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成报》再指张德江香港“灾星”江泽民撑腰 习近平应了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昨天我跟大家介绍了大陆老板的香港《成报》直接打击张德江,今天早上醒来一看,没完了,《成报》今天头版《张德江祸港13年从隐瞒沙士(萨斯)疫症至毁港普选梦》,意思:张德江是香港噩梦的最初制造者。

我再提醒一下,《成报》的老板是大陆的生意人,他挑战的是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昨天的节目我讲了,《成报》老板背后的支持者力量高过张德江,他才这么干。他是一个生意人,为了点击量才这么干吗?不可能。而且《成报》这么做的时候,国内的媒体不敢说话,没有回应。如果《苹果日报》这么报,你看《环球时报》忙不忙?我认为这是习近平谋划已久的,在宣布六中全会日期之后直接打击张德江的行为。

“香港乱局始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及梁振英为首的团团伙伙把持政事,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居功’不少,他的治港路线是偏执强硬,专搞敌我矛盾,香港在这几年下来,社会严重撕裂,‘一国两制’荒腔走板,生活沉郁。张德江可算是‘香港世仇’。”

“团团伙伙”是习近平的用词,看来张德江没路了,昨天的报导还给他留了路,现在是直接打了。

报导打击张德江提到的还有2003年的萨斯(国内叫非典),当时这种传染病源自广东,张德江是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习近平到浙江任省委书记,张德江从浙江调到了广东,同年发生了萨斯疫病。报导大篇幅的讲述张德江掩盖萨斯的疫情,以至于造成香港在2003年萨斯爆发时死亡近3百人。这种疫病当年传至世界各地。


2003年香港屯门医院胸肺科医生谢婉雯因感染萨斯病毒,成为香港首个因为萨斯殉职的公立医院医生。这场疫症最终造成299名港人死亡,1755人染病。张德江隐瞒疫情受到谴责(网络图片)
我印象很深,当年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中国人居住区,平常流量几万人的商场大白天的一辆车都没有,还是在周末。中餐馆也是一个人都没有。非常吓人的。其实,有时我也在想,你知道萨斯只来一回吗?这种病,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来、怎么去的。

文中大篇幅的讲述了张德江怎么掩盖疫情欺骗老百姓,

“直至2003年1月底,有见疫症快速在广东蔓延,广东省委终向政治局报告,但在疫情汇报上,将患者人数减了一半,只报了600多宗,将另一半报为‘怀疑个案’;在死亡人数统计,则把引起并发症的死者不算患沙士(萨斯),只申报是患并发症致死。”

也就是说一些人明明是得非典死的,张德江非说他得别的病死的。隐瞒了当时的政治局,其实当时告诉政治局也是一样。文中说江泽民撑腰,免除了向张德江的问责。

“张德江隐瞒疫情酿成大祸,卫生部长张文康及广东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等众广东官员被罢免,但张获江泽民撑腰下,不用问责。张德江还借用香港喉舌《文汇报》‘洗底’,头版刊登专访,他自爆为了应付疫情而在四个多月间已消瘦了三公斤。说:‘瘦是应该的──广东受此大灾,我心里难过,睡不好啊!’”

这里用了“问责”这个词,习近平在追缴党员党费的时候是从2008年,要求党员填的另外一个表是从2003年没有任何刑事错误,萨斯发生在2003年,那一年是胡温真正上台的那一年。

《成报》承担着习近平和王岐山交给的任务,用13年前爆发的萨斯打击张德江,要求张德江负责,而真正造成张德江要负责的原因是江泽民。

“由此可见,张德江是香港‘灾星”,祸港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2年担任最高领导人以来,开展声势浩大的反贪腐运动,整治不少高级官员,包括被判入狱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重击‘大老虎’的行动,赢得民众击节赞赏。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决香港的政治及民生乱局,必须‘叫停’幕后操盘人。不换思想就换人,笔者相信香港市民现在最希望中央送的‘大礼’,是铲除‘乱港四人帮’,斩掉他们的利益团团伙伙,搅局者难有作为,还社会公平竞争,重拾公义,港人可重安宁过活,可安心谋发展。”

打击张德江,说明江泽民是他的撑腰,习近平反腐获得了民心,所以要打击“团团伙伙”。《成报》在完成习近平交代给他的任务,报出来的内容,揭示张德江的罪名,接下来会给他定罪。

这是我们看到的真正六中全会的内幕,它的核心部分随着每一天的接近将展现给每一个人。

我在节目中还跟大家讲过了辽宁人大贿选案,我说其实类似事情很多,452名人大代表被换掉,其实各地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偏偏把辽宁给弄出来,这是有说法的。涉及的是人大代表,谁是人大主任?人大的委员长,还是张德江。

法广《辽宁贿选案显示人大已成为中国的富翁俱乐部》中介绍了有关这个案子的分析评论,其中包括《环球时报》的评论,其实就是要张德江为这个案子负责,所以张德江有历史的罪过,有今天的罪过,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打击张德江。

