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王宝强离婚 全民围观为哪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8月23日讯】【热点互动】(1504)王宝强离婚 全民围观为哪般?

一个星期前,中国大陆影视明星王宝强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离婚声明,瞬间在中国的网络上炸开了锅。到目前为止,相关话题已经有超过90亿的点击量。与此同时,中共的官方媒体,包括中共央视等也在第一时间作了报导。这样一则的普通离婚案为什么会引发全民的围观?这是网民的自发行为还是幕后有人炒作?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我是李欣。一个星期前,中国大陆的影视明星王宝强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离婚声明,瞬间在中国的网络上炸开了锅,到目前为止相关话题已经有超过94亿的点击量。与此同时,中共的官方媒体,包括央视、央广军事、《环球时报》等等也在第一时间做了报导。

这样一则普通的离婚案,为什么会引发全民的围观?这是网民自发的行为?还是幕后有人操作?针对此话题我们今天请来两位时事评论员,一位是现场的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李欣你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跟我们连线的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也欢迎观众朋友们拨打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我们首先来看一段视频。

最近几天,有关“王宝强离婚”的消息,霸占了各大门户网站头条、朋友圈和新闻媒体。先是王宝强突然发布离婚声明,控诉妻子出轨,和经纪人有染,转移夫妻公共财产等。

不少声音质疑:明星出轨、婚变事件并不少见,为何王宝强离婚就引起这么大轰动?这背后是否有官方炒作和引导舆论的嫌疑?

主持人:赵培,我们知道中国的网民人数是7.1亿,那如果是超过94亿的点击量,等于每位网民平均读了十多遍相关的新闻,为什么中国的网民对这件事情会这么关注呢?

赵培:首先,王宝强这个事已经演成连续剧了,那么后续的情节大家也在网上看了。其实王宝强离婚的这个事本身它的娱乐性就特别强,因为娱乐圈里面的男女关系比较混乱,已经是都为大家所知道的,但是能明面上说出来的,王宝强还是头一例,所以这个劲爆效果就非常巨大。

对于中国百姓来讲,这个当然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点,但是在这背后却是共产党这个宣传的推波助澜,那么大家都已经知道官媒在说这个事,包括中央电视台,包括中国广播网军事频道,还有《法制日报》等等媒体把这个事炒成了一件国民离婚的事。

就这一点我想说一下,我个人没有什么道德洁癖,王宝强你家里的事也与我没有关系,但是共产党既然这么积极的炒作这个事,我就说一个故事,《圣经》里有一个故事说,有两个伪君子要耶稣去审判一个妓女,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没有罪的,谁就可以拿起石头打她。那么按照这个原则,其实央视,还有共产党的媒体应该把江泽民和“国母”的事情说清楚,还是比较合理的。

那么我们再说央视这么使劲炒,它其实是共产党可以说这十几年来一贯的一个宣传原则,那就叫“娱乐至死”,那么这个词——“娱乐至死”,最新提出来的是美国人波兹曼写的一本书,他探讨了美国电视兴起之后的文化变化。那么共产党是利用这种娱乐来控制百姓,可以说大家现在看到中国的网站也好,电视也好,各种脑残的综艺节目、各种脑残的电视剧,反正可以娱乐洗脑的都可以上;但是只要是有思想的,给你讲出社会真相的,你不可以看,所以说它是用这种娱乐来转移话题,来占用大家思考的时间。

那么现在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一个“网红”时代,就是谁都可以上网去做一下直播,至于这个直播的内容还是上那些脑残内容,甚至还有更低俗的内容,这就是共产党把这件事推到了一个“娱乐至死”的地步。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娱乐至死”,我们也看到了中国近几年经济不景气,很多的行业都在衰退,但是娱乐产业却是蓬勃的发展,那“娱乐至死”这个词实际上是从西方来的,对于普通市井百姓来说,他们喜欢看娱乐来放松一下身心,其实无可厚非。中国的“娱乐至死”现象跟西方的这种现象有什么不同呢?横河给我们解释一下。

横河:这是几个不同的情况,一个是西方国家,特别是我们在美国比较熟悉,在美国的话,网络它只是人生活的一部分,网络当中有娱乐,但是娱乐的范围很广,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他就不会集中在一件事情上。你像我认识一个人,他就是从来没开过新车,然后他开的是最好的名牌的摩托车,到周末他就到沙漠里去开摩托车去了,就这样的人,这种人很多,他有自己的俱乐部,就在娱乐方面他会分散。

