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国女排这回夺冠靠的是“女排精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21日,在实力没什么优势、赛前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中国女排以3:1逆转塞尔维亚,时隔12年后再次在奥运会夺冠,总算是为本届排名下滑的中国奥运军团捡回了点面子。

赛后有人分析说,中国姑娘这回之所以能取胜,一是因为士气高昂,二是因为调整能力强大,三是因为核心队员总体发挥出色,四是因为防守顽强,但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因为教练水准高。

这话说的到位。郎平的综合能力在这场比赛中可以说简直发挥得淋漓尽致。其实前边的几条,哪条都离不开她。第一局大比分输了以后,靠谁来调整?只有郎平。第二局开始调整发球,破坏对方一传,同时加强拦网,阻遏对方势头,一下就扭转了整体局势。另外,郎平排兵布阵及对队员的临场调教效果也十分明显。连塞国都有网友把塞队教练与郎平作对比,对她的战术布置大加赞赏,而批评本国的教练只会嚼口香糖。

当然,真理部和爱国愤愤是绝对不会满足于仅仅从技术层面来总结这场比赛得胜的原因的,为了借此给中共脸上贴金,他们使劲扯著嗓门在那里嚷嚷:“中国女排这回夺冠靠的是‘女排精神’”。

要我说这纯属瞎掰。

“女排精神”有木有?当然有。准确地说,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袁伟民执掌中国女排那会确实存在过,是那个理想主义时代的缩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女排精神”强调的是为国争光,是服从组织,服从大局,牺牲个人,因而它必然也是以每个队员把自己从妙龄少女降格为螺丝钉的沉重代价换来的。更重要的是,在女排走上巅峰的同时,“女排精神”很快蜕变成了宣传的招牌,以及官员们升官发财的垫脚石。

如果说作为女排队员的郎平当年也曾彰显过“女排精神”,那么作为女排教练的她则完全颠覆了这种作为体制产物并且始终体现了体制意志的玩意。

想当年她刚开始执教中国女排那会,受尽僵化保守的体制之苦,因为郁郁不得意,愤而脱离体制赴美留学,在孤独贫困中从零开始,完成了思考方法上的自我排毒,人格上的自我救赎。这才是她能够点石成金,成为意大利、美国国家队的主教练,并在北京奥运会上打败中国女排,使自己成为世界女排第一教头的最根本原因。再后来,许家印用资本的力量把她请回来,并且为她强硬撑腰。所有这些条件缺一不可地形成合力,终于让体育总局那帮对她不爽的人再也奈何她不了。郎平这才如鱼得水,得以彻底击碎国家队层面的排球固有体制,按照自己的独立意志,经过艰辛的努力,一步步把中国女排重新带回巅峰。

当年两手空空离开体制,郎平不可能也不会被允许扛走“女排精神”这块金字招牌,更没听说过被她点石成金的诸多外国球队感谢她带来的“中国女排精神”使自己跃身龙门。她的随身法宝只有理性坚韧和强烈的荣誉感。每次承受着国外合同中断的经济损失回国执教,也是为了使命感以及对袁伟民的报恩。这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担当的独立个人,支撑她的是郎平精神。

说到底,这次中国女排的胜利,是郎平训练体系的胜利。这个体系属于郎平本人,是她用常人难以想像的血汗换来的。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精神是中国姑娘这回致胜的法宝,那也不是什么“女排精神”,而是“郎平精神”。

恭喜郎教头,作为一个“体制的叛徒”,你再度用实绩成就了自己的完整人格和华彩人生。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