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2017年 中国会发生变局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12月29日讯】【热点互动】(1554)2017年 中国会发生变局吗:日前,美媒《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习近平大权在握,那么,未来中国的领导制度可能会发生历史性的变化。而就在12月26日,习近平当局推行的监察体制改革正式试行,被分析人士认为,反腐以来最大的体制性突破,那么,2017年的展望,中国的政局是否会发生大的变化?在经济层面中国主要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又是什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美媒《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分析,习近平大权在握,那么,未来中国的领导制度可能会发生历史性的变化。

就在12月26日,习近平当局推行的监察体制改革正式试行,被分析人士视为反腐以来最大的体制性的突破。2017年,展望中国的政局是否会发生大的变化?在经济层面中国面临的主要风险和挑战又是什么?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分析2017年中国的政经局势展望。一位是在现场的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连线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在今天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12月27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习近平可能打破中共接班传统,在2022年第二个任期结束后继续留任。

报导说,习近平就任4年来,已亲自掌管了经济、军队和大部分其它关键的权力部门,推翻了原先的集体领导制度。

报导引述中共内部人士的话说,习近平不会按照惯例在明年指定一位潜在的继任者,这意味着他想在2022年第二个任期结束后,继续留任,并探索一个与普京(Vladimir Putin)模式类似的总统制领导结构。

一名经常与中共领导人见面的退休高官说:“中国最强势的领导人需要至少20年取得结果。习近平也是如此。”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晚讨论的题目是,对2017年中国政经局势的展望。欢迎您在节目中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

李博士,我想先请教您关于《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我们知道,10月份,习近平确立核心地位,在您看来,现在习近平是否已经大权在握?文章中提到,中国领导制度可能发生历史性的变化。您认为可能性有多大?

李天笑:这篇文章我觉得是有一定的说服力。为什么?习近平最近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讲,现在反腐已经取得压倒性优势状态。这是首次提出。在2015年,他讲的话是“反腐还没有形成压倒性态势”;到了今年2016年初,他讲“正在形成”;现在已经形成了。确实是这样。

在2015年,我们看到当时出现了一些事情,比方香港的动乱,还有股市、金融危机,又出现天津大爆炸等一些事情。2015年年底,周永康被抓,从那时开始局势就有明显的好转;到了2016年,情况发生很多变化,他出台了很多举措,比方问责制度、监督制度、准则,还有最近出台的监察委制度等。而且我们看到从“十八大”以来,有近200名中共的省部级官员被抓,被判的就有48名。而2016年,这一年12个月就有28名被判,这是“十八大”以来最多的一年。说明反腐、打虎特别是围剿江泽民集团,绳索拉得越紧步骤就越快,频率也越快。

我们也看到在这个过程当中,习近平开始的时候是采取用各个小组,比如他设立深改小组、国安小组,还有金融、财政小组等方式,他自己任组长把权力收拢过来,后来他逐渐掌握、操控了很多权力,就可以直接用来反腐、打虎、清理江泽民犯罪集团。从我们刚才讲的过程中他也确立了信心。

从他实际掌握权力来看,他通过军改、大规模调动和改组军队编制以及区域性结构等,已经掌握了军队,把江泽民派在军中最主要的几个将领都已经判刑的判刑、抓的抓、死的死,整个把军队拿到手;在司法部门,今年李东生也判了刑;公安虽然没有深入清洗,但是也进行了一些清洗和调动;金融方面,在上海也开始对参与上一次金融股灾的像徐翔(泽熙投资公司)等动手;31个省市都有老虎落马,现在只剩下三四个省的一把手没有换过。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可以说习近平是大权在握?

李天笑:可以说是大权在握。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他是一言九鼎。还有一点很重要,3个江派常委都不同程度、不同提示地被直接点名,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以前江泽民派的这3个人,就是控制、制约习近平;现在习近平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点他们的名,实际上把他们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是收回来了。

主持人:您是指常委中的?

李天笑:就是常委中的二张、一刘,张德江、张高丽还有刘云山,当然,我想他们“十九大”肯定会下去。另外,在“十九大”的布局方面,习近平现在已经完全操控在手。几个版本来看,基本上、99%全是习近平的人,换句话说,只要把整个班底全部署好、人到位,结构变动了,下一步抓江就是水到渠成,而且事情必成。

主持人:我们请谢田教授分析一下经济方面的局势。谢田教授,很多人都说,现在中国确实处于历史性的变局之中,我们知道政治和经济紧密相关。在您看来,中国现在的经济处于什么局势?2017年,中国的经济又面临哪些主要风险?