在体育方面,美国遍地都是体育设施,这个是把体育藏在民间的,每个孩子都可以,只要你有天分,你愿意去,都可以在周末由家长们送去,去玩这些东西。就是从娱乐本身和娱乐之外的,那么还有一些就是社会活动,你像社区活动,这些也占了很多精力,就是说它这个是很分散的。

但在中国这个网络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很多事情你不能谈,很多事情你不能做,因此就变成了本来就这个很窄的范围,大家都知道有限制,那么在这个很窄的范围里面,那就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嘛,你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么小一个天地,就这么多的东西可以碰,所以一到跟娱乐有关的,非政治性的问题,体育都跟政治有关,所以这种纯娱乐的东西那就可以去炒作。

当然当局的炒作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当局主要的门户网站、主要的媒体一炒作的话,大家就知道这个可以去闹了,它也是一种发泄嘛,像水库开闸放水的时候是有计划引导的,这就是中共宣传的特点,它是有计划引导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娱乐至死”,那中国古人实际上他是有一种人文的胸怀,心系苍生,胸怀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如果中国人现在都是只是对娱乐八卦、俊男美女感兴趣的话,会不会造成一种社会的人文精神的迷失呢?

横河:现在中国就是人文精神迷失,你根本就找不到,这个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它是从中共建政以后,实际上通过历次政治运动,把有一点人文精神的人都给打掉了,即使是现在,你要有一点人文精神,当然人群当中会不断的冒出来,那么只有一条路,你要就是在走向监狱的路上,要你就已经在监狱里面,要就是刚从监狱里面放出来,所以这种人被中共在社会当中划成了异类,这样的话就不大可能说形成一种社会风气,大家都去关心一些应该关心的事情,因为毕竟很多事情跟自己是有关的。

王宝强事件毕竟和每个人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很多事情是跟自己有更紧密的关系,而且会影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的,但是这种东西就不能够去……因为你即使讨论的话,人家也给你删帖删掉了,所以只有不删帖的地方大家才会蜂拥而去嘛!

主持人:赵培,我们下一个问题是,8月15日就是在王宝强他发表离婚声明的转帖,中共的官方媒体央广军事就在博文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说是“请不要欺负士兵许三多”。许三多是王宝强扮演的一个士兵的角色。实际上王宝强本人他是农民出身,草根的农民,他并没有参过军,为什么这篇文章说王宝强就是许三多,许三多就是王宝强,把王宝强作为中国军人的代表?

赵培:其实这是一个共产党需要的军人代表,那么王宝强他本身是很崇拜毛泽东的,所以它需要一个听共产党的话,又能装傻卖楞,必要的时候对百姓下手又能狠的这么一个军人。其实王宝强扮演的许三多就是这么个军人。至于王宝强本人大家不用去替他担心,因为他本身智商是个非常高的人,并且他后面还有公关团队,还有律师团队,所以他本身不是这么个形象。

那么我们就话说回来,中国这个文化的丧失。其实中国传统的军人形象是谁呢?大家首先能想到的当然是岳飞,大家知道岳飞的志向是还我河山,那么他的《满江红》里面写的是“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他怀抱的是国家大志,功名都是尘与土的。那么中国军人历代的标准,比如说戚继光,他写的就是“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就是他愿意为国家去平荡海寇,这是他的志向,所以他能成就这一番事业。那么这种东西被共产党给取代成了一个许三多的这么个娱乐形象。

那么大家可以想一想,其实过去这种“娱乐至死”也有,但是还都没达到共产党这个地步,那么大家都记得南宋诗人有首诗是这么写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它是讽刺南宋小朝廷“娱乐至死”,你把杭州当成了汴州。

那么共产党的“娱乐至死”,它是想让你把共产党当作中华,那么在“娱乐至死”这个过程中,它扭曲了中华道德,它把勇士变成了犬儒。比如说共产党的“娱乐至死”当中,什么样的人是英雄呢?能痛打小三的人是英雄;那么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什么样的人是英雄呢?威武不能屈的人才是英雄。所以这个过程是一个很可怕的过程,我们应该把共产党去掉,而恢复真正的传统文化。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刚才也提到了中共的媒体在宣传导向这件事情,那我们看到现在是个网络时代,自媒体兴起,那这样的一个时代,中共的中宣部它还有能力左右大众舆论吗?

