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北京破楼藏巨额财富 中国人到底谁养活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很多人都知道中国有钱人正想法设法的把钱弄到海外,《纽约时报》近期发表了几篇文章公布了一些调查结果。中国的有钱人,钱和权是联系在一起的,基础就是共产党胜者王侯败者寇的理论,今天在中国社会当中很多人也接受这个理论。

《起底安邦股东:空办公室里的壳公司》中说:“在北京的一个商业区里,办公楼高耸入云、购物中心闪闪发光、公寓大楼环境奢华。在这个繁荣的商业区的中心,坐落着一栋破败的四层小楼,而楼里的一间办公室却掌握着惊人的财富。

要去往那间办公室,访客必须先经过一个没有标识的入口,入口旁边是一个贴着灰色瓷砖的邮局。然后,再穿过一座由随便牵搭的电话线和电线组成的迷宫。到了四楼,走廊墙壁上黑色的磨损痕迹表明这里长年失修。走廊的尽头,便是呼家楼集中办公区。这是一个得到官方批准的壳公司注册地。”

北京很多破旧的地方就是这样,所以北京人有句话“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就是包子从外面看不出有多少肉馅。

也就是说,安邦集团有钱,但表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不像马云那么扯呼,只有民营企业家才在外面这么招摇,官商才真正是“有肉的包子”。他们故意的低调,

“政府记录显示,这间办公室是两家公司的所在地,而这两家公司在中国最大的金融集团之一安邦保险集团持有的股份,代表着该集团逾150亿美元的资产。”

所以真正有钱的并不一定要开宝马,穿好西服。很多穿着拖鞋和破背心在外面转悠的是贼有钱,很多的官也是这么做的。

“打探情况的访客不受欢迎。当记者告诉办公室里的一名女子,这里的两家公司持有安邦的大量股份时,不愿透露姓名的这名女子变得很生气。

‘我们就是一个私人企业,就是帮别人做工商注册。’她说,‘它们是不是壳公司和我们没关系。’这名女子指的是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而该机构管理着中国的企业资料库。”

大家知道,在北京注册公司要花不少的钱,20多年前,要吃多少顿饭,还不一定能办成事呢,因为有人就是光吃饭、拿钱,不帮你干活。不像在北美,要注册一个公司,到政府那里盖一个章,刷一次信用卡,几分钟就完事了。私人公司不到100美元,有限公司才300多美元。

“另一家持有安邦股份的企业控制着价值56亿美元的资产。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址与呼家楼这栋小楼只隔了几个街区,在一栋办公楼的27层,但那里实际上空无一人。事实证明,在昔日的皇家祭祀场所天坛附近,另一家持股公司的注册地址也是一间空置的办公室。楼下的索引信息倒是列出了以前的租户:一家卖鞋的企业。”

安邦集团很多人买它的股份,但它的注册地不是空的,就是假的,就是卖鞋的。

“安邦曾是一家不甚活跃的保险公司,现在却坐拥价值2950亿美元的资产,并被冠以雄心勃勃的全球买家的名号。它由39家公司控制,这些公司中有不少所有者又是关系盘根错节的壳公司。很多壳公司名字和地址相近,或是有着共同的所有者。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那样,这些公司归根结底由大约100人控制,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一个叫平阳的县。那里是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的家乡。”

安邦的老板吴小晖是一个农民,但这个农民却娶了邓小平的外孙女。

文章还指出了,安邦和其他大企业不同之处:


“在任何一个大国,大企业的股东通常本身也是家喻户晓的机构或个人。中国也不例外。比如,中国首富王健林领导的大连万达商业地产在政治人脉的广度上堪比安邦,但它的很多大股东是家喻户晓的中国公司,如中国人寿。安邦却有所不同。持有安邦股份的公司,以及它们背后的支持者,几乎全都名不见经传。安邦的规模日渐扩大,声望与日俱增,这一点不同寻常。”

王健林和马云都是民营企业家,什么意思?马云和王健林的爹是谁你不知道,但王健林的儿子你知道。这就是民营企业家。

官商就是红二代和红三代,他们的爹和爷爷你都知道,但他们却名不见经传。有的就是我刚才说的,穿着背心裤衩的,但比王健林有钱,有权。王健林和马云未必敢惹吴小晖的道理一样。吴小晖是邓小平家里的人,马云再有钱是外家人。

安邦就是被红二代和红三代控制的,把他们弄的钱往外面转移,安邦真正的股东们都是六七十岁的标准红二代,他们知道命不长,中共正在崩溃,这一点他们最清楚,虽然他们都不想共产党崩溃,但他们心里知道随时就会崩溃。他们都在为儿孙们留后路,让他们有钱来光宗耀祖。

“在中国,除了销售汽车保险和人寿保险,安邦还控制着西南地区的一家大型银行。它是中国巨型金融集团中国民生银行的最大股东,同时是招商银行的第二大股东。

但中国并非开曼群岛或英属维尔京群岛那样的离岸天堂。只要有耐心,通过该国的在线企业备案系统就可以查到持股公司背后的名字,安邦也不例外,尽管其法人股东的名字、地址和所有者频繁变动。

