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街头的阿炳–二胡访民辛修禄的故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8月17日讯】在纽约法拉盛的街头,时常能看到一位身穿长袍,拉着胡琴的老人。在嘈杂的人群中,白发苍苍的他演奏的乐曲显得格外凄凉。只身住在纽约的他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身着褐色长袍,一副墨镜,微微佝偻的身子,加上一曲凄美的‘二泉映月’,今年72岁的艺术家辛修禄,宛如当年在无锡沿街卖艺的瞎子阿炳。

中国广播艺术团退休演员辛修禄:“我就是想体会一下阿炳当时的心境。用中胡演奏‘二泉映月’我是第一个,别人都是用特制的二泉二胡,比较好控制,中胡到了第四把位就非常难控制。”

虽然难度大,但辛修禄说中胡拉起‘二泉映月’,声音更加沧桑,更能诉说心中冤屈。

1989年,中共对六四血腥镇压,当时住在北京的辛修禄看到了受伤的人群被送医的场面,毅然伸出援手,当晚的情景他至今还难以忘记。

中国广播艺术团退休演员辛修禄:“楼下当时激愤的民众都在喊著口号,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我就下楼,看见被打死打伤的学生与市民不断被送往北京医科大学三院。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很自然地参与,搭台和把伤员送到急诊室之类的事。”

当晚,辛修禄见识了中共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使出的手段。

中国广播艺术团退休演员辛修禄:“我记得我当时就对大家喊:日本鬼子进北京的时候都没这么杀过人,这是历史事实。其中就有一个大学生,从左脚开始压扁了,接着左胸一直压到脑袋,绝对是坦克车的履带压的,头上左边三分之一的脸压扁了,右边脸被挤成一个大鼓包。我就问围着他哭的人,他们说这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精通7国语言的博士后,这么大本事的国家栋梁之材。”

当天晚上一夜都在帮忙抢救伤员的辛修禄没想到被公安找上门,抓进了派出所,被一名叫杨学东警察的刑讯拷问。

中国广播艺术团退休演员辛修禄:“第一句话就很温和的问:你还认识我吗?我仔细看了看,说我确实不认识你啊。他站起来啪啪啪就给我几个耳刮子。他连骂带打就是一个信号,这时候两个带着枪的兵痞进来了,那个兵痞把我踢到地上,用枪坨凿,就把我打昏过去了。”

在采访中,当谈到自己被虐待的经历,辛修禄的眼神中闪过的只有悲愤。而当他讲到自己被抓对女儿的打击,才流露出彻骨的心痛。

中国广播艺术团退休演员辛修禄:“给我抓到监狱的时候我女儿正考大学,三次摸底考试都不行,答非所问。她的班主任老师特别好,问我女儿为什么考的这么不好,再不正常发挥也不能这样啊,我女儿的功课考清华,北大绝对没问题。我女儿就跟老师说,我爸爸因为六四被抓进监狱了,老师一下把我女儿搂在怀里,让她哭个够。”

后来,辛修禄经过艺术团同事多方营救才得以释放。在看守所里,警察打伤了他拉琴的双手,即便他努力的进行恢复性训练,依旧不能完全复原。

莫名的牢狱之灾让他失去了在中国生活的信心,孤身一人来到了遥远的东欧国家匈牙利。开始他拉琴卖艺为生,后来做起了生意。6年之后,已经赚了10几万美金。他本来想一直悠闲的旅居下去,但后来的一件事情改变了他的想法。

请继续关注辛修禄的故事(第二部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