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春秋拒绝无声退场 胡德华:兔子急了也咬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8月01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炎黄春秋》杂志社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强行接管的风波还在发酵之中。日前,中共文艺界二位元老发表公开声明,支持杜导正等拒绝杂志被接管的抗争。同时警告中艺研究院,不得将他们二人的名字继续列入在网站发布的所谓“编委名单”之中。也有外媒发表文章称,《炎黄春秋》杂志社原班子心意已决,拒绝悄无声息地退场。

7月30日,中国知名老一辈作家邵燕祥和袁鹰在网路上发表了一封《给文化部艺研院的公开信》,宣布支持杜导正等原班子的抗争行动,并警告中艺研究院停止对他们二人的侵权行为。

邵燕祥和袁鹰二人的公开信表示,支持老社长杜导正7月17日签署的炎黄春秋杂志“停刊声明”,并表明,他们二人的编委名义也就此相应终止。但现今发现,已被中艺研究院强行接管的挂牌“炎黄春秋”网站上,竟继续挂出原《炎黄春秋》顾问和编委名单。

对此,邵、袁二人郑重要求中艺研究院从即日起,把邵燕祥和袁鹰的名字从上述编委名单中撤除。否则,将对今后发生的侵权行为“依法问责”。

资料显示,邵燕祥,现年83岁,是中国著名诗人、散文家、评论家,曾任中央广播电台编辑、记者,《诗刊》编辑部主任、副主编,并曾任中国作协第三、第四届理事,第四届主席团委员。

袁鹰,原名田钟洛,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儿童文学家、散文家。历任《世界晨报》、《联合晚报》副刊编辑,《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散文世界》主编。

据公开的资讯,《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今年7月中旬接到中艺研究院接管杂志社的通知后,于7月17日发布了由社长杜导正签名的停刊声明,声言该杂志社同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对中艺研究院强行接管该社的违约行为提起诉讼,誓言将维权到底。

尽管,7月26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明确拒绝为《炎黄春秋》杂志社的违约诉讼立案,但该社原班人马仍然在继续上诉,维权还在继续进行之中。

针对上述情况,《纽约时报》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称,《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社长和编辑们抵制人事变动而引发的动荡表明,他们已经选择进行公开的对抗,“诉讼、办公室里的对峙,以及来自学者、作家和一些高级退休官员的支持,都是他们的砝码。”

文章引述《炎黄春秋》杂志执行主编吴伟的观点称,要是《炎黄春秋》停刊的话,中共党内的改革力量就没有了一个声音。他表示,目前还不能断定这本杂志会否复刊,或者彻底停刊。

文章披露,《炎黄春秋》每月的发行量约为19万册,不少想要推动自由化改革的中共党内退休高官长期把这本杂志当成发声的平台。文章称,“它的许多支持者都是影响力在上世纪80年代达到巅峰的改革派。许多支持者也曾在毛泽东治下任职并遭受苦难,他们相信,中国要前行,就必须直面过去”。

文章表示,从过往的前车之鉴来看,《炎黄春秋》自主权的捍卫者们“几乎没有获胜的希望”,“但这一次,编辑们似乎心意已决,不会悄无声息地退场。”

前不久,该社副社长胡德华与强行霸占杂志社办公室的人员爆发了一场激烈冲突后,当着中艺研究院的保安人员的面,告诉《炎黄春秋》办公室门外的几个记者说,兔子急了也咬人。

据美国之音报导,1991年由杜导正等人一手创办的《炎黄春秋》杂志发表的主要内容,大都是根据中共党史、军史、国史上重要历史事件当事人的回忆,报导一些历史真相,并对中共历史上的错误如大饥荒、文革等进行反思,同时对中国的发展方向提出看法,力求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正因为发表的内容经常触及中共的“敏感问题”,该杂志长期遭受中共宣传管理机构的各种刁难与打压。经过长期博弈,杂志社与中共官方达成“八不碰”协议,才得以在夹缝中生存。

所谓“八不碰”包括:不能提军队国家化、三权分立、六四、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多党制、法轮功、民族宗教问题、和宪政理念。即便如此,这本杂志社还是在这次的强行接管事件中被迫宣布停刊。

目前,接管方(中艺研究院)采取了鸠占鹊巢的手段,宣称将继续出版刊发所谓的“炎黄春秋”。但这个做法正遭遇前编委人员的激烈反对与抗争。

责任编辑:唐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