谢田:我觉得现在中国又进入了经济的非常危机,并且这种危机可以说是暗流涌动。以前我们说中国经济危机,很多人还对它抱有很高的信心和乐观的态度,现在看来越来越达成共识,大家都同意危机问题非常之大。

至于经济风险,主要大概有四五个方面。第一个就是汇率和外贸危机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当然这跟美国联准会升息和川普的经济政策直接相关,川普还没上任我们已经看到对中国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人民币现在贬值的压力、对外贸的打击会是非常大的风险。

第二,跟外贸和汇率风险相关的就是中国产能过剩和失业的问题。外贸出口是中国经济主要的马车、主要支柱,如果这根支柱倒塌,产能过剩的问题会进一步加剧,并且失业问题可能会使中共掩盖不了。

再一个风险,我想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就是房地产泡沫化。房地产泡沫之所以还可以支撑,也一定程度上跟中国外贸和其它的经济活动有关,如果外贸出口锐减,房地产泡沫也可能会随着破灭。很多人也谈到理财产品、债券和债市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跟房地产市场泡沫连系在一起的,风险也非常之大。

我想最后一个应该就是通货膨胀的问题,这也是跟中共过去20年的经济政策有关,也是导致人民币真正贬值的最主要原因;印发钞票和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很可能因为上述几个风险的累积而爆发,可能会出现失去控制的局面。这些是比较大的风险。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们再具体分析一下主要的风险。接下来我想请问李博士,刚才我们谈到政治局势。我们知道这篇文章也谈到,习近平把权力高度集中在自己手里。很多人问,权力集中之后他要做什么?有一种分析包括这篇文章也指出,可能中国的领导制度会发生历史性的变化;甚至有一种说法,习近平可能会采取普京式领导人形式。您的看法?

李天笑:我的看法是,刚才所谈到的习近平“大权在握”,总的中心点、轴心是今年10月份“习核心”的确立。在最近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有25个政治局委员一一表态,都表态支持“习核心”,说明在整个政治结构当中,习近平现在所处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我想,到现在,中共的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这个情况下,我想他要做的事情已经不局限于继续集权或如何,他是想做大事情。

主持人:什么样的大事情?

李天笑:我想第一件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是要抓捕江泽民、清除江泽民犯罪集团,所有的参与者都要清除。为什么?他已经看到,他所接手的这个烂摊子百废待兴,关键问题都是中共的体制和江泽民执政时造成的;这几年,3年以来他反腐过程中所产生的阻力也是来自于江泽民集团;他要进行的很多政治改革措施,特别在金融领域和司法领域,都受到江泽民集团残余势力的干扰。所以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江泽民抓捕,然后把江泽民的残余清除掉,这件事情他做到今天为止,最后要有了结,这就是最后的了结。

接下来,我觉得随着江泽民被抓捕以后要清算。“为什么要抓江泽民?”很多人要问这个问题。江泽民有罪行,包括他手下犯下迫害民众的血债,特别是对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罪行。接下来大家就要问了,为什么他能够犯下这么多罪行呢?肯定他有他的原因。换句话说,江泽民所以能够犯下这些罪行,他是有中共的制度作为保障、有中共的资源作为保障,而且中共的文化、中共的组织、原则都给了他犯罪的方便。整个矛头就会指向中共。

中共体制不废止、不去掉的话,还会产生其他类似江泽民这样的人。所以我觉得习近平第二步要做的肯定是要把中共体制铲除掉。还有一点,为什么要铲除?如果像《环球日报》的文章讲,他要继续做下去。那么他要竞选民选总统也好,或者是像普京式的总统也好,他就不能够再以曾经欠下老百姓血债的中共选举人出现在政治舞台上,人民肯定不会选他!

