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创世记之一:引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讯】 (一)神话是真实的历史

今天,人们通过电脑、硬盘等电子设备来储存资料;在电脑出现之前,人们通过书籍、文字来储存资料、记载历史。在文字造出之前,人类的祖先是否有他特殊的方式去记录、传承比文字本身更为远古的历史资料?

答案是肯定的,但却不是唯一的。

一、口耳相传

最为传统而远古的方式就是口耳相传。这种传承方式直到现在仍然实用,如古老的非洲大陆,有很多原始部落就是口耳相传着自己的历史。他们把口传历史视为一项非常神圣而伟大的使命,掌握口传历史的人一旦年老,部落就要举行隆重的仪式,挑选继承人,被选中的人要接受长达二十几年的训练,既要背诵自己部落自古流传下来的所有神话和传说,还要有能力将本部落新近发生的事情编入进去。在一些没有文字的部落中,本部落的历史就是以此方式代代流传,保存在继承人的记忆中。

又如中国有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华夏民族淳朴善良的先祖们,在渐渐老去时,在临终之前,最大的心愿莫过于将他一生所知的秘密、将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告诉子孙后代,让子孙们永远记住祖先与民族的根源——我们来源于神造,一直有神的教化和呵护。于是很多太古的历史便这样一代代口耳相传到今天,被今人称为现代的神话传说。

二、神启

一些有特殊使命的人得到神灵的启悟开示,知道了许多人类不知道的事情,包括远古发生的大事,甚至是人类、宇宙的起源等,便写出来告诉了世人,使人类明白自己的来源和历史,从而不至于迷失。

如在西藏,有世界著名的“伏藏”之谜,至今无人能解。其中一种表现形式是,当某种经典或咒文在遇到灾难无法流传下去时,就由神灵授藏在人类的意识深处,以免失传。当有了再传条件时,在某种神秘的启示下,被授藏的修行者或被授藏的人(很多是不识字的农牧民)就能将其诵出或记录成文。

又如《格萨尔王传》是西藏著名的长篇英雄史诗,到今天共有百余部之多,长达几百万字。一般人想将它全部背下来,几乎都不大可能,更不必说目不识丁的农牧民。《格萨尔王传》在西藏主要以口头说唱形式流传下来,通过说唱艺人的游吟说唱世代相传。这些说唱艺人多是目不识丁的农牧民或小孩,被称为“神授说唱艺人”。他们都是在一病之后或一觉醒来,突然就能说唱上百万字的《格萨尔王传》,称在梦中得到神或格萨尔大王的旨意,得以开启记忆,从此便会说唱了。这部著名的史诗便通过这种神奇的方式在西藏流传。

三、修炼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人们通过修炼开启了洞见过去未来的智慧。中华文化源自神授,中国人自古敬天信神,历朝历代都有大量修炼人。人通过修炼可以开启智慧与功能,从而能够知道许多平常人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现在被世界公认的六种特异功能之一的宿命通,就是这样一种能力。现代物理学认识到时间是有场存在的,认识到还有另外时空的存在。宿命通功能开启后,能超越人类时间场的制约,知道一个人甚至整个人类社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历史上有许多得道高人,洞穿人世之迷后,留下了许多神奇的传说、预言。比如中国历史上留下了著名的十大预言,准确预知了中国社会几千年的发展变化,令后世惊叹。

总之,远古的历史,在人类历次劫难中遗失后,又通过种种特殊的途径,再次被世人所知,成为今天的神话传说。换言之,流传于世界各民族的神话传说,很多都是保存于人类记忆中的最珍贵的远古历史资料。

至此,我们明晰了一个关键问题:神话的内涵是真实的历史,我们得从神话中寻找人类历史的源头。

(二)历史在不断重复

史前文明之谜

已消失的玛雅文化,曾以它高端发达的天文学、数学和历法震惊了现代世界,给现代人留下解不开的谜团。玛雅历法中记载,人类已经历了四个“太阳纪”,每一次太阳纪结束时,人类文明都会在大灾难中毁灭,现在已是第五个太阳纪。

