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腐败为何像病毒一样向外扩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十八大以来,因贪腐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多达200多人,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一大批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而被查的厅局级官员处级官员更是数不胜数,从已经曝光的案例来看,这些腐败分子的敛财手段千奇百怪,其攫取的财富早己超过世人的想像,也超过中国历史上所有腐败的朝代,腐败分子绝不再只是官方津津乐道的极少数!

腐败早己侵蚀了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让每一个具备正常思维和良知尚存的人都感到沮丧无力,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甚至挫伤了整个社会乃至每个人!当人们在为打虎喝采叫好之际,是否有过反省反思?为什么这块土地上盛产腐败分子?是腐败分子本性使然,抑或还是别的原因?贪婪是人的本性,但如果严格监督,腐败分子绝不可能如此猖獗。

一个水塘,死几十条鱼,那是鱼本身的问题;如果死了成千上万条鱼,那就绝不是鱼的问题,一定是水出了问题。可怕的是水塘管理者,却拚命保护着这个水塘,只是捞出几条死鱼,关起门来自己捞几条死鱼,然后对外公布:“水塘己经很干净了!”不许其他人帮助清污除垢。

一个社会,如果只出几个腐败分子,还可以说是腐败分子本性使然,如果上上下下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就绝不是几个腐败分子的问题,而是治国理政体制路线出了问题。一旦体制路线出了问题,或者说监督机制形同虚设,任何人都可能蜕变成腐败分子,任何人只要拥有不受监督不受制约的权力,都会抑制不住疯狂敛财大搞腐败的冲动。

体制缺失造成的腐败是整体性的全局性的,绝不能归罪于极少数腐败分子,也不是打一批老虎就可以高忱无忧!轰轰烈烈的反腐,打多少老虎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击毁繁衍腐败分子的基地和温床,一个政权如果不从根本上入手来解决体制造成的腐败,打掉一批老虎,又会冒出一大批新的老虎,赶走一个孙悟空,还会再来一群猴!

美国作家梅斯奎塔经过多年研究后得出相当精辟的结论:当一个体制是围绕腐败而建立的,任何重要人物无论是领导人还是支持者,都被腐败污染。他们如果从不曾把手伸进钱箱,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提高法律惩处力度无非是使领导人又多了一项惩戒他人的工具,对付腐败的最佳方式就是改变深层诱因。

我们常常拿GDP数字来炫耀,高速的经济增长固然可以为蜕变了的体制涂脂抹粉,但却很难说服那些在崛起中被剥夺了基本利益或遭到无情抛弃的广大弱势群体。弱势群体的奉献忍受牺牲换来了繁华和发展,当庞大的社会财富在不知不觉中被极少数利益集团所掠夺所瓜分,这个社会处处出现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绝大多数人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

当弱势群体被当作包袱而不是财富被抛弃的时候,社会稳定的基础就会变得愈来愈脆弱。众所周知,现在经济虽然搞上去了,可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资源被破坏,环境被污染,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分化越来越严重,金钱成为这个时代的主宰,所谓视金钱如粪土的政客和“士大夫”再也见不到了。

污染一片土地,只需要很短的时间,治理一片土地,或许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搞坏社会风气,有个三年五载就够了,归正社会风气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一个社会出几个腐败分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上下下无官不贪无官不腐!

一个基尼系数位居世界前列的社会,一个清廉指数排在世界后边的社会,一个人与人之间毫无诚信的社会,一个法律可以不被尊重的社会,一个金钱至上人人为己的社会,即使满世界撒币,或许也很难得到追捧和尊重,因为我们奉行的这套价值观让全世界都会感到恐惧。

几内亚前矿业部长迪亚姆日前在纽约被捕,迪亚姆被控接受一家国企850万美元的贿赂,使得这家国企完全控制几内亚的矿业。几内亚是矿产大国,迪亚姆部长恐怕远不止收取850万美元,但如此大手笔的贿赂出自我们的国企,这才是全世界都害怕腐败的原因,恐惧中国的腐败像病毒一样向全世界扩散!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