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财新网发文质疑无上权力与中国变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有习阵营背景的大陆财新网在其“名著的启示”专栏中,推出了米琴撰写的“《麦克白》:质疑无上权力”一文,而此前这个借名著隐喻当下的专栏中,曾传递过否定文革、否定毛、推翻墙等信号。因此,对于这篇“质疑无上权力”的文章我们同样不能等闲视之。

《麦克白》是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现在正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上演。文章伊始,米琴首先点出了麦克白夫人不仅仅是帮凶,更应该是说主谋,因为正是她对“君临万民的无上权威”的渴望,对要获得无上权力必须不择手段的认同,才一再使用激将法迫使远非心地邪恶之人的麦克白走上了邪路,杀死了给了他极大尊荣的苏格兰国王邓肯。

最初,杀死邓肯后的麦克白夜不能寐,处于不断自责当中,但随着拥有无上权力,他变得越来越残酷,大开杀戮:杀邓肯的卫兵;杀原先的好友班柯大将,还要杀其儿子;杀臣子麦克德夫未遂,就杀了他的妻子儿女。总之,凡是他疑心会威胁到他的权威的人,都格杀勿论。一时间,臣民都活在恐惧之中,人人自危。

然而,通过杀戮得来的至高无上权力的麦克白,却享受不到丝毫的快活,而是感到生命的意义已经停止,他的心灵被“磨折得没有一刻平静的安息”。与他同样备受折磨的还有麦克白夫人。

就在麦克白夫妇备受煎熬之际,讨伐暴君麦克白的义士们也很快聚集在逃到英格兰的邓肯儿子玛律康的周围。在讨伐行动开始,玛律康和麦克德夫有一番对话,玛律康提到未来即便麦克白被除掉,但国家很可能处在新的暴君统治下,因为“无上权力的诱惑和腐蚀可以使正直的人变成暴君。而强权之下,善良的人也会被迫作恶”。为了试探麦克德夫是否忠诚,玛律康坦言自己具有“淫佚”、“贪婪”等特点,也可能变成新的暴君,但麦克德夫却对此不以为然。不过,当玛律康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美德,要在掌握大权后,扰乱世界的和平,破坏地上的统一后,麦克德夫终于无法忍受了。此时,玛律康才道出所说的都是谎言。

从对话中,米琴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王权专制制度没有改变,总有可能出现新暴君的恶性循环。因为它对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的欲念没有任何约束,而且一个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可以为所欲为,甚至可以破坏世界和平,搞乱世界秩序。这样的权力制度还会鼓励臣民“求荣献媚”,至使整个社会腐败堕落。

果不其然,在麦克白首级被砍下,玛律康登上国王宝座后,他即显示出了其残酷的一面:“帮助他们杀人行凶的党羽,我们必须一一搜捕,处以极刑。”全剧以“处以极刑”这话结束,暗示玛律康有可能变成新一轮暴君。

在文章最后,米琴总结道:无上权力具有激发人性恶的巨大潜能,彻底摧毁了像麦克白这样曾经享有正直美誉的将才。在这种权力制度下,新暴君的产生和统治永远难以避免。而暴君的统治又产生佞臣和谄民,导致整个国家病入膏盲。她认为剧中流露出的、对无上权力的质疑和抨击暗示,病根就是王权专制制度。

显然,文章反复抨击无上权力和王权专制制度,目地还是隐射当今中国,暗示中国的问题的病根就是专制制度。

自1949年中共建政后,就抛弃了其向美国学习民主制度的承诺,迄今都在实行一党专制。作为首任中共党魁的毛泽东,通过不断除掉党内威胁自己的领导人,拥有了无上的权力,而且可以说是为所欲为,甚至他也不担心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并做好了死去一半中国人的准备……他给中国、给世界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更在反右、文革等一次次运动中将中华五千年文明摧残殆尽。可以说,当时,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力量可以制约毛的恶行。

1970年,毛曾对来访的美国“红色记者”斯诺如此说道:“我是无法无天,叫‘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没有头发,没有天。”毛的坦言可以说是对其拥有无上权力最好的注脚。

在毛之后,同样在拥有无上权力后无法无天的另一个中共党魁是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江胁迫其他政治局常委,于1999年7月悍然发动了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并通过“610”这个法西斯机构纠集党、政、军所有资源,对法轮功进行了史无前例的诬蔑和迫害,甚至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彼时,在江掌控下的各级政法机构、军队、武警,都深深卷入了这样的罪恶,而同样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力量可以制约江的恶行。江在无法无天的过程中,也终将中共拖入了灭亡的边缘。与麦克白一样,双手沾满鲜血的江惶惶不可终日,其下场也早已注定。

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因其不愿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背黑锅,与想保住权力的江派展开了激烈的博弈。习在反腐的名义下,多方清洗官场,拿下了江派众多高官,并将矛头最终指向“太上皇”江泽民。今年以来,习近平至少已更换三分之二的各省大员,而且剩余几省的人事更换也在酝酿中,而一旦各省大员更换完毕,习近平或许要推行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此前海外媒体曾披露,今年中共“两会”期间,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甯牵头召集40多名高层智囊,在北京西山战略研究室举行了关于民主制度和机制改革的秘密研讨会。有分析认为,会议内容凸显习近平当局想彻底解决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暗示习近平想要变革中共体制,迈向民主宪政之路。

此外,今年4月,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已对外媒表示,中国未来可以由国家主席制变为总统制。如果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为总统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生态看,必须是“系统性改革”。7月12日,汪玉凯接受媒体专访中再次提到在中国推行总统制的议题。而在9月10日,大陆社交网“办公室秘书”推出一条敏感微博,提及总统制。这样的说法在大陆显然不同寻常。

结合财新网这篇质疑无上权力的文章以及大陆关于总统制的言论,或许我们可以推断,目前高层也已意识到了中国问题的根源所在正是体制,明晓限制无上权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改变体制,因此正在为中国未来变局做铺垫。没有人否认,一旦中国发生巨变,必将对全球产生巨大的震撼和影响。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