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泉:美国鬼子又挽救我们一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美国单方面终止中美高铁项目,不知情的难免要骂美国不是人,专跟中国作对。可是等你把事情弄明白,反要夸鬼子亚克西呢。

中美合作高铁项目,其最终目的是什么?是正常投资吗?是赚钱吗?是,那是美国。因为美国资本家绝不干赔钱赚吆喝的买卖,美国一家一家的散户把钱交给资本大鳄们运作,就是看中了大鳄们赚钱的本事;如果不赚钱,大鳄们凭啥领取天量薪水?

然而中国不,中国的目的就一个:“我们把高铁修到美国啦!哈!!哈哈!!!”

这让我想起了他们当年打仗,他们庆祝前方又打了大胜仗。再看战报,敌人损失八千,我方损失八万。

当年围困长春,敌人全饿死了,市民全饿死了,仗当然“赢”了。可搞笑的是,这仗叫“人民解放战争”!

为了避免个别人不把幽默当幽默,我不得不画蛇添脚:人死光了,“解放”到阴曹地府里去了。

书归正传,美国为啥要终止高铁项目?有说中国公司反应过慢,无法给予保证,有说计划中的高铁主要途经沙漠地带,地广人稀,预计客源不足。而高铁是高投入,高投入就应该有高回报,高回报的条件必然是客源充足。所以中国虽然允诺优厚条件,人家还是觉得不划算。

中国人动辄阴谋论,阴谋在哪儿?这么大的投资难道不做风险预测?大把真金白银难道拿去打水漂?

中国为啥想干呢?说国企投资人不懂生意那是低看他了,主要是因为中国有政治高于一切的团伙,他们要的是“连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都需要我们的高铁技术,你看我们多牛叉!”

然而作为中国的老百姓,你愿意拿钱为团伙买名声吗?将来损失可都是从屁民的税收里补呀!

所以,作为中国人,我认为这回美国鬼子又挽救了我们。

我把话说回来,如果起点是华盛顿,终点是纽约呢?高铁从人口稠密的地区过,即使美国人对高铁不感兴趣,恐怕风险也小得多吧?如果是那样,我老泉也举手赞成。

同志哥,记得不?我们的高铁有一个从莫斯科到喀山,经西伯利亚到北京全长7000公里的项目啊,而且俄罗斯政府不做任何担保!西伯利亚,扔一颗原子弹都炸不死1个人,我们的高铁去赚谁的钱?

生意当作生意干,最要紧的是赚钱,这也是普世价值。只有神经病才做生意不讲赚钱哩!

下面接着昨天的话题说。

昨天一位国企的对我很不客气,说我一个中学老师也没在国企呆过,装什么老练!

实在抱歉,我是就事论事,不针对某人;国企再不怎么地,也不等于国企里头没好人。相反,国企工人绝大多数是好样的,只是制度不对头。那些极个别的二流子、自私鬼,甚至贪污犯,如果弄到民营企业里去,照样做个好工人。

今天补充的第一个话题是,在国企,董事长是上级委任的,并不是公司的真正股东,拿别人的钱玩儿,第一是不可能尽十分的心,第二是不可能不腐败。如果是私人企业,公司资产本来就是自己的,董事长用得着贪污吗?不但不贪污,他还会拿眼睛把经理、总经理盯得紧紧的,因为经理、总经理工作能力不强,他们贪污、腐败、浪费等,其损失都是众位股东的,董事长要占大头。然而在国企,由于产权不明(说全民所有实际是无主),董事长容易勾结总经理、经理等,共同腐败,合伙贪污。

共同腐败是避免揭发,合伙贪污是大家都用钱,因为没钱买不来位子。

这就是国企管理层普遍腐败的原因。

补充的第二个话题是,在国企加强组织建设就能管住董事会、总经理等一干人员不再腐败吗?完全不可能!请问,过去的董事长虽然没有写进组织,但是不是组织的人?你重新增设组织,可能董事长不会放肆地胡来了,谁能保证新增设的组织的头目不放肆的胡来?他是新头头呀?一把手啊?新头头可不可以和原董事长、总经理勾结贪污腐败?道理是,原来的董事长是一把手的时候,他是第一贪污犯;新书记来了以后他退居第二,把第一贪污犯让给了新书记。你派多少人来都不行,只要是“派”!

第三个话题,国企姓什么?如果国企姓D,去俄罗斯修高铁和去美国修高铁的事情还会不断地出现,即心甘情愿地做折本生意。国际市场的原油40美元一桶我们不买,情愿买俄罗斯100元一桶;国际市场便宜天然气我们不要,俄罗斯再贵我们都要;俄罗斯没钱花了,中国的中央银行赶紧送过去……他们不知道这些是损失吗?当然知道,然而我们不是做生意,我们是搞政治!

我告诉大家,国企存在一天,我们都得养它一天;啥时候国企没了,我们身上的包袱也就没了。昨天王先生说你老泉怕是活着看不到国企消失的一天了。我说我活着看不到国企消失,但我死了国企也要消失,根本就是违背市场经济的玩意儿!

第四,有个别人担心,支部建在连上,难道在准备第二次“土改”?这个我认为可能性不大。但是联系到胡赵时期的D政分家,这毫无疑问是大踏步后退。

好了,国企的弊端我已经说了很多,不能每一篇都重复。最后再次向国企工人道个歉,我真是在论理儿,不是要特意伤害你们。我知道你们为中国的建设付出过不少。但是中国从一开始就弄错了,如果一开始就自由经济,现在就不会把你们放在火上烤了。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