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毛腊肉将被迁走 王宇律师“认罪”香港麻烦将四起 人如何战胜魔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要战胜魔鬼,一个人就要能够抛弃被填鸭式灌输的无神论和进化论,真正的摈弃掉,而不是站在自私和贪婪的基础上左右摇摆。很多进庙宇和教堂的人,都是以自私和占有的心态求神给予什么,把上天堂当成占便宜,同样也是在共产党的掌控之中。这是真正生命理解的问题。”

争鸣杂志报导《传王岐山提案迁走毛纪念堂政治局高票通过》中说:“香港《争鸣》杂志2016年8月号披露,2016年6月下旬,中共政治局通过了有关决议案,毛泽东纪念堂搬迁至湖南韶山事宜将被列入新一届中共政治局议事日程。习近平说,现在此事已经有了共识,如果本届余下时间不能顺利解决,下届任期内也一定要解决。”

提案恰恰在6月底通过,从5月到7月出了很多事情,习近平集中想要挖掉山头。

中国人讲究风水。谁家四合院的大院里面有一个坟头?死人放在了中间,西方人对死亡的概念和东方人不一样,西方人可以和死人住在一个社区,而中国人埋死人也是很有讲究的。毛泽东纪念堂是历史遗留问题,没人敢碰,“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就在新华门没人敢碰,这就是最邪门的地方。它明明白白就是邪恶的东西,只要毛泽东的纪念堂在北京城中间,中国就一定没好事。

当然有人说,把毛泽东挖走是为了树立习近平个人的威望,你可以这么说,但这些人也曾说,习近平在学习当年的毛泽东,在复辟文革。所以,我认为现在都没有出结果,一切还在过程中,看到了完全纷乱的场面。与此同时,善恶相报的理展现在每一个地区和每一个人的身上。

8月1日全世界舞蹈大赛本来要在香港举行,结果遭到了梁振英为首的香港政府和青关会及黑社会地痞流氓极端式的骚扰,被迫取消。租赁场地公开毁约。舞蹈大赛转到台湾进行了。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舞蹈大赛受骚扰取消新唐人电视台谴责港府》中说:“新唐人8月1日的记者会在旺角一酒店内举行,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保卫香港自由联盟发言人韩连山,及作家陈愉林等到场支持。香港新唐人舞蹈大赛项目经理吴雪儿直言今次舞蹈大赛二度遭到毁约无法举行,原因在于梁振英及其背后的中共江派势力,近两个星期以来透过青关会等共产党外围组织,采取文革式的方式,对场馆进行包围威吓和逼迫。”

在香港,一个正常的文化交流活动都无法举行,香港保安局和香港警务室为什么不作为?

“保卫香港自由联盟发言人韩连山:所以我们希望今天保卫香港自由联盟的朋友,所有香港,保卫香港自由人权的朋友都能够站出来谴责梁振英政府,因为香港人无论举办任何集会游行或比赛项目,警方需要保护他们,配合他们的举办和合法场地的申请。而今天居然用这些方法去阻止这个舞蹈大赛的进行是不能接受的。”

香港警察的责任就是保护纳税人的安全,和合法活动的正常举行。

“已购票准备观看比赛的作家陈榆林,当日到麦花臣购票时亲身见识到青关会的行径,他直言如同当年在大陆经历的文革一样。作家陈榆林:梁振英政府他实行大陆的一套,选择性的执法,党文化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权力大于法律”

对于梁振英而言,他只能死心塌地的服务党,香港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让他没有别的路了。

与此同时,强台风“妮妲”周二凌晨在香港附近登陆,带来的强风暴雨,造成十多人受伤,香港海陆空交通停摆。这次台风来的非常突然,之前没有任何预警。香港真正发生与信仰者对垒的时候,也是必遭天谴的。做了恶事遭到报应,之间没有很长时间的拖欠,这就是一份报应。

