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孝女回国救父 为何功亏一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8月13日讯】【热点互动】(1500)孝女回国救父 为何功亏一篑

远隔重洋,阔别18年,美国公民王晓丹夫妇突破重围到北京迎父亲来美团聚。他们甩脱了跟踪围堵的特务,替父亲办好了赴美签证等一切手续,在广东出关的一刻,王治文的护照被中共海关人员剪掉,不得出境。王晓丹夫妇近日被迫返美,留下孤老的父亲重陷特务的包围之中。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五,高智晟律师的女儿做客《热点互动》讲述了她父亲的故事;今天在我们的节目中,您将听到另一位女儿讲述她和父亲之间的辛酸故事。相同的是两位父亲都被中共监禁在国内,不能和女儿团聚。

王治文、原中国铁道部工程师,也是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负责人之一,在江泽民1999年7月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是第一批被抓捕的人之一,被判刑16年。2014年他获释回家,但是受到了严密的监控。

日前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和先生从美国飞回国,他们是想帮父亲办理出国的手续,然而在临出海关的时候,王治文的护照被剪,晓丹与父亲团圆的希望化成无尽的失望。

今晚我们就请来了王晓丹和她的先生做客《热点互动》,和我们讲述一下他们这次回国救父的惊险旅程中到底发了什么?晓丹您好。

王晓丹:您好,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谢谢,晓丹我想先请你讲述一下,我们这几天在新闻中都看到了你和你父亲的情况,有很多观众朋友可能也了解到,你这次回国是想把父亲接回美国;再就是在过程中你们先去到北京和他见面,后来又费尽心力把他弄到广州去办签证。但是过程中是不是一直有很多的国安还有警察跟着你们,是不是一个很惊险的过程?可以跟我们讲一下这个情况吗?

王晓丹:可以。我们是7月底的时候就到北京了,到了北京以后见到我爸爸,他就说他有“包夹”,应该是一天24小时,他们是轮班,每一班都是2个人,然后24小时他们会换班。我第一次接他跟我们一块去机场的时候,亲眼看到“包夹”跟着我爸爸就跑出来。

主持人:就是紧跟着他。

王晓丹:对,紧跟着,那时候已经夜里快10点钟了。那以后我就非常有真实感,因为只是以前听说了,但他们行动非常敏捷,马上就要掏出手机要照我们的计程车的号码,这个时候我就壮著胆,就说你不可以照这个号码,就赶快上计程车走了。

到了第二天马上就飞广州,到了广州以后我就说应该不像北京那么严控了吧?一个因为北京是首都,另外一个广州我们飞过了,他们应该消息也没有那么灵通。但是事实上跟我们想像的完全不一样,我们在广州遭受的比在北京还有过之无不及。在广州几乎是被他们尾追堵打,就是没有打,堵截,最后心理上面压力非常大,我估计有50多个便衣警察或是国安的特务。

主持人:50多个?在同一时间50多个在各个地方?

王晓丹:不是同一个时间,就是几天时间,而且很多我们还没有注意到,还有车,最后在广州我们离境的前一天晚上,拿着签证的当天晚上大概8点半以后到11点之间,有大概20、30个警察在我们的楼底下,有10几个警察上来找我们,其中还包括一些居委会的人员,还有便衣警察,然后还有一些可能是做技术的,因为他们是抱着一些像电脑,或者是录音机似的东西。

然后刚开始的时候对我们态度非常的凶狠,尤其是不知道我先生是美国人,他没有出现的时候,都是指着我的脸在冲我吼一样,声音量非常大。在前几天的过程中就是他们会不停的用手机,同样类型的手机照我爸爸的相。

主持人:就是你们去办签证的过程路上,或者是在领事馆的附近?

王晓丹:对,他们照相不是照一张照片,他们就会每隔几秒钟就照一张,然后同一个特务在几分钟的情况下照几十张照片,我也不知道他们照照片要干什么?所以这个过程中我们被照几千张照片都不止。而且有的特务你去跟他讲他也不肯走,就贴着你,所以让你感觉精神压力特别大,无形中就觉得好像每一步都是被他们监视的。

而且他们还会藏在树后面,然后坐在车里,然后扮成情侣呀,还有出租车司机,甚至是爸爸妈妈带着13岁、14岁的小孩,他们过来看,看完以后再回去告诉。所以让我感觉他们南部的特务网铺得特别广,那个势力真的是蛮邪恶的。

主持人:听上去像是间谍电影中的情节,但是你刚才说他们有一天你们在广州的时候,他们20、30个警察来你们住的地方,是不是你们那一次他们是想做些什么?

