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中共红军绑票筹款 斩首撕票堪比ISIS(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几年,“伊斯兰国”(ISIS)圣战组织以反人类的恐怖集团面貌出现,血腥残暴震惊世界。而公开史料显示,中共建政前,红军为了筹款越货杀人,不仅不讳“杀鸡取卵”,也将挺身相护的平民一同斩首,甚至砍成碎片。

“1932年,刘震将军任鄂东北道委特务大队特务员。特务大队专‘抓案子’。所谓‘案子’,旧日之‘绑票’,今日之‘人质’也。‘案子’交换所获,金银财宝,供部队后勤之需。”多次拜会这位中共开国将军后,前广州文联副主席吴东峰这样描述。

文中还写道,将军言其在特务大队曾戴过法国巴黎礼帽,穿过美国华盛顿胶鞋,抽过英国红雪牌香烟;并言:“共产党不是土包子,‘洋为中用’,红军传统也。”(吴东峰《“洋司令”刘震将军》,《北京日报》2014年3月24日第19版)

红军的筹款传统

1.商户“被捐款”限期交保护费

曾为新四军领导人的陈毅,1929年在上海向中共中央写书面报告,详陈红军怎样用杀人放火的恐怖手段筹款。这份报告原载1930年初《中央军事通讯》创刊号,后收入《陈毅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版)。

陈毅写道,在城市,红军召集商人代表,提出最低额款项,限三日交齐。款项由商人代表自行摊派。红军每写信到临县要款,不必派兵都可以送来。

红军时期商户“被捐款”、交保护费的情形,在中共地方党委编纂的《芗江风云》一书中也有记载。

1932年毛泽东随红军东路军入闽,打进漳州后,红军负责筹款的毛泽覃提议按资金多少来定“捐款”数额,由商会评议,定出各途(行业)商户应“捐助”的数额,指派专人收集,每日集中点缴。

筹款人员持红军发的证件上街,确保人身安全。“捐款”的商户,红军发凭证,上写“筹款交清,给予保护”八字,贴在店门口。(中共漳州市芗城区委党史研究室编《芗江风云》,方志出版社2002年版)


中共元老陈毅曾经自曝如何
绑票勒索的详细经过。(公有领域)

2.贴罚单不给钱就焚屋

至于农村地区的筹款,陈毅自曝,若捉住了豪绅家人固然可以定价赎取,但因其屡屡闻风走脱,只有估量房屋价额,贴一张罚款的条子,“限两日内交款,不交则立予焚毁,每到期不交,则焚一栋屋以示威”。他称,红军的经济大批靠这个方法来解决。

“中国工农红军四方面军政治部”主编的《筹款须知》宣传手册中,“筹款”部分达两万多字,其罗列的九种筹款技术中,第一种“一网散开,精密调查”,即“部队一布置,便立即精密调查一切情况”,“进行调查的时候要找到贫苦勇敢的工农分子或流氓分子”。

另一方法“多贴条子,少写数目”,则谓:“地主、商人本人虽逃走了,但他走不远,并有走狗随时在打听消息。这时必须用贴条子的办法,指出捉人的理由、要款的数目,限期接头缴款。条子要贴得多,不管地主、大商人、富农,凡在政策允许下可以筹得的,都要贴,以免漏网。……每张条子要少开数目,即留有交涉余地。”

3.挖地窖告密者给酬谢费

陈毅还写道,红军一到房内便要搜查枪弹或现款,墙壁内、室内之低洼处,或有新痕的地方,都要去试探。有时用一盆水倾在房内,查知某处土质松疏,每每挖得现款或金银首饰。对报告藏款处或地窖所在的,则按所得金额的百分比奖励。

《筹款须知》“优待土豪代表”的技巧部分有补充归纳:“对代表,特别是真能努力缴款工作的,我们要相当的许以金钱酬谢,并可用累进的方法,凡缴款越多的酬谢也越多,所筹得实数百分之几为酬谢费。……我们同时更可利用他调查土豪,再当代表,扩大筹款工作。”

4.绑票撕票“催款贵乎厉辣”

《筹款须知》中,迅速捉人及宣传恐吓的秘诀如下:

“人是活宝,只有捉到人,筹款就容易。在周密调查结束后就要迅速捉人。捉人的方法要注意运用便衣队,而部队中要注意找本地人参加组织。队员出发时要化装成各色土民(每次化装要不同),暗藏手枪,分途出发。特别注意趁黑夜、半夜、雨夜、雪夜,以及拂晓、黄昏这两个时候。……捉了本人当然好,就是当家的独生子甚至家属以及走狗也都可以。”

“特别对其走狗(雇的工人、邻人等)、小孩、老人、妇女,按当地人情风俗及其家庭情形,分别被捉人的轻重,普通以当家的、父母、独生子以及上有父母,下有儿女的为最重要,同时未嫁的女子,且只有一个,或媳妇怀孕,娘家又厉害的,也为重要对像。”

催款的手段“贵乎厉辣”,“在必要时,没收一家的财物,烧一家的房子,或杀一个土豪”,“以及用要烧要杀的形式恐吓(烧房经过宣传,拆开大门,倒洋油)等的阶段,每阶段中都可利用恐吓催缴。杀人也要经宣传、拟罪状、捆绑、写罪状、盖官印的几个阶段。”

何种情况下可以“保人”呢?在“优待土豪代表”部分,手册强调:“有些小的问题,在政治筹款上我们要无损失的能相当满足代表的请求(如保人等,如已有群众革命团体,革命团体才能保人)。”

红军在绑票撕票方面,一个典型人物即是中共官方教材鼓吹为“革命英雄”的方志敏。

领导农民运动时处死亲叔叔的方志敏,到了担任苏区财政部长时,其所部红军洗劫景德镇、两劫廿八都,杀鸡取卵的做法,令索马里海盗相形见绌。在方志敏领导下,红军重组的“抗日先遣队”则撕票了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夫妇,其屠杀无辜平民的残酷,与ISIS实难分轩轾。

(待续)

(文/思颖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链接: 实录:中共红军绑票筹款 斩首撕票堪比ISIS(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