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刘云山打压《炎黄春秋》注定以失败而告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3年7月10日,走出监狱大门时,很多书籍,我都没有带,却带了35本《炎黄春秋》!五年的冤狱,《炎黄春秋》伴我度过了许多个凄风苦雨的日日夜夜。

中共夺取政权67年来,一批又一批敢讲真话的志士仁人受到严重迫害。在中共统治下,讲真话成为一件最奢侈的事。《炎黄春秋》是中共体制内唯一敢讲真话的杂志,却一次又一次遭到天天讲假话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打压。

此次《炎黄春秋》事件已经延烧一段时间了。表面上纷纷攘攘,实质上,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亲信、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向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公开叫板。你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不是说“《炎黄春秋》办得不错”吗?你习近平不是批示“不要封杀,做好引导”吗?你习近平不是总讲“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吗?我刘云山看《炎黄春秋》就是不顺眼,不痛快,《炎黄春秋》就“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我就按照“文革”红卫兵的做派,直接抢占《炎黄春秋》,看你怎么着?习近平至今没说话,让你折腾,等你折腾够了,再收拾你。

我说刘云山打压《炎黄春秋》注定以失败而告终。理由如下:

第一,我同意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的说法,《炎黄春秋》这个牌子,刘云山之流扛不动。刘云山及其“打手”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贾磊磊等人,都是西方马克思的忠实信徒,他们死后都要去见马克思的。但《炎黄春秋》的创办者们、顾问们、编委们,都是认中华民族的老祖宗的,都自认为是“炎黄子孙”,所以,他们的刊物名中有“炎黄”两个字。那“春秋”呢?中国古代有个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思想文化的第一个鼎盛时期。古人云:“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刘云山这类乱臣贼子是最惧怕记录历史真相的“春秋”的。

第二,《炎黄春秋》的创办者是些什么人?第一个要数原中共军事学院院长萧克上将。他在创办《炎黄春秋》时,开宗明义,以“说真话、写信史”号召天下。他说:“历史就是历史,不能人为地歪曲事实。真理只有一个,是不能以某种‘政治上的需要’来改变的。”第二个要数原中共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1991年萧克上将创办《炎黄春秋》时,指名前中共总理赵紫阳的旧部杜导正主持。杜导正决定接手《炎黄春秋》时,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抱定了“五不怕”:不怕离婚,不怕砍头,不怕坐牢,不怕撤职,不怕开除党籍。以萧克和杜导正这种性格,《炎黄春秋》是不可能被压服的。

第三,《炎黄春秋》是怎么创办和运作的?中国的农村改革,从安徽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开始起步;中国的城镇改革,从计划外的乡镇企业开始突破。中共的媒体都是靠纳税人的钱办的,离开了纳税人的钱和强迫命令,所有中共党媒全部都要完蛋。《炎黄春秋》自1991年7月创刊以来,国家没有投过一分钱,没有给过一个编制,没有提供过一寸办公场地,完全靠创办人的良知,靠讲真话的力量,靠发行收入的支撑,走过了25年!2014年每期印量接近20万份,以中青年读者为主的搜狐手机网,订阅量达到327万。按经济规律办起来的《炎黄春秋》,一时可以强压下去,最终必将破“壳”重生,将来中国的杂志都得走这条路。

由于没有官方的编制和经费,《炎黄春秋》在人事和财务方面相对独立,这是编辑方针保持相对独立的重要保证。在《炎黄春秋》内部,也有一套相对民主的制度,包括用人、用钱、用稿。比如社内人事、财务等大事要由杂志社的最高权力机构社委会集体讨论决定,用稿要由编辑部集体讨论决定,社长和总编不能独断,大事集体投票决定。这套机制符合普世价值,顺应历史潮流。1949年以前,中国大陆以外,非专制独裁国家,办杂志大都这么办的!

第四,《炎黄春秋》的作者群是些什么人?今年已是百岁人瑞的原毛泽东秘书李锐,经历了满清、北洋、国民党、共产党的“四朝元老”周有光,曾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被评为“中国50位魅力人物”之一的资中筠,被誉为“中国法治的良心”、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当代中国最著名的法学家江平,原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原中共全国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锴,原外交部官员、张闻天秘书、著名学者何方,原中国法学杂志总编辑郭道晖等。这是一个学贯中西、历经磨难、曾经盲从却逐步觉醒的高级知识分子群体,一个思想开明、眼界开阔、曾经是当年胡耀邦、赵紫阳旧部的离退休老干部群体。高压和欺骗对这个作者群根本不管用!

第五,《炎黄春秋》的读者群是些人什么人?爱《炎黄春秋》的读者,都是些追求真相、独立思考、爱憎分明、有世界眼光的人。封杀《炎黄春秋》事件发生后,立即有一批读者签署公开信声援。公开信表示,《炎黄春秋》敢讲真话,还原历史本来面目,总结经验教训,为开启民智起到重要作用。然而,这样的杂志却不断遭受打压。《炎黄春秋》的遭遇,正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现实命运。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下一步就要灭口!”所以,我们必须发出吼声:住手!伪《炎黄春秋》第八期出来后,立即有一位敏锐的读者,写了一篇《炎黄伪刊五问》,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至今为止,伪《炎黄春秋》的炮制者没有一个人敢公开回应!这个读者群遍及海内外,是一个不可能被忽悠、被糊弄的庞大群体。