横河:它正在努力的去左右,在开始的时候,特别是自媒体刚出来的时候,它有一点束手无策,但是很快的就清醒过来了,因为中共它把国家的资源全放在网络封锁上面。那么从宣传的口径来说的话,它原来是中宣部比较容易管,就是一直往下单向性宣传,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但是自媒体出来以后,它就改变了一套方针。

这不仅仅是中宣部,其实是整个一个大的计划,包括很多部门,因为最上面的是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是在政治局常委,然后下面就有中宣部、文化部、网信办,就是这一系列的这些组织,然后再加上雇用的水军,加上“五毛”,这样一来的话它不仅能够设法去引导舆论,而且它能够制造出社会舆论的方向,大家都以为大家都去看这个,因为人有从众心态嘛,当这个推出来以后,马上就组织一批人去捧这个,就跟着去跟帖,数量一大的话,很多人就说了我也得看看什么东西,所以有这种从众心态。

最后就变成在网络上,现在它是有这种引导的方式,用引导的方式。当然引导的方式它还有一个配合的,配合的就是删帖,就是只要是你们讨论的,它不想让你们讨论的内容,那很严格的就删帖。这个中宣部都是有通知,每天都有很多通知下来的,具体到哪一条、要不要删,或者是放在什么位子上,它都有具体规定。这样一来的话,大家都认为这个网络舆论是这样子的,但事实上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结果。

主持人:好,我们先接一下观众的热线,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李欣主播你好,横河好,还有赵培两位博士好。王宝强这个话题在咱们西海岸还有中西部华人界讨论很热烈。其实王宝强这个人我讲两点,第一点就是说他当年在七八年前,他在空中接受访问的时候,我在空中跟他对过话,他这个人讲话还满客气的,他说他坐飞机飞过台湾,对台湾的印象非常好,而且我是支持他把那个经纪人宋喆给fire掉,跟马蓉离婚。

马蓉她就算是再世的武则天,她也没什么了不起,她这个行为是不对的。而且他在Pasadena(帕沙迪纳市)买那个房子,那么多人去看,无聊透顶,开车开那么快,还危害当地交通安全,差点跟人撞车,这是不对的嘛,而且很多大明星都在Pasadena买房子也没怎么样。所以王宝强这个人他是无辜的,太老实了,希望他那个儿子,不管验没验DNA,希望儿子是他的,如果那个儿子跟着妈妈走,这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我们刚才谈到了网络,它本来应该是一个自由和清新的空间,我们这几年也发现网络有很多的乱象,比如说一些语言的暴力,充满着杀气和邪气,还有无处不在的暴露的美女图片,你想躲都躲不掉,还有很多捕风捉影的爆料,到最后发现都是无中生有,其实破坏了新闻本应有的一个公信力。赵培能不能跟我们讲一下这样一种网络的乱象是怎么造成的呢?

赵培:其实中共是有意在制造一批网络暴民,用中共自己的词叫“网络暴民”。它怎么制造呢?利用三个东西,第一个东西是民族情绪,一挑动起来之后,一群人就跟着上。第二个,中共会吹牛,它觉得我现在是,我跟你说我天下无敌,那我真正能不能天下无敌呢?我不能啊!但我跟你说我能。第三点是利用年轻人不懂事,因为他们没有踏上社会,没有受过共产党的苦。那么中国有句话叫做“30岁之后,你还是愤青,你就是没脑子。”

这个事例大家可以看出来它是怎么做的呢?在奥运上反映的非常明显。一旦大家质疑它的体育成绩的时候,它马上挑动民族情绪,让大家站在它这边去攻击巴西也好,攻击澳大利亚也好,它挑动的非常好。因为它吹牛,我怎么样都行。但是你到孙杨的1,500米的时候,他就是没敢游出来嘛。这到底为什么?中共不讨论了,中共也不敢讨论了。那么这个事中共就能让它不讨论。

但是这帮网路暴民起来了,有人要去砸澳洲游泳选手的Twitter,要上去留言骂他干什么的。所以中共是有意一步一步的安排的,包括中国的任何一次的排外事件,那都是中共导演的,中共不想让你发生,它就发生不了;中共一鼓动起来,一群大学生上街。所以真正的中国的这个环境是共产党给一步一步引导起来。

主持人:好的。我们刚才说过去一周几乎所有重大的新闻都被王宝强离婚案给掩埋住了,那我们现在来盘点一下过去一周有哪些重要的时事。横河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