王晓丹:我是觉得说,如果我们没有在门外把他们,用我们美国人的身份挡住的话,他们找到我爸爸,20、30个警察,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要把我爸爸带走了。但是因为我们的态度也比较强硬,就说如果你要真的敢动我们美国人的话,你可能要去跟外交部打交道了,因为我们会把它上升到你们对美国人人身的威胁。

主持人:但是你爸爸其实已经是释放了呀,在北京的时候,还是处于一个严密监控的状态是吗?

王晓丹:对,特别他在释放之前,已经在小区内放了4台红外线的摄影机。红外线在晚上它都会照人,而且照得比较清晰。而且我爸爸对我姐姐说在对面,在小区物业之内有他们国安安排的2个人随时在看摄像机;还有物业的一个人和西城区或月坛派出所也派一个人,所以这4个人是随时都在监察。他的两个电话也都是被监听的,应该上网也是不安全的。还有到敏感日期的时候就会有“包夹”。到7月的时候就非常严重,7月7日、8日的时候就是贴身“包夹”。他就觉得对他的生活真的是严重的干扰。

主持人:我想在这个过程中,你们这样的帮他办手续,然后到广州。实际上你们应该是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在这过程中我觉得你爸爸的护照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焦点。从新闻中我们了解到,他办护照以前是没有办下来的,但是后来突然又办下来了,结果到了出境的地方又被剪掉,似乎是非常离奇的、戏剧性的变化。你可不可以跟我们讲一下你爸爸护照的情况?

王晓丹:是这样子的,因为我们一直需要这个护照来办移民手续,它几乎就是一个基本的。最开始他刚出来2014年的时候,我就问我爸爸说,你去尝试申请一下护照,到了出境区办理处那边的时候,他们说你这种的根本连想都不要想。所以我爸说好吧,那我们再等等看。

到2016年1月的时候,我说,爸爸1年多就过去了,你再去试试看,他就去办理。因为他现在办理手续一定要到网上注册,然后才可以去面见,一办就成功了,没有人说任何问题。

主持人:网上一注册就成功了,又去面见也通过了。

王晓丹:成功了以后,我们也挺高兴,我爸还跟我说,新年新气象、心想事成,这样我们就着手去准备下一个移民的手续。在同年2016年2月到3月的时候,我爸爸说他们当地的西城区的分局,或者是“610办公室”的两个警官找他,就说你怎么把护照办出来的?他们也很诧异,不知道为什么护照就被办下来了。

主持人:就是说警察局的人来找你爸爸,然后说不知道怎么办下来的,但他们知道你爸爸已经有护照了?

王晓丹:对。办出来了以后他们就说,你得把它交上来,我爸爸说不行,我不能交上来,这是我要出国的手续和证件。他们又来了一次,还是跟我爸爸讲同样的事,也没有得逞,没有拿到护照。后来最后一次就说,我们会注销你的护照。

主持人:最后一次应该是几月份?

王晓丹:最后一次应该是3月份左右。在我们出境的时候,也就是8月6日的时候,出境的时候直接就拿到里头的办公室,再拿出来的时候就被剪掉了。就说这个护照是公安部或公安局内部注销的,但是没有注明原因。他们海关也觉得说是不是因为你们丢了护照被注销了,或者报失了?再有一个可能他们说,是不是你们注销的时候是别人的名字,或者是别人的号码,不小心打错了?

主持人:就是他们也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护照是注销的?

王晓丹:对。但是因为拿走的时候他们没有说要剪,拿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剪了。

主持人:你有问过他为什么要剪这个护照吗?

王晓丹:我没有特别的问,因为那个时候我的情绪已经非常的激动了,非常震惊还有这种事情发生,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相应的法律程序办的,竟然在最后一歩的时候,他们能够把护照给剪了!我们多年费尽心思的努力一下就毁于一旦了。

主持人:好,晓丹,谢谢你介绍情况。我们今天线上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联系的特约评论员,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天笑博士,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刚才晓丹讲了一下这个过程,特别就是他的护照,因为这是很关键的证件。您怎么看?像王治文他可以说是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中是重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那么他能办下护照,这个本身就是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可是后来又被注销,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离奇的过程?

