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源:关注610 恶警对怀孕妇女的犯罪行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有人类文明以来,在正常的社会中有谁听到过针对孕妇的暴行?人类的繁衍与发展离不开女性,而妊娠期间的女性是应受到所有人的关爱的。哪一个人不是母亲生养的?不论他将来的发展如何,哪怕他日后成为一个恶人,可是在他在母亲腹中的时候,仍然是受到世人的关爱的。可是在中国,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挥起屠刀的时候,这些刽子手哪里还有一点的人性?连孕妇都能这样残忍的对待,可见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击是多么的残酷和没有丝毫的人性与道德的底线。

人类对孕妇的关爱,从一个角度上讲就是对自己母亲的关爱与回报。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在中共对孕妇的残忍迫害中都没有权利保持沉默,因为这是你做人的最低底线!

对怀孕的法轮功女学员,中共灭绝人性的残害手段之一是强制堕胎,一方面为便于继续关押,强制堕胎后送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进一步迫害,或仅仅为在看守所多拘留一段时间;另一方面,用强制手段给法轮功学员增加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制造心理恐惧,逼迫她们放弃法轮功修炼、放弃“真善忍”信仰。

医生活活掐死了孩子

二零零三年,一怀孕近七个月的法轮功学员郭文燕与丈夫在街上行走时,被银川铁东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此前因坚修大法,她已经被多次抓捕并关押),恶人们将郭文燕送入医院,强行流产,并强迫家人签字。孩子流产后是活的,还哭呢。郭的婆婆说:我们抱回去养。医生听到后就使劲掐孩子的脖子,一会孩子就没有声音了。孩子被医生活活掐死了!

自古以来,医者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在中国历史上,也不乏救死扶伤,不图名利、钱财的高德医生,而今天在中共制下的医生,却沦为了杀人的恶棍!

在男警们的监视下流产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河南孟州城伯乡罗庄村的法轮功女学员耿菊英,被孟州市“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和公安局的警察们翻墙入室后绑架。为了劳教怀有身孕的耿菊英,恶人强行给她堕胎,过程中几个男警在一旁淫笑着“观赏”,还讥笑说,你不是漂亮吗,我们就是要看你堕胎。就这样,耿菊英在几个男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产。

在任何一个社会,孕妇都是被呵护、照顾的对象,而警察作为社会秩序的维护者,更应该承担起这种责任。然而在当今的中国,这些执法者却堕落成为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随意抓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迫害手段残酷、行为下流,已完全没有了人的底线!

胎儿被肢解后取出

陕西汉中的张汉云,因闭经结婚五年未能怀孕,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月经正常,怀上了孩子。然而二零零一年三月,即将临产的张汉云,被汉中市“六一零”恶人强行抓进洗脑班。当恶人们发现张汉云要临产了,就用车将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职工医院引产,因腹内胎儿过大,导致难产,他们便惨无人道的将胎儿肢解后分块取出。

不容置疑,是法轮大法救了张汉云,使她成为一个健康的女人,并且有机会有自己的孩子,这对她及全家来讲,都是天大的喜事!然而中共这个十恶俱全的恶魔,却连她这一点点的权利都要剥夺!孰善孰恶,孰好孰坏,一目了然!

以上是几则典型的例子,在中共说其“人权最好”的十几年来,这些绝不是“个案”:

(一)为便于非法判刑强制堕胎

被强制堕胎后遭诬判八年黑龙江伊春市付桂春含冤离世

付桂春女士,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丈夫王继斌、婆婆及大哥付有都修炼法轮功,一家人身体健康,生活幸福。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全家魔难降临。二零零二年五月,付桂春遭绑架,被强制堕胎,两个月后被非法庭审,遭诬判八年,同年九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多次遭吊铐,甚至被铐昏厥,被迫害出现糖尿病等多种病状,身心遭受严重创伤,回家三年后,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八月胎儿被强行引产贵州习水伍生英遭诬判六年

