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对垒教育部长 激辩谁是中国“敌对势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12月14日讯】近日,中共教育部长发文讨论在教育系统意识形态工作的问题,声称“敌对势力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教育系统”。这个说法引起一些学者的反感与批驳。有人大教授质问,教育界中所谓的“敌对势力”究竟占多大比例,都有哪些人?学者蔡慎坤则根据中共党媒上一篇文章所列举的5大“敌对势力”估算,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被划入了“敌对势力”的范畴。

中共教育部长陈宝生发表了一篇文章,宣扬要在教育界内加强中共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并宣称“敌对势力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教育系统,是校园。”

这篇措辞极左套话连篇的文章在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主办的杂志《紫光阁》上刊发后,遭到其他一些学者的反击。

人民大学的张鸣教授在微博中发帖反问:“教育界既然是被敌对势力渗透的重点,那么,能不能说说,这个敌对势力,包含哪些国家?教育界的敌对分子,到底占教师的多大比例,到底有哪些人?”

12月12日,学者蔡慎坤也在新浪“财经头条”发表题为《究竟谁是中国的“敌对势力”》的评论文章,对陈宝生的论调进行反击。

文章讽刺说,在中国,“大至民族问题乃至上层权力之争,小至公民维权乃至爆炸起火垮桥拆迁城管打人”,一旦事发,总有人发声把这些事与所谓“敌对势力”扯上关系。甚至国人呼吸的雾霾,吃的有毒食品,没有免费的义务教育,大病得不到救助,养老得不到保障,甚至于买不起房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乃至官场严重的腐败,都跟“敌对势力”脱不了关系。

那么敌对势力究竟是谁呢?

根据党媒《人民日报》今年7月3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声称,目前正被美国利用的5大“敌对势力”包括——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

文章表示,按“袁所长”的分析,估计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属于“敌对势力”了。

文章进一步分析:所谓“异见人士”,无非就是对中共和政府或某些个人提出了批评的人。而所谓的“弱势群体”,除了中共权贵外,数以十亿的中国老百姓恐怕都属于弱势群体,具体一点说,他们主要包括下岗职工、进城农民工、无业者、拿金额不多的养老金(退休工资)的老人,以及混迹于城市的不同年龄段的“蚁族”。

文章表示,事实上正是广大弱势群体的奉献忍受牺牲,才换来了中国的繁华和发展。但权利和财富被权贵利益集团打着各种旗号瓜分时,弱势群体的基本利益却被剥夺,或遭到无情抛弃。他们除了失望懊丧,连呐喊的权利都没有,上访或批评也常常被视为攻击体制甚至是危害安全。

文章写道,“当中国庞大的社会财富在不知不觉中被少数利益集团所掠夺所瓜分,这个社会处处体现出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即所谓的弱势群体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当弱势群体被当作包袱而不是财富被抛弃的时候,这个社会稳定的基础自然就会变得愈来愈脆弱。”

最后文章指出,其实真正的敌对份子,是那些假借稳定和谐之名,干着巧取豪夺、贪污腐败的邋遢勾当的“腐败分子、帮派势力”。他们掏空了中国的社会财富,毁灭了中国的自然环境,阻碍了中国的正常发展,败坏了中国的传统道德,而且早就将掠夺到手的巨额财富转移到了海外。对中国教育系统渗透最深危害最大的,也就是这样的“敌对势力”。

(记者何雅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