李天笑:我想这肯定不是这些潜伏的公安,或者说海关擅自作主的。这反映什么呢?反映出现在中国局势的变化,以及反映出习近平清理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这个进程,以及双方仍然在进行激烈的较量。

从一波三折里面可以看到,第一次转折,我觉得从断然拒绝,到后来很顺利的办成,我觉得这里可能是习近平高层跟公安方面打过招呼,或者说获得某种暗示。因为你第一次2014年去申请被拒绝的时候,它是有纪录的,他第二次网上登记再去申请的时候,他会核对,换句话说,他已经在核对了之后还发给你,说明他有更高层的相应这方面的指令,或者是说有些东西在那,使得他就这么过了。

第二次转折,我觉得这里面更蹊跷,我觉得这里边也是有原因的。到了后来的话,因为曾庆红他的势力,他的死党被清除了一些,像宋林、马建,国安部原来的副部长这些,但是后来王岐山也找他谈话,这时候他就非常的心虚了、恐慌了,这时候采取一切的方式垂死挣扎,所以他有作案动机。第二个,他是在南方,南方是他长期经营的一个势力范围,当时他在广州公安局系统,他是有很多人在那边的,他的老婆的侄女也在广东纪委当书记。整个来说,在广东地区和香港、澳门都有他的势力,因此他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垂死的挣扎。

还有一个,就是他这个人特别流氓。我记得在当时他访问南非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要控诉他,他就雇凶枪击法轮功学员,造成法轮功学员的腿骨被打断。而且他本人也非常粗暴,开会的时候,一言不合马上就发脾气,所以这个就非常符合剪护照这种粗暴的行为,所以说我觉得是有多重原因在里边。最主要的是江派它现在最后垂死挣扎所反映出来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大势已去,正在被清理的过程中。

主持人:就是说您认为在南方,晓丹他们遭遇到这么猖獗的特务行径和曾庆红的系统有关。那我想再很快的问您一个问题,就是您说的第一个转折是从不能办护照到顺利办下来,但是第二个转折就是他这个护照又被离奇注销,这个能不能很快评论一下您的看法?

李天笑: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目前说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习近平虽然是清除了很多江派的死党,而且也废除了劳教制度,同时在宗教改革方面也否定了江泽民的宗教迫害政策,还做了一系列的司法改革等等,但是关键问题就是他现在还没有公开的抓捕江泽民、曾庆红这些主要的元凶、这些首恶,同时“610”系统办公室,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这个特务系统还没有被撤销,还没有公开的停止迫害法轮功,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江派的残余势力还在习惯性的执行着这种迫害政策。

因此,在这个情况下就反映出现在法轮功在国内仍然是受到残酷的迫害,像这种事情基本上是人之常情,而且又是基本的人权都被剥夺了,这个现状我觉得是丧尽天良的,而且是在其他任何国家都不会发生的。

主持人:好,谢谢李博士。观众朋友,我们现在节目进行了一段时间,如果您有任何观点想发表或者是想点评,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那我想先来问一下杰夫一些问题,我主要是想问一下杰夫,他在国内遇到的这些事情,他是什么样的感想?

杰夫是说他在中国,他确实是有两个是让他特别特别的感到震惊,一个是有很多很多的国安、便衣跟踪他们,不管他们到哪里,而且是从北京一直到广州,后来这些人的数目还在增加,就像晓丹刚才说的,在广州的数目更多。而且这些便衣或者国安在跟着他们的时候,有些人你回过头来跟他对质,他可能就走开了,有些人他一点都不觉得羞耻,他们还是继续的跟踪他们、拍照他们,这个是他以前在美国读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或者在国内这种特务的情况,但是自己亲身的经历还是觉得非常震惊。

杰夫说第二个让他感到非常震惊的事情,就是他和晓丹在广州的那个晚上,有很多警察和便衣破门而入,他们当时表现的非常凶恶,杰夫是说他觉得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多不真实的一件事情,而且他们对着晓丹大喊大叫,杰夫就觉得说你怎么可以对我太太如此无理,而我们都是没有任何非法的,或者是没有任何犯法的行为,各方面都是合法了,所以他觉得说在中国警察变成了跟民众对抗的。