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也许有人会问,难道所有的作恶者都会遭到报应吗?在香港本地,如果香港人无法站出来,拒绝邪恶,报应之事就自然会发生。无论你今天求签问卜,还是去教堂、去庙宇和道观,当你的内心放不下贪婪和利益,那么就和共产党是异曲同工的,是对神的不尊重,那么做了什么都得还。手心有多大,手背有多大。如果作恶没有报应,那么苍天之下就没有天理而言了。天地人合一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认为我咒你,那你还相信神佛道,如果你不相信神佛鬼魔,就没有诅咒一说了,也就没有善恶相报的天理了。如果香港阻止大赛和台风没有关系,那么就不存在天地人合一了,那是中国人传统的文化。我认为一切东西都有根源,而天地却是人做一切事情的根源,失去这个根源,一切都如水上浮萍。

在709律师被抓捕事件中,很多律师都是站在人性的角度去为正义发声。这个周末王宇律师接受了香港两家媒体的采访,彻底“投降”了,让支持她的朋友出乎意外。她在采访中直接打击周律师,感谢党,感谢政府,和赵威的表现完全一样。

这种做法是非常文革式的,以批斗的方式,习近平的爹习仲勋被批斗的方式转到了媒体上。以夷制夷,第一个被抓的维权律师是王宇,那么就打击她,让她打击自己曾经的伙伴。就像当年的康生打击习仲勋在内的所有的人,让他们相互揭批。刘少奇是谁打到的?就是以文革和红卫兵为平台去杀他,其实是毛泽东要杀他,但毛泽东自己不说,让别人去下手,中共的官,包括薄熙来的爹薄一波,邓小平,哪个没有被打过?这些手段和维权律师遭受的完全一样。一些朋友认为这是最上面下的命令,但我认为如果这是上下一统的,那么反腐就不存在,王岐山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一些维权律师曾经表现出来非常维护人性,但现在我们看王宇律师和赵威的表现,让人不得不怀疑她们在拘押期间遭遇了什么,不信神的人是很难抵挡的,维权人士中很多人就是无神论,那么人性就失去了根,可以被共产党任意玩弄。

我们做一个对比,我不知多少人看了高志晟的《2017年起来中国》,高智晟是从无神论走向了有神论,2002年他还在为中央电视台服务,还是全国的十大律师之一,一直到2006年,在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过程中,他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信仰者,什么叫魔鬼。所以在维权律师当中,高智晟先生独树一帜。他在书中阐述2017年共产党就完了的时候,很多维权律师又在嘲笑他,说他脑子有毛病。当年高智晟律师写出三封公开信,把共产党描绘成魔鬼的时候,也同样是这些人嘲笑他。

今天这些维权律师走了十年前高律师走过的路,但是还是无法跟上高律师。共产党的邪恶在于让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如何面对,如何理解中国传统民族的精髓和文化。

中共谈到人性与党性之间的关系,对人性扼杀的时候,很多人懂得维护自己的人性,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当我们谈到共产党的邪恶就是活生生的生命,就像魔鬼一样的时候,很多人不认可。因为他们是无神论。

在被中共教育和洗脑的过程当中,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个完整的无神论的推广者;一个坚定的进化论的拥护者。其实已经被共产党玩弄于股掌之间了。别看很多人反对中共党性战胜人性的说法。但一个人的人性背后无更高的内涵生命之所在与认可的时候,就不能理解那一份生命的珍贵,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力的。人永远战胜不了魔鬼,因为不在一个生命层次,所以共产党做出的恶事也是人想不出来的。

要战胜魔鬼,一个人就要能够抛弃被填鸭式灌输的无神论和进化论,真正的摈弃掉,而不是站在自私和贪婪的基础上左右摇摆。很多进庙宇和教堂的人,都是以自私和占有的心态求神给予什么,把上天堂当成占便宜,同样也是在共产党的掌控之中。这是真正生命理解的问题。

我认为2016年就是一个命运大崩溃的年代,在命运当中透显出人的无奈。我一直强调要重新树立对神佛道的敬仰,否则就没有真正抛弃中共的客观结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