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2017–减霾与弃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7新年伊始,大陆阴霾形势恶化,引发国际关注。面对严重的健康危害,“逃离”成为民间热词。能逃多远是多远,奔向能够自由呼吸之地。与“减霾”呼吁同时响起的,是抛弃中共的心声。

此次跨年度霾情惨重,覆盖大陆14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波及4.6亿中国人,其中2亿民众生活在高出世界卫生组织所定的空污标准10倍以上的地区。阴霾久久不散,而且从北方南下,导致广州和珠三角地区“沦陷”。北京市发出了史上“最长”的重污染橙色预警,总时长超过200个小时。北方城市石家庄的空气质量指数PM2.5颗粒一度达到1,000,“爆表”超10小时。有毒的阴霾颗粒将会驻留在人体的肺组织当中,之后进入血液。根据《经济学家》的统计资料,在中国,阴霾导致每小时183人死亡。即每天死亡4,300人左右。

面对阴霾,中共官方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令百姓愤怒。中共实行了一系列临时措施治霾,包括限制车辆、企业停产甚至禁止餐馆炒菜。北京当局把每年导致150万人死亡的空气污染归结为工业污染,并下令2千多家工厂停产,但是污染未见减轻。前北京市长王安顺的治霾军令状最为豪迈:“2017年治不好北京雾霾提头来见”。如今他辞官离去,不见人头、阴霾依旧。

去年12月1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发布的《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修改二稿)》第二款,明确将阴霾列为气象灾害,受到部分环境法专家的质疑:霾的本质是污染,与自然灾害有着根本区别;如果把“霾”作为气象灾害,就会排除人为污染的情形,造成任何人排污无需担责或“依法脱责”。今年2月,北京提高了阴霾红色预警发布标准,从而降低红色预警启动的次数。

去年12月份,四川成都现出了大面积阴霾,当局掩盖真相,并且打压民间要求治理空气污染的行动。民众上传戴口罩、拿标语的照片即被删除,表现阴霾的照片不得发布。还有参与“一人一图反雾霾”活动的人士、拍摄及发表阴霾照片的摄影师被派出所带走。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网路上批评当局治霾不力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是大量相关呼吁和网文遭到删除。有民众撰写网文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谁都会懂!一个不管14亿人民健康和性命的政府,我不相信它能看到自己的未来!

去年12月13日,陆媒披露,2015年,有上亿元的治霾经费被地方官员挪用。南京审计学院教授、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国际部主任王军表示,阴霾之所以治理不了,是因为政府不重视。官员只关注升官和GDP。因此,阴霾问题,从根本上应该归咎于体制上的弊端,是缺乏监督的结果。

日前,中共环保部长为阴霾久治不散而表示内疚自责,有线民跟帖称,谁敢停止经济发展的脚步?环保部要为中共几十年的债背锅,谁做环保部长也没有用,背黑锅而已。

《人民日报》用户端1月5日发文,七问阴霾,包括严重阴霾的成因、消散、治理、什么时候才能呼吸到洁净的空气等。线民们对此的反应是:“功产党不垮台,天朝的阴霾不会散去。”“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三十年你们拚命毁文化,后三十年你们拚命毁物质。夜以继日地挖取地下资源贱卖掉,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负和低工资榨干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孙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

旅居德国的学者仲维光表示,“在西方社会也曾经历严重的雾霾事件,但是立即被整个社会所警觉,官方采取各项治理和预防措施,同时接受社会舆论进言献策。但是在中共极权制度下,不仅封锁相关消息,而且封杀民众的独立思想和言论。”

他说:“纵深看中国持续出现的雾霾,实际上在中国人的精神层面,被共产党几十年来制造了一层强大的雾霾,掩盖了人本质的一面,这个危害更深。具体来讲,企业的环境是由社会结构和企业人的精神层面所构建的,它无法按照正常社会的规则去运营。你用那样带有精神雾霾的态度,在中共治下的社会里生活,造成的恶果必然是今天的现象。”

高智晟律师曾预言,2017年中共将会崩亡。盼望中共早日垮台,正是众多普通百姓的新年愿望。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等民间人士表示,中共已经全面失去人心,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中共会变好。

事实证明,必须放弃对中共的最后幻想。乌坎村民维权被判刑,雷洋案的涉案警察不被起诉,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抓捕和监禁,正义律师被非法拘押、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莫须有的罪名。各地访民被截访、投诉无门。无数冤案亟待昭雪,迫害人权的重犯尚未被绳之以法。

阴霾深重,折射中华大地的苦难悲哀。贪腐惊人,乱象遍地,诚信流失,道德下滑。今天,甚至连空气都充满了毒素。中共,是造霾祸端。物质阴霾、精神阴霾,弥漫大地。无神论、党文化、暴力恐怖,谎言洗脑。中共的统治,将曾经美丽的河山陷于阴暗污秽。中共不除,阴霾难去。窒息和逃离,不应是华夏儿女的宿命。抛弃中共,才能走向光明未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