横河:一个是奥运,奥运里面有很多可看的东西。这个奥运其实很有意思,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共这个叫体育外交,是把它捧得很高的,金牌是非常看重的;今年突然之间不看重了。这个不看重其实不是真的不看重,是因为它已经拿不到这么多金牌了。如果还用金牌来鼓动民族主义情绪的话,很可能会打到自己的身上去,因此就改变了策略。然后正好借着几股风呢,就说金牌也没那么重要。刚才赵培也说了,奥运里头有很多讲究、有很多故事在里面,就包括女排打了冠军,评论也很多。这方面的东西讨论的深入以后,中共是不喜欢的。这是一个。

再一个就是香港正在开的移植大会,国际移植大会里面牵涉到很多问题,而且是变化非常快。开始的时候,他们是一个闭门会议,然后由于媒体的压力、由于大家舆论的压力,和事实的资料,结果弄的国际移植协会的主席就出来说,中国说他们器官改革已经得到了国际医师协会的批准,或者是同意。但实际上他马上就说了,他从来没这样说过。而且他特别说清楚了,我已经跟中国参加会议的人说过了,你们可能会这样去理解,但是这肯定不是我的意思。

这个实际上是舆论逼出来的,这就是香港的好处,因为香港它可以有各种媒体去采访,即使当时采访不到,不让进,他事后也能采访到。而很少有这种科学工作者,或医学专家拒绝媒体采访,因为一拒绝你就有鬼了,他也需要自己的声誉嘛。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实际上摊开来就是证实了活摘的存在。这就是两件现在比较多的事情。当然还有一些别的事情。

主持人:赵培您还有什么补充吗?过去一周还有哪些重要的新闻时事值得我们关注?

赵培:其实奥运本身也让人很难堪,因为中国人被它搧动起来的奥运爱国从2008年达到高峰之后,2012年的伦敦奥运大家已经不大关心了,但是热情还在。这届奥运,中国网上的一个观点就是我怎么不大关心呢?看看就行了。然后中共这个时候利用一个傅园慧先把这个东西挑了起来,把这个热度挑了起来,娱乐点它又找到了。

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中国奖牌拿的太少,甚至体育评论员黄健翔都说花著纳税人的钱玩了一个全中国人没有几个人玩的项目。第一次被取消成绩是被黑,然后后面又是集体黑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已经开始质问了,你共产党把整个中国游泳队送到澳洲去集训,请了澳洲教练,你花了中国纳税人多少钱?那么很多项目没人玩,你的专业队又花了中国人多少钱呢?那么大家正在质疑这个,已经把它从奥运的热点成了一个质疑共产党的热点的时候,共产党一定需要一个背锅的,那么这个时候王宝强就出来了。王实强背了这个锅。

但是王宝强背这个锅,突然共产党发现,女排来了,女排可能夺金牌呢!这个时候包括央视里面的某些体育评论员在微博里就骂说,中国人的爱国热情怎么没有了呢?我们应该关注女排呀,不应该关注王宝强的。这个时候媒体陡然转向,把整个注意力转向关注中国女排。甚至你看到女排在进决赛这场比赛打完之后,央视的记者多激动啊!他恨不得替郎平去说这是女排精神的胜利,这是精神的胜利。

其实你这不是胡扯吗?没有实力,你怎么能谈上精神的胜利呢?其实共产党是用女排精神来忽悠中国人。那个意思就像中国有句话叫“干了这碗毒鸡汤,壮士上路吧!”也就是说这是一碗毒鸡汤。什么叫毒鸡汤?你以为女排的拼搏精神能成功吗?其实女排是有实力的。另外,在中国你拼搏是不成功的,因为你爹不是李刚呀!中国的省级干部都是生出来的。所以共产党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玩这么一套,它控制舆论、它控制舆论导向。

主持人:对于《炎黄春秋》这件事情您有什么说法吗?