现代的考古学,也不断地发现了史前人类文明存在和毁灭的证据,不断地冲击著现代人类的思想观念,震撼着世界。

1968年,一位美国业余化石专家威廉‧J‧米斯特(William J. Meister)在位于犹他州附近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发现了化石中间有一个完整的人类脚印,这只脚印踩在一只三叶虫上。这个鞋印长约26公分,宽8.9公分,鞋印后跟部分下凹1.5公分,与现代人类所穿的便鞋一模一样,经专家鉴定说这的确是人的鞋印。但这只脚印却是在2亿多年前踩上去的。很显然,文明到能穿鞋子的人类2亿多年前就存在过。

1851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场岩石爆破中,从地下岩层中炸出了一只锌银合金的金属花瓶,制作非常精美,据估计有10万年历史。

1912年,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家电子厂的工人们从3亿年前的煤中发现了一只铁锅。

18世纪著名作家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非常留心上古的文献,他在研究一些古代文献的时候,知道了火星有两颗卫星,并将这一发现公之于众。一百五十多年以后,天文学家果然在火星的周围发现了两颗卫星,一颗名叫弗波斯,一颗名叫蒂摩斯,时间是1877年。而且天文学家观测到的两颗卫星运转的规律与周期,竟然与斯威夫特从上古文献中得到的结果非常接近。

另外还有世界著名的良渚文化遗址,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良渚镇。良渚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玉器,雕刻得非常精美,有很高的艺术价值。玉的质地很坚硬,这些玉器上所雕刻的装饰线条细如发丝,现代人类的技术水平都难以雕刻出来。据测定,良渚遗址属于五千多年前至四千多年前的人类文明,在四千多年前突然消失,这正好与最后一次人类大洪水的时间重合。

像这样的例子同样数不胜数,无法一一例举。史前文明的存在已是不争的实事。然而那些史前文明的创造者,不同时期的史前人类哪里去了呢?

人类曾经被毁灭

现代科技界有一个无法解开的石油形成之谜:现代科学认为,石油是在地球板块大变动时,地上生物在活着或死亡的瞬间被迅速掩埋进地层深处,与空气隔绝,在地底高温高压下,慢慢分解所形成的。石油的形成条件非常苛刻,根据这些条件,生物的自然死亡,或大洪水、星球相撞等灾难所引起的生物毁灭,生物尸体只会慢慢腐烂分解,无法形成石油。

据世界能源权威机构的最保守估计,现在地球上至少蕴藏有两千多亿吨的石油。生物体很大比例上都是由水构成的,据估算,若将现代地球上生存的生物都转化为石油,共可产生三亿吨左右的原油。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地球上的生物得整体毁灭近七百次,并且毁灭后,所有生物都在瞬间被埋进地层深处全部转化为石油,几乎没有什么浪费,才能产生目前地球上所蕴含的石油量。而生物死后瞬间被埋进地层深处达到石油形成条件的概率非常微小,绝大部分都因达不到石油形成条件而腐烂消失,或成为化石等。根据这概率,地球上的生物得整体毁灭难以想像的次数,才能形成今天的石油。这意味着,地球的历史远比我们知道、甚至想像的长远得多得多!

我们查阅世界各民族的神话传说与远古记载,再结合现代的考古发现,发现人类的历史和文明是重复的,是周期循环的。在人类远古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毁灭性的大灾难,如大洪水、地磁两极反转、地球板块大变动、其它星球撞地球、核战争等等。

每次发生毁灭性的大灾难后,整个人类的文明都会被毁灭,只有极少数人幸存下来,从住山洞、穿树皮、打造石器工具的原始状态开始,代代繁衍,并重新发展新的文明。

而说到人类与文明的毁灭,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全球性大灾难,就是大洪水。

大洪水的记忆

在东西方都有史前大洪水的记载,如《圣经》中记载着著名的诺亚方舟的故事,中国也有大禹治水的故事。据推算,诺亚洪水大概发生在公元前2400至前2300年间。而中国大禹治水所治的那场大洪水发生在尧帝在位期间,据推算同样发生在公元前2400至公元前2300年。东西方的这两场大洪水在时间上重合了,很可能就是最后一次发生的这场全球性大洪水,几乎毁灭了当时的人类文明。

