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六中全会之后的大变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确定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于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由于中共高层将于2017年换届,六中全会的召开,使外界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了2017年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上。有外媒曝出中共十九大常委的名单;但亦有太子党及专家、学者、时评人士分析,中共或没有十九大。

按中共官媒对外公开的六中全会的议程,主要是全面从严治党问题、《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及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从六中全会的议程,结合习近平多次提及全面从严治党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有关讲话分析,这次六中全会,注定了是一次不平凡的会议。笔者以为,这次六中全会,一是有可能要拿下“大老虎”;二是要借改“规则”为大变革铺路。

首先,关于六中全会修改“规则”的问题,如全面从严治党问题、《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及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包括此前出台的《问责条例》等等,都是涉及到中共党内“规则”的问题。建立新“规则”,全面推翻江泽民时期和早前中共的旧“规则”,是习当局六中全会的中心任务。而改“规则”,则是为

不久的将来实施政经大变局铺平道路。

习近平在9月27日主持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要求“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敢于触及深层次利益关系和矛盾”,“坚决破除利益固化藩篱”。这表明习近平阵营已经拉开了架势,要在六中全会向江泽民利益集团开刀。习所称“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云云,则是在暗示下一步将有重大的政治行动。

那么,习所称“顽瘴痼疾”和“利益固化藩篱”,究竟是指什么呢?习所指“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关键抉择”呢?这是一个巨大的伏笔,只有到六中全会才会抖开包袱。

与习近平多次强调全面从严治党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近期密集释放的政经大变局信号相呼应,9月26日,亲习阵营的财新网刊登今年3月被呈送给中办的内部研究报告,直指大陆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深层原因在于中共经济与政治体制弊端。9月18日,财新网发表财新传媒总编胡舒立撰写的社评“坚决揭盖子,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文章解读辽宁贿选案,公开表示,需要全面深化改革,尤其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加快民主和法治建设,这不仅是严肃法纪、维护政治秩序的需要,也是东北等地经济摆脱困难的需要。这里面有几个关键字,需要特别注意,如“辽宁贿选”、“全面深化改革”、“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民主和法治建设”、“严肃法纪”、“维护政治次序”,等等。这些关键字,或许可以同习近平所指的“顽瘴痼疾”、“利益固化藩篱”和“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对号入座。因此,作为亲习阵营的财新传媒,其总编胡舒立的文章,是在向外界释放六中全会要动大手术的重要信号。

其次,六中全会习王的另一个大动作,很可能是要拿“大老虎”祭旗。中共官媒早在7月份的一篇报导中,在提及六中全会的目标任务时称,政治局会议认为,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重点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此前,习近平亦多次提及全面从严治党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可见,在六中全会期间拿下政治局常委中的“大老虎”,早就列入了习王的“打虎”计划与时间表。

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是中共十八大时江泽民为了同习近平、胡锦涛讨价还价强行塞进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江派三大铁杆亲信,成为江泽民利益集团前台代言人;是除太子党习近平、俞正声、王岐山形成的“铁三角”之外,代表江派与习阵营角力的另一个“铁三角”。无论在残酷迫害法轮功方面,还是在巨额贪腐方面,或是在搅局、破坏习近平当局的各项经政改革方面,江派现任三常委或许早已进入了习王“打虎”黑名单。但笔者以为,比起刘云山、张高丽来,张德江更有可能在六中全会期间成为习王祭旗的“大老虎”。作为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张德江,在通过操控国家机器与习近平当局对着干方面,其危害性远甚于刘云山的高级黑与舆论绑架。习近平要废除常委制、实行总统制,就必须拿下张德江,并顺势废掉人大常委会这个所谓最高立法权力机构。

废掉人大常委会,不是没有可能。正如大陆时事评论人士章立凡所表示的那样:其实所谓贿选的概念并不成立。中共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名额,主要都是由中组部、统战部等部门分配的。因此“贿选”只是一个买卖,根本就没有“选”,在中国全国各地都是这样做的。因此,习近平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趁热打铁,来他个釜底抽薪,在拿下张德江之际,一举废掉人大常委会——这或许就是习近平所称的“顽瘴痼疾”、“利益固化藩篱”以及“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

六中全会拿下张德江,不是没有可能。9月28日,亲北京的港媒《成报》头版刊登“张德江致命一击‘8.31’决定酿占领事件”,指政改一役暴露张德江主导路线失败,加上张晓明和梁振英搞尽小动作,进一步撕裂社会,促成“占领事件”。29日再次头版社评痛批张德江治港路线强硬,“毁掉港人普选梦”。《成报》还揭露,张德江主政广东时隐瞒萨斯疫情,导致使萨斯扩散到香港,但最终因江泽民包庇未被问责。文章称,张德江是祸乱香港13年的“灾星”,并呼吁习近平当局铲除“乱港四人帮”,“叫停”幕后操盘人,让搅局者难有作为。《成报》作为一贯亲北京的媒体,在六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猛批张德江主管的香港事务,并直接点名江泽民,释放出了强烈的清洗信号。

与张德江相对应、与香港事务紧密相关的另一个“大老虎”曾庆红,也是六中全会有可能被拿下的“大老虎”。据香港《动向》杂志8月号披露,7月26日,中共政治局举行会议,决定在京举行十八届六中全会,而制定政治生活准则与修订党内监督条例将成为主要议题。会后,政治局常委会做出决定,由王岐山出面分别约谈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庆红、李长春以及贺国强。并下达最后通牒式要求,要在今年10月六中全会前后,落实个人及亲属财产申报并接受审查。王岐山在约谈曾庆红时指出,政治局常委、委员以及退离休的政治局常委,必须高标准遵守、执行相关纪律、规矩和政策。其实,去年以来,曾庆红一直是习王反腐“打虎”和中共媒体针对映射的重要目标。王岐山最后通牒式的约谈曾庆红,并把时限定在今年10月六中全会前后,这意味着曾庆红将成为六中全会祭旗的“大老虎”之一。这对于习王未来抓捕江泽民父子迈出关键的一步。

同拿下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废除中共常委制与人大常委会相比,拿下刘云山张高丽就没有那么紧迫了。事实上,刘云山和张高丽早已被边缘化。倘若中共常委制被废除,刘云山和张高丽也就彻底被弱化了。到那时再拿下他们,将举重若轻,不会引起任何社会震荡。

废除中共常委制和废掉人大常委会,与建立总统制息息相关。如果中共常委制和人大常委会被废,总统制被确立,留下俞正声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作为未来的议会,那么,中共还有可能存在吗?十九大还会召开吗?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