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走访五百抗战老兵 访一人哭一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10月17日讯】近日有媒体报导,曾经参加过“惩越战争”的中共红二代方军,20年来,走访了500名抗战老兵,每走访一次就哭一回。他所记录的老兵们悲伤的回忆、眼泪和警世恒言,颠覆中共的抗战史观。

抗战期间,国军经历大型战役22次,小型战役近四万次,重要战斗1000余次,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达200多人,战死国军达300多万。共军可以提起的,仅有“平型关之战”(林彪指挥,与国军合作)和“百团大战”(彭德怀指挥)两役。

然而,就是这两次中小战役,也都遭到毛泽东的反对,说是“无端暴露了我方兵力,把日军引了过来”。彭德怀惨遭毛泽东迫害时,曾悲愤道:“难道连打日本鬼子都有罪?”

中共为了自己的谎言——所谓的共产党领导了抗日战争,是全民抗战的中流砥柱,不被揭穿,在过去70多年间,对曾经在抗日战争中流血牺牲的中国军人和他们的后代进行打压和歧视,在抗战中幸存的老兵因生活困窘,不得不到街头乞讨。

联合报10月16日报导说,父亲曾是共产党首批军人的中共红二代方军,当过6年的铁道兵,修过南疆铁路,也曾以补充兵的身份到前线参加“中越战争”,后来进入外交部成为日文翻译,外交部还送他进入第2外国语大学念书,后来留学日本,在那边完成他的第一本书“我认识的鬼子兵”。

1991年到1997年,方军在日本期间接触了很多日本人与史料,他走访了30名日本老兵,每个人都说,他们的作战对像都是国军,很少遇到共产党军队。

对从小接受共产党教育(抗战是共产党打的,蒋介石的国军只是下山摘桃子)的方军来说,完全颠覆了史观。

他在书中如实的描述日本兵如何作战,也描述日本军官如何玩弄朝鲜来的慰安妇,小兵没有慰安妇就到占领的农村抓妇女轮流奸污。

方军说,书中肯定国军的抗战事迹,在当年是很危险的,但有了两位上将的“背书”,证明这不是“反动书籍”,才能顺利出版,这本书大卖,获得当年的十大畅销书,改变一部分人的对中共洗脑的抗战观点。

1999年,20多名日本老兵经由方军的联系,到北京的卢沟桥和南京向这块土地和人民下跪道歉。

父亲告诉方军 国军打了很多硬仗

1968年,方军14岁那年,父亲告诉他说,国民党军(国军)打过很多大战、恶战,这话让他吓出一身冷汗。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只要有任何肯定国民党的言论都是反动言论,轻则关押、批斗,重则判刑坐牢,但他父亲的话让他决定探访老兵。

方军放弃体制内的岗位与前程,走入深山、走进偏乡,采访那些孤苦无依、贫病交迫的抗战老兵。 20年来,他采访了400多个国军老兵,还有40多名八路军、10多名俄罗斯、30多名日本老兵,以及7名慰安妇。每访一次就哭一回,写作时,哭了无数回。

他采访的老兵包括:29军大刀队的杨云峰,杨云峰把杀鬼子的片刀捐给了北京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但因国军老兵的身份始终得不到中共的认可,杨云峰每天就在卢沟桥附近乞讨要饭。

方军为了采访他,也跟着一起要饭,把自己身上、脸上涂抹泥巴,破毛巾搭在身上,跟杨云峰吃着硬得跟石头一样快馊掉的馒头。抗战馆施舍杨云峰一碗面,杨云峰珍惜得连掉在桌上一根面条都捡起来吃。方军与杨云峰行乞时,听到捐五毛钱的妈妈对儿子说:“不好好学习就是这下场”。

还有一次,方军去访问浙江天台县的42名老兵,他跟和尚住在寺院里1个月,吃住都不好,一下瘦了10斤。

方军说,每次访问时,老兵们一直哭,他看着他们哭着把话说完,把历史情节说清楚,“我只能像铁汉一样,把他们记录下来”,回到家,他也是一次又一次的掉泪。

他说,这些亲历战争的老兵,他们的回忆和口述历史是最宝贵的,不论战争史、战争博物馆都需要他们,但他采访过的500多名老兵,98%都不在了。

许多老兵在访谈时都很后悔,他们说,早知获得这样的待遇(整肃关押迫害),爬也要爬到台湾去。

而方军为了出版这些老兵生活困苦的内容,与出版社“较量了好几回”,包括老兵生活的困顿、政府漠视老兵、以及描述长官的情节,与提到蒋介石的部分,几乎都要删除, 20年来,他一共出版了18本“最后…”的系列书。

抗战老兵:望还原历史真相

中共谎编教科书,自称“领导了抗日”。然而,谎言遮不住史实。史料记载,完整的真相是国民党而领导了抗日;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击败了日本;是中华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跻身战胜国之列。

抗战上校、前重庆电讯组组长韩克明的后代韩良曾揭露,在抗战时期共产党是罪人,它们不抗日,在延安和太行山躲著,抗战胜利后,它们跳出来摘胜利果实。

抗日战争上校韩克明后代韩良:“它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而且把国民党的抗战英雄,有功的人,全部用来虐待死、活活打死,在文化大革命我亲眼看到,我们这些后代简直是社会上最底层的,共产党把我们当成黑五类、当成反革命的子女、侮辱我们、虐待我们。”

抗战老兵杨光景说,共产党建政后把他打成“反革命”,“文革”中又把他关进劳动营改造多年,他希望能还原历史真相,给抗战老兵平反。

抗日战争老兵杨光景:“过去文化大革命当中,那个时候(被)迫害的人不少,文化大革命那个10年这种情况很多,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如今还健在的抗战老兵年龄大多已经近百。大陆媒体报导说,在中共建政后他们不被认可,“文革”期间,许多人被冠以“国民党特务”,他们的家人也备受歧视。

报导举例说:1922年出生的龙运松是湖南邵阳人,1940年被抓壮丁入伍,后来编入国军第八军转战南北,“文革”期间龙运松常常被批斗,现在的他体弱多病,生活贫困。

另一位抗日战争老兵李颂卿是湖南新宁人,1919年出生,1937年主动入伍,在衡阳被编入李宗仁第五路军,参加抗日敢死队开赴前线。李颂卿60年代被打成“反革命”常被批斗,劫后余生。

近年来,抗战历史真相被逐渐披露出来,许多学者和抗战老兵呼吁中共,恢复历史本来面目。去年“七七事变”周年前,中共民政部把一部分“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社保。

中国《长城抗战网》主编贾元良表示,抗战老兵在经历“三反”、“五反”、“文革”等历次运动中,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他们需要的是还原历史真相。

中国《长城抗战网》主编贾元良:“他们需要的是能够得到,对于他们抗战期间做出的这些重大贡献,为民族、为国家做出的牺牲、流血,给予一个正确的评价,他们希望得到的是跟这些八路军、新四军这些抗战老兵,在政治上,在生活上,在关怀上一致的同等对待。”

(记者汤园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