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思:白恩培惊人的贪腐记录 枪毙十次都不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折腾”这个北方话的口语化的表述,曾经上过领导人的讲话稿,当时说的是“不折腾”,意思就是不再搞文革式的运动,不整人﹔当时颇受官员喜欢:可以安心地继续贪腐了。当然,当初讲这话的领导人限于自身性格和当时局面的束缚,也“折-腾”不起来。本来,接受的就是一个贪腐普遍盛行的官僚队伍,应该大力整顿,就是应该整人,可是,大批贪官恶僚依仗有最大的后台撑腰,对新上任的领导人怒目而视,有恃无恐,以至于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等会看看今天宣判的白恩培的“事迹”就知道了。作为一个平民出身的领导人,面对这种乌烟瘴气的局面,也是心里发憷,况且真正的权力并不在手里,也只有宣布“不折腾”了。

薄周令徐被公布的涉案金额与今天被宣判的白恩培相比,要汗颜不少,简直就是弱爆了。请看白恩培部分案情(内容来自网络):

白恩培2001年10月开始主政云南,长达十年。一位云南省官员对财新记者说,白恩培在滇经营10年,但官声不佳。多位云南省在职、退休的省级官员均表示,白恩培事发或因牵扯刘汉一案。

据报导,2003年,在白恩培的批准下,与刘汉相关联的宏达股份以1.53亿元投资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参与兰坪铅锌矿开发,持有其51%的股份,原第一大股东云南冶金集团持股20.4%,退为第二大股东。宏达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是刘汉堂兄、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

兰坪铅锌矿位于云南兰坪县城东南的凤凰山矿脉上。兰坪矿铅锌预计储量1426万吨,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储量上千万吨级的特大型铅锌矿床之一,经济价值过千亿元。

周永康曾几次视察宏达集团,据称宏达以为数不少的集团股份回赠给周的儿子周斌。

早前《财经》的报导指,白恩培与刘汉的关系开始为部分公众所知。2000年通过西藏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老板何冰结识了白恩培,之后成为其座上宾。去云南省委大院拜年时,刘汉还送过翡翠手镯、钻石、名表等礼品。有时候送完礼就开始打麻将,刘每次会带10万元左右,输完钱才走。据说这种牌场上,想输钱的一方,就是自摸了,也要打出去,这让酷爱麻将的人,多么于心不忍!

91岁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去年曾公开信举报省委书记白恩培,向中纪委举报包括被贱卖的兰坪铅锌矿在内的多个云南贪腐案件。

网络上有关白培恩的丑闻不断,白恩培主政云南的10年间,其妻子儿女一夜暴富是有目共睹。白恩培在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期间,曾安排现任妻子张慧清担任云南电网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据早前的报导,白恩培不仅在政治上玩弄权术,经济上慷国家之慨,中饱私囊,大肆贪污受贿,收钱卖官,生活极其腐化堕落,品行上极为不端,而且一直为争当“国家领导人”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坊间传言,白在任时,明码标价,想要进(省级)常委领导班子起价在300万以上,(原)现任有几位常委均是通过向白行贿数百万美元、人民币不等而入选的。

如果纪委有心,这就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不过,老王的队伍太忙了,真要这样逐一核查,有人计算过,我朝需要50年的时间,才能查完。在我印象中,我朝现有纪委官员四万多,加上检察院的估计也就是不超过10万人吧?2012年到目前为止已经基本四年了,省部级查处了200人左右,司局级可能不超过两千,大概需要多久,有账能算﹔不过,真要等五十年的话,黄瓜菜都凉了。

网络消息还称,白恩培夫妻2人,生活极其腐败堕落,各玩各互不干涉。白恩培生活腐败堕落,在云南乃至全国都是公开的秘密情史。其早在内蒙古主政其间,就与现任妻子张慧清秘密姘居。导致其家庭经常爆发内部战争,甚至传出其大儿子将家俬全部砸光的丑闻。

