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丈夫痴守瘫痪妻40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7月27日讯】今年是唐山大地震40周年忌,日历翻开到40年前的7月28日凌晨,一场人类史上最惨烈的地震灾难降临到唐山及周边地区的百姓头上,唐山市区瞬间变成一片废墟,68万间民房几乎全部震毁,242419人丧生。近日陆媒报导,一对夫妻新婚5天遭遇这次地震,妻子高位截瘫,而丈夫40年来一直不离不弃。

7月27日,大陆媒体报导说,40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将几乎整个唐山市区夷为平地。当时结婚仅仅5天的张胜兰,被石块砸致颈椎骨折,从此高位截瘫,失去了自理能力,但闫志国却精心照顾了她40年,不离不弃。

闫志国回忆说,地震发生时,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地光”。地面就像打霹雷一样,“咔啦”一响,冒着蓝光,照得人特亮,而且声音特别响,当时外面还有人喊,以为是苏修扔原子弹了。

闫志国说,他是当兵的,反应快一点,一听到声音突然就坐起来了,周围一片黑,只听到一阵“哗啦哗啦”,然后我就下意识地跑下床,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房子裂了、倒了。

当时张胜兰平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起床后,闫志国就去摸她,但她没有反应。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睁开眼睛,直喊脖子疼。闫志国说,过了一会儿,他所在的部队第一时间到了这儿,开始了救援,但当时连水和电都没有,更没有药,只能用一辆卡车“咣咣”地把胜兰送到师部,没想到,师部也是个灾区。

这时候天下起了大雨,张胜兰又发起了高烧,直到3天之后,张胜兰才转到北京的空军医院,拍了片子后,医生发现她颈椎粉碎性骨折,颈椎错位了。但她当时肩膀以下几乎是毫无知觉的。

医生说,她的中枢神经受损,是很难恢复的,其实就是高位截瘫了,而且只能活三个月。闫志国说,听完之后他挺害怕的,张胜兰这么年轻,婚姻生活才刚刚开始,这实在是很沉重的打击,真是太残酷了。

闫志国说,当时实在不死心,也四处投医问药,1977年转院去了天津464医院,医生说还有希望恢复。于是,闫志国突然就有了希望。

闫志国说,虽然至今她还是没能站起来,但唐山大地震中高位截瘫的病人,她肯定是活得最久的一个了。

闫志国表示,地震是天灾,不是两人感情不和,毕竟她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40年来,照顾她,已是生活中很平常、很习惯的事。

唐山大地震伤亡惨重

唐山大地震发生于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42分56秒,一个黑色的可怕瞬间,在唐山市的地壳下12公里处,长期集聚在这里的巨大能量聚然爆发,相当于400枚广岛原子弹在城市底下猛烈爆炸,一场人类史上最惨烈的地震灾难降临到唐山及周边地区的百姓头上。

由于地震发生在深夜,市区八成人口来不及反应,被埋在瓦砾堆下。强震过后,河北滦县和天津汉沽又分别发生规模六点二和七点一的强烈余震,加重唐山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并使得很多掩埋在废墟中等待救援的人被继续倒塌的建筑物夺去生命。

根据纪录,这次地震造成242419人丧生,4204人成为孤儿,城市功能全面瘫痪,68万间民用建筑几乎全部震毁,280多公里柏油路被严重破坏,71座大、中型桥梁、160座小型桥梁、1千余个道路涵洞塌陷垮裂。

北京市和天津市也受到地震严重波及,地震破坏范围超过3万平方公里,有感范围广达14个省、市、自治区,相当于中国面积的三分之一。公路交通基本断绝;东西铁路干线被切断,京沈铁路瘫痪。地震震区包括京山铁路南北两侧47平方公里,区内所有建筑物几乎荡然无存。

强震过后,唐山市供水、供电、通讯、交通等全部破坏,所有工矿停产,医院和医疗设施破坏殆尽;市区供水管网和水厂建筑物、构造物、水源井破坏严重。开滦煤矿的地面建物倒塌,井下生产中断,近万名工人被困在井下,唐山钢铁公司也被迫停产。

