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我眼中的神韵艺术之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人类艺术全面陷入迷茫的时代,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艺术流派却在爆炸式的涌现。它们来了又走了,也许一时曾吸引众多狂热的追随者,但却没有多少能够真正驻留。而能够真正创立、拥有自己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更是许多艺术家和艺术团体可望不可及的事。

神韵完全不同。从横空出世的那一天起,或者说,在正式登上世界舞台之前,她已经明确而牢固的确立了自己的艺术风格,而这种风格,是那样的不同凡响,那样的独树一帜,那样的令人耳目一新,又是那样的难以企及、无法复制。

首先,请允许我说,笔者体悟到,神韵所采用的正统艺术风格将带动人类的艺术和价值向正统回归,并为“正统”重新正名。

说到“正统”,请允许笔者首先谈谈对“正统”二字的理解。无论是宗教、思想、道德理念或艺术门派,“正统”都是神为人确立的、人应该遵守和尊崇的、且数千年来一直在遵守和尊崇的文明体系和规范,这些“正统”的价值和规范确保了人类在一定的道德基准之上,发展、丰富和演绎著文明。

然而,进入近代以来,人类渐渐偏离了“正统”。原始的宗教教义不再被理解和遵守,正统的艺术被赶出艺术殿堂,正统的价值观也不再“吃香”。社会上出现了大量反传统、反正统的思潮和人群,“正统”有时甚至成为一个贬意的词汇……随之而来的是层出不穷、令人束手无策、令各个国家的政府都头痛的诸多社会问题,以及前文所提到的艺术的全面迷茫……

在标准急速下滑、甚至失却标准的时刻,神韵横空出世,牢牢的树立起自己的标杆,以磅礴的气度、无限的自信将正统的艺术再现人间,不但顶住了下滑的急流,也必将带动人类的艺术和价值向正统回归,并为“正统”重新正名。

笔者以有限的理解,在深深感悟著,神韵正统的艺术风格中,一定深藏着更高的智慧、更深的理由,以及重大的意义和价值。

其次,请允许我说,笔者体悟到,神韵是传统的。

神韵艺术团以复兴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用表演艺术的形式再现中华神传文化的真谛”为其宗旨,以有着五千年传承的中国古典舞为其核心艺术表演形式,一丝不茍又坚定不移的沿用最传统、最正宗的艺术手法,将中国古典舞这种经历数千年千锤百炼的、博大精深、卓尔不群、且最富生机和表现力的艺术形式忠实而完整的再现于世界舞台,让观众得以一窥曾经几近失落的真正的中国古典舞的风采。

因此,笔者认为,神韵是传统的。

笔者同时也惊叹于神韵的创新能力

神韵是正统的、传统的,同时又是全新的。虽然她采用了中国古典舞作为其主体表演形式,但整台晚会从构思、编排、编舞、音乐、服装、歌曲、天幕、灯光、中文加各种语言的主持人介绍,再到最后的整体呈现,却是艺术史上从未有过的全新大手笔钜制。每一年都是全新的节目,每一个舞蹈、每一首歌曲、每一首配乐、每一套服装、每一个天幕、每一个故事,年年翻新,年年层出不穷。如此大型的制作,如此源源不断的原创能力,让人叹为观止,感佩不已。

创作者的大胸襟、大气魄、大果敢、大智慧和大付出,只有看过演出的人,才能慢慢领会。

也正因为如此,神韵一经问世,便在艺术界引出轰动,到十年后的今天,每年到神韵剧场取经的各路艺术精英更是不计其数。许多人一次次观摩后,不得不私下承认:这是我们无法企及的。

笔者也同时感慨:神韵是典雅的

神韵的典雅体现在方方面面。音乐、服装、舞蹈、天幕,以及整体的展现。演员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万千仪态,都是那样典雅迷人。

典雅的时刻太多太多,在此仅举一例。比如,在2011年的节目《大清格格》中,清宫格格们踩着花盆鞋,手持宫扇、罗帕在舞台上款款行走之时,那种典雅,那种高贵,那种安详,那种风华,是那样的空前绝尘。这个舞蹈我看过不止一次,每一次,当格格们在略带忧伤,又华贵深情的音乐中款款离开舞台之时,我心中都会觉得万般不舍,甚至隐隐作痛,似乎她们带走的,将会是一整个时代的绝世风华……你会期望,让那样的风华、那样的时刻永驻舞台,永驻人间。

笔者也惊叹于神韵的高贵

神韵的高贵,不仅体现在她的艺术风格和外在形式中,更体现在她的内在气韵、精神和品格上。神韵的节目,展现和讴歌的是生命的高贵、精神的高贵和人性的不屈。这种高贵与她的典雅一样,是什么力量都夺不走的,是与山川日月同在的,同时也成了神韵的突出特质之一。

我惊叹于神韵的华贵

从天国世界的流光溢彩,到巍巍皇宫的壮丽巍峨,从大唐仕女的雍容华服,再到万里河山的花团锦簇,神韵不惜重金,不遗余力,让人感受天堂,并再现五千年中华历史中的辉煌时刻。神的世界,与神所传给人的文化本来就应该是华贵美好的,神韵将这种华贵美好展现给了我们。