而在美国,他有什么事情他可以去找警察保护。但是在中国,他不但不能去找警察保护,反而是要想办法保护自己不受警察的伤害,所以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让他震惊的事情。而且觉得在中国的这些警察,他们也是受到上级的指使,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他们就被操纵着去和这些好人去作对。

我问杰夫当他们在王治文先生的护照被剪掉之后他们什么感受?杰夫说他确实感到非常的失望,甚至有点绝望。因为他们是走了很多很多合法的程序,经过多年把他的身份办下来,结果在那时候他们把这个护照一剪,所有多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而且当时他们在海关的时候,他们知道他们只要出去就会又回到这些间谍网的包围中,回到这种不安全的环境中。但是这边的海关又把他们护照剪了,他们又没有办法出去,所以他们觉得在那种时候他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但是在那种时候,王治文让他们不要有太负面的想法,所以他觉得他给了他们很多力量。所以晓丹,这一点我正好是想问问你,经过这么多的挫折,这个过程有很多的压力、很多的挫折,面对护照最终被剪功亏一篑的情况下,你父亲他是怎么对待的?

王晓丹:我爸爸他其实一直都是很正面,很和善很平和的对待所有的事情。就是在我和我先生在海关护照被剪,然后外面有很多特务包围,有点快崩溃的情况下。

主持人:当时你是怎么反应?

王晓丹:我简直是脑子有点不清楚了,有点情绪一直往上,就想跟他们吵架。而且当初我就觉得共产党怎么那么坏啊!做出这种事情,语气就开始不善了。我爸爸就说你要注意你的语气,然后不要被这个带动。他就坐在那个椅子上,然后静静的坐着。我看着他我就说不行,这些人他们也是不知道事情的真正的情况,所以我不能够对他们做这种就是有点像耍脾气的那种。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当天晚上我们在旅馆里头,我浑身已经开始非常不舒服了,嗓子也肿了,那个时候我就有一点痛哭,我就看着我爸爸诧异的半张著嘴盯着我,我一看到他盯着我我就马上止住了。我想我不能自己哭,我一哭我爸爸就会觉得事态更严重了。我爸爸就过去静静的拿着一条毛巾坐在那边打坐。我就非常的感动。

其实这件事情最关键的是他自己的人身安全和他以后在中国能不能有可以相处的这个地位,或任何与他切身相关的。可是他还守住那一念,像一个大法弟子、像一个修炼人的样子平和的去对待一切。所以我就非常的感动,他在那个时间就鼓励了我。

然后临走的时候,当天本来是要出门,但是我先生说,爸爸你不能就这样走了,我们还没有道别呢。我爸爸就转身就说,好,我跟你们道别,他就说晓丹是一个很出色的孩子,你要珍惜她;又转身对我说杰夫也是一个很出色的人,你们要好好相处,我看到你们两个在一块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高兴。

主持人:然后你爸爸就先走了,他知道为了你们的安全,他就先离开让你们回来。我们现在节目只有一点时间,我想很快问一下二位一个问题,晓丹,你现在的想法是什么?如果我们的观众朋友想要帮助,他们可以怎么样帮助?

王晓丹:我现在的想法跟我先生是一致的,我们一定要继续努力而且会一直做下去,直到我爸爸拿到他新的护照,然后来美国跟我们团聚。这件事情如果不结束,迫害不结束我们就会一直坚持下去。现在我们在网站上Freemydad.org放了一个请愿书。

主持人:就是大家可以去Freemydad.org这个网站去请愿。

王晓丹:请愿然后可以签名,而且在你们的城市、在你们接触的人中一定可以把我和我爸爸的故事还有我先生去北京、去广州的这些故事告诉他们,看能做一些什么。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天笑博士,能不能请您很快的评论几句?

李天笑:这个事情我们强烈的呼吁习近平政权能够给王治文重新颁发护照,能够让他和女儿团圆。同时这也是依法治国的一个明证,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得到民意的支持,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撤销“610办公室”,抓捕江泽民和曾庆红。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李博士,我们也感谢晓丹和杰夫能来到我们节目作客。因为节目时间马上就到了,没办法多说。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