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向司法独立“亮剑” 周强何出此言?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17日讯】【热点互动】(1562)向司法独立“亮剑” 热点互动何出此言?

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会议讲话时要求:要坚决抵制西方的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的影响,要敢于向司法独立的错误思想亮剑。他的讲话很快引起了法学专家和教授的批驳,中共媒体对此的报导也出现了前后矛盾的情况。那么周强为什么会有此种言论?他的讲话和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施政纲领是否有冲突?中国还有没有法制呢?今天我们就来探讨这些问题。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讲话,要求坚决抵制西方的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的影响,要敢于向司法独立的错误思想“亮剑”。

周强的讲话很快就遭到了一些法学专家、教授的批驳。中共的媒体对会议的报导也出现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周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讲话?他的讲话和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施政纲领有没有什么冲突?中国还有没有法治?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请两位时政专家分析和解读。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据中共央视新闻网报导,1月14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当天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说:“今年,全国法院要按照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要求,严厉惩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等危害国家安全犯罪。”

最高法院要求,要深化反×教斗争,加大对“法轮功”等的惩处力度,防止×教成为影响政治安全的突出因素。

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在其它出台的有关邪教组织的决定和通知中,也没有涉及法轮功。1999年10月30日,全国人大《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全文没有提到“法轮功”三个字。

近年来,习近平多次谈到要依法治国。2016年12月9日下午,就中国历史上的法治和德治,进行第37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再次强调依法治国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中新网在报导最高法院的要求时,与央视新闻网的报导有所不同,中新网在报导中没有涉及法轮功。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在我们的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今天的话题是周强的一番讲话,他说要向司法独立“亮剑”。欢迎您在节目当中向我们的两位嘉宾提出您的疑问,也可以发表您的观点。

首先请杰森博士为我们分析一下,周强说,司法独立是一种错误的思想。他为什么会这么说?目的是什么?

杰森:要是看他的整个讲话,他是针对全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的讲话。他讲了好多,是属于官话、套话,几乎都能让人睡着了,但是中间某一段,他加上意识形态,提到这样的概念,他提了三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的错误思潮。他说,司法独立是西方的思想,要敢于“亮剑”。当然,这样的言论直接就让舆论哗然。他整个讲话,就这一点变成让很多人恐慌、很多人愤怒的说法。因为非常明确他完全好像是向全世界普世价值挑战一样的概念。

他提到宪政民主,其实宪政的概念非常简单,宪政是什么?就是遵循《宪法》治理国家、控制政府权力等的概念。某种程度上讲,他的这番话跟历届包括习近平提到的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概念是直接冲突的。

而且他提到司法独立是西方的错误思潮。中国有很多司法界的专家、教授分析中国历史上的司法,在周朝甚至周朝以前,就有司法独立的概念。比如中国古代非常有名的皋陶,中国司法界的鼻祖,当时他辅助尧、舜、禹的时候,直接提出司法的权力是天给的;不依附于王,不是王给的。换句话说,如果司法代表正义,正义是天赋的基本原则,甚至高于民间的诉讼权利。

我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周强要说这样的话。第一,他是直接违背习近平的概念的;第二,他也是违背基本的普世价值的,包括西方的普世价值、包括中国的传统价值。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这番话搞得全民愤慨。某种程度讲,这个人是法盲,让我感觉又好像是头脑不清的人。

主持人:横河先生,刚才杰森博士也提到,习近平提的是依法治国,但是周强却说反对司法独立并且敢于亮剑,这是不是在跟习近平唱反调?

横河:至于周强,要看他的历史和中国整个司法的过程来看这件事情。比如说宪政民主,宪政就是宪法的实施嘛。有一种说法,有《宪法》不见得有宪政,但是有宪政它肯定是根据一部《宪法》来的。1949年以后,在中国大陆没有发生过任何宪政的情况,比如说,中国《宪法》列出来都是对的,但是它没有宪政。原因很简单,《宪法》给与公民的所有的权利包括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从来就没有过,在司法界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宪法》的内容是需要贯彻的,宪政自由从来就没有过,宪政在中国从来就没有过,因此他讲的实际上是现实情况而已。

至于说三权分立,中国从来就没有三权分立。在世界上讨论权力分散、权力制衡的国家制度时,没有一个人会把现在的中国大陆放在里面去讨论的。因为它不属于权力制衡和权力分权的范围之内,它就是一党独裁,公然宣称。所以这个也不存在问题。

还有一个是司法独立。其实从中共建政以来司法从来就没有独立过。早期,死刑判决是由党委书记签字的,司法部门都不需要,一个党委签了字就能枪毙人,后来慢慢开始要归法院管,但是法院管,也是随意性杀人。你想想看,搞几次政治运动杀人都是有指标的,杀百分之几,跟犯没犯罪一点关系都没有,谁沾到谁倒楣。历史一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司法从来也没有独立过。

他讲出来的实际上是中共统治下的现状,只不过他讲出来了。以前大家也知道这个情况,只是没有人这么肆无忌惮地公然就这么讲出来了。你想想看,当年外交部发言人还直接了当说: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他实际意思是说:你们别以为中国的法律是当法律用的。没有人把它当法律,至少统治者不把它当法律。