伍生英女士,香港籍法轮功学员,祖籍湖南郴州,二零零六年承包贵州习水县玉淮民办中学。奥运前夕恶警疯狂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伍生英和丈夫、法轮功学员肖嗣先到习水二郎乡招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习水看守所,伍生英被强制引产八个月的胎儿,再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诬判六年,在贵州警察医院和贵州第一女子监狱,伍生英坚持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多次昏迷。

被骗去医院打针流产湖南永州邓灵敏再被枉判五年半

邓灵敏女士,湖南永州市新田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在广州被恶警绑架,因怀有身孕,到新田看守所后被骗去医院打针,打完针后大量出血,肚子痛,下体连着一个星期不净,夹着血块血团。被强行打胎后,邓灵敏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

被强制堕胎后遭诬判三年湖北宋畅产后体虚高烧不止经期一直未恢复正常

宋畅女士,湖北荆州沙市区法轮功学员,随丈夫、法轮功学员熊志国在广东顺德打工。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怀孕三个多月的宋畅被广东恶警伙同沙市国保大队李正刚等恶警劫回沙市,强行押到市妇幼保健站,在家人不知晓、无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强行堕胎,之后被关入沙市看守所,产后体虚导致宋畅高烧、经期一直未能恢复。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沙市区法院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骗堕胎后遭诬判四年上海奚姣精神忧郁导致精神失常

奚姣女士,上海宝山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已身怀有孕。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转化”目的,骗奚说:你“转化”了,就放你回家生孩子。奚当时想要孩子,不知有诈,就“转化”了,后来却被恶警以去医院检查为名,强制堕胎,并被诬判四年。到上海女子监狱不久,奚姣即患精神忧郁症,迫害下,病情加重,发展为精神病症。她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当时被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

被强行引产九月胎儿

后被诬判五年河南王桂金引产未满月即遭迫害

王桂金女士,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国保队长常怡军指使鲁台派出所粗暴的将她抬走,当夜拉到县计生站。二十日下午,恶人宋多海、李广、梁某某八个壮汉按着她,强行引产,当时胎儿已近九个月。引产未满月,即被国保头目李昌锋投进看守所受尽蹂躏,双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丈夫宋振灵(法轮功学员)在县看守所被迫害致失明、瘫痪,在看守所内被非法宣判十年。一个好端端的家被中共摧残的支离破碎。

六月胎儿被强行流产四川产妇续遭诬判七年

川花(化名),四川乐山沙湾区法轮功学员,被乐山五通610歹徒和当地恶警绑架,在不经与其家人联系的情况下,将已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她强行堕胎,川花受尽折磨后,再被非法判刑七年。

所长逼迫堕胎不及时被免职上海葛肖天生下儿子遭诬判

葛肖天女士,上海金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因挂真相横幅被绑架,被非法拘禁于金山区看守所五个半月时,查出怀孕,被送医院强制打胎,因胎儿已大,医院拒绝堕胎,才回家生下儿子。据悉,当时的金山区看守所所长因未及时逼迫她堕胎,还被免去所长之职。葛肖天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二零零四年缓刑期满前五天,被恶警绑架收监,非法关押于上海女子监狱五监区。

(二)为便于非法劳教强制堕胎

武汉蔡甸区杨平被强制堕胎未满月被送去劳教迫害案例已被联合国立案

法轮功学员杨平女士,湖北武汉市蔡甸区水产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因进京上访被押回武汉,经妇检怀孕二月有余,仍被武昌区中华路派出所关在留置室四天,被蔡甸派出所关在留置室二十五天,而后又被直接从留置室提出来,秘密送蔡甸区妇幼保健站强行打胎,打胎后第二十四天还未满月,被送到武汉市戒毒中心劳教一年半。期间洗冷水澡、喝凉水,还绝食一次。经其丈夫汪建军(法轮功学员)行政复议申请,杨平在被非法劳教三个多月后回家,全身浮肿。此案例已于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甘肃兰州大学博士生王红梅被强制堕胎后关进劳教所迫害案例已被联合国立案