主持人:没有民意基础。

李天笑:所以他一定要把中共解体掉,以另外一个党派或者另外的政治形式来竞选总统。在这个基础上讲,他也一定是要把中共搞掉的。

至于会不会采取普京的方式?有可能。为什么?普京现在的民主形式他叫“主权式民主”,实际上就是用现在俄国的主权形式,利用俄国的历史、俄国的文化、俄国的整个建制以及民情等,用民主的方式来进行选举。但是跟西方有很多的不同,比方说,当然每一届有限制,但是可以不断选下去,而且权力要大于西方意义上民主选出来的制度。在这种情况下的民主精神,就是按照自己本国的特色,选出符合本国情况的一种民主形式,我想习近平可能会采取这样的方式。

主持人:有可能有这样一种方式。现在线上已经有一位观众,我们先接听观众电话,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我认为中共在习近平上台以来,反贪污有所见效,反腐没有见效。中共的最大腐败是体制性的腐败,习近平执政以来,对司法和社会公平方面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一系列的迹象表明,他也没有一直朝民主的趋势发展,从最近他一直抓意识形态压制人们的言论自由,他没有进展。我问一下李天笑博士,如果2022年习近平连任第三任,你认为这是中共体制的进步还是倒退?另外我问一下谢田教授,中共经济为什么一直没有崩溃?还能支撑多久?谢谢。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我们先把您的第二个问题请教谢田教授,中共经济为什么一直还没有崩溃?能支撑多久?谢田教授。

谢田:这个问题非常好,事实上从学术界到实业界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按理说,如果通货膨胀到这个地步、产能过剩到这个地步、国内经济危机、环境污染,那经济早就该崩溃了。我们也一直觉得很难、没崩溃确实是奇迹,甚至你可以说只有天知道。

我想,保持中国经济没有崩溃的有两点。一是西方国家持续在给中国输血,通过投资方式,通过其它引进、转移技术或者提供市场的方式在给它输血,当然也造成中国经济对外国的依赖性。

再就是,我们有时候常常忘记了一点,财政部是中共控制的,中央银行、印钞、发钞票都是它全权控制的,它永远是可以用印钞票的方式。

主持人:有钱。

谢田:对。或者即使是慢慢不值钱的钱也是以印钞票的方式来缓解危机。当然它是可以继续印,但是总会有限度,最后一定要出现问题。至于说什么时候出现问题呢?我认为2017年我们就可以看到很多戏剧性的发展、戏剧性的变化。

主持人:这一点我也想接着请问谢田教授。我们看到很多媒体分析,中美贸易风险是2017年的一大风险。现在川普任命一位一贯对中共强硬的经济学家纳瓦罗(Peter Navarro ),他也是《致命中国》一书的作者,为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您觉得这对于中美的贸易会有什么影响?反过来会如何影响中国的经济?

谢田:我们知道,中国经济中共自己也承认是三驾马车,一是外贸,一是基建,还有所谓“内需”,但内需事实上从来没有真正振兴起来;外贸无疑一定会受到美国“中美贸易新政策”的影响。

想到一件事情,中共以前在搞各种各样政治运动的时候,或者它想镇压什么团体、镇压什么组织,它会说,我们从思想上、什么理论上、组织上、行动上全方位出击。如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话,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关系,实际上可以看到,川普政权基本上也在思想上、理论上、行动上、组织上都已经发出全方位动员。

刚才提到纳瓦罗,纳瓦罗极大程度影响了川普关于中美贸易之间的思维,行的可以说是理论上;思想上,川普在一年多的竞选过程中,甚至在赢得选举以后谢票的过程中,他都不断地继续造势,非常令人吃惊的,他已经赢得了选举,在各地谢票的时候还在继续造势,宣扬他的贸易政策、贸易观点。在组织上,我们知道纳瓦罗作为新的贸易委员会的主任,商业部长也好,他的财政部长也好,都是按照川普的政策来做的。

下面还缺一个角色,就是美国的贸易代表,是大使级的,真正去实施谈判的。如果这个贸易代表,以后出现将军或者海军上将这类行政性的人物,我也不会吃惊的。实际上看来中美之间贸易的争端,或川普这些新的贸易政策,在思想上、各方面已经在进行之中了,我想中国已经感受到这方面极大的压力。

主持人:我知道线上有几位观众已经在等待,我们很快问李博士一个问题之后来接您的电话。李博士,刚才加州何先生提的。

李天笑:2020年如果习近平那个时候继续做第三任,他绝不会是一位共产党内部选出来,或者是共产党内部推出来,他一定是一个民选的,或者已经废除了共产党。因为很大的一个中国的政治变局,就是发生在他的第二期任期之中的。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一是抓捕江泽民做了大量的铺陈,到了最后的时候了。另外在政治制度上他也进行一系列的改革,比方废除劳教制度、向宪法宣誓、不向中共宣示,最近的监察体系不单单是中纪委权力的延续,而且把中纪委党的权力向国家权力转移、过渡的一种形式。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说?

