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澳红歌被取消 华人为何对捧毛说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9月10日讯】【热点互动】澳红歌被取消 华人为何说不:前中共党魁毛泽东去世40周年的日子,而原定在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纪念毛泽东的红歌会在一片反对声中被取消。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是9月9日,是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去世40周年的日子,为纪念毛泽东,在悉尼和墨尔本市政厅原定举行的红歌会却没有能够如期举行,而是在一片反对声浪之中被取消。

这一次海外组织红歌会究竟是什么目的?海外华人为何发出如此巨大的反对声浪?中共对于海外的渗透究竟有多深?红歌会被取消究竟又释放了什么信号?围绕着相关话题,今天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节目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段新闻短片。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导,澳洲华人组织原本定于9月6日和9日在悉尼和墨尔本市政厅举办“纪念毛泽东逝世40周年”音乐晚会,不料引起轩然大波。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澳洲退党服务中心、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等9家民间机构,在美国请愿网(www.change.org)发起联署,呼吁两个市政府立刻取消有关场地的租约,主张政府的场所不应该被用于颂扬犯有反人类重罪的罪犯和宣扬政治极端主义。

反对该音乐会的澳洲价值守护联盟负责人JP Cheng告诉“新唐人”,因为得人心,他们的呼吁得到了众多澳洲民众的响应和媒体关注,请愿网目前已经有超过4,000人参与联署。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钟锦江说,他们在侨居澳洲网上进行民意调查,短短两天时间,就有一万四千多人签名反对颂毛晚会。

据海外媒体援引“反颂毛晚会”发起人韩尚笑披露,“颂毛晚会”的举办方,有着深厚大陆背景。

JP Cheng和钟锦江都担忧的表示,近年来,中共无孔不入的意识形态渗透,正在侵蚀著澳大利亚自由、平等、和平、仁爱等普世价值。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负责人JP Cheng:“这些年来,一再有这种亲中共的社团、组织在澳洲搞很多很多活动,什么红歌啊、跳舞啦、还有上街去抗议啦。他们有充足的资金,资金来源显然是有组织,而且后面有一个很强大势力。”

据最新消息,悉尼市政厅已经决定取消颂毛晚会。JP Cheng表示,这次成功只是暂时阻击了中共红潮的一波侵袭,他希望更多华人继续捍卫澳大利亚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不被“红色病毒”侵蚀。

主持人:澳洲的红歌会被取消,华人为何说不?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

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身在澳洲的前中共驻悉尼总领馆的外交官陈用林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二位都是通过连线加入我们今天的节目。首先请教陈用林先生,因为您在悉尼,关于悉尼和墨尔本的这两件事情您也最清楚,究竟红歌会为什么要在澳洲这两地举行?是怎样的来龙去脉,能否给大家简单介绍?

陈用林:主持人您好。这一次不是普通的红歌会,它是吹捧杀人魔王毛泽东,把他吹捧为英雄的所谓“颂毛”音乐会。根据主办方的广告,就可以知道它是由一家地产公司“LB集团”和一家旅游娱乐公司“澳大利亚国际文化交流协会”,这两家公司主办的。音乐会主题称作“光荣梦想”,主要是纪念毛泽东死亡40周年。从节目单上我们了解到有《东方红》、《长征》、《十送红军》、《横断山》、《映山红》。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从不同的角度诠析毛泽东的人格魅力和英雄气概,还说什么毛泽东永远活在人民心中的这些鬼话。

说到这件事情的背景,据说,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是牵线、搭桥的角色,帮助主办方联系了毛氏的宗亲,想把毛氏家族的人也搞到这里来,把活动搞得轰轰烈烈,接下来据说还要在悉尼建毛泽东庙,想永远把澳大利亚的华人拴上紧箍咒。

今年春节,“澳洲和统会”、中国政府和澳洲纽省政府,联手把歌剧院等标志性的建筑,用灯光搞成所谓中国红。当时我就看了觉得恶心得要吐。我相信有很多在文革中惨遭迫害的那些人,都会有类似于我的感受,因为我父亲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

7月份,在墨尔本还有一些所谓亲共的华人社团或留学生,搞了一个游行,支持中国在南海的主权。这跟澳洲政府的政策是相违背的,澳洲政府是尊重《海洋法公约》的决定,也遵守《国际法》的标准。所以这个活动很多人知道了之后就觉得特别气愤。我相信很多华人有一种感觉,澳洲很快会变成为“中国的后院”的感觉。好多人逃离了中国到这里、自由社会来生活,结果发现中共已经到这里了,连毛泽东这样的魔鬼都已经到澳洲了!

主持人:华人都担心澳洲变成了中共的后院。蓝述,我想请教,您怎么看红歌要在澳洲最大的两个城市──悉尼和墨尔本而且是在市政厅上演,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您怎么解读?

