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除不尽的贿选 评:体制需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9月14日讯】中共全国人大13号召开临时会议,宣布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这是当局对辽宁贿选案的进一步严处,曝光涉案人数之多也引发外界再次聚焦,中共官场贿选到底有多严重。

中共进一步严处辽宁拉票贿选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在13号召开临时会议,取消了辽宁省45名“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另外央视说,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也涉及此案,他们已由原选举单位接受其辞职、或被罢免终止代表资格。

这一处理直接让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停摆”,因为本届辽宁省人大常委会62名成员中,一下38人没了资格,剩余人员还不到一半。

当局对辽宁贿选案如此严惩,被视为在今明两年的“换届年”警告全党,同时也引发外界再次聚焦,中共官场贿选到底有多严重。

中共实行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号称“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但目前只有县、乡两级人大代表实行直接选举。

前福建宁德市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长李建峰告诉新唐人,乡级基层贿选非常普遍,手段多种多样。

前福建宁德市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长 李建峰:“我们当时在农村基层第一线的时候,为了选村人大代表,这些有钱的人或者在当地有点势力的人,就给每一家每一户送一桶豆油,送50斤大米,再送上200块的红包,你要选我。这个是在农村里面。那么当地的老百姓接受了这样子东西,他就做个顺水人情吧,有这个总比没有这个好。这个是在基层。”

李建峰表示,再到县一层,直接包红包、给购物券都成了山寨式做法,还有不山寨的高级贿选方式。

李建峰:“比较不山寨的做法是什么呢?通过更高一级的官员下来发号施令。比如说县级选举,可能这些富豪花了一大笔钱,到市里面运动一些官员,比如说市里面党委的常委、省里的常委,下来选举压阵:你们必须要选这个人,这是我们的安排,听党的话。从形式上看当地的这些人并没有得到钱,似乎他没有向当地贿赂,从本质上看他已经贿赂了上面的一级。所以说他这一种民主实际上是一种假民主。”

党媒也承认,每逢换届年党组织要走一整套流程,上级组织部派出考察组去下级党委开会、谈话,所谓“考察和推举候选人”。而此时贿选者就有了空间,用财物为自己多换几句“美言”。

李建峰表示,上级党委介入也造成了基层贿选不但得不到法律惩罚,反而层层向上发展。

李建峰:“各地法院也好,检察院也好,对这种案件受理的是极少极少。因为当地的法院、检察院还是要听当地的党委的话。我党委下来助阵,帮你这样去做了,当地的法院、检察院院长是绝对不敢去起诉跟审判这种案子。一党专制造成了畸形的一种怪胎。”

辽宁贿选案升级到了省级,和全国人大代表的贿选,但近年来爆出贿选的并不止辽宁一省,也不止人大代表这一种选拔制度。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分析,贿选在中国如此普遍,正是因为中共体制的运转需要。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它需要这种钱,作为体制的润滑剂。这种腹黑、买官卖官,它这个体制才能运转的了。另外来说这种贪污腐败是体制本身需要运转,和有效忠的一个必须的东西。否则它体制早就涣散了。”

陈永苗举例说,就好比中国有很多新闻专业人士胸怀理想,但毕业后在媒体工作中却因为受中共钳制,只能放弃理想转向实际利益,基层的百姓也并不是没有民主的梦想,只是深知根本无法选出为民办事同时受民众监督的人选,干脆只能用选票换钱。

采访/陈汉 编辑/尚燕 后制/萧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