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花季少女的摧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10月18日讯】 “当时我没有成年,才16岁。因不放弃信仰,我被看守所警察4次对我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有两次扒光外衣电,由两个男犯人抓住我胳膊,看守所男警察用高压电棍专门电我大腿内侧……”这是河北邯郸市的杜丽锟在她的控告江泽民书中的自述。

2000年10月1日,杜丽锟和母亲、河北工程大学城建学院副教授杨凤莲去北京和平请愿,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被关入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当时,杜丽锟刚刚上高中。

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杜丽锟被电得身上到处是伤,也被电击胳肢窝、后脑中枢神经等最敏感的部位。她还被带上了重型脚镣,一带好几天,脚腕都磨破了。

为了达到转化杜丽锟的目的,警察安排“两名刑事犯包夹监控我把我单独关入一个小屋,(将我)关小号长达一个多月。”

因为这次被绑架,杜丽锟被学校开除学籍,她的原本美好的家从此破裂。“爸爸因承受不住我们母女被迫害,和妈妈离婚了。妈妈也被停薪停职。”

杜丽锟的遭遇只是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子女所遭受迫害的一个缩影。很多花季少女本应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但她们过去17年来承受了无边的苦难,见证了中共发动的这场迫害的邪恶。

以下是明慧网报导的部分案例:

花季少女的泪

四川攀枝花的燕洪,也因其在花季年龄遭到中共迫害,而向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正式控告江泽民

2000年,燕洪还是个18岁的高中生,她和母亲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每天中午和下晚自习,坐通勤车回家。母亲在家做好饭等我,照顾、关心和爱护着我。”她在控告书中说。

一天,攀钢公安分局伙同单位保卫科的人又要押送燕洪的母亲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母亲被警察押走了。我把门关上后,无声地哭得满脸是泪。”

“(母亲)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们(警察)把母亲押送到劳教所,却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不管子女不顾家庭,还停止了母亲的工作,使正在上学的我没有了经济来源。”

2002年9月, 燕洪和母亲一同被绑架。 燕洪被判非法劳教1年,母亲2年。

一年劳教期满释放时,燕洪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见了母亲一面。

“母亲的头发被剪得参差不齐,身体瘦得皮包骨头,脸肿得像个发面馒头,穿着不合体的外短里长单薄的衣服﹔不让洗澡、洗衣服、洗脸刷牙、还有睡眠不足的面容,母亲被迫害得面目皆非。”

“往日在大法中修炼的母亲有健康的身体、白里透红的皮肤、清秀的轮廓、祥和面带微笑的面容、在大法中净化的心灵后显得很年轻,这些昔日的风采都被迫害得荡然无存。”

“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

小亚娃对姥姥讲:“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后来小亚娃看着妈妈的遗书,看到妈妈被警察残忍毒打的经过,泪水哗哗流下。

2000年12月24日,这个被西方称为“平安夜”的日子,却像灾难一样降临到少女纪亚娃的家,她的妈妈--法轮功学员娄爱卿就是在这一夜被迫害致死。

一天前的星期六,早上七点多,妈妈打来电话,还在睡觉的纪亚娃接了电话。妈妈在电话中说:告诉你,妈妈又被关到了拘留所了。

纪亚娃的妈妈娄爱卿,12月20日晚被长江路派出所绑架,遭严刑拷问。12月24日,娄爱卿被折磨致死,年仅34岁。

25日下午,当11岁的亚娃得知妈妈12月24日已离世的噩耗时,惊呆了。前天妈妈的声音似乎还响在耳边,她失声痛哭。

妈妈去世前的2000年11月,纪亚娃的爸爸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于青岛劳教所,受尽折磨。当时,纪亚娃哭着对警察说:“我妈妈被你们抓走了,你们再抓走我爸爸,我怎么办啊?”

妈妈被迫害死后,亚娃经常梦到妈妈。她说,最难过的是:在学校里,有时同学的爸爸妈妈去看同宿舍的同学,她就会想起妈妈来。说到这里,亚娃不禁静静地再一次落泪。

品学兼优的14岁初中女生含泪离世

张琤,女,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生,品学兼优。

1994年,7岁的张琤和父亲一起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后,父亲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2年。

期间,警察多次抄家﹔学校搞所谓“揭批”污蔑法轮功﹔当地中共官员经常上门骚扰,强行不准张琤学法轮功。小张琤难以承受如此凶残的惊吓,身心遭受巨大伤害,2000年11月出现白血病症状。

随后,其病情每况愈下。在张琤弥留之际,警察不准其在劳教所的父亲回家探望女儿。2001年2月,张琤含泪离开人世,年仅14岁。

少女被学校开除 捡破烂为生染病身亡

张毅超,女,1986年出生,内蒙古霍林郭勒市第二中学学生。

1998年,张毅超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活泼开朗,学习成绩一直很好。1999年,学校发动学生签名攻击法轮功,她因拒绝签名,被学校的党书记孟宪民找去谈话。市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及公安局向学校施压,多次要求她签名写保证,否则开除学籍。回到家,13岁的她只能偷偷地哭。

1999年9月,母亲符桂英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1年﹔2000年6月,父亲张建龙被绑架。

14岁的张毅超承受着同龄人难以承受的压力,从此变得沉默寡言。没有父母照顾,张毅超消瘦了很多。

2001年5月父母再次被绑架,母亲符桂英提出家里还有年幼的女儿,要看看女儿,交待家里的事。国保大队长秦宝库、翟拓说:“谁还管你女儿是死是活。”

在父母双双被非法劳教期间,无辜的张毅超被学校开除。她小小年龄被迫在社会上流浪,受人歧视及侮辱。一天夜间,一名恶徒从阳台爬上二楼,砸碎玻璃,闯进她家,把张毅超强暴(恶徒至今逍遥法外)。

为了躲避迫害,16岁的张毅超可怜被迫背井离乡,到沈阳捡破烂为生。流浪期间,她染上了肺结核,被接回家。

回家不到4个月,2004年4月6日,张毅超在霍林河矿区医院含冤离世,年仅18岁,正是花季年龄。她去世时,好多人都流泪。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