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任全牛律师早日回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编者按)8月7日18:47,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案情通报》称:根据当事人赵威(网名“考拉”)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于5月27日在新浪微博发布编造、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相关信息被大量转发报道,涉嫌犯罪,已于7月8日被郑州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事实上,任全牛律师于5月27日在新浪微博发布的主要内容为“作为赵威家人委托的辩护律师,在会见权利被天津警方非法剥夺的情况下,听闻当事人赵威在看守所内疑遭人身侮辱,前往天津市检察院要求检察院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对此予以调查澄清。”

郑州警方刑拘任全牛律师,被各界认为是公权力对律师行使正当执业权赤裸裸的打击报复。

宝清县大法弟子:盼任全牛律师早日回家

2016年7月8日晚上看到任全牛律师被郑州警方刑事拘留的消息后心情倍感沉重。

第一次和任全牛律师接触是在2015年的冬天———是在黑龙江省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周法夫妇被非法关押的案件上认识的。初见任律觉的他成熟稳重的外表和他的年龄有几分不符,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根本无法分辨他到底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交谈时略带微笑,性格随和,做事独立有章程,有独断的思想。

记得2016年2月25日那天,东北的天气很冷,任全牛律师总是穿的很单薄带件棉服来东北。到宝清县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周法,门卫告诉任律说:以后律师会见必须经公安局办案人领着才能让见。任全牛律师找到看守所驻检,驻检的工作人员说:我说了不算,你得找我们领导,我知道你符合会见的条件,看守所不让见我们也没办法!

任律去找看守所张所长,张所长对任律说:公安局的领导说要见律师,见了你就可以让你会见!

任律于是给公安局的那位领导冯健拨打了数次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任律和家属无奈下就去宝清县检察院控告这种违法行为。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推诿说领导不在,并说检察院也管不了!让去公安局的内部监督部门反映!任律从检察院控申科出来又去找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的王主任,王主任说人家局里领导有话,不让律师会见,我们也没办法,看守所所长也不敢不听领导的啊,不然还干不干了!

任律和家属在无奈之下只好再一次去公安局找冯健和办案人交涉。公安局工作人员说都不在,都开会去了,还不许律师和家属上楼去找。任律于是用本地座机拨通了公安局冯健的手机,冯健终于接电话了,一听是任全牛律师,便说他正在市里开会,便草草挂了电话!

2016年2月25日下午,任律和家属再次来到公安局,他们还是互相推诿谁也不露面。任律和家属于是去宝清县纪检委控告,纪检委的工作人员说这事不归他们管!叫律师和家属去政法委!

次日,2016年2月26日,任全牛律师和周法的家属在万般无奈之下便坐早车去了上级——双鸭山市公安局信访办、法制科、检察院等部门控告宝清县公安局、看守所禁止律师合法会见当事人的违法行为。

市检察院的控申负责人让任律回当地公安局或政法委去反映,并不解的私劝任律:你干嘛非要要求会见呢?你应该多了解一下他(当事人周法)涉嫌的犯罪事实!

任全牛律师总是不厌其烦的给接触的人讲法律层面的真相,告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法轮功不是×教,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违法......

任全牛律师说:现在公安国保的人都是小年轻的,一没信仰,二没道德底线,三有利益驱使,被洗脑后还以为自己是在执法,所以就什么都敢干,特别是面对修炼“真善忍”这些善良的人。不经过律师几个来回的普法过程,他们都是很难知道是他们自己本身在犯法。”

2016年5月9日下午三点半,任全牛律师在宝清县看守所会见完法轮功学员周法出来时被当地国保跟踪,与任律同坐一辆车的两个同修下车后被追赶,宝清县的国保意顺藤摸瓜迫害大法弟子,任全牛律师看见国保的人跑步去追下车的法轮功学员,愤然下车到国保的车里质问开车的人,让开车的人带他去找被他们追赶的那两个学员。国保的那个司机当时楞住了。也许在他们心中法轮功就是应该被抓起来的,怎么还会有人公然这样为法轮功说话,而且还是任全牛这样的律师。

