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求是》杂志副总编蹊跷自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6月28日讯】【今日点击】(2568-2)

提要
数千武警镇压爆冲突
士气降至冰点的中国官员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有个朋友在Facebook上留言,看我节目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呢觉得产生了相当的共鸣,为此呢他说他自己信了,信佛了,人自己说的自己信佛了,念经。但是呢出现一个现象,就他观察周围,观察出一个现象,他发觉呢这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这样残酷的迫害,但是为什么那么多的普通信仰者,对这件事情视若无睹?也就是说:宗教者啦,不能教信仰者,很多宗教的人士对这件事情视若无睹,他说让他非常感到吃惊和不解。

修佛的人应该是慈悲的,慈悲的人应该是怜悯生命的,面对这种对生命的这种毫无节制的残酷的虐杀,竟然冷若冰霜,他问涛哥到底为什么?有个电影的名字叫做:这个男人来自于地球,2007年拍的,小制作,但是在排名版当中呢相当高。里面一个男主角自称自己来自洞穴年代,1万4千年前的洞穴年代,他从来不死,长相永远是38岁,活了1万4千年,是哈佛的一个大学历史系教授。

因为其中一个教授是虔诚的基督徒,那这个自称为不死的人跟他讲,说基督徒问他说:有没有神存在?他承认有神。但基督耶稣他明确讲说:《圣经》你知道《圣经》有很多的不同的版本,我问你你信哪一个版本?这是个严肃的问题。他讲说:我今天50岁,你今天50岁60岁,你还记得你10岁时的景象吗?你只能记得那痛苦的东西,你不会记得日常生活平常的东西。而你现在的自己,当你再回到你童年的故乡的时候,你会发觉一切都改变了,原来的桥没了可能改成楼了,对不对?原来的那种你童年时所有的记忆,都被现代化的工具所取代了。

他说的什么意思?神没变,人在变。一个人随着年龄的时间的跨越,他都在改变,他周围的一切都在改变、他的观念在改变,而人生活在自己的观念中,而不是生命的真实中;而人生活在自己的观念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在面对一切,过去的神、佛、道的这种教诲,却站在今天利益的角度、世俗的角度、环境的角度、观念的角度,去解释那2千年前圣明对人的教诲,不是神的错,是人的错。

数千武警镇压爆冲突

当然在我的眼睛里,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啦,而在中国的大陆呢,我们看到硝烟四起的场面。最新的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湖北仙桃市,在市区附近要建垃圾焚烧场,结果引发了超过十万人,一连两天周末上街抗议,成批的武警镇压,不少女人,怀孕的女人也上街,为了自己的孩子。在这个背景之下,这件事情在这个背景之下,仙桃市的女市长出来说:这件事情暂缓,就建立这个垃圾焚烧发电厂暂缓。据说当天晚上,大批武警,警察就抓人,那这就这么件事情啦。

所以我跟大家说的意思就是说:在中国大陆你会看到民间的老百姓的,借着任何的一种理由,宣泄内心的愤怒、宣泄内心的愤慨、宣泄内心对现实生活的不满的那一份东西。反贪腐揽民心,但反贪腐造成整体中共官场怠工,没有正常的一种生活工作的状态,怕自己出事,那直接已经影响到整个社会层面的,它的基本的生活需求。

所以这是我跟大家说了,在相互挤压,相互挤压的过程中,2016年是中共亡党的过程。上集节目我们已经跟大家说,中共党内在考虑废掉这个政治局常委,废掉政治局常委,它还是表现出习近平跟江泽民,在过去10年15年,以垂帘听政的方式直接的对垒。砍掉垂帘听政,那前面得有替他耍动的木偶啊,政治局常委就是江泽民操控的木偶,十八大是江泽民获胜,所以就这么点事。上头忙着在斩杀,下头不知道怎么过活,但是斩杀过程中,有些人就成了绑票。

《求是》副总编朱铁志自杀原因不明。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求是》杂志副总编朱铁志,26日凌晨在单位地下车库自缢身亡,这是一种抗辩,他没在家里头,死在单位里,是向单位抗辩。我觉得具体会怎么样?不知道。但是它提到说:这是继2012年8月22日,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徐怀谦自杀后,第二起体制内的高层自杀。理念和现实的差距,这是有人说了,那有网友说:理念和现实的差距,不是你天天教育别人的吗?天天挂在嘴上的吗?今天你崩溃了,那当然了,没跟你说吗?昨天有集节目说:媒体说了,美国的航空母舰的士兵在练跳水,练跳水。原因怕中国的东风导弹,把他们打死。所以与其被这个导弹打死,不如他练跳水。但是呢中国的东风导弹,看来是一定会把美国航空母舰打死,一出手他就死了。所以美国兵只能逃命,疯了,那你说是疯了吗?你不能说是疯了,因为人家大报小报都登了,你要说他没疯,但所有人就觉得他要没疯,那我就疯了,对不对?那我就有病,那肯定有一方有病。

中共的媒体就得这么做,什么叫理想与现实的差距,道理挺简单,你是人还是鬼?就这么点差距。你是人还是鬼?你要是人就有人性,有人性就是拥有党性的死敌,当你是党性的时候,你又是个人,你要不自杀才怪。

士气降至冰点的中国官员

那天下的事情总是这么凑巧啰,BBC同一天登了一篇文章,士气降至冰点的中国官员。它说是中国时事评论员资深媒体人,这人叫郑维,它的文章讲说:在我和中国的公务员打交道过程中,我一直保持着一种,试图理解他们行为的态度,以无恶感也无好感的视角来观察。但是虽然他们碍于纪律,不愿意谈到具体问题,但是眉宇中的那种积怨、叹气,足以表达他们现在的心情。在中共庞大的官僚体系中,官员自杀和非正常死亡,几乎可以用层出不穷来形容,目前。官员无论级别基本得不到广大民众的同情,只要官员自杀案一出现,微博上立刻调侃说:又被忧郁了,死了我一个保住一票人,亲属或余悲之外,而他人皆都高兴。

你说这是应对,刚死一个,他死的时候,《求是》杂志副总编死的时候,这哥儿们正写这文章,这就是时代、这就是天象。所以在我的眼睛里,这些官员拿今天反腐没办法,意志稍差一点的都郁闷了。你说他能不郁闷?一个法官同时可以找几个女律师,在几张床上耍,今天你跟他说:带2块馒头弄块酱豆腐,想都不敢想,我跟你讲。不用你说他,他都得跟你说我求求你杀了我算了,你这让我怎么过日子?我怎么活?我不会。真的,他不会,所以全都郁闷。给他弄一个郁闷的词自杀了,这是真话。所以它提到完全来自于反腐的压力,十八大以来新领导人以铁腕治贪,加大了对官员体系巡查和巡视,中纪委系统中也出了不少换血的,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打老虎、拍苍蝇忙成一团。

那官僚体系当中在这个背景之下,出现了懒政怠政的势头,也引起了中共最高层的注意。懒政怠政当大范围的出现,官员自杀出现的时候,其实在我的眼睛里,就是解体中共最好的时候,为什么?好了,我赦免你们,我们不再谈了,这是中共党的共产党的罪恶,就是共产党体制,给你们造成了你不得不。其实你们都是好人,是党给你们弄坏了,而我跟你说:那官儿立刻从郁闷转为欢喜,搞不好也屎撒了,也乐坏了,你真是救我们的人,真好!其实杀的也是他,哇,哇呜,那怎么办?都是共产党邪恶,咱给它扔了,就完了,就像唱戏一样,就把共产党给吹了,不信你走着瞧!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