蓝述:我觉得很多华人在国内被洗脑了嘛,到了海外以后,他把这些东西也带出来了,可能在中国人的社区里面不见得就能够去讲这些事情,他可能觉得还不够满足,希望在具有官方背景的一些场地进行演出,比如市政厅,然后把它作为像声明一样,要把他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中国人在国内有毛左,也有不喜欢毛左的,移民到海外的也一样,基本上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跑到海外来的照样有毛左,也有不喜欢毛左的。

5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搞的纪念文革50周年,当时是以中宣部下面的一个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的名义做的;纪念“五‧一六通知”,搞了一个56朵红花少女组合,当时听到所谓“56朵红花少女组合”就已经鸡皮疙瘩掉一地了;海外也出现这种人其实是不奇怪的,它是为了它自己所相信的那些价值作诠释。

主持人:陈用林先生,我们知道,这件事情也峰回路转,今天是9月9日,红歌会并没有能够如期举行,而是在一片巨大的反对声浪之中被取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遭到这样的反对?究竟是怎么的过程?

陈用林:这一次颂毛会被取消,主要就是民间的反对声浪、抗议压力很高,迫使悉尼市政府宣布以安全为理由取消场地租约。在悉尼大势已去之后,据说主办方自己取消了墨尔本的演出。

这一次是亲自由的华人社团取得了大胜利,抗议颂毛会的微信群里面的华人特别活跃,他们刚开始就推动创建了“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的新团体,发起网上签名并大规模讨论,激起了很多华人的愤怒、激情和参与。以前这群人绝大多数有签证方面的原因、和中国大陆有千丝万缕利益方面的联系,基本上是沉默的,这一次为什么能够站出来呢?我认为主要是有“要捍卫自己家园”的这种感觉。很多人已经把澳洲当成家了,因为中国的家、原来的祖国已经无法生活的时候,特别是精神上没有自由,他们到了澳洲以后,很有安全感,所以这一次都站出来声援。

另一方面,他们有很严重的危机感,因为中共红色宣传大外宣对澳洲的泛滥,形成对澳洲华人的形象玷污,主流社会的印象是这些华人脑子肯定有问题,居然有人捧一个杀人魔王,比希特勒、斯大林杀的人还多,应该是毫无争议的一个角色,居然有人吹捧他为英雄,觉得不可思议。所以这也是华人为了自保、维权的行动。

在1960、1970年代,中共向印尼输出革命,最后导致印尼排华,直到1990年代、接近现在,印尼的排华情绪还在继续,导致了多少人的家破人亡,所以这种危机感让很多人觉得应该发声。我个人也是参与其中,向悉尼市政府提出交涉,刚开始的时候,悉尼市政府说“是租约”,对媒体也说“是商业租约,不能因为少数人或者一些团体的反对就取消”。因为澳洲允许有言论自由,并且也拒绝与价值联盟的代表们见面,当局知道这些代表们去就是要抱怨、交涉,所以拒绝见他们。

很不巧,当时悉尼市议会正在选举,所以市长、议员都不肯见,也不表态,市政府、政客这方面等于是瘫痪了,后来网上签名的人数越来越多,所以主流媒体开始报导,特别是像SBS民族台、悉尼《先锋晨报》和影响最大的广播电台2GB进行了比较广泛的报导,其中特别提到华人社区在“颂毛”这件事上出现了严重的族群分离,颂毛会给华人社会带来的是分裂和仇恨;“价值联盟”也策划大规模的现场抗议活动。

最终,这些压力迫使悉尼市主管场地租约的行政主管与华人代表们见面,行政主管刚开始显然是想随便打发,还是称“商业租约”;我们提出,造成社区分裂,认为悉尼市政府最后要承担结果和责任。刚开始的时候,悉尼市方面还说应该征求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的意见,被我们说了一通之后,最后他们说会征求澳洲外交部的意见。后来价值联盟的代表John Hugh就写信给外交部长Julie Bishop,请她给悉尼市提供外交意见,并发了新闻公报。实际上是施加压力的一种行为。

后来因为时间紧迫,John Hugh还写信给总理,要求他直接干预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已经对澳洲社区造成了不稳定和分裂。在这样的压力下,悉尼市政府被迫在见面后的第三天就把租约给取消了。整个过程主流媒体非常关注,对悉尼市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最后导致场地租约取消,取得胜利。

主持人:观众朋友已经打来电话,我们接听纽约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您好。

纽约宋先生:您好,首先向陈用林先生表示最真挚的敬意。我觉得澳洲的人们联合起来阻止毛泽东这个大魔头,说明老百姓越来越清醒了。毛泽东杀了那么多中国人,好几千万,我觉得现在应该是越来越清醒了。非常好!非常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宋先生。接下来我请教蓝述,您怎么看待市政厅一开始没有拒绝,到最后在反对声浪之中拒绝,这个过程给人们什么启示和解读?