第六,以“文革”手段打压《炎黄春秋》不得人心。十年“文革“,被称为十年浩劫,“整了1亿人,死了2千万人”。在“文革”结束40年后的今天,13亿中国人中的绝大多数不愿重回“文革”。最近,在杜导正夫人刚去世不久、杜老生病住院之际,刘云山手下、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打手们”突然宣布对《炎黄春秋》进行“夺权”,强占《炎黄春秋》的办公室、财务室,窃取并修改《炎黄春秋》官网密码,严重伤害了全中国一切有良知者的心!资中筠写道:“这样的以城管对小贩的暴力手段,或者以打土豪分田地的手段施加于一个机构,这样对待一位因丧妻之痛生病住院的老人,乘人之危,急不可耐地打家劫舍,鹊巢鸠占,还瞄准财务、出纳(恐怕那笔不大的资产也是重点目标),真是只有不敢想的,没有不敢做的……这种种暴行出自一个以‘文化’、‘艺术’为名的机构,最后一点文明的外衣已经撕去,礼义廉耻荡然无存”。人心丧尽者,能长久吗?

第七,刘云山为什么这么恨《炎黄春秋》?只因为刘云山是当代中国最邪恶的政治流氓江泽民的代理人。2015年《炎黄春秋》第1期发表了张金昌少将的文章《我认识的贪官王守业》。文章写道:“我退休后,王守业虽未当上部长,但工作由他牵头。他利用工作之便经常投机钻营,在参加军委常务会议讨论营房有关议题时,利用拉老乡关系接近和拉拢中央军委领导的秘书×××,从吃请开始,礼尚往来,然后打得火热,亲如兄弟。4个月后,×××秘书竟以中央军委领导办公室的名义正式打电话给总后领导,要报王守业为营房部部长。1996年1月,军委正式任命王守业为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王守业是河南叶县人,江泽民的秘书贾廷安也是河南叶县人,所以这里虽然用xxx代替,但等于直接点名。文章的另一处还写道:“在一次与退下来的总后领导交谈时,我当面问过,我说:‘当时我向你多次汇报过王守业道德败坏、品质恶劣的问题,为什么他还能当部长?’他说:‘你不知道,当时×办打了电话的。’我说:‘不就是×××秘书打的电话吗?’他说:‘他的电话当然是代表×办的’。”这个×办,就是江泽民办公室。江泽民及其秘书贾廷安的丑行,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丑行。刘云山因此跟《炎黄春秋》过不去,将他完全置于全中国人民的对立面。

第八,刘云山为什么这么恨《炎黄春秋》?还因为习近平一家人跟《炎黄春秋》的因缘关系。习近平的父亲1962年因为一本小说《刘志丹》,被迫害长达16年。20世纪80年代初,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习仲勋,在一次讨论会上说:“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我的意见是,任何人都应当有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不只是人民代表,人民代表才有几个?也不只是在各种会议上,平时说几句不同意见就犯了罪了?”这种理念,正是日后习仲勋题写“《炎黄春秋》办得不错”的由来。《炎黄春秋》周围聚集了一批红二代,习近平的大姐习干平,也曾出席《炎黄春秋》的春节联谊会。在刘云山强迫《炎黄春秋》变更主管单位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时,一些老干部上书习近平。据李锐讲,习近平批了八个字:“不要封杀,做好引导”。习近平上台后,反贪打虎,勇猛异常,江泽民派系的许多“大老虎”被习近平一一拿下。金融领域的反腐直接触及到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刘云山非常清楚:习江斗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讲真话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刘云山以最拙劣的手段打压《炎黄春秋》,最终能有好果子吃吗?

《炎黄春秋》目前遭到的劫难,也有其必然性。看一看中共95年的历史,看一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168年的历史,敢讲真话的人,敢讲真话的媒体,有一个不遭灭顶之灾的吗?杜导正对《炎黄春秋》被夺权表现很激动,形容情况一如文革:“财务我们都是独立的,手里边800万总是有的吧,这个钱都困着,一下子变成它的人了、它的钱了。这是什么?这是公开的抢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你这个单位、你这个头,他宣布你是走资派、反动的,我就夺了你的权了。”杜导正质问,面对他们这等老干部,党内“怎么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一群中共体制内的人,幻想通过政治体制改革,使中共由一个“革命党”转变成一个“宪政党”,以最小的代价,完成中国的现代文明转型。愿望无限美好,然而,“多情总被无情恼”。为什么?中共的根本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就是“假、恶、斗”。在中共体制内,根本不可能有他们幻想的政治体制改革,根本不可能有依法治国,根本不可能有民主宪政。中共的腐败已经到了恶性癌症晚期的晚期了。如果杜导正这些老人们,能从刘云山的这次当头棒喝中彻底醒悟过来,《炎黄春秋》可起死回生。

古希腊悲剧作家欧底庇德斯有一句名言:“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刘云山对待《炎黄春秋》确实是发了疯,这也就离他最终灭亡不远了。习近平现在的第一要务是掌控军队,原来的七大军区向新的五大战区移交权力还没有最终完成,军队内江泽民的势力还没有清洗干净。一旦军国大事尘埃落定,就到了刘云山向隅而泣的时候了。

资中筠将《炎黄春秋》的宗旨概括为:“还原真相,开启民智,唤醒良知,推动革新”,我觉得还是比较帖切的。她在祭《炎黄春秋》文中写道:“我真不明白,真话、真相,乃至常识,就那么可怕吗?”我说:真的可怕,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就是中共灭亡之时!但讲真话,求真相,回归常识,符合天理人心。告别中共,告别马列,《炎黄春秋》必将浴火重生!

文章来源:作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新唐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