我惊叹于神韵的质朴天真

虽然华贵,却也质朴。神韵所有的展现,和所有表现手法,都没有任何矫揉造作、哗众取宠的成分。相反,她是质朴天真的。这种质朴天真,并不是简单的不加修饰、不加规范,而是在掌握和理解了“大道至简至易”之后,一种充满自信和智慧的、举重若轻的选择。

这其实也是一种修为和境界。没有质朴纯净的内心,其实是做不到质朴天真的。

2016年的藏族舞蹈《为神欢歌》中,一群笑靥如花、如冰雪般清澈纯洁的少女,在雪域高原欢快起舞,长袖翩然。少女们跳完后,欢快的跑下舞台,只有一名少女,没有留意到同伴们已经走了,还兀自在跳,跳着跳着,她突然发现别人都已经走了,正巧这时也有一名同伴回来招呼她。她对着观众娇羞的一捂脸,也轻快的一路跑下去,一边跑一边向观众挥手作别。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少女娇羞捂脸的瞬间,她的神情和姿态是那样的天真,那样的质朴,那样的纯洁,那样的温柔,那样的秀丽,又是那样的灵动晶莹,毫无心机。

我相信,在那一刻,全场的观众没有一个不爱她的。我甚至觉得她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少女。你会在心中感慨,世间原来还有如此美好、如此可爱的纯洁少女。这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生活形态啊!

我惊叹于神韵的优美

神韵的典雅高贵,注定了她必定是优美优雅的。观众形容描述神韵时,“graceful(优雅)”是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神韵的优美优雅是由里及外,贯穿一切的,同时她又是那样的一眼可见,不同凡响,所以你绝对不会错失,也一定会牢牢记住,深深的铭刻于心。

我惊叹于神韵的光明向上、充满希望。

神韵的光明也体现在从内容到形式上的方方面面。她的主题是光明的,她的故事的结局是光明的,她的舞台布置、打光、服装、色彩运用、表现手法,一切的一切都是光明的。就算是黑云压顶,邪恶一时猖獗,善良受到疯狂打压,但山崩地裂过后,一定会迎来光明,迎来充满希望和欢乐的结局。所以观众看过之后,一定会受到鼓舞、感到振奋,觉得心中充满了光明和希望。那种全然正面的体验,是很难在别的演出中找到的。

我惊叹于神韵的活泼幽默、妙趣横生

神韵虽然表达了很严肃的主题,但她同时也是活泼幽默、妙趣横生的,神韵剧场中,时常能听到观众的开怀大笑。我印象很深的一个节目是2012年的《快乐的小和尚》。一般人会以为寺院中的出家生活是枯燥清苦单调乏味的,可是这个节目中的小和尚们,愣是用一把扫帚、一条毛巾,把打扫寺院的“苦差事”,变成了日常生活中的快乐圆舞曲。一条条洁白的毛巾在他们手中花样百出的欢快飞舞,所有的观众都被小和尚们的快乐幽默和调皮深深感染了,你又一次忍不住感慨:生活原来可以如此美好!

我惊叹于神韵的至善

神韵的至善,不仅体现在她永恒不变的正义战胜邪恶的主题中,也体现在她的主旨、她的立意,以及她对于生命和人性的关怀关爱中。事实上,因为神韵所传达的一切,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于人类至善的洪大慈悲和救赎。

我惊叹于神韵的至美

不止一名观众说,神韵创立了自己无与伦比的独特美学。我真的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其他文艺团体对于美有这么严苛和严格的追求。神韵的一切,都必须是美的,都必须是完美的。从整体的舞台效果,到色彩的运用和搭配,一切的一切,都美的令人震撼,令人不敢相信,令人感动到想流泪。

我至今还记得2012

年初,在纽约林肯中心观看神韵时,下半场头一个节目是《花仙子》。大幕拉开,一群穿着粉色霓裳的花仙子在云海中若隐若现,仙女们那“蝴蝶袖”华服上,粉色与白色的搭配是那么可爱美丽,腰间还有细细的、精致的蓝色饰带,让她们的腰身看起来是那样的纤细娇柔。花仙子们每一个人都扶著前一人的纤纤细腰,排成一条美丽的弧线……猝不及防地,我就流下了眼泪。那一刻,真的是实实在在、纯纯粹粹的被“美哭”了。太美了,美到令人心悸……

猝不及防的眼泪流过之后,只感到全身都被净化了,心灵更是得到莫大的慰藉,似乎自己的整个生命,都自此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变成了一个更加美好、更加温柔、更加善解人意的生命。我不知世界上还有哪台演出,能如此洗涤人的生命?