除了这最后一次毁灭人类的大洪水外,在世界各地也都有其它很多关于大洪水的记载,有的在时间上远比最后的这场洪水更久远,这样看来,毁灭人类的洪水远不止一次吧。

玛雅文明的圣书《波波尔‧乌》对大洪水作了如下描写:“发生了大洪水……周围变得一片漆黑,开始下起了黑色的雨。倾盆大雨昼夜不停地下……人们拚命地逃跑……他们爬上了房顶,但房子塌毁了,将他们摔在地上。于是,他们又爬到了树顶,但树又把他们摇落下来。人们在洞穴里找到了避难的地点,但洞窟塌毁夺去了人们的生命。人类就这样彻底灭绝了。”

古巴比伦的《吉尔伽美什史诗》是世界上现存史料中对大洪水事件记载最完整的一部史诗,因为它是由大洪水中幸免于难的人口述而成的。在它的记载中说:“洪水伴随着风暴,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淹没了大陆上所有平地和丘陵低山,只有居住在高山和逃到高山上的人才得以生存……”

墨西哥古文书《奇马尔波波卡绘图文字书》中记载:“天接近了地,一天之内,所有的人都灭绝了……山也隐没在了洪水之中……”

类似的记载数不胜数,在全世界254个主要民族、84种语言区域里,几乎都发现了大洪水的记载,而且情景都惊人地相似。这些说明,大洪水曾经是人类祖先们不可磨灭的共同记忆,它们曾经多次毁灭过人类的文明。

所有关于史前文明毁灭的证据中都呈现出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当时人类道德的极度败坏和对自然资源的极度滥用。然而,每一次惩罚性的毁灭过后,总是有新一轮的文明重新萌生。人类的历史如浩大的轮回,不断的重复,重复的过程,似在教会人类学会敬畏、感恩和道德。

(三)谁在冥冥中安排?

那么这一切,冥冥之中,是谁在安排?

在佛教经书中也记载着,人类有大劫、中劫与小劫,每到一定的时期,人类就会发生大劫难,被大面积毁灭。从现存人类的各种神话传说与古籍记载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共同规律:当人类被神创造出来以后,神便一直看护着他所造的人类,传授给人类文明。当人类在发展过程中,道德不断变得堕落,慢慢背离了神的嘱托,越来越不信神,离神越来越远时,神便会离开他所造的人类。离开神的保护的人类,会很快在劫难中毁灭,只剩下少数像诺亚这样信神的善良人幸存下来,带着对神的正信,开始繁衍新的人类,进入下一轮文明。

当新的人类文明开始后,又会不断有神下世,重新传授给人类文化,同时又可能会继承一些史前留下的文明,融入这一次文明中,如此循环往复。如中国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周易八卦、阴阳五行,还有美洲的玛雅文化等,都是人类史前文明的留存。

现代很多人都有过算命的经历,都知道自古流传下来了各种神秘的预测学与算命术,能够算出一个人一生的大概命运,关键地方都能算得很准确,甚至有些高人能够算得完全准确。这最好的解释就是人的一生是早就定好的,安排好的,每个人只是按照写好的剧本去走完一生,某些高人提前看到了“剧透”,从而能够预知一个人的命运。所以古人都敬天信神,相信命运,认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不光是个人命运,整个人类社会也是这样。自古以来,人类历史上曾留下过各种预言,比如中国历史上就流传下来了十大预言,包括《乾坤万年歌》《武侯百年乩》《马前课》《步虚大师预言》《藏头诗》《推背图》《黄蘖禅师诗》《梅花诗》《金陵塔碑文》《烧饼歌》等。在国外也流传有《诸世纪》《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等等,这些预言能预知几百、数千年后人类社会的整体变化和所发生的大事,而且几乎全部应验。

这些不得不引起人类的思考:人类的历史是不是早就安排好的?我们人类的这一次次文明的轮回,以及我们这部恢弘磅礡的中华史,是不是背后蕴含着更高智慧生命的精心安排?是不是有其不为人知的终极目的与真相?

让我们带着这个问题,一起重新回顾这一轮五千年中华文明历史,或许应该有不一样的发现,不一样的惊喜。

参考文献:

1. 美国《探索》(Discovery)频道
2.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正见系列丛书)
3. 《环球科学》(Scientific American,即“科学美国人”)杂志
4. 柏拉图《对话录》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