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川普将联俄制共?专家解析新三国(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12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萧茗、大纪元记者史轩之联合报导)川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其外交政策动向一直备受关注。他上任后,美、中、俄等大国关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近日,世界政治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所长、前里根总统政策顾问兰泽斯基(John Lenczowski)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的专访,对这一话题进行了解析。

萧茗:《华盛顿邮报》12月9日报导说,中情局在一项秘密评估中推断,俄国干预了2016年美国大选,帮助川普赢得总统宝座。但是川普否定了这一评估,说这和声称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是同一拨人。我相信很多美国人认为川普没有任何帮助也能赢得大选。但是你认为俄国有帮助川普的意图吗?

兰泽斯基:我其实对那种假设持怀疑态度。事实上,今天好像有一份来自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报告说,代表情报界的总监本人,会认同俄国人幕后操纵了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骇客攻击这一说法。但他不认同,有足够证据可推断俄国人的本意是帮助川普先生。

如果俄国人做过研究,我很相信他们做过研究,他们就会明白川普政府不一定对俄国有利。共和党人和候任总统川普任命了很多具有丰富国家安全工作经验的高官,这些人对俄国的意图、能力,以及最近在世界上的举动具有现实的认知。这些人也对某种程度上忽视俄国不当行为的政策没有好感,他们对出于表面和谐的目的而袒护俄国的政策也不愿遵从。

相关视频:

萧茗:那么,你如何解释川普挑选蒂勒森为国务卿呢?我们都知道他与俄国和普京有很深的联系。

兰泽斯基:显然,蒂勒森先生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企业外交官。石油工业是世界上那些与诸多国家进行高层外交商务往来的主要工业之一。毫无疑问,他在运作自己公司过程中,积累了同全球战略环境打交道的丰富经验。是的,他和俄国做过生意,但是生意就是生意,是他为保障对公司最有利安排而做的生意。他与俄国做过大手笔生意,这一事实本身并不一定意味着,他担任代表整个美国的新职位后,会改变我们与俄国应有的关系。因此这一点仍有待观察。

萧茗:那么,你觉得,川普不认为美国是时候出台对俄国的全新战略对吗?选择蒂勒森并不意味着这一点是吗?

兰泽斯基:我认为,欧巴马政府把美俄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很糟糕。俄国入侵了格鲁吉亚,对爱沙尼亚进行网路入侵,多年来参与颠覆诸多邻国。在派兵进入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之前的约20年里,他们一直试图进行颠覆活动。我相信,欧巴马政府在希拉蕊任国务卿期间,基本上是为了建立和谐关系,而无视俄国的一些挑衅和颠覆举动。

我认为,只要普京还继续他的复仇主义政策,客观上说,建立这种和谐关系就是不可能的。普京试图在前苏联的地盘上重建俄罗斯帝国,在东欧中部和中亚地区炫耀实力,建立霸权。因此我相信普京及其部属们必须被制止。这从实践上看是很简单的策略,也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尝试与俄国在共同利益上合作。但是合作不能以我们在北约的盟友为代价,或是以俄罗斯很多邻国的福祉为代价,这些国家的主权常常受到侵犯。

萧茗:你刚才提到和俄国的合作。你是否认为,川普政府会用美俄联盟抗中,取代中俄联盟抗美?

兰泽斯基:我其实相信俄国面临两个主要的威胁。也许我应该说是3个。第一个是俄国自身的人口自杀、文明几乎崩溃──这个内部问题,随着俄国经济的多样性降低而加剧。在普京的治理下,俄国的经济过度依赖能源,而其它经济部门日益受损。当然这些都是内部威胁。但是在外部又有激进伊斯兰主义的威胁。这在一定程度上又是一个内部威胁,因为内部有些穆斯林人口已经被极端化了。另外,还有来自中共的威胁。