他上任云南之后,更是明目张胆与张同居,以至于前妻当时向中纪委告发了他的重婚罪。后来白恩培秘密安排一广东老板花了上千万元摆平其前妻,不再闹事,总算相安无事,彼此离了婚,白与张结婚生女。并安排张担任云南电网党组书记、副总经理,颇为云南官场人士所诟病。

本翁突然想起来,如果大家还记得高严的话,应该知道,高严就是从云南省长任上远走高飞的,至今不知所终,藏匿何处﹔而高严曾任国家电网的老大,白恩培的转正小三儿,任职云南电网书记,是否和高严有关,不能不引起人们不由自主的联想,要知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当然,这纯属猜测,并无真凭实据,也并不作为呈堂证供。

云南官场自2013年来,年经历多次“地震”,原副省长、人大常委副主任孔垂柱去世,生前被传罹患“那个”病,多次自杀未遂;省政府原秘书长、原副省长沈培平因严重违法违纪被查;省政府原副秘书长、云南锡业集团原董事长雷毅因涉巨额受贿面临审判;原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免职。别忘了,还有仇和呢。

白恩培是十八大后第一个被查的全国人大属下委员会专职官员。《财经》杂志曾不点名披露,暗示白恩培是涉黑四川富豪刘汉的省部高官朋友圈成员之一。刘汉曾一度把持亚洲最大、位于云南的兰坪铅锌矿,坊间更传出,刘汉所以能动用1.5亿人民币鲸吞价值数千亿的矿藏6成股份,与向云南省重要官员行贿有关。

和郭文贵一样,一个底层出身的流氓混混刘汉,可以用1.5亿鲸吞价值数千亿的矿藏6成股份,这让用37亿鲸吞千亿鲁能的某公子情何以堪?!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面对如此“骇人听闻”的案情,据传领导人的批示是:罪大恶极,令人发指!震怒之下决意要砍人﹔但有人根据司法实践一般不对年龄在70岁以上的人执行死刑这一司法惯例劝说,才勉强息怒改为“活死刑”──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也有传言是夫人劝慰不要轻易杀人,而且白犯认罪态度良好,又是白发苍苍的“长者”,这样才获点头免死,刀下留人。按照家乡来说,白恩培也是陕北人,据传白家也托人说情﹔可是,有着如此惊人罪状的白恩培,怎么不评估一下数十年来是如何骄横跋扈,如何淫乐的?这个情,会准么?

不禁要问,面对这样一个官场淫棍恶魔,为何屡获提拔,边腐边升?伯乐仅仅是失察么?要不要追责?面对一群很多有着同样作为的人民公仆,还要“不折腾”么?还要“不整人”么?相信白恩培也不是上任的第一天就开始胡作非为的,如果没有九十年代之后的贪腐淫乱示范,白恩培们怎么敢于如此胆大妄为,贪色俱全?谁是始作俑者?这个贪腐淫乱总教练不除,人心难服!民愤难平哇!

清算并不是目的,但清算是为了立新规,走新路﹔正如祖宗所言,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

按照白犯的恶行,如果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恐怕枪毙十次都不够,难怪领导人会震怒,就连我等百姓也是恼恨得不要不要的﹔因为他们的贪腐,夺走了本来给孩子们上学、给老人看病、给家庭安居的钱﹔因为他们的淫乱,败坏了纲常伦理、公序良俗,冲垮了道德底线、泯灭了做人良知,毁坏了文化,催生了新的毫无底线的道德标准和社会集体无意识: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要办事,先送礼﹔笑贫不笑娼……。

很快要开会了,宣判白恩培,开审周本顺,当然是为了震慑,十分必要。没有规矩不行,这规矩就是做官首先要干净﹔立威是为了令行禁止,言出必行。

看多了这些个贪官的令人发指的行为,不信看不到深层的根本原因在于体制-机制,如果从此可以往这方面发力,痛定思痛,改弦更张,还真是坏事变好事了。所以,这种“折腾”不禁必要,而且及时﹔据传本月会议要求委员们公布财产,哪怕先在内部公示一下也行,也是可以接受的。忍耐了这么多年的公仆们的大富大贵,这次给主人们亮亮家底,算是一个不高的要求。(原标题:这次真的可以折腾,应该折腾!)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