赵培:我觉得《炎黄春秋》这个事是给共产党体制内还希望有改革的人一个警钟,因为共产党已经不能改革了,你这个时候的选择不是去争取什么了,你争取也争取不到的时候,你应该想到这就是前苏联的28大的时候,各个人都要想出路,当时戈尔巴乔夫选择的出路是,我们集体共产党我们全党改名叫社会民主党,我们不再搞共产主义,我们另走另外一条道路。历史选择了叶利钦,叶利钦最后为历史立了功,他也成为俄罗斯总统。这就是告诉中共体制内还有良心的人一定要抛弃共产党了,共产党没有改革变好的可能性,只能是被历史淘汰。

主持人:好的,谢谢赵培。回到王宝强事件,王宝强离婚案一出来,等于全民激愤,都在呼唤道德。我们知道中华民族向来是非常具有正义感的、具有道德感的民族,在很多年前,在香港的年轻记者怀着正义感去质问江泽民一些事情的时候,江泽民马上气急败坏跳起来说“闷声发大财”。所以在江泽民时代全民向钱看,人们充斥着一句话叫作“道德多少元1斤”。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发现中共又再拿起道德的大棒挑动人民一会儿去打周子瑜,一会儿去打戴立忍,现在又去打出轨者。那您觉得中共到底是希望老百姓讲道德,还是不希望老百姓讲道德呢?

横河:首先这里要讲一下道德是怎么来的?就是人类社会它能够延续到今天的话,它这个道德你只要看一下每一个主要的宗教,它的来源实际上是神给人规定的准则,不是说自己造出来的,不是说进化论你能进化出道德来的,它是神给的。

中共它建政以后,其实是系统的摧毁中国人的道德,不是说一天、两天,也不是说今天开始的,到了网络时代就更明显了。其实在江泽民统治时期,过去二十多年,它实际上对中国的道德的破坏非常严重。但是共产主义体系里面,它有一个所谓的“共产主义新人”,也就是说它要塑造它这样的人。这是什么人呢?其实是看不出来的,它互相矛盾。

但是有一条大家都知道的,中共搞了一个东西,就是说它把宗教信仰在道德当中的支柱作用,最主要的作用给抹掉了,抹掉了以后它自己造一条东西,像“五讲”、“四美”、“三热爱”,“三热爱”就是要热爱共产党,热爱它的统治,所以它是有政治前提的。

问题在什么地方呢?这种中共所塑造的人本身是矛盾的,就是说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个好人的话,那你跟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就会发生冲突。所以共产党真正要用人的话,死心塌地为它干的人道德都是很败坏的。我们不说别的,我们就说海外台湾的爱国同心会、香港的青关会,还有最近冒出来的一些组织,纽约也有,这一些人你可以看到他出口就骂,动手就打,这才是真正能够和共产党的性质吻合上的人。就是说它不选这些人都不行,它不可能选到一个正直的人会替共产党做这种事情。所以谈到道德的话,其实就是共产党的问题。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呢?您觉得中共它希望老百姓讲道德吗?

赵培:我非常赞同横河先生的说法,其实共产党它要把杭州做汴州,它要把它的道德来代替中国传统道德,反而是把中国真正的立国之本给弄没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大家看到中国社会现在,曾国藩先生曾经讲过,大乱之前,必有三种征兆:第一点,无论何事均黑白不分。共产党现在也这样,你说它不好,它说外国人也不好啊!但你仔细分析一下,其实它在搅和黑白。第二点,善良的人越来越客气,无用之人越来越猖狂胡为。你看,法轮功给你讲真相,他很客气的给你讲;无用之人,江泽民这些人大放厥词,大骂记者,就是越来越猖狂无为。第三点,问题到了严重程度之后,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认,不痛不痒,莫名其妙地虚应一番。曾国藩先生讲得非常好。

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呢?法轮功的人权被迫害、环境被破坏,共产党仍然在残酷的镇压百姓,共产党把中国逼到了一种快要解体的地步,这种问题大家都不痛不痒虚应一番,说这个共产党会慢慢变好,其实它变了吗?60年都没变好的东西,你怎么能指望在一夜之间变好呢?所以我觉得大家看一看曾国藩讲的这一番话,对我们今天的历史相当有体会。未来我们中华要想重新站起来,我们还得基于我们中华原本的道德,就是威武不能屈这种道德,不是打小三的这种道德,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多到海外去看一下道德承传得更好的华人的状态,或者是文章典籍当中去寻找我们中华原本的道德。

主持人:谢谢赵培。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王宝强离婚案完全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按部就班的来解决,现在演变成一场全民围观、全民参与,您觉得这对社会是有积极的意义,还是消极的意义呢?

横河:我觉得对社会它有一个,就是有人确实在关注道德问题,但是它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因为共产党在,中国人的道德是被共产党摧毁了的,你怎么可能通过全民的围观来解决道德问题呢?

主持人:好的,谢谢横河先生,也谢谢赵培先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