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川:雷洋 你的绝望叫我如何遗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雷洋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都说国人对他人不幸的记忆只有三秒,我想是大抵不错的。以至于我现在奢望的想,若是这篇小文能够让公众对雷洋的记忆多一秒,也堪慰!

记得雷洋案刚发生的那段时间,我辗转难眠,悲痛惋惜。到处搜索关于这件事情的讯息,想尽可能地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总是在想,对于一个年轻生命的非正常死亡,难道我们不应该去了解更多吗?他究竟是怎么死的?是偶然还是存在着某种必然?

现在,似乎可以确定的是,雷洋是死在那帮人的手里,是被他们活活打死的。他本来不应该死,可以像很多人一样正常生活着,世间还有很多繁华和美好在等待着他。

当我回想16年5月7号事情发生时,回想当时的那些场景,回想在那个风不高夜不黑的晚上,在帝都,一个年轻怒放的生命是怎样走向凋零的时候,总是情不能自已!的确,对于漫漫的时间长河而言,人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和渺小,以至于可以经常被忽略,但是当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生命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噶然而止时,那几分钟的沉重足以击碎所有的盛世谎言,留给我心里无法挥去的恐怖阴霾。

他曾经是满怀希望的,至少在他被那帮人抓到车上的时候,他是没有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这帮人的,也绝对未曾料到,结果是走向死亡。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感到不妙的时候,他开始大声呼喊,想尽快脱离这种逐渐令他感到窒息的地方。他的呼喊起了效果,围观中善良的人们,拿起电话拨打110,警察也很快赶来了。他心想:这下好了,终于可以逃离魔爪。看着闪烁的警灯由远而近朝他而来,他似乎还感到浑身轻松,期待着接下来的事情正常发生。

不错,这闪烁的警灯曾经给许多人以希望,犹如古战场中嘹亮的号角!

影片指环王─王者归来,看到在帕兰诺平原战役中,当刚铎首都米那斯提力斯危在旦夕,中土世界的最后一块堡垒即将被攻克的时候,白袍甘道夫隐隐听到城外不远处传来一声声嘹亮的冲锋号角,随着号角声由远而近,目光所及,在城外平原的尽头,数不尽的骑兵一线排开在地平线,仿佛和霞光一样来自天际,是的,那是洛汗国王希优顿,带领他的骠骑勇士驰援,他们要用正义之剑捍卫人类最后的家园,用死亡迎接浴血的黎明。甘道夫是幸运的,苦苦支撑的他终于在绝望中等到了希望,也等到了光明和重生。

同样,在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九集中,琼恩‧雪诺和野人一起大战小剥皮的波顿军团,正当他们被波顿军团围在一起,快要全军覆没的时候,又是一声声嘹亮的冲锋号角,仿佛来自遥远的天边,此时只见镜头一闪,看到一面旗帜,镜头再切下来,只见一名骑士正紧握旗帜,满脸怒容,跟在他身后的是数不尽的谷地骑士,正如潮水般冲到雪诺这里,要知道,那可是七大王国中最精锐的骑兵兵团。雪诺是幸运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三傻和小指头带着救命的谷地骑士出现了,他也等到了希望和光明。

在虚构的影视作品中,我们总能看到许多人于濒死而未死之际绝处逢生的场景,那种于绝望处而生希望的故事,看后总是让人血脉喷张,然而讽刺的是,在现实的社会里在惶惶的天朝盛世中,活生生的雷洋,等到的却是绝望和死亡!

曾经,他有理由就像甘道夫和雪诺听到号角一样,在警灯到来的时候,对生命和希望满怀信心和期待。然而在一番短暂的交涉之后,警灯离开他扬长而去,一个年轻的生命即将非正常死亡,这与警灯所代表的权力机关似乎没什么关系。可以想像,在那一刻,雷洋一度因求生看到希望而明亮起来的眼神又瞬间黯淡下去,绝望的恐惧在他心间弥漫。

帝都的夜空在响过几声哀嚎之后,一切又归于正常,车流依然行驶都市依旧太平,不远处的霓虹灯也正在闪烁著,如同每一个夜晚,不同的是,一个本有着大好前程的青年,却在这个夜晚,非正常的走向生命的终点,成为畸形警察制度下的牺牲品。每想到此,我总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和绝望,正通过无尽的夜色传递到年龄相彷的我心里!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诚然,逝者如斯,生者还要继续!在偌大的国土,近十四亿人口的国家,每天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亡,这确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当死亡降临在一个刚组建的三口之家,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对于雷洋的妻儿来说,却是塌了天呐,尤其是在这样的年龄以这样的方式,被横死!而更加荒谬的是,在他非正常死亡五个多月后,死亡的原因仍然是个谜,真相仍然无从得知,相关架构一再讳莫如深,电视作证的人也人间蒸发。难道这也是中国特色吗?

或许,我们应该逐渐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在这样的警察制度之下,在这样的司法体制之下,在这样的言论环境之下,在这样的政府所管理的国家里,真相,会一直在路上……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新鬼冤来旧魂哭,劝君莫作等闲看!

──转自《微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