法轮功学员王红梅女士,当时为兰州大学历史系博士生,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被兰州大学警察局警察抓捕,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关进兰州市桃树坪劳教所。被捕时已怀孕,但警察对她做了强行流产。此案例已于二零零六年被联合国立案,列入第二批“法轮功受严重迫害”调查名单。

河北邯郸武俊芬遭暴力堕胎四天后被劫入看守所十天后被劫入劳教所武俊芬女士,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亲,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因怀孕四个多月被看守所拒收。为了达到继续关押、非法劳教她的目的,恶警伙同计生办不法人员,强行把她拉到医院,将她手脚铐上,强行灌药,打催胎针,暴力堕胎。堕胎后仅四天,被恶警再次劫持到看守所,十天后,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

写“法轮大法好”被绑架贵州吕女士被强制堕胎后遭非法劳教

吕女士,贵州六盘水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与同修马永菊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包围,因吕怀有身孕,马永菊怕她被迫害,就承担了全部责任。但邪党恶警依然将吕女士强行堕胎,非法劳教一年,被所外执行。马永菊也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遭残酷体罚和药物摧残。

山东莱芜焦方玉被强制堕胎后非法劳教三年

法轮功学员焦方玉女士,山东莱芜钢铁集团外经处翻译,二零零一年四月,在淄博市张店区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潘庄派出所绑架,关进看守所,被吊打、侮辱、电击。一个月后被莱钢接回,因坚持炼功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该厂刑警队,期间(六月份)已怀孕四个月的焦方玉被强制堕胎。十月八日,焦方玉被堕胎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山东王村劳教所,却不告诉家人送往何处。

广东增城汤金爱被强制人流后非法劳教从此留下后遗症

汤金爱女士,广州白云区罗岗镇(原增城镇龙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进京上访,被绑架进增城看守所,由于怀有两个多月身孕,被镇派出所罗伟军等恶警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被五、六个男人架进去、按倒在手术台,在没有本人签字,也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计生办钟秀香等强行堕胎。堕胎回家,被警察二十四小时看管。年三十晚上,被关进增城戒毒所,两个月后,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从广州槎头劳教所回家后,汤金爱产后风、风湿病缠身,每到起风的日子,腰部酸痛,全身浮肿。

送劳教所途中湖北武汉李晶梅被查出怀孕遭强制堕胎

李晶梅女士,湖北武汉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徐东平价职工,二零零零年冬,上班时被武昌警察分局、杨园派出所便衣绑架,送劳教所途中,查出怀有身孕,恶人为达到非法劳教迫害的目的,指使徐家棚合记里社区把李晶梅带到武昌区计划生育中心强制堕胎,当时胎儿已有三个多月。

陈益群女士,湖北咸宁温泉法轮功学员,怀孕五个多月,被绑架到咸安猫耳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被强制堕胎后,被绑送湖北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四月胎儿险被堕胎曝光迫害恶人心虚

法轮功学员玉莲(化名),因进京上访、回家乡弘法,二零零零年春被当地警察绑架,当时她已怀孕四个月,恶警为了将她非法劳教,一下火车就把她直接送到市计生办,要将她腹中符合计划生育条件的胎儿打掉,玉莲绝食抗议,警察看她态度坚定,将她押到看守所。她的遭遇后来在明慧网曝光,迫于舆论压力,玉莲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后,被无条件释放。(资料来源: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曾险些被强行堕胎的女大法弟子和孩子的近况》)

(三)为送洗脑班迫害强制堕胎

孕期关押五个月后被强制堕胎唐山刘素军小产未满月被劫入洗脑班

刘素军(刘素君)女士,河北唐山滦南县法轮功学员,怀孕两个月时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五个月,期间被戴“抱镣”(将手铐和脚镣铐在一起,人站不直),怀孕七个月时,被狱警强行堕胎,回家仅半个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刘素军一直绝食、绝水,因未过满月,她的母亲照顾她,因不忍见女儿遭受这种折磨,到县政府上访,在刘素军绝食、绝水五天时,将她要回家。

