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空军上将被抓 709律师被迫害周年 高智晟灵魂与神对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认为江泽民的行为正是魔鬼在人间的表现。佛教故事当中,释迦牟尼佛最后传法时,魔王跟他说,“在末法末劫的时候,魔王的徒子徒孙们都会进庙,毁你的法。”释迦牟尼佛只能落泪淡然而去。他能做的就是告诉他的大弟子——大迦叶留下来不要圆寂,在印度的鸡足山带着另外三个人等未来佛-弥勒传法时再出世,帮助弥勒传法。也就是说,释迦牟尼佛传的法在末法末劫,魔王子弟到庙里的时候,已经无法度人了。法还是那个法,但是人不行了。需要弥勒出世传法度人。我曾说过,弥勒出世的时候,你认识吗?

BBC报导“中国军方的新闻网站宣布空军原政委田修思‘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这是中共18大以来落马的军方第3位上将级高官。”

田修思据说花了5千万升了官。军队是习近平唯一的靠山,拿下江泽民和曾庆红的时候最不能乱的是军队,有军队就有地方的巩固。拿下江泽民的时候同样会以党的名义,有党的名义就没有法制。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必须“净化”中共上层,来应对命中最重要的一刻。

习近平在保命过程中几乎要杀光江泽民在过去20年里的人员体系,即使没被拿下来的,也会怕他。彼此之间并不信任,他坚持党的领导,透显出中共的邪恶,从另一方面讲就是在逼着老百姓对共产党说不。所以,不用抱怨他,你抱怨他就是想在共产党下想求得什么改革,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变天了,人已经失控了。民间的暴动和对人权人士的破坏让人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

去年的7月9日大陆几百名律师前前后后被抓,而今年此事件1周年之前,因此案被抓的律师助理赵威网名考拉说是被假释了,但人根本就没有出来,她的微博账号登出消息然后被删,大家都在质疑,她被假释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认为该地区警察,一个国家的执法部门行为比流氓还流氓,故意在709这个日子放出考拉被假释的说法,一个执法者以权力的方式侮辱、强奸所有国民,以国家的概念,以法律的概念。考拉假释真假我认为根本就不重要了,这件事情反映出来中共警察的邪恶、卑鄙、下流和非正常人的思考做人方式。网路信息办的人,为什么不要求抓下这些释放假消息的警察呢?结果把赵威的律师任全牛抓了。

709也成为了媒体非常关注的事件,德国之声的报导《709事件周年律师团体、家属再度呼吁》中说:“在中国当局大规模抓捕、打压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709事件一周年之际,国际人权组织、律师团体、德国政府代表以及被关押者家属纷纷发声,呼吁释放仍在押人士。”

美国之音的报导《709大抓捕一周年家属联合发声明》中列出图表,涉及此案的一共319人,24人被逮捕,39人被限制出境。

美国律师协会授予王宇律师人权奖,这是该协会的第一个人权奖。王宇律师是首批被抓捕的律师之一,她在被抓前的7月初被警察从法庭上打了出来,当时她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高智晟律师在讲述自己和王全璋律师关系的时候明确讲,他们之间的交往平台就是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

自由亚洲电台还报导国际法律界人士致信习近平,敦促释放709案被抓的律师。

而在维权律师当中高智晟律师是第一批站出来的,自由亚洲电台围绕高律师的书《2017年起来中国》做了专访。《2017年,起来中国》序言作者分别在香港、台湾受访。“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谈他为新书写的序言与高智晟律师的这本书。


“里面使我最感到难过的就是看到他受酷刑时他深刻的一些形容。比如,他听到一个人在惨叫,他清醒的知道这个惨叫的人就是自己,他的心灵跟他的肉体好像是分开的,其实这是极度的痛苦。”

我认为那时候,高律师的灵魂和肉体有着脱节的可能,可能会减少他的痛苦。有的朋友不一定相信。高律师的太太耿和跟我说,一些人认为高律师描绘这些东西,脑袋有问题。

我曾经跟大家分享过,人都做梦,但都控制不了自己做什么梦。科学上说那是大脑皮层发生了变化,那麽大脑皮层是不是自己的肉?为什么不听你的话?自己的身体一部分都不听自己的话,你怎么解释?而且自己的梦境都很难与人分享。那麽有谁能够与他人分享自己感受到的灵魂的真实呢?因为这是个体的感受。那麽其他人凭什么否认别人的这份感受呢?我认为人被现代化教育的过程就是变得愚蠢和把自己灵魂关进监牢的过程。弱化了自己的灵魂,强化了自己的思想和肉体所在氛围中形成的观念。


“何俊仁:非常佩服高律师的意志从来没有屈服,我觉得跟他的信仰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生活在灵魂中的人,当他的肉体遭受虐待的时候,他明白自己的生命真实含义,恶的势力对他迫害的时候,在人中表现的就是意志坚强,暴力无法使他屈服。


“何俊仁:高智晟为中国最不幸、最受压迫的人发声,家人受牵连,但理解他的选择”,

最不幸,最受压迫的人,他指的就是法轮功团体,而恰恰法轮功团体是真正的信仰者。

另外一个写序的人是杨宪宏先生,是出版者之一“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的主席,也是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节目的主持人。


