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陆银行腹背受敌 改革面临两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7月10日讯】日前,北京举行了中国银行业论坛,讨论有关银行改革的问题。银行大佬们大呼银行腹背受敌,银监会也承认,银行业面临困局。专家则指出,中国的国有银行是中共体制下的一个怪胎,习惯于靠吃利差躺着赚钱的银行,利率下降就面临危机,祸及整个经济;但是如果不降利率经济运行成本又太高,中国经济面临混乱,真是两难。

“2016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7月7号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未来银行之路—转型与突围。

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出席了这次论坛。他透露,银行不良贷款大量爆发,不良额和不良率双双上升,并且这种压力短期内难以扭转。

于学军认为,造成银行业产生大量不良贷款的原因,除经济持续下行外,主要还有利率几经下调,使银行的利差经营环境受压;货币过快扩张,使银行业资产负债表快速膨胀;以及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对传统银行业形成明显冲击和挤压这三方面原因。

于学军同时承认,中国银行业面临2004年国有银行核销坏账、改制上市以来最严峻的经营压力,银行业需要准备好迎接漫长的严冬。

对此,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分析,中国的银行业不同于国外银行,国外银行长期零利率也能运行良好,并且国外银行出了问题只是某个资本家遇到困难,中国是国有银行一旦出问题可能影响整个中国经济。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中国的金融系统一旦风险爆发,它是连带性的,因为中共它把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等各方面混在了一起,风险爆发危机就会蔓延到整个中国经济各个领域。”

于学军还说,到今年5月底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已经大大超过了2万亿元,不良率达2.15%。

不过欧洲投资银行里昂证券(CLSA)5月份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银行业的实际坏账率,至少高出官方数据9倍以上,中国的坏账率大约在15%到19%。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5月份的“2016城市观点论坛北京行”上也表示,今年第一季度末,银行业不良和关注类贷款,合计规模已高达7万亿,仅86家钢铁企业的负债总额就有3.3万亿,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银行贷款。

任中道:“中共的数据相信的人太少,实际上它的不良贷款率是很高的,中共它是通过一些方法不让它体现出来,比如它把一些坏账打包,处理给一些资产管理公司,用这种方法使它的账面不体现出不良率来。”

在7月7号的银行业论坛上,平安银行行长邵平说,近几年银行的利润增速断崖式下跌,从2011年的36.34%,锐减到2015年的2.43%,变化惊心动魄。

邵平透露,原来风险较小的国企债务,和地方政府担保的信用债也开始爆发风险,而新增资产又缺乏“安全区”,银行腹背受敌。

邵平分析,在之前十年中,借助于经济飞速发展、牌照垄断和利率管制的红利,银行很容易一飞冲天。这一片浮华也让银行患上了“懒惰病”和“盲目自大症”。所以他说,银行现在遇到的困境是在还历史的帐。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以前百分之6点几的基准利率,躺着都把钱赚了,现在1.5%,它也没有多少空间可以赚的了。但是不这样现在中国的经济运行成本已经相当高了,它这个体制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恶果,比如国家运行成本高,国家工业运行成本高,政府党政运行成本高,货币发行运行成本高,这几大成本怎么样让这个国家继续往前走?”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表示,如果不能降低运行成本,中国将会发生通货膨胀、经济危机、货币困境等经济紊乱现象。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舒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