贿选早是公开秘密 习近平震怒另有深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9月16日讯】日前,中共人大常委会12年来首次召开临时紧急会议处理辽宁拉票贿选案,由江派常委张德江亲自主持,确定辽宁省的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分析称,在中共六中全会以及十九大前,习近平通过对此事的追究,达到遏制张德江的作用,以防止他在日后的人事调整上搅局。

大陆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政事儿”9月14日发表文章《现在明白了,习近平为何因此事大怒》称,9月13日,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部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的报告,确定45名拉票贿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审议通过了关于成立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筹备组的决定。

辽宁拉票贿选案惊人 习近平高调追查

这次会议由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持。在这次会议中,张德江用“首次”和多个“严重”来形容辽宁拉票贿选案。在此前,习近平曾不下三次在公开场合提到衡阳破坏选举案,还曾拍案要求吸取教训,坚决杜绝此类现象发生。

在文中,“政事儿”称,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于9月3日结束后,按惯例,第二十三次会议在两个月之后召开。但仅相隔10天,按照习近平关于查处辽宁拉票贿选案的决策部署,第二十三次会议便于9月13日这一天临时举行,而且只有一天。会议确定45名拉票贿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会议决定成立辽宁省人大会议筹备组,代行辽宁省人大常委会部分职权。

据中共官媒报导,2013年1月27日,在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由619名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出102位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其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拉票贿选,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

报导称,被撤销人大代表资格的45人中有38人被免除人大常委职务,因此辽宁省人大常委会成员已不足半数,即法定要求的最低人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已不能正常运转,

在2014年1月14日的中共中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曾因衡阳贿选案大怒,连声追问六个‘到哪儿去了’。今年1月,在中共中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指出,衡阳破坏选举案与南充拉票贿选案性质极为恶劣,坚决查处这些案件,实施严厉问责。今年,地方领导班子开始换届,要做好问责工作,加大监督和查处力度,他强调:问责不能感情用事,不能有怜悯之心,要“较真”、“叫板”,发挥震慑效应。

今年中共两会,习近平参加湖南团审议时指出:今明两年,全国省市县乡要陆续换届,要深刻吸取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和四川南充拉票贿选案的教训,以“零容忍”的政治态度,坚决杜绝此类现象发生。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9月14日发表评论文章,称辽宁拉票贿选案是中共国家成立以来,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的贿选案,“涉案人数众多、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触目惊心。”

中共官场贿选已是常态 企业老板获选换取利益

中共人大常被西方媒体形容为“橡皮图章”,“举手机器”。人大选举也成为中国民众调侃的对象,他们心知肚明存在贿选。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高级讲师,中国政治分析人士李文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不惜重金贿赂获得人大代表资格,是因为人大代表的身份可以带来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这些人大代表回到地方上,凭著自己的身份,可以在官场上,在生意场上,在社会上,换取可以实际衡量的利益。

他说,中共官场买官跑官贿选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决不只有辽宁省。只不过这一次辽宁人大代表贿选的规模、涉及的人数实在是惊人,才惊动了中南海。习近平对十九大的筹备已经启动,人事调整会涉及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相信辽宁贿选案的查处还只是个开始。

据陆媒财经网报导,有数十名来自辽宁省的人大代表正在接受调查,部分有实力的企业老板不惜重金贿选,当选后插手司法,甚至以“司法建议书”的形式干预案件办理。

本月早些时候,辽宁人大原副主任郑玉焯因涉嫌受贿罪、破坏选举罪被立案侦查。此前,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省委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省委原书记王氏先后被指控拉票贿选而落马。

张德江搅局与习近平对抗

据海外媒体报导,2014年9月30日,中共人大内务司副主任委员、原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在党媒刊文称,中共人大可罢免国家主席。李慎明此举被认为是在挑衅习近平。分析认为李慎明这么做是因为,李慎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心腹,自认为靠山“强硬”。另外,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与习近平激烈对抗,故意纵容李慎明这么做。

报导称,9月28日,香港“和平占中”正式启动,后升级为“雨伞运动”。9月30日,李慎明在党媒人民网刊文,力挺在香港局势激化中起催化作用的中共人大。李慎明在文中引用了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话:“我们的主席不能解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相反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罢免主席。”此举被认为是在挑衅习近平。

李慎明不但是江泽民的心腹,而且他的顶头上司是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张德江是江派的前台重要人物,多次挟持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如2013年,习阵营拟废除劳教制度,但张德江操控的人大却故意拖延。

2014年6月10日,张德江和另一江派常委刘云山联手背后运作,致使中共“国新办”发表香港白皮书,改动“一国两制”的定义,引爆香港各界强烈反弹。6月20日开始,近80万港人公投争真普选;7月1日,超过51万人参加七一大游行。

2014年8月17日江泽民生日这天,张德江指使香港亲共团体通过撒钱拉人的方式,策划了一个号称十多万人参加的“反占中”游行运动,反对香港市民提出的“占领中环、争取普选”的行动,企图通过这种活动撕裂香港社会。

8月31日下午,张德江操控的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框架进行表决,连落三闸,全面封杀港人争取的真正民主普选,迫使香港民众的占中行动演变为“雨伞运动”。江派的目的是制造混乱,借此提议出动军队进行武力镇压,目的是以“纠正错误”的方式逼习近平下台。在这种背景之下,李慎明才胆敢放风称“人大可罢免国家主席”。

旅美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认为,贿选早就存在,已经几十年,甚至可以说是中共体制使然,因为中共本质独裁,不可能有真选举。习近平为何在中共六中全会及十九大前关键时刻对贿选案高调追击,实际起到的作用是强有力遏制了张德江。对张来说,后院曝出这么大一件案子,问责是跑不了的,他在以后的人事卡位中将很难说的起硬话。

(记者欧阳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