“杨宪宏:我在中央广播电台的节目曾经访问过高智晟55次,有他这样的人中国有希望,为什么会这么密集访问他?就是他跟其他受访者不一样,他不但有事实根据,而且他从共产党跟他对阵的过程,看到共产党的脆弱性,他也知道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他非常清楚,如果他不去改变共产党的某一些实在是太无法无天的行为,那不是亡党,而是整个国家都亡了。

现在没有人信共产党,每一个人都在利用共产党,共产党把国家的名义窃取,它从来都不是名正言顺的国家,这也是我认为习近平对九二共识反应强烈的原因,因为他不能允许台湾丢掉中华民囯的国号,那是大陆未来的归处。共产党没了,有国号,政治实体在,然后如何接洽,洗净共产党文化对大陆每一个朋友的侵扰。


杨宪宏说:“觉得,高智晟在当时我所见到的中国知识分子里,第一他的法学训练非常完整;第二他的悲悯心很深刻,第三就是他的责任感跟他的判断力非常准确,言简意赅,一标中的,高智晟是从来不绕弯子的。我差不多访问到他30次以后,就感觉到我们要加紧访问他,因为我判断他一定会被抓。偶尔有跟高智晟稍微谈到,他难道不怕被抓?我有感觉到,他不怕,而且他似乎把共产党抓他当成是他人生历程一个必然要经过的。其实中国已经很破败,唯一美丽的风景是人,就是指高智晟这样的人”

高智晟把被抓看作自己的命运,听任命运的安排,塑造自己生命的真实。听任命运的安排是在人灵魂的层面而不是人层面的斗争。

我相信很多只局限在政治包括维权的人,在共产党无神论的洗脑之下形成了自己的观念和理念,即使也是反共的人就很难理解高律师的说法。因为这些人只生活在人的层面和观念中。否定信仰,坚定无神论就是变相的否认了自己的灵魂。


杨宪宏:“所以,我不免在这次记者会的时候提醒台湾的民众,提醒台湾的国会、台湾的政府说‘请仔细读高智晟这本书,你会对每天面对的共产党有比较深刻的认识’。”

高律师的书印刷两次,在很短的时间内都卖光了,现在是在印刷第三版,还有电子书。围绕着709人权律师,我们看到了一种命运的概念,灵魂的概念。历史的过程就是现实的过程,这个过程对大陆人认识自己的灵魂非常关键。固守自我的人,固守自我观念和学识的人,即使被教育了30年也只是把自己关进牢笼的过程,最后什么都没有。

昨天我看了高智晟写的《2017年,起来中国》这本书,我特别看了看为什么高律师强调2017。高律师从2006年到2009年看到了一些非常特别的现象,都是在他早上临起床前以梦的方式出现的画面,他曾经也怀疑过这些画面,不认为那是真的。

他曾是中国十大律师之一,以理性思维为职业的律师和这些超自然现象挂钩,他自己虽然有自己的信仰也很难想像。但随之他自己亲身接触到了很多独特的现象也让他越来越相信。当他被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的时候,他被囚禁在地下囚室,室内的泡沫塑料上出现了几个字,先出现了“96”这个数字,他不明白,后来在这个数字旁边出现了“中共”两个字,好像有什么东西刻在了泡沫塑料上,关押他的警察都看得到,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时候,96和中共之间出现了一个“岁”字,他才明白了。共产党只能活96岁,就是2017年。当他依然无法确定的时候,有一天他听到有人跟他说四个字,4968,后来他明白了,1949年,中共建政68年,也就是明年。以后又出现了一些异像来佐证2017年中共必然终结。他还说,退党退团退队有些人是无效的,如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等这些人,他们就是魔鬼。这就是为什么,高律师说2017年共产党必亡,新的中国出现。

我认为高律师是可以跟灵魂对话的人,灵魂是不死的,超越时间。就像我曾提到过的丰子恺先生提到的人有三层楼,肉体的、思想的和灵魂的。丰子恺先生的老师是弘一法师李叔同,丰子恺先生后来也是吃素守戒,凡是在历史上能够留下一笔的人一定跟中国传统的修行有关系。恰恰今天的很多人已经不懂得那是什么了。

高智晟律师书中有关灵魂和神对话的描述中最开始谈到了,有一次他参加了,中共高层级别的一个聚会,在聚会中有一个人问他:“江泽民在中共高层中是最信佛的一个,凡是出门,都要拜拜佛堂,抽签问问行不行。”

高律师把这个行为称为“机械化信神”,意思就是假的,是为私的。不是灵魂与神的对话,而是人的贪欲对神有所求。

我认为江泽民的行为正是魔鬼在人间的表现。佛教故事当中,释迦牟尼佛最后传法时,魔王跟他说,“在末法末劫的时候,魔王的徒子徒孙们都会进庙,毁你的法。”释迦牟尼佛只能落泪淡然而去。他能做的就是告诉他的大弟子——大迦叶留下来不要圆寂,在印度的鸡足山带着另外三个人等未来佛——弥勒传法时再出世,帮助弥勒传法。也就是说,释迦牟尼佛传的法在末法末劫,魔王子弟到庙里的时候,已经无法度人了。法还是那个法,但是人不行了。需要弥勒出世传法度人。我曾说过,弥勒出世的时候,你认识吗?

江泽民的作为正好应对了魔王的说法,那麽弥勒也一定正在人间传法,大迦叶可能就是弥勒弟子中的一个。我说过,宗教就是宗教,是人把信仰人化了的形式。而信仰不会被时间扼杀,修炼和修行的人心霛的深处都有感悟,绝对不是被教育的过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