”何以令人震撼和神奇的书签,两个题目当中选一个。神奇的书签这个题目很简单,就是写一个书签的叙事文。

 
“’老腔’何以令人震撼”这个题目是议论文,出题人是这么说的,《白鹿原上奏响一支老腔》记述老腔的演出每每“撼人胸腑”,令人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老腔”已超越其艺术形式本身,成为了一种象征。 “老腔”是什么东西?我是不知道,所以这个议论文对我来讲是0分的选择。针对这个现象,就有人说,即使换成是京剧,孩子们依然不知道,因为传统文化都忘了。
 
其实这些还是传统文化的皮毛,在古代是登不上科举考试台面的。宋代周敦颐讲“文以载道”,文章好坏在于“道”,这才是传统文化的精髓。孔子学琴的典故大家都知道吧。孔子跟随师襄子学琴,学会了一首曲子,师襄子说,可以学别的了。孔子说,技巧还没有学会,继续练习。一段时间之后,师襄子看到孔子技巧学会了,说可以学别的了。孔子说,“未得其志”,又练习一段时间之后,师襄子说,你已经得志了,可以了。孔子说,我还不知道他的为人,又接着练。一段时间之后,孔子说,我知道了,他长得有点黑,身材修长,有着广阔的胸襟,眼光宽阔、长远,囊括四方。这就是周文王呀!师襄子说,对,这个乐曲就是《文王操》。这个典故说的道理就是,学乐曲就是学道,学圣人的为人。
 
中共的“语文”是这么教的吗?不是呀。在大陆读过书的人都是知道有个“阅读理解”,就是你理解的与中共理解不一样就不得分了,这就是灌输党文化。这个咱们可以讲个笑话,西门庆与潘金莲的事儿按照党文化的标准怎么能得高分呢?你得这么理解,西门庆与潘金莲的爱情是对封建礼教的反抗与控诉,但是按照传统道德看,西门庆和潘金莲就是奸夫淫妇。
 
中共的“语文”这种灌输,是在培养党性,用“指鹿为马”的方式在制造党性,这是对人性的扭曲。这种“党性”让年轻人下意识的要与中共宣传保持一致,因为他们在学校被教导这样可以拿高分呀,没有了是非观、道德观和判断力,这种行为举止在自由国家里面是很可笑的。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加拿大对记者发飙的原因就在于一提人权,他的“党性”就下意识认为是“反华”。
 
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里面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这里也希望中国的少年郎能睁开眼看世界、解体党文化,中国的未来才是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