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人事卡位锋芒已露 评:谈十九大为时过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9月05日讯】进入2016年以来,中共军方及多个省份密集进行高层人事大换血。9月4日,港媒分析,这次人事调整是围绕中共十九大,搭就崭新人事布局和构建新的政治路线,其中暴露五大特色,三大难点。不过也有评论认为,中共内部矛盾重重,能不能解决还是问题,现在讨论十九大为时过早。

8月底,中共内部新一波人事调整引起各方关注。湖南、云南、西藏、安徽、内蒙古、新疆6省区的省委书记出现变动,其中,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安徽省委书记王学军、内蒙古区委书记王君、新疆区委书记张春贤卸任。

令舆论关注的是:这4人尚未到65岁的年龄界限,属于提前交权。

张春贤调北京出任中央党建领导小组副组长闲职,另3人仍任原来本省的人大主任外,没有另外的任用。

6月29日至30日,有江苏、浙江、江西、新疆、青海、山西、湖北7个省区一二把手调动。其中,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同样没有到65岁的年龄界限,而“中途下马”。

这次人事大调整中,习近平的多名旧部得到重用。

港媒《明报》报导,现年57岁的李强一直在浙江工作,是习近平的浙江旧部。李强取代罗志军后,被视为习近平人马在“江苏帮”地盘再下一棋。

53岁的徐麟,在习近平2007年5月任上海市委书记时,升任中共市委常委。当时习近平介绍徐麟,说“他是领导班子里面最年轻的一位,他也曾经在西藏工作”。

这两轮的省委书记调动中,“中途下马”的张春贤、徐守盛、强卫、王儒林、罗志军5人都被称作江派官员。

3月,河南、陕西两省的省委书记也曾经调换。被接替的郭庚茂66岁、赵正永65岁,属年龄到了规定的年限。他们卸任后同样调北京出任闲职。

也就是说,在今年的前8个月内换了12名省委书记。同时,中央和国家机关有教育部、中央网信办、国务院研究室等部门亦撤换领导高层。

军队武警人事有隐忧?

9月4日,明报刊文称,这几波省部级人事调整虽然令人眼花撩乱,但从中主要理清3条线:其一,省部级人事调整,是中共十九大前关键人事战役。因为省部级的党政首脑,包括省委书记和省长、中央部委主官,都属政治任命,担负着上贯下连的核心任务。

报导称,中共5年一届的全国代表,关键是选出中央委员会,再由中央委员会产生最高领导层政治局和书记处,并提出下届的国家领导人和国务院部委负责人。

其二,省部级人事调整,展现出与过往不同的5大特色:

1是,“会前会后,分批调整”;三波调整分别安排在两会之后、“七一”前后,及北戴河会议之后,并且由习近平决定,提名、开会、定案,节奏清晰。

2是,“有升有降,标准全新”。习近平上台后,提出人事调整的许多新规,如:“不唯票、不唯分、不唯年龄、不唯GDP”,这一人事要求在三波人事调整有所体现。

3是,“杀鸡儆猴,震慑各方”。人事调整强调的是政治规矩,而除了大批江派腐败高官被清剿外,还特别选中辽宁前省委书记王珉作政治闹事的典型,加以警诫。

3月4日,中纪委公布:王珉正接受调查。当日,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在福建人大代表团透露王珉的问题,称其“很成问题,没停过,到处去闹事”。

赵洪祝还警告:“王珉事件值得引以为戒,不要越走越远,自毁一生又给家庭造成危害”。

4是,“关键岗位,提前布子”。省部级官员就是未来的中央委员,人事调整是为了提前布子。

5是,“先抚后商,消除震荡”。中共的人事安排,虽再无元老定夺之事,但政治元老仍需安抚,如李鹏之子、山西省长李小鹏调任交通运输部长,是安抚元老的典型个案。

报导分析认为,这3波省部级调整,只是中共十九人事大战役的3个重要环节。预计年内至少还会有两次。

但这样的人事调整仍未能让习近平放心,因十九大人事战役还是隐伏的三大难点。

第一是地方“硬骨头”还没啃,预定进入政治局的地方诸侯,新疆先行,但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及经济大省广东未动。这关关未来政治局乃至最高层。为最大人事难点。

第二是最高领导层的调整,一方面要靠地方、中央机关和军队调整众星捧月,另一方面也要靠高层的最终摊牌和协商,但最后还是需要靠体制变动来解决问题。

第三是军队,武警将领在中央委员会所占比例约为五分之一,无论是中共党代会,还是全国人大,军队武警代表团都是最大的代表团。

报导认为,目前军改有利完成人事调整,但郭伯雄、徐才厚等人控制军队多年,加上军中将领尚未清洗者,军队武警的人事布局,恐怕最难令最高层放心。

不过,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执掌军权后,不断通过对军队整编、更换军队高层,以及通过反腐整肃清洗了大批腐败高官,提拔与自己有直接或间接渊源的将领出任要职等方式加强军权控制。

评:讨论十九大为时过早

中国问题专家李天笑分析认为,今年以来,习近平如此大动作的换人,也是符合之前他提出的“能上能下”的说法。他认为,习近平当局加快清理江派官员,是为了抓捕江泽民作准备。

而那些在“十八大”后还公开对抗的江派官员必定会被拿下,张春贤就是一个典型,目前调闲职是一个过渡。

按照惯例,中共明年秋天将举行十九大。不过有评论认为,中共内部矛盾重重,能不能解决还是问题,现在讨论十九大为时过早。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也认为,目前谈中共体制变革和十九大换届等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因为按照现在的这种惯性的,无论中共它怎么做,其实它都不能算做改革,它也根本没有任何出路,其实它现在面临的应该说整个中共对中国集权的这种制度,它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它的倒台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李善鉴表示,目前中共领导人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如何顺应潮流,抛弃中共,而不是在中共体制框架里搞权力分配、变革之类的。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