2016年1月,美国圣地亚哥一名画家观众在观看神韵之后说,神韵如此美丽,让她欢笑,让她流泪,“看到优昙婆罗花节目时,我朋友的眼泪夺眶而出。当最后光线暗下来,花还亮着,那一刻我也哭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如此温柔,如此有精神内涵,又如此甜蜜。”

她还说,自己就如婴儿一般,“用尽所有力量深深地啜饮神韵之美”,看完神韵,“我的灵感之源已被充溢,我会将之用于我的画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的眼泪从头流到尾,脸上却一直带着微笑。这是幸福的眼泪,是来自生命深处最愉悦的眼泪,也是净化身心的最纯净的眼泪。

美丽是无国界的。被神韵“美哭”的观众,每一年都简直太多太多。

我惊叹于神韵的高超技艺

神韵技艺的高超,也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细讲起来太多了。

比如,舞蹈演员的技巧。以前看自由体操比赛时,看到运动员可以空翻多少圈、空中转体多少度,觉得他们太厉害了。看了神韵才知道,原来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体操运动员曾让世界感到惊艳的很多翻腾动作和技巧,都来源于中国古典舞。

不过,那些运动员要经过很久的一个助跑过程,才能完成那些高难动作。

看神韵时,常常被“吓”到,因为演员们常常不需要任何助跑或借力过程,原地就“凭空”做出各种高难动作,看起来毫不费力,落地时悄无声息,有时甚至像在空中停留了数秒。

很多观众都说,经常是当演员已经完成了高难动作好几秒以后,他们才反应过来:天呐!我刚看到了什么!因为做得太突然,太毫无预兆了,观众一时来不及反应。有的观众还开玩笑说,地球重力对神韵演员已经不起作用了。

个人技巧的高超,只是一个方面。十几人、几十人的大型舞蹈,在队形不断变化之时,却能始终保持绝对的协调一致,不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出任何错,那队形常常是任何时候,从任何方向看过去,横看、竖看、斜看,大家都还是在一条线上,每个人伸手,出腿的方向、角度和高度都是统一的、分毫不差的。

懂一点舞蹈的人都知道,要做到这一点有多么的难。因此在接受采访时,很多舞蹈专业人士一定会提到神韵的这种专业度是多么令他们惊艳。

在舞台节目的编排上,那种利落、那种干净、那种明快、那种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紧凑度,也不是一般演出中能见到的。我曾听一名参加过神韵后台工作的工作人员说,一台诺大的钢琴,要求在七秒之内就必须搬上、放好或搬离舞台,多一秒都不行。

再有就是天幕与舞台上演员的配合,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位置上,那也是差半毫都不行的事。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因此,真正懂得舞台制作的专业人士,无不对神韵方方面面的高水准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惊叹于神韵的大气磅礴

神韵的大气磅礴,也体现在方方面面。从她的主旨,到她的故事所涵盖的深度和广度,以及时间和地域的跨越度,再到她的舞台表现、舞蹈、音乐、服装、天幕,无一不是大气磅礴的。

我惊叹于神韵的精致细腻

神韵的精致细腻,撑住了她的大气磅礴,让神韵变得如此丰满,如此立体、如此充满张力。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演出像神韵这样每一个细节都如此用心。天幕用色与服装的契合,乐器的音色与舞蹈的配合,服装上的每一个小饰物、每一条小丝带,仔细考查下去,都是有说道、有讲究的。

2010年有一个节目叫《苗乡秀》,姑娘们带着的叮当作响的全套银饰,每一件看起来都是那样的精雕细琢,听起来都是那样的清脆悦耳。一位澳洲议员夫人说,太爱这套服饰了。整台晚会,哪怕就只看到这套服饰,都值回票价了。

我惊叹于神韵的炉火纯青

历经十年的打造,在外界难以想像、难以知晓的努力和付出下,神韵的一切已炉火纯青、已臻化境。所以观众看到的是举重若轻,随手拈来、毫不费力、轻松愉悦。

许多人由衷的赞叹:神韵是难以企及的。

正因为有如此宏大的宗旨,有对五千年中华文化、人类文化的发展和历史的不同理解和视角,有清晰明确的对美和艺术的理解和标准,同时又有“深不可测”的艺术指导,以及无数人巨大的付出和奉献,所以神韵一经问世,便为艺术界树立了一个难以企及的新的标杆。

我体悟到:神韵是独树一帜、自成一体的

神韵虽然采用了中国古典舞和民族民间舞作为其演出的核心内容,但由于前文所提到的方方面面的创新,所以神韵一经问世,就是独树一帜,自成一体的。就算是平常的民族民间舞,神韵跳来,也是神韵的味道,更加典雅、优雅和精致,同时又不失中华民族特有的审美特征与民族性。

由于方方面面的独特与完美,神韵自身已经成为一个博大的艺术体系。正如有的观众所说,神韵是一个活的博物馆。

由于神韵问世不过十年,且许多东西,对于世界,特别是对于西方观众来说是全新的,所以观众虽然从生命的最深处、从每一个细胞都感到无比震撼和感动,但却经常不知怎样恰当而准确的描述自己的感受。在西方艺术的语言体系中,也没有相应的词汇来描述东方的舞蹈和音乐。

但我相信,神韵必将对未来的人类艺术和人类文化、人类文明产生长久而深远的影响。在未来的艺术学院中,说不定会有专家教授专门开课,讲授如何欣赏和观赏神韵。神韵的一切,都将成为经典。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