李天笑:因为中纪委首先是在党内采取问责的方式,采取双规的方式来对待党内的犯罪分子或者贪污分子,但是监察系统是党内党外都包括,如果发现法院、检察院这些部门有贪腐分子或者有违规违纪的现象,它也可以采取措施。换句话说,已经是把权力向国家的形式过渡了。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这种权力在这种反腐的过程中它越来越大,就是国家机构的权力越来越大,而党的权力越来越弱化的话,最后就变成一个空壳,是党变成空壳,最后变成一件衣服一脱掉,那就水到渠成了。

这个形式当然是作为一种理论上来假设,如果这么发展下去,我觉得实际上习近平他也是在朝这个方向做。现在看上去他极权也好,或者有人说他把权力拿到手也好,我们想想当初蒋经国的时候,他在没有进行政治变革之前,他也是把权力拿到手,也是很独裁的。

但是一旦他把权力拿到手以后,说不定哪一天他发一个命令也好,一个行政命令,或者政治局讨论一下,我讲的是习近平,他一下子就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权力的变化已经成熟了,整个共产党那时候可能已经处于一种崩溃、涣散的状态,而且对江泽民的清算,整个就导致民心已经抛弃共产党了,实际上现在已经抛弃了,所以这个变化正在进行之中。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节目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很快接一下几位观众的电话。一位是纽约的包先生,包先生请讲。

纽约包先生:我是这样认为,谈论习近平的下一步的时候,不要过于强调他跟江泽民之间派系的斗争。因为江泽民他只是一个派系的头目而已,就算清掉了江泽民也不等于是改革中共;而习近平改革中共的迹象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点都没有;很多人为什么这样解读我就不知道,也许是一厢情愿,好像有一点“斯德哥尔摩症”似的,对他们抱有幻想。蒋经国和习近平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包先生,对不起!明白您的意思了。

李天笑:包先生刚才没有听到我讲,实际上我讲的是什么,习近平跟江泽民绝对不是一个派系斗争,江泽民是中共最邪恶集团代表的头子,一个代表,习近平清理江泽民之后,造成的局势是必然清理中共,实际上是解体中共、废掉中共、抛弃中共的具体步骤,换句话说,清理江泽民集团就是在清理中共,这两者之间是一体的。

主持人:现在还有二位观众的电话,因为时间有限,所以观众电话只能简短表达您的观点。一位是大陆的郝女士,郝女士请讲。

大陆郝女士:我想问一下,中国的经济崩溃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有什么关系?谢谢!

主持人:好的,明白您的意思,就是这个政局崩溃和普通老百姓的关系。好,最后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请您简短的发言。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李天笑博士好、谢田博士好!习近平一直当下去的话,大陆不会有什么负面的变化,除非习近平有什么变故,换一个死硬派上台的话,可能再来一次天安门暴动什么一大堆事情,可是西方世界美国会介入,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再杀任何大陆同胞。川普上台一定会跟他打贸易战,他是打不赢川普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李博士,刚才大陆这位女士说中国的政局变化,她说的是崩溃,但是我想不管崩溃也好,变化也好,对老百姓有什么样影响?

李天笑:中国肯定是不会崩溃,中共会崩溃、垮台。没有中共以后,对老百姓的迫害、压迫、榨取,包括像现在各种各样的雷洋案件、什么案件,我想都不会有。当然也会有个别的刑事案件出现。

主持人:案件有,但是解决方式恐怕不是像现在这样的。

李天笑:但是总的来说是中共体制所造成的,这是一个最大的一个解脱,我想这就是老百姓所看到的。当然现在能看到的就是贪官污吏少了,这个对中国的经济也有好处,对老百姓直接的受压迫也有好处。

主持人:还有30秒,谢田教授请您补充一下。

谢田:我刚才听到那位女士说经济崩溃。如果经济崩溃的话,中国经济崩溃也是,但是不是说中国崩溃了,只是说官僚既得利益集团控制了房地产市场,国企、外汇、外贸市场、外贸导向的经济结构,这些架构的崩溃。

那这个当然对老百姓很有影响,一是失业的问题、工作的问题、通货膨胀都会有影响。但是现在我觉得最关键的是,看来中共是在放弃保增长原来的目标,现在转入一种希望在经济结构上进行平衡。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很抱歉今天时间又到了,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