蓝述:我觉得,基本上反映了很典型民主社会政治人物的心态,一般的情况下,已经决定的事情,而且做了,他不会认错的,如果有反对声浪,但是反对声浪不够强大的话,他也不会轻易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这一次海外热爱自由的华人强大的声音,毫无疑问是被澳洲主流社会听到了。

另外我觉得可能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可能悉尼和墨尔本的市政府也在等待,看看驻澳洲的中国使、领馆会不会有所动作。现在很多西方的政治人物都不大愿意得罪北京,因为要做生意嘛,特别是比较左派的一些政治人物,他们一般不大愿意去得罪北京,觉得把生意做好了,大家坐下来也不谈人权或有涉于价值的问题,主要谈的比如贸易、赤字、生意、哪个国家赚了、哪个国家亏了,谈谈经济上的一些问题。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也处于一种观望的状态,就是看看中领馆、大使馆会不会有什么动作,有没有什么压力,其实也反映出他们对中国国内政治的一种无知,像毛左在国内本来也就是少数,也是不大受欢迎的,没有多少人真正拥护复辟文革的想法。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驻澳洲的中国使、领馆有什么非常强硬的表态,我想这可能也是最后他们不得不改变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这倒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共对海外的渗透、对于政界人物和其他各个领域的人物究竟施加了什么影响?到了什么深度?一会儿再详细解读。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接听他们的电话,听听他们的见解。旧金山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旧金山陈先生:您好。很高兴大家能够讨论这样的话题。我想谈几点,第一、文革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有一批人总想搞一点事情出来,其实上一次红歌会在北京搞了以后,习近平和栗战书严厉查处。所以搞这东西对国内有好处吗?你在澳洲搞,对国内没好处,肯定没有市场。你在澳洲搞,对大部分老百姓有什么好处?对华人也没什么好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有一批人“为了打鬼,借助钟馗”。什么意思?为了捞钱嘛!它搞这东西要花钱的,跟谁要?我就不用说了!然后弄来很多钱,花个二三万,捞个七八万,就是为了捞钱!就这么简单的事情。

这种事情越来越没有市场,就像搞孔子学院,不教“四书”、“五经”,在外面宣传一些其它的东西,不符合中华文化的东西,最后就越来越不得人心,一个道理。只要你在国外宣传古老、优秀文化、传统的东西,是很受欢迎的,很多外国人学习。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听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大家好。袁红冰先生早就讲了,整个西方受什么影响?是绥靖主义,是一种瘟病。这一次所谓颂毛的红歌会,本来要在悉尼举行,这就是绥靖主义的恶果。很可惜呀!现在没有人认识到这一点,很多事情要找原因要到这里去找。像唱红歌,不管颂毛不颂毛,这种事情在这里被讲成是“言论自由”;我们必须讲,“唱红歌”这件事情绝对不是言论自由,它是浮起来的邪恶的、腐朽反动的共产党意识和共产党文化的一部分,重要部分,绝对不是什么言论自由,大家应该把这个看清楚,应该跟议员们讲清楚。

主持人:其实我们刚才提出一个问题,中共对海外的渗透。陈用林先生,以您过去外交官的特殊经历,您怎么看待中共对海外的渗透?究竟有多深?究竟有多广?

陈用林:这一次的颂毛会,实际上是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渗透已经推到了顶峰,从现在主流社会明显的反弹可以看出来。主流社会已经有很高的舆论,要把中共的黑手推回中国去。我在2005年就提到过,中共对澳大利亚大的战略方针,就是要把澳大利亚变成一个稳定可靠的资源、能源供应基地,做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后方来经营。

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必须要对澳大利亚进行全方位的渗透,无论是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渗透,进行改造澳洲社会,成为稳定的供应基地的目的。就说每年悉尼市搞的所谓“中国新年春节大游行”,完全是中国政府出人、出力、出钱办的活动,每年都搞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其中有当地的华人提出,“中国新年”这二个字能不能当地化,改成“西历新年”游行?但是总领馆坚决不同意,然后组织亲共的华人、所谓的“侨领”,要求不能改。到现在为止,在悉尼搞春节大游行已经是第12个年头了。

在这个背景下,甚至亲中共的社团在墨尔本搞游行,要支持中国对南海的主权,违反国际公约。这种做法,基本上让人感觉是一些澳洲的华人不替澳洲说话。实际上渗透非常严重。

主持人:因为时间非常有限,没法尽讲了。最近澳洲新州的参议员,由于受到来自中方团体的贿赂而下台的消息。最后还有半分钟时间,我想请陈用林先生总结、回顾一下,这件事情给我们什么启示?

陈用林:中共各界媒体报导,中共的红人对澳洲政客提供政治献金进行行贿,主要来自澳洲华人社团澳洲和统会。中共对澳洲主要还是金钱开道,以亲共华人社团、学生学者联谊会、孔子学院系统等渠道,渗透澳洲政、商、学界,所以澳洲政界腐败是必然的。

主持人:不管怎么样,红歌虽然宣传得很厉害,但是最终在华人的声浪之中并没有能够举行。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点评、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