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汉武帝展雄才 董仲舒对天人三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年轻的武帝即位时,天下太平,经济富裕,而这得益于其祖父辈们的“文景之治”。《史记》载,当时官仓里是新粮压旧粮,钱库里的钱数不胜数,多的串钱的绳子都断了。街巷中,许多百姓都有自己的马匹,田野中更是牛羊成群。老百姓是丰衣足食。然而,武帝并不想做个太平皇帝,年轻的他内心有着灭匈奴、抚四方、一统天下、施仁德于百姓、光大祖宗基业的远大理想。他即位后采用新纪元,即以建元为年号,就是在昭示自己宏业的开端。这一纪元方式为后世皇帝所仿效。

汉武帝策问 董仲舒对答

汉武帝深知,要想实现自己的雄才大略,一定要有人才做基础,要广用贤才来推动自己的新政。因此即位后,他马上下诏命令全国官吏向中央推荐肯于进谏的贤良方正的人才。此次选拔不设门槛,只求真才实学之人,而其采用的选拔官员的制度正是汉初至隋朝的“察举制”,即通过考察推举选拔官吏。

汉武帝的诏令下达后,各地贤士纷纷上疏自荐。此次海选,汉武帝选用了100人,其中有两个重要人才,一个是提出影响后世两千多年“尊儒”思想的董仲舒,一个是“奇才”东方朔。

才华横溢的董仲舒,是公羊派《春秋》的大师,自30岁时就四处讲学,声名极盛,他也是这次推荐考试中的第一名,因此进入了“皇帝提问环节”(即“对策”环节)。汉武帝对董仲舒进行了三次策问,董仲舒以三篇策文应答。因为汉武帝这三次策文都与天、人关系有关,因此董仲舒的三篇策文被称为《天人三策》。天,指的是“天道”。

汉武帝的三次策问分别是:巩固政治的根本道理、治国政术和天人感应。董仲舒从五个方面回答了汉武帝。

一是新王改制。董仲舒认为,当一个王朝出现更迭,新皇帝就是“新王”,就应该改变王朝的制度和仪式,且首先从更改历法、崇尚的颜色开始。原因在于“君权神授”,王朝的更迭取代乃是天意,非人力可以改变,皇帝的权力也来自上天,是命中注定要来拯救苍生的。是以,新王朝改变制度、仪式,是顺天意,开启新时代的象征。

二是“大一统”,即统一天下。这与汉武帝渴望平定匈奴、实现天下的“大一统”的理想不谋而合。

三是“兴太学,举贤良”。太学是国家的最高学府,“兴太学”就是培养社稷人才。“举贤良”则是广纳天下贤才。董仲舒建议汉武帝每两年便向天下征召人才,并将察举制规范化、制度化。此建议对于求贤若渴的汉武帝来说,亦是一拍即合。

四是“尊儒”,即“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董仲舒认为,天下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只要读“六经”就可以了,没必要读其它的书。因为思想是最难统一的,诸子百家各有各的思想,非常难以达到统一。没有统一,国家的法纪制度就无法统一,天下人也就不知遵从什么。所以,如果国家选择儒学作为正统来教育百姓,禁绝其它的思想,这样天下人的思想就可以统一了,法纪制度也就统一了,人们也就知道该遵从什么。

五是“更化”,即改革。董仲舒认为改革对于一个王朝来说非常重要,汉朝自建立以来,虽然希望发展壮大但却没能如愿的重要原因就是缺乏改革。

董仲舒的《天人三策》让汉武帝相见恨晚,与其不谋而合,更让他跃跃欲试。其中的“尊儒”思想,对于不满足于汉朝一直实行“无为而治”的汉武帝来说,更是他一直想推动革新的突破口。

窦婴封相 重用儒生

在听了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后,汉武帝任命其为江都相,并开始着手新的人事安排。西汉时期位列三公之首的丞相的权力很大,因此任命丞相事关重大。汉武帝首先废去了遵循黄老政治主张的丞相也是自己老师的卫绾,其后任命祖母窦太后的侄子窦婴为相,舅舅田蚡做太尉,掌握军权。窦婴为人正直,而且这两人都喜好儒学,一方面符合汉武帝尊崇儒术的政治方针,一方面汉武帝可以借助二人巩固皇权。

两人上台后又推荐了儒学学者王臧、赵绾分别担任御史大夫和郎中令。推崇黄老思想的窦太后没有想到年轻的皇帝竟组建了一个儒学内阁。

建元新政遭波折

为了推行尊崇儒学、维护皇帝权威的新政,汉武帝以隆重的礼节去请天下最有名望的儒学大师申生,询问天下大事,他是王臧、赵绾的老师。为了避免颠簸,汉武帝让人在车轮上裹上蒲草,这就是历史上“蒲轮安车”典故的由来。

汉武帝将请来的申生留在朝廷做顾问,并在尊崇儒学的官员们的建议下,采取了如下措施:建立上古的名堂,以儒家的标准规定婚丧嫁娶、诸侯朝觐制度;下令居住在京城的列侯们回到封地,拆除诸侯国间的关卡;纠察窦氏外戚及权贵们的违法行为;为反击匈奴做准备。

武帝的举措触动了窦氏外戚及权贵们的利益,他们纷纷跑到窦太后那里告状,称武帝破坏祖宗制度,扰乱朝纲。喜好黄老学说的窦太后此时也不满意于汉武帝的措施。

太皇太后窦氏是武帝的爷爷汉文帝的皇后。从她做皇后到武帝即位,已有近四十年,她的家族在朝廷的势力很大。而且窦太后和武帝的治国思想也有很大的区别。窦太后同汉文帝一样,提倡“无为而治”,这是汉初“与民休息”政策的基本治国思想,它使国家的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也促成了“文景之治”盛世景象的出现。但到了武帝时期,分封的诸侯王们与中央政府的对抗日益增多,因此需要加强中央的权力来压制地方势力。这是武帝和窦太后的思想分歧所在。

最初,对于孙子的所为,窦太后没有表态,但在王臧向汉武帝提出窦太后不应再干涉朝政后,耳目众多的窦太后听闻后相当震怒。一方面,她命武帝革除王臧、赵绾等人的官职;另一方面,她还要求汉武帝废除了刚刚实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罢免其任命的丞相窦婴和太尉田蚡,并任命窦太后宠信之人接替这些重要职位。

武帝也不便违忤祖母,所有朝廷政事,都随时向她请示,至她去世前,没再重用儒生,新政暂时遭遇波折。@#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