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相超批毛遭围攻 学者:文革武斗的开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1月09日讯】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邓相超转发“批毛”言论事件近日持续发酵。邓相超遭到毛左分子的持续舆论围攻后,被解除了山东省政府参事职务和中共山东省政协常委职务,并遭其任教的大学校党委行政处分。为此,一批自由派人士批评山东当局偏袒毛粉,纵容其文革式武斗的做法,不但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 最终势必“危及改革开放和政治稳定的大局”。

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近日遭到毛左分子持续的舆论围攻后,日前又接连遭受中共政治打压——山东建筑大学党委责令他“停职检讨”并给予“行政记过”处分;山东省政府解聘了他的“参事”职务;中共政协第十一届山东省委员会免去了他的政协常委职务。

这一系列政治打压的起因,是邓相超去年12月26日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段帖文:“如果它19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1958年死,少饿死3000万。如果19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1976年才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毫无疑问,这段帖文中的“它”指的是发动“大跃进”和“文革”的中共前党魁毛泽东。随后,中国大陆的“毛左”势力对邓相超发起了一系列舆论围攻和打击报复行动。

毛粉”除了在社交媒体上有组织地掀起辱骂邓相超的舆论围攻外,还有人集聚到邓相超任教的大学校门口或其居住的家属院,打着辱骂邓的标语、横幅,举著贴有毛泽东头像的纸牌高呼“打倒邓某某”之类的口号。

当另一些支持邓相超的自由派人士也到上述地点举牌呼吁“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时,毛左分子立即上前辱骂自由派人士,甚至动手殴打,致使数人当场受伤。在现场戒备的警察对毛粉的暴力行为却没有采取任何阻止措施。

针对这种情况,一批自由派学者开始发声,讨论这起事件的恶劣性质,批评中共官方对这起事件的处理手段。

记录片《百年宪政》制片人北大法学学士沈勇平日前在微信上发帖质问山东建筑大学校党委:“请问,什么是‘错误言论’?一个大学(的党委)有什么权力判定一个教授的言论是否对错?”

法学者张雪忠也评论说:“如果只是中共党组织对党员的党纪处分,我无意发表任何意见,但一所大学以‘发表错误言论’为由,对一名教授进行行政上的处分,这种钳制言论的恶行必须受到强烈谴责!”

张雪忠表示:一名学者仅因对公共事务和平发表看法,就要遭受来自官方的打压,这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粗暴及蛮横侵犯。

他说:“毛左人员若仅是个别或共同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观点,无论这些观点多么极端和可笑,我们都可以在保持警惕的同时加以容忍。但当他们竟然公开对持不同观点者施加暴力,而具有治安职责的当局却听之任之,这就成了一个事关国家前途与命运的重大政治问题。”

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则发帖指出,毛粉的上述行动是“标准的寻衅滋事”。贺卫方并质问警方,毛左分子的游行示威行为是否提前得到过济南公安机关的批准?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后警方是否及时出警处理?

人大教授张鸣则对毛左派势力的膨胀表示忧虑,他分析说:“毛左一闹,当局就要处理人,前有毕福剑,后有邓相超。这是鼓励毛左闹事的节奏,这样走下去,早晚会出大事。当局真的会太平?”

北京学者乔木日前也撰文对山东省当局对邓相超教授的处理提出强烈抗议。“有些人不愿承认毛的错误,变相为文革翻案,就是想改变改革开放的政策,动摇现实政治,梦想回到过去。”

文章分析:邓相超对毛的批评,属于个人言论的范畴,不是组织和行动。因为他的言论和某些人观点的不一致就动辄“组织围攻、人身揪斗”,这和文革时的做法有何区别?如果那些支持邓相超教授观点的人也上街游行、集会、声援,山东官方又会如何处理?

乔木对山东官方和警方纵容毛粉的做法表示十分忧虑。他提出:这种纵容会不会导致今后继续发生类似事件,甚至出现不同观点的人上街相互攻伐、武斗,因而导致“文革再来一次”?如果继续放任毛粉这种文革围攻批斗的做法,“谁还敢来投资、经商、旅游、求学?”乔木认为,当局如果继续纵容毛左这种文革式的行为,最终必然“危及改革开放和政治稳定的大局”。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