我认为俄国人一直在竭尽所能和中共合作,部分是因为中国是俄国的武器市场,而武器是除了能源之外,俄国能出售的少数几种东西之一。俄国与中共合作,也是因为俄国人认为,就削弱美国在世界上的力量而言,俄国与中共有着共同利益。我不知道俄国这个危险游戏能玩多久。我认为他们这个游戏非常危险。比如说,东西伯利亚一些地方的中国工人可能决定,在那个特殊地区举行一次公投,和克里米亚类似。如果俄国不想面对这样不愉快的情形,他们对中共的全球战略目标可能需要变得更现实一点,他们可能发现,与美国进行更多的合作符合他们的利益。

萧茗:所以,(中俄)联盟有可能转变为美俄联盟抗中。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兰泽斯基:我不确定它最终能变成一种联盟,但是我相信,美国和俄国很可能发现,如果中共继续按照我观察的战略方向前行,遏制中共会符合美俄的共同利益。

萧茗:这带来另一个问题,从长远来看,美国认为谁是最大的威胁和对手?

兰泽斯基:这个问题很复杂,你问我,美国的看法是什么。我觉得美国现有的看法是,激进伊斯兰主义和恐怖主义是最大的长期威胁。但是我觉得,短期内能够在世界关键地区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的,你可以说是俄国,但是长期而言,我觉得是中共。

我认为,对于中共的全球战略,对于中共所做的一些伤害美国关键国家利益的事情,人们认识得越来越清楚。我们看到(中共)一些明显的举动,譬如在南中国海修建人工岛和军事基地,对一些地区相当强硬的宣称主权。我们还注意到针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大量间谍行动,包括网路攻击。这些事情对未来的中美和谐关系都不是好兆头。

萧茗:我想很多人在猜测普京的真实意图。你是否认为普京真的想和美国结盟,还是他想看到美国倒下?另外,你是否认为川普会被普京愚弄?

兰泽斯基:这是很好的问题。我认为,普京希望尽量瓦解美国的力量,他很乐意看到北约解体。我觉得他已经下定决心维持自己的专制,而不是努力加入民主国家阵营,无论是西方社会还是世界上其它地方。

我认为,普京有他在国内的合法性问题。那些赋予他权力的选举,由于本身的自由度问题而被质疑。普京和他的追随者们用了很多力气,试图破坏国内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经济自由。多年以来,当银行家们没有按照俄国政府的政治要求分配资金时,很多人就遭到谋杀。独立的媒体一个个被关闭,这样只有很少的独立声音。有好几个记者,因调查普京可能卷入某些国内犯罪行为,而被谋杀,其中有些在国外被谋杀。所以,自由的范围、诞生一个尊重人权的政权的可能性在俄国越来越小。所有这些都对普京政府的合法性投下严重疑虑。

由于他实施某些国际政策,以及对媒体的全面控制达到他可以给很多人洗脑,使他们相信未必真实的事情,他得以享有一些支持度。我认为,普京把民主理念视为对他统治根本性的存亡威胁,他自愿与西方合作的程度,也很有限。他把北约和西方视为威胁。

萧茗:你是否认为美国有一个主导俄国政策的总体理念?我是说美国是否仍然想向俄国输出民主,(民主)是与俄国发展真正关系的基础吗?

兰泽斯基:我觉得,总体而言,美国会一直支持民主的发展。但是我们还是要拭目以待,新政府是否会把这作为一项重点,尤其是他们会否认为,这会让本来就因为俄入侵乌克兰而恶化的美俄关系变得更糟。我觉得,至少在新政府的初期是否会出台威慑政策,还有待观察。我认为,新政府会在明年6月华沙的北约峰会上,试图影响北约做出的决定,扩大北约在东欧中部的永久驻军,以增强威慑力量。

我认为,新政府里对于民主和人权的过多讨论会被认为是负面因素。因此,我相信他们可能会接受俄国现有的状态,但是尽可能地防止它扩大其新式的帝国活动。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链接: 【专访】川普将联俄制共?专家解析新三国(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