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牡丹江市王磊被胁迫打胎

法轮功学员王磊女士,黑龙江牡丹江市政总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被610绑架进洗脑班迫害,因有孕在身,恶徒不方便下手,遂逼她打胎。王磊夫妇表示宁可双双辞职也要保住孩子。王磊单位书记串通市警察局、610及她丈夫单位一起向她施压,并把她父母、舅舅找来施压,她丈夫也被绑架至市警察局迫害两天两夜。威逼迫害下,王磊被迫打胎。

怀孕八月被强行引产山东烟台刘秋红被直接送洗脑班迫害

刘秋红女士,山东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原中策药业公司职工,怀孕八个月时,被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强行引产。孩子生下时还活着,会哭,但打下来后立刻被送走,生死不明。刘秋红被引产后,恶人不让她休息,将她直接关进凤凰台办事处“转化”班洗脑迫害近一个月。

图谋继续迫害洗脑班恶警下药致人流产

法轮功学员张立芹女士,河北迁安市杨团堡中学教师,在课堂上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警察杨玉林暗中下药,让她喝下不明药物,并恶狠狠的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痛厉害,下身开始流血,连流数日。期间,恶人还强迫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后让她用凉水给他们洗衣服,最终导致她流产。

林女士,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学员,在海珠区“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被强制拉去医院做人工流产,以便继续洗脑迫害。

(四)为延长非法关押强制堕胎

新疆乌拉泊女子劳教所:七月孕妇被强制堕胎后继续劳教精神遭受严重刺激

岳秋雨女士,新疆精河县托托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因进京上访被强制送往新疆乌拉泊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当时已有七个月身孕,被劳教所恶警强行做掉孩子,身体被摧残折磨到极限,精神遭受严重刺激。回家后,仍不断遭骚扰迫害,岳秋雨被迫离家出走,四处流浪。岳秋雨的丈夫原在新疆精河县铁路局做临时工,因为岳秋雨修炼法轮功,也被单位辞退。

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五个多月孕妇被强制堕胎后继续劳教强制“转化”身心遭受极大创伤

刘枝萍女士,云南楚雄州交通集团交通宾馆职工,二零零零年初,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被毒打、暴晒、罚站、强体力劳役、每晚绕院子跑步到凌晨等迫害手段折磨。得知她怀孕后,劳教所恶警不但没有收敛恶行,反而强行将她送去医院打胎以期继续迫害,结果第一次药物失效,两个月后,二零零零年八月,刘枝萍已怀孕五个多月,按规定可以保外就医,可恶警叫嚣:“不‘转化’就得关在里面!”刘枝萍再次被强行送去打催产素堕胎,最终失去了孩子,身心遭受极大创伤。

深圳王少娜两次被强制堕胎后遭非法拘留迫害案例已被联合国立案

王少娜女士,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和丈夫李尉军进京上访被绑架,李尉军被关押在蛇口看守所,王少娜怀有六个月身孕无法坐牢,为便于对她长期非法拘留,王少娜被从派出所强行送医院做堕胎手术,之后被关进蛇口看守所;五个月后,她再次被非法拘留三十天,被第二次强行堕胎,之后被关进深圳南山区看守所。此案例已于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为便于关押迫害警察局长下令强行堕胎迫害案例已被联合国立案

卢云珍(陆云珍)女士,江西丰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国办信访局上访被绑架,被押回家乡丰城。她当时正有身孕,丰城警察局长下令在医院给她强行堕胎,以达到长期关押迫害的目的。此案例已于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为将她非法拘留“上级”指示强行打胎

法轮功学员净莲(化名)和丈夫因进京上访被劫回当地,因净莲己有七个月身孕,拘留所拒收,为将她非法拘留,“上级”指示强行打胎,并无耻声称只要说不学不炼就可以不打掉孩子,还可以获得自由。