另一个江派人马刘云山从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议上遭到“惨无人道”的虐杀,已经虐杀他一年了。现在张德江遭到打杀,可以说他是参与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的核心式人物之一。

大家知道还有一个张高丽,他在政治局常委中也是隶属于江泽民的人,但张高丽是广东人,好像是潮州人,和李嘉诚是老乡,那里人最大的特长就是做买卖,所以你看习近平上台后,张高丽几乎悄无声息,但张高丽的麻烦在天津,我相信朋友们就能明白了。

剩下的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还有一个俞振声,俞振声是代表邓小平家族的,他就是一个万金油,没事干在家打牌,他什么都不参与,只要今天有吃有喝就行了。

所以真正被打击的就是十八大江泽民获胜的人马,而在最近三四个月被拿掉的省部级大员,同样是江泽民的人马,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会看到六中全会之前,类似的消息被媒体一波波的披露出来,习近平、王岐山、栗战书要完成他真正反腐斗争的目标,这个目标还是那句话,江泽民、曾庆红死定了。

很多人说,你说自己是修炼人还参与政治。如果你认为我谈论的是政治,那么你就不是一个聪明人,根本就没有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早跟大家讲了,事情发生到了统治者这个层面上,人们称其为政治,人们失去了对生命和灵魂的认知之后,你只知道它是政治,因为你不知道你生命的本来和今天现在的你之间的联系。

最近我从当地书店买了一套台湾出版社出的《古文观止》和《唐诗三百首》,书店老板说看过我许多节目,他说,很少有人能像石涛先生这样评判新闻内容。我们讨论的大多都是中国所谓的政治,但我的立足点完全不同,所以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每一个人对事物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观点,因为每一个人对生命的理解不同。国内要开六中全会了,你看在过去时间里,那么多中国问题专家还有多少人还在发声?因为现在时局的走向,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我能够立足于人性的角度去看问题,是从师父那里学的。我认为不是真正信仰者就没有这个能力,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个能力,做为对生命而言都是非常尊贵的,只是人们淡忘了。

今天中国人有钱,很多人的钱都赚疯了。其实我认为这和政治一样,并不是一件好事。你今天有百亿,千亿,你也还是这块肉。一分钱都帮不上你的忙,你该生什么病就生什么病,有人也许会说,“我有钱,我能治。”没错,你是生了病以后,才能治。你想过吗,你生病和你挣钱有关系。也许你挣钱的时候,缺德了。

一个人今天有一千亿,他脚底下长疮的时候,他可以用最好的医疗方法,他也许从来没有想过脚底下长疮是因为这一千亿中的一分钱是不该挣的,是自己遭到的报应。一些人笨蛋就笨蛋在这里,但精明也精明在这里。说有钱可以得到最好的呵护,但自己是有病了才需要别人去呵护,如果他能够守住自己的德行也许就不会得这个病了。

翻看《唐诗三百首》,突然意识到无论是杜甫、李白、王昌龄、王维、王勃,在唐诗三百首中留下名字的人,他们的佳作往往是在他们的仕途衰落的时候,或做官被贬,或穷得没有饭吃,太多的人是这样的角色。

同样在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时期,我经常举例子的米开朗基罗,他生活的这一面非常苦,他是被人养著的,拉斐尔也是要被人养著的,被美第奇家族养著的,如果你到佛罗伦萨,其中一个教堂里的棺柩都是美第奇家族的人,棺柩和里面的雕像是米开朗基罗做的。但没有多少人记住了有钱的美第奇家族,世界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米开朗基罗,有机会他们都会到梵蒂冈看《圣母的泪》,到佛罗伦萨看《大卫》的雕像。

这些有思想的人,怀有使命的人,他在人中的钱财方面是非常有限的。这些人都是具有大德行的人,他的德行转化成了人间的文化,为了唤醒人们的灵魂。为什么很少有财主能够留下文化的精髓?但今天的中国人都想当财主,这就是中国人在共产党的框架下扼杀自己灵性的直接表现。这是非常可悲的地方。

所以我们看到在民间和社会上真正有修为的人故意远离金钱,但他过着有品位的生活,他未必是贫困潦倒,但他不追求,这样不会损害自己的道德,这都是因为他的境界,他的生命带来的。起码这样的人不会在西子湖上去跳《天鹅湖》,这就是对中国人文化的侮辱。

自古苏杭出美女,围绕着西子湖无论你描写采茶女,还是描写虎跑泉,或九曲十八涧、断桥残雪,在唐诗宋词当中有太多的诗篇去描绘这样的景致,那么多诗篇的任何两句话都是非常美的画面。而为了讨洋人的喜欢,在西子湖上跳小天鹅,这就是一种病态。但这是国家行为,御用导演。这就是中国人在现实环境中被共产党扼杀了灵魂后的直接表现。但今天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候,一切都在让你做出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