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洪扫黄“窝里斗”?分析:背后或涉最高层搏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12月28日电】12月23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北京“雷洋案”终于有了一个官方法律结论,北京检方发布涉雷洋案五名警务人员涉玩忽职守罪,犯罪情节轻微,不予起诉的通报,举世愕然,谴责浪潮汹涌。

也就在23日深夜,北京警方突击查处多家涉嫌存在非法卖淫嫖娼活动的娱乐场所,带走数百名涉案疑犯。其中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的保利俱乐部尤为被外界关注。

这是否是北京警方为转移民众对雷洋一案的关注焦点而采取的一次有预谋的行动呢?外界不一而论。

就在此节点上,署名拆姐的圈内人士在网路爆料,拆解了保利俱乐部:二代、美女与保护伞的幕后关系,点出了保利俱乐部背后靠山除有军工系统保利集团外,还有北京市公安系统。

拆姐称,保利俱乐部的老板是一个叫李学锋的年轻人。他最醒目的标签应该是个赛车手。在北京,李学锋的公司拥有中国北方最大的保时捷赛车车队,据说有16辆保时捷赛车。

除了赛车,李学锋还有自己的一番事业。他是一家叫湛泸的投资公司的老板。甚至还经营著一个叫“财神驾到”的P2P平台,并以独特的赛车产业金融而知名。

保利俱乐部这种涉黄产业,要在官商云集的京城吃得开,背后没有很深的背景,是不敢想像的。

这里,拆姐特别提及保利俱乐部还有一个叫赵诗敏的小股东,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或许跟保利俱乐部背后的保护伞有关,这也就是为什么保利俱乐部多年来一直无事的原因。

起底这个赵诗敏,名下还有这些公司:中天护卫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北京京城振远保安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中天影业有限公司。

也就是说,保安公司的法人直接真金白银入股保利俱乐部,保利俱乐部背后的保护伞也就显露出来了狐狸尾巴。

中天护卫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前身为北京京城振远保安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由北京市公安局保安管理支队统一调配,在所有编制不变的情况下更名为中天护卫保安服务有限公司,隶属于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监管,是北京市政府采购指定供应商。是首都北京一支重要的辅警力量。现有员工6000余人。

拆姐最后点出,这个赵诗敏,应该也只是一个台前人物而已。

据此,更有海外媒体指北京公安局长王小洪此次扫黄无疑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赵诗敏不过是某股有着警方背景的神秘势力的白手套而已。

表面来看,北京公安局长王小洪与有着北京警方背景的保利俱乐部过不去,无异于“大水冲了龙王庙”,在目前北京警方特别需要自己人“抱团取暖”的背景下,王小洪到底唱的哪出戏?

不过,有分析人士表示,如果把王小洪的扫黄“窝里斗”与“雷洋案”最新的官方通报联系起来,再放到中共最高层两股势力在依法治国与旧的“维稳”机制的搏击大背景去,也许这些纷乱的画面就会还原成一个完整的真相。

“雷洋案” 的官方通报,与一直没有事的保利俱乐部紧接着就出事,这两者的背后,是否有不为外界所知的更深层关联呢?

日前,时政评论人士杰森博士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中分析称,雷洋案中北京检方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布不予起诉五名警务人员的通报,其根本原因是中共的维稳体制中欠下血债的这批政法系官员,他们不想将来被清算,就必定与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唱反调,同时为了让下层警员继续为其卖命,就必须通过雷洋案这样一件标志性案件,让涉案警察无事来为其打气。这本质是江派政法系血债帮与习近平的搏击。

雷洋出事之后的5月20日,习近平在主持召开的中央深改组会议上,强调要“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要着眼于完善公安执法权力运行机制”等,要让老百姓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习近平的公开表态及其依法治国是否能得以实施,雷洋案无形中起到了试金石的作用,而北京政法系的此次的做法,无疑是让习近平自食其言,颜面大失。

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认为,此次北京警方的扫黄看似“窝里斗”,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习近平对政法系在雷洋案件中搅局的回击。北京公安局长王小洪是习近平一手提拔上来的,而雷洋案所涉及的是北京当地政法系长期经营的势力,王小洪查处受北京公安系统保护的保利俱乐部,一定是受命而来,不仅打了当地政法系恶势力的脸,而且更断了他们的财路,动的是真格,并非简单认定是警方为转移民众对雷洋一案的关注焦点而做的一场秀。当然,警方的行动客观上也起到了为雷洋案降温的作用。

(新唐人记者东方靖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