2016年5月25日,在黑龙江省宝清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周法进行了非法庭审,任全牛作为周法的辩护律师出庭辩护。法院要求参加旁听的家属带身份证并且人人得骂一句“法轮功是×教”才能进去。任全牛律师质问:这是谁让说的?法警说:我让说的!任律说:只要拿身份证无需任何条件就应该让进去旁听!你们这是设置障碍!当时审判长李艳丽在场,遗憾的是他们非但不纠正、不制止错误,反而刁难恐吓律师。

庭审时任全牛律师要求给周法打开脚镣!任律说不能给被告人周法带刑具庭审,就连薄熙来开庭时都没带刑具,应该给周法打开脚镣!审判长李艳丽竟然说被告人周法有人身危险性!任全牛律师说:被告人不是暴利犯罪哪来的人身危险?李艳丽说:你有意见可以开完庭去院里找领导反映!

庭审时审判长李艳丽恐吓任律:不能就法轮功的性质发表意见,否则要写材料去反映!任律没有理会李艳丽的话,仍然正义的坚持论述了:国家没有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教,所以不论从事实证据还是法律规定上来说,周法都不构成犯罪,属于无罪!

任全牛律师在面对一次次的刁难、诬陷、盘查和跟踪,仍然敢于顶着压力坚持为正义发声,谁又能体会到他这正义的选择!伟大的担当的背后所承受的巨大的压力呢!他一次次的无畏自身安危,为匡扶人间正义,捍卫人性尊严,为法轮功学员合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却遭到公安的蓄意报复和陷害而身陷囹圄。

任全牛是不是炼法轮功的?

公安局的人曾多次好奇的询问周法的家属:任全牛是不是炼法轮功的?

如此问话是不是足以能说明炼法轮功的人在他们迫害者的心里是勇敢者、无畏个人安危敢讲真话的人呢!

在迫害者的眼里也许很难理解,作为任全牛这样的律师完全可以去选择接一些经济案件多赚钱,为什么偏偏顶着压力、冒着被吊销律师证或失去工作、甚至被构陷判刑还要选择为法轮功维权呢?在中国现在竟然出现了越来越多敢于为法轮功维权的正义律师!敢问当局:是不是因此在心底深处对这些律师们升起了无比敬仰之心了呢!

不知任律您现在的是否一切安好?我们和被迫害家属一直都很挂念您!我们每天会默默加持着您,直到您早日平安归来的那一天!

黑龙江省宝清县全体法轮功学员和被迫害家属写于7月10日。

齐市大法弟子肦望任律早日平安归来 加持任律

因任律被当局构陷,这两天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与加持任律!不觉之间内心升起一念、绝不允许邪恶败类破害与我们协同做战的朋友!

今天在微信上转发了两篇任律的文章,微信群友会看到、陆续也会转发的,希望更多的人关注、转发,明白真相,为其发声说句公道话。律师在顶着压力,和平的抗挣,前扑后继,坚韧不拔。在捍卫人权的正邪大战中,也是为了捍卫所有人的公权力。律师们连手声明,快速反击邪恶,让人由衷钦佩!

与其相反的另一面,感受到的是当今社会体制的黑暗,随意捏造罪名,任意诽谤构陷,执法赎法犯法。与其以法治国完全背道而驰,对大法弟子多年来残酷的迫害、对律师的迫害、对民运人士的迫害、及对其他人权的迫害,无不说明这个邪党整部机器都在恐惧、发抖、极怕真言,揭穿真相,每一次也是它垂死挣扎的表现而已。越来越多的不同群体在站出来发声,过街老鼠都在喊打。江邪恶政权用腐败制国打压异己的机制已经烂透了,无力回天,谁也无法再拯救这个邪灵政权了。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大潮,顺天意而行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希望!

借此机会代齐市同修感谢任律、及所有的律师为中国人权灾难所付出的一切巨大努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