净莲不放弃修炼,被恶警强行拉到医院打毒针,可怜七个月胎儿在母腹中折腾了足足有四十多个小时才痛苦的死去。死去的孩子生下来,净莲心如刀绞,父母泣不成声,抱着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舍不得扔掉。七天后,恶警看她身体有所恢复,欲将她送拘留所,父母拚命阻拦并被勒索了两千元“保证金”后,净莲得以回家,却被日夜监视,不允许外出,没有人身自由。

身怀有孕被看守所拒收北京翟慧玲被恶警强行堕胎

翟慧玲女士,北京丰台区方庄医院法轮功学员,曾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丰台区国保恶警们身穿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绑架了正在上班的翟慧玲和她的丈夫刘永辉(法轮功学员);两天后又绑架了刘永辉的母亲杨铁珍(法轮功学员)。翟慧玲被劫持到卢沟桥看守所,因有身孕被拒收,恶警于是对她强行人工流产。

身怀有孕被拘押看守所湖南怀化易仙梅被强行堕胎

易仙梅女士,湖南怀化地区洪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她被非法关押在洪江市看守所,因身怀有孕,被恶人先向家人勒索四千元,然后不顾她五天没吃任何东西的虚弱的身体,强行堕胎。

怀孕被拒收坚决抵抗强制堕胎黑龙江孙桂杰过小年遭绑架迫害

孙桂杰女士,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长丰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忙碌了一天,晚上十点多,被双城610、红光公社田春来、孙继华、派出所所长范东君等恶警劫持到乡政府并非法抄家,几天后,孙女士因怀孕,拘留所不收,被拉回来关在乡政府。田春来和孙继华让红光计划生育的人给她强行堕胎,遭到孙女士的坚决抵抗,没有成功。

(五)更多案例:不放弃信仰强制堕胎成为迫害手段

不放弃法轮功修炼年轻孕妇七月胎儿被残杀

黎旭光女士,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当年二十多岁,与丈夫齐向阳进京上访,九九年十月十九日被辽中当地警察接回、非法关押,因不放弃法轮功,被当地政府强制堕胎,胎儿已七个月,打下来时已经成形,指甲都长出来了,是个男婴。堕胎后还要继续关押,在她母亲强烈的抵制下,才得以回家中养身体。传递此信息的人被中共报复,遭到非法关押。

怀孕数月遭中共歹徒绑架被强制堕胎

吴俊芳女士,河北邯郸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下午约五点,码头镇城南派出所伙同成安县漳河店镇派出所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已怀孕数月的吴俊芳绑架迫害,并送到码头镇卫生院强制堕胎。

被强制堕胎后辽宁李素杰被迫流离失所

李素杰女士,辽宁凌海市石山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因家中被恶警抄出卫星电视天线(大锅)而遭绑架,体检时查出怀孕,被锦州看守所拒收,第三天,石山镇派出所刘洪军与一个女警强行给李素杰套上衣服,不顾她本人强烈反对,把她拉到医院,强迫做人流手术。遭受野蛮迫害,仍被中共恶徒经常上门骚扰、恐吓,李素杰被迫流离失所。一月十七日,凌海国保大队警察将李素杰的丈夫及丈夫的哥哥绑架,并索要罚金三千元。

怀孕四月被毒打致胎出血坚持修炼被强行堕胎四川骆碧琼小产后被迫出逃

骆碧琼女士,四川南充营山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三十二岁、已怀孕四个月的她被绑架到朗池镇洗脑班,遭“创卫办”五恶徒轮番毒打,被打得遍体鳞伤、小便失禁、胎出血不止。被折磨一个星期后回家,因声明坚持修炼,被恶人强行打胎,四个月的小生命被无辜扼杀。小产二十天后,恶警图谋绑架,骆碧琼被迫逃离家乡。参与迫害者之一的朗池镇李伍生后遭恶报车祸身亡。

