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五毛之父”受审“政治明星”耻辱落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25日,中共云南省委前副书记仇和受贿案一审在贵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仇和被控受贿2400万人民币,他当庭“认罪、悔罪”。2400万在中共贪官的丛林中,是个小数目,不过,仇和有其招牌特色:他是大陆“五毛党”的鼻祖。

“五毛”,即“网路评论员”,是中共言论和网路监管体制中的特殊大军。据报导,11年前,时任江苏省宿迁市委书记的仇和推出,针对时政热点,雇人写网评来引导舆论,就在那时,仇和开了“发一贴五毛钱”的先河。港媒《苹果日报》也曾报导,2005年4月29日,宿迁市首批26个网路评论员正式上岗,五毛党公开亮相。如今,“五毛之父”出庭受审,众人拍手称快,连呼:这是报应。

打虎记总是有看头。仇和的简历也有耐人寻味之处。据《人物》杂志介绍,仇和家里原本有8个孩子,有两个因为贫穷而死去。在仇和5岁时,亲眼看着一个弟弟因为没钱治病死掉了。仇和能够上学也是三个姐姐牺牲了她们的上学机会才换来的。1977年,仇和入党;1978年,仇和考入南京农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苏省农科院工作。1993年,仇和家是全村最后一个从草房改为瓦房的。1995年,仇和赴美进修,回国后即从宿迁市起步,“一路强拆,一路升迁”。

仇和嗜好在城中强拆。2003年,江苏宿迁市强行推进变卖幼稚园和医院,引起激烈争议。在质疑声中,仇和从宿迁市委书记升任江苏省副省长,2007年12月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2011年11月任云南省委副书记,18大当选中央候补委员。

在昆明,仇和推行了多个城建项目。螺蛳湾市场搬迁、昆明市内汽车站外迁、城中村改造等一系列拆迁工程,多次引发利益冲突和群体事件,民怨深重。有人评说,仇和拆掉了很有特色的老昆明,重创昆明的历史文化。

据报导,2009年,昆明西山区福海社区的农民有1800亩旱涝保收农田被毁掉,然后农民被强迫拆迁,农民没有办法,只好签字。有些七八十岁的老人租不到房子,竟然住进自家的猪圈,还有22个老人因此死亡,另有一名92岁的农民自杀。

仇和说过:“我搞科研出身,科研重结果,不重过程。”“西方在我国现在这个发展阶段时,在我国这种GDP的时候,哪里有人权呢?”

对于人权的公然漠视,仇和不耻高调宣讲。这恰恰解释了他在为政期间所犯下的另一层面的罪恶:资料显示,仇和无论是在宿迁还是在昆明,都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9年10月16日,昆明市东川区七十多岁的三位法轮功学员彭素芬、张美兰和刘蓉在人行天桥等地悬挂了“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横幅。时任昆明市委书记仇和视察时看到横幅、要求东川公安调查。最后,在东川区“六一零”的操控下,三名挂横幅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

2010年5月,明慧网发表了昆明法轮功学员的一封劝善信《请问中共昆明市委书记仇和:不要真善忍要什么?》信中写,据明慧网报导,已知云南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抄家、强行洗脑、非法劳教、判刑,云南最少已有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昆明地区就占了一半。仅2009年,云南省就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劳教和判刑,其中大多数都来自昆明地区。

学员问:“你们把信仰真善忍、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那不仅仅是在犯罪,也是在毁灭着你们自己的前途。”

仇和来自贫寒的农家。他求学、进修,从科研工作者登上仕途。这颗“一路惊喜”的政治明星,最终在耻辱中落幕。“报应”是众人对其下场的简评。是谁制造了这些贪官、恶官?中共的体制、江泽民的贪腐治国和迫害法轮功,蚕食了成千上万名官员的善良本性。他们在官场和商圈中沉沦,为了私欲和政绩,牺牲百姓的利益、迫害民众,侵犯人权,欠下血债。同时,这些官员自己也在溃烂乱象中被罪恶吞噬,自食恶果。仇和受审,是又一记善恶必报的警钟。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