对于这段惨剧,中国许多人至今记忆犹新。每逢地震周年来临,唐山市每条十字路口旁,都会有人上街点燃纸钱,纪念离去的亲人。

大陆民间和海外媒体也曾揭露,唐山大地震不是天灾,完全是一场人祸。

唐山大地震是人祸

媒体曾披露,在震前,唐山市开滦马家河矿地震台、北京市地震队、唐山市地震办公室等三家地震监测网,都已准确的监测到了这次大地震。

这三家单位都及时的向国家地震局紧急汇报,可是他们的意见始终得不到中共高层的重视。马希融、耿庆国、汪成民、杨友宸等四位地震监测骨干冒死进谏,可是他们的意见也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了。

更令人不解的是,在大地震即将爆发的当口,唐山市地震监测骨干杨友宸被中共突然调去干校劳动改造。唐山至关重要的地震监测岗位只剩下两个业务不熟的人值班。

大陆作家张庆洲今年曾出版的长篇调查报告《唐山警世录》,揭开了唐山大地震背后鲜为人知的一幕又一幕……1996年,张庆洲描写唐山地震的长篇小说《震城》出版后不久,他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唐山地震预报网路在震前获得大量信息,并多次预警,但没有被认可。并告知他去找唐山市地震办公室的杨友宸,可以给张庆洲提供了进一步调查的线索。

1976年5月,杨友宸在中国地震局华北水化学地震会商会议依据数据图表提出,唐山在近两三个月内有可能发生强烈的地震。杨后来找到市委书记,书记指示一个副市长立即召开地震工作紧急会议,最后该副市长拍板说,紧急动员群众采取防震措施为时尚早,继续观察。

这次不准记录不准传达的会议结束后,杨突然被组织上安排去干校“改造世界观”。临走前杨偷偷告诉家人一些应对地震的知识,他的妻儿后来被压在砖石堆里,牢记他的叮嘱保留了体力,被成功刨出。

杨后来回忆说,他不能告诉其他人,否则他将成为散布谣言破坏生产而被镇压的坏分子。“我们本来抓住了唐山地震的,24万人都是被冤死的。”杨友宸面对张庆洲的采访时痛哭失声。根据张庆洲的调查,中共国家地震局对唐山大地震并不是毫无警觉。唐山大地震前16天,一场防震交流会在唐山召开,国家地震局专家汪成民已经向与会者呼吁说,要注意唐山、滦县一带发生地震的可能性。

汪成民回到北京之后,还在国家地震局张贴大字报,呼吁注意京津地区地震动向。

张庆洲说,唐山大地震前四天,北京市地震队认定,当年7月底、8月初,京、津、唐地区将发生大地震。大地震前1天,汪成民还向国家地震局汇报了即将发生大地震的紧迫性。

汪成民说,以他为代表的国家地震局一批年轻人坚持认为唐山、滦县一带会有大震,但他们的意见始终得不到重视。

在这种背景下,汪成民利用座谈时间,通报了1976“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震情。青龙县长冉广岐于7月25日,向县三级干部800人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

这次行为使距唐山仅115公里的河北省青龙县躲过了这场塌天大祸。当时,青龙县在这次大地震中无一人伤亡。而当年创造了无一人死亡奇迹的青龙县县长冉广岐,非但没有得到表彰和提升,反而被禁口29年。张庆洲说,冉广岐也是在他三顾茅庐才开口的。

冉广岐说:“地委有话,不让说。唐山砸了个烂酸梨,青龙却无一人死亡,国家地震局交待不过去,这个事就压下了。”

对于有专家的地震预警,为什么没往上呈报?张庆洲说,当时中共政局紊乱,周恩来一月刚逝世,邓小平被打倒,毛泽东仍在位,而京津唐又属于中共政治中心,慑于政治风险,中共国家地震局没人敢向中央汇报震情预报。

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