表态坚持修炼法轮功云南昆明杨小明被胁迫人工流产

法轮功学员杨小明女士,云南昆明医学院总务处职工。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杨小明表示坚持修炼法轮功,单位部门领导秦德勇通过她丈夫单位的领导向他们施压,胁迫杨小明做人流,否则就开除他的邪党籍,并让他下岗。威逼下,她丈夫无奈,二零零零年一月七日,忍痛把杨小明拉到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

恶人张增震死守孕妇不放扬言法轮功学员的孩子更不能留下

王颖女士,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意外怀第二胎。出于爱护生命的本能,她艰难的保护胎儿七个月,后被单位领导知道。以张增震为首的城管局领导强迫她堕胎,扬言王颖和她母亲都是大法弟子,她的孩子更不能留下。王颖被日夜监视,后被强行关进医院监控。

张增震宁可全局工作瘫痪,也死守孕妇不放。甚至要求院领导不用做任何检查强行引产,被院方抵制。张气急败坏的威胁孕妇及家人:你不做掉,我们有的是办法,……不管多大,我们决不让他活着出来。王颖被折磨得精神高度紧张,心烦意躁,身心极度疲惫,被迫在痛苦中引产。七个月的男胎就这样被中共爪牙谋害。

河北三河市新集镇不法人员:“因为你炼法轮功,要强制流产”

张金伶女士,河北三河市新集镇法轮功学员,婚后五年不孕,修炼法轮功后不久怀孕。二零零零年二月底“两会”之前,怀孕四个多月的张女士被镇派出所所长王振东绑架,张女士向看守所所长说明自己怀孕,市警察局局长得知此事,三天后放她回家,并斥责了王振东。王振东与镇政法委书记杨少林、计生办等人开会,阴谋迫害张金伶。第二天一伙人开车到她家,强迫张金伶去做人工流产。按当地计划生育的规定,也没道理让流产,但这伙歹人无耻的说:“因为你炼法轮功,要强制流产。”“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小王庄谁都可以生孩子,就你不行!”

乡亲们劝她不要学了,先保住孩子再说。张金伶坚定的说:“孩子是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才得来的,我怎么能不炼呢?”在公婆与同修的帮助下,张金伶离家出走。恶人不罢休,到她的亲朋好友家找,白天黑夜蹲坑,恐吓公婆:“她再不回家就抄家扒房!”公婆惦记儿子(法轮功学员潘宝忠,被非法关押)、媳妇,又被恶人逼迫,相继病倒,没人照顾。

淄博淄川区太河乡洗脑班:劫持孕妇洗脑迫害威胁不“转化”就强行堕胎

赵秀兰、赵秀云姐妹俩,山东淄博市淄川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劫进太河乡洗脑班迫害,当时赵秀云身怀有孕,610恶人为了实施强制“转化”,扬言如果赵秀云不“转化”,就强行堕胎。

法轮功“真、善、忍”的普世原则辉映下,无恶不作为害人民的中共邪党终于现了原形。悲哉,受尽中共淫威凌辱的百姓;悲哉,无辜的小生命。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令其“假恶斗”的禽兽嘴脸在世人面前暴露无遗。

《九评共产党》早已指出:暴力就是中共夺取和维持政权的最主要的手段,谎言则是暴力的另一面,是暴力的润滑剂,它是除暴力之外,中共的又一个遗传基因。中共谎言蒙蔽、毒害了无数世人,在谎言和信息封锁下,中共邪党无恶不作。

而一旦揭穿中共谎言,揭露中共掩盖的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将中共的罪恶彻底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更多世人必将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抛弃中共,摆脱中共谎言的毒害,摒弃对中共的一切幻想,觉醒自救。如今,许多善良的中国民众在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了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后,纷纷觉醒,选择了三退(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如今,公权力(中共)迫害中国人人权的案例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如“雷洋”案、“呼格、聂树斌”冤案等等)。然而,更多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更值得人们正视,而且这些人间灾难正在你身边上演!不要保持沉默,那意味着一个人、一个生命,智慧、思维、生命资格的沉没。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