时报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梳理成千上万页备案文件,从而还原出与这39个股东有关的企业史。一幅清晰的图景浮出水面。其中至少35家公司——共持有安邦逾92%的股份——全部或部分的所有权可以追溯至吴小晖、其妻卓苒或陈小鲁的亲属。卓苒是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而陈小鲁的父亲是中国最知名的元帅之一,协助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在1949年取得了胜利。有的亲属是这些公司当前或曾经的所有者或董事,有的则是其前身公司当前或曾经的所有者。”

卓苒是邓小平的外孙女,陈小鲁是陈毅的儿子,他们不露面,频繁更换公司地址和所有者名字,对他们来说很简单,因为一部分国家就是他们家的。国家昌盛了,老百姓赚钱了,赚的钱就是给了他们了。

国家对项目投资了,他们有本事把钱拿过来,然后投到自己的企业里。然后理直气壮的对老百姓说:“你们记住,是我们养活了你们。”这是非常可怕的。但很多中国人竟然接受。“我养活了你们”,就是我从你们身上拿了钱,但上面不稳定,要吃我,所以我把钱要拿到海外去。什么意思?他们的企业就是养猪厂,卖了猪,留下猪的粪便,自己拿着钱走人了。

“例如持有安邦少量股份的林聪。一些亲属透露,林聪为吴小晖的表亲,是吴小晖的母亲林香美的外甥。回到呼家楼集中办公区,也就是安邦一个股东的注册地,一家名叫北京碧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控制着价值109亿美元的安邦资产。企业备案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日,相关股份其实由一个名叫吴晓霞的女人持有。平阳县的亲属表示,她和吴小晖非常亲。她就是他的亲妹妹。”

大家明白了吗,有本事的是吴小晖这个农民,自己的妹妹也是农民,但这个农民脑袋上挂着109亿美金。都是因为吴小晖到邓小平家做了插门孙女婿。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有多人人通过安邦把钱转移了出去,来应对今天中共六中全会前中南海搏杀的场面。

这就是毛泽东这个农民创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政权。直到现在还有人崇拜毛泽东。王宝强的故事大家不再说了,也不知道这个官司打到什么份上了。王宝强曾经给毛泽东磕头,是个农民的娃子,愿意娶个城里的女人做媳妇,目的达到了,梦想实现了。当梦想成真的时候,现实的一切却成为了噩梦。当他给毛泽东磕头的时候,我相信他是敬佩毛泽东的手段,所谓的“伟人风范”。

我认为毛泽东最“厉害”的是取得天下之后,三反五反,再加上文革。杀掉了那些替他玩命的所有的人,最后他最信谁?就是他的女人,我曾经说过,我看过一个报导,刘海粟,赵丹和江青曾赤裸裸的躺在一张床上。江青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那么多替共产党建功立业的男人们全都死在了毛泽东的手下,周恩来那么阴险的一个人见到毛泽东就蔫了,邓小平那么心狠手辣,毛泽东让他上他就得上,让他下他就得下,能玩死他,邓小平就像毛泽东手中的玩偶一样。

毛泽东“厉害”吧,最后竟然听江青这么一个女人的话,我记得刘海粟形容过江青,说这个女人长得不好看,但很多男人逃不过她的手。你说她是个什么东西?绝对不是东西,但竟然就出现了。一个杀光了替自己卖命的所有人的男人却死在了这样一个女人手里。

同样的道理,王宝强向毛泽东磕头的时候,他不就是信奉毛泽东的这个手段吗?信奉毛泽东灌输给老百姓的这种进化论的理论吗?我称之为“高级动物理论”。王宝强的女人也是用了这样的理论,兑现了他的理念和三观。嫁给王宝强实现他的梦想,但王宝强得为此付出钱财。为什么还那么多人还替王宝强鸣不平?他实现了那么多男人的梦想和高级动物理论,结果媳妇出门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有人说我讨论的是政治,这个政治可是在你们家里呢。我认为高级动物的理念可不是政治而是魔鬼,对王宝强而言,他的媳妇是不是魔鬼?这就是共产党理念把人的价值摧毁后的真实表现。王宝强有钱,有名气,大家热衷讨论,但你知道中国有多少男人和女人也在受此屈辱?所以当中国传统理念被共产党摧毁之后,王宝强的事情就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的家里。但很多家庭被摧毁的人还在呐喊着,“石涛,你怎么老是讲迷信的东西?”很多人不迷信,但自己老婆生的孩子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老公老是加班不确定是真是假,你说这是迷信还是真实的生活?

很多人当自己在社会中遭到挫折的时候,呼喊着社会公平,当被共产党洗脑后得势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很伟大,那些遭受挫折的人都是失败者。这就是手心手背的故事,同一个手,故事却截然不同。

有人说这是哲理,我说根本不是,这是人生。哲理的层面太低了,人生是真实的活生生的生命。所以我说,洞悉人生,站在庐山之外看庐山,就不会被庐山所困扰,不会疑惑于自己的得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