至于周强本人,刚才杰森博士讲了,他是一个法盲。他不仅是法盲,他自己是带头违法的人。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他是团中央书记,以他为组织的反法轮功的大规模的全国性的群众运动的活动就有很多起,组织了很多会议、很多从上面往下布置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后来他到湖南去当省委书记,一下子出了好多案子,李旺阳案、唐慧母女劳教案,到了最高法院以后又有夏俊峰和贾敬龙的死刑判决案,他一路的仕途全都跟侵犯人权有关系。他坐在那个位置上他脑子里面根本就没有概念,当说到“依法治国”,我想他脑子第一个出现的概念就是他所做的这一套,就是这一套东西。

当然不排除有这种情况,他跟习近平提出的口号有冲突,但是我想他出自本能也一定会这么做。

杰森:我想谈一点,刚才横河先生讲到中共历史过程,无庸置疑。中国人现在有一批人,特别是有一批知识分子,他对中共本身他有一点希望、有一点想法,那么这个希望想法的话,就使得他们在网上不停地要提到一些西方民主的理念,或者说司法独立的理念。那么习近平当然最近也提出了“依法治国”这样的概念。那么某种意义上讲的话,是给人看到了一个是不是中共在往法治这个方面走。但是他这句话实际上就给所有这些人可以说是当头一棒,很多人说他在开倒车。

历史上大家认了,就是说中共你完全是把法律当垃圾对待,你完全就是违背法律在做事的。那么未来会不会呢?他作为中国的首席大法官,某种意义上讲,司法独立是把它变成中国的权力一级,给它最高权力的,居然他跳起来说,我不要这个权力,司法宪政不独立。就某种意义上讲的话,这个人的迂腐,然后让中国法律往后走的这种概念,使得很多人非常绝望。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线上有两位观众朋友已经在等待,我们先接一下电话,首先是纽约的郑先生,郑先生您好。

纽约郑先生:周强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竟然说出把中共最后这种遮羞布扯掉的这种事情,在他的手上有雷洋案、有贾敬龙案,为了中共的狗粮,就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这种思想。

主持人:好,我们下一位是澳大利亚的邱先生,邱先生你好。

澳大利亚邱先生:大家好,杰森好,还有横河先生好。其实我觉得周强的讲话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也没有什么可以深究的,因为他的理论对于具有民主意识的民众来说,无非就是从遮遮掩掩到了直接拿掉遮羞布而已。而对于那些“自干五”,他们原本就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和他们也讲不清道理,他们也拒绝醒过来。

主持人:好的,明白您的意思。下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我说向司法独立亮剑啊,就证明他自己做贼喊抓贼啊,心虚无比,如此心虚啊。向公权力挑战,习近平、王岐山应该先对他这种人开刀才对,让他永远亮不了剑。

主持人:好的,谢谢三位。刚才三位都提到了中共的“遮羞布”,被周强一下给扯下来了。刚才两位也都提到周强是不懂法,可是他作为西南政法大学的一个毕业生,您说他不懂法吗?他如果懂法的话,为什么还跟习近平唱反调呢?

杰森:其实是这样子的一个概念,中共的人,所有法律体系的人,他事实上是在纸面上学一套法律的理论,实际上在整个工作过程中的话,他理解上面的意志再走,但是他牵扯到很多派系、各方面的理论。

某种意义上讲,西方社会的话,很多人昨天认识到了,美国叫做“Rule of Law”,事实上是“依法治国”,中共叫做“用法治国”,就是把法律作为工具。事实上某种意义上讲,法律给他幌子,他可以用法律来达到他实际的目的。

但是就说整个这个事情,在周强本身今天这个事情上的话,我们更大的背景是啥呢?是在周强说话的前两天,习近平说了一个,他直接明说,他的指示被孟建柱传达给政法系统。传达的概念,据中共的报导是说,要在“十九大”,今年要开“十九大”,所以说整个政治安全非常重要,要保证权力安全和制度安全,要把很多问题防范在萌芽状态等等,类似于这样的概念。事实上希望政法系统维护社会的稳定,保证“十九大”正常开。

那么事实上这个时候我自己能揣摩到,政法体系有一群,历史上可能跟江派有很多关系的人,一旦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非常的亢奋。因为很明显,前一段时间有把政法委系统撤掉的概念在里头,那么现在一听说又让他们保护整个社会安全了,那么一下就蹦出来,把整个的概念就完全按他们以前的方式在解读,甚至在搅局式的解读。

主持人:横河先生,那您认为中国有没有法治?

横河:中国没有法治!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没有法治。它有法律,但是没有法治。其原因就是因为它整个司法系统吧,它其实是法治对于整个司法系统来说是一个威胁。这个司法系统它有超级权力,这个权力什么地方来的呢?是他掌握了司法系统,但是却可以作为私人的工具所用。所以真的要是“依法治国”,真的要按照法律来行事的话,这些人的权力就会受到非常大的障碍。所以你看雷洋案不能判下去,一判下去,4千个警察要辞职。就是它们肆无忌惮地行使权力的机会就没有了。这是一方面,这是从司法系统的人来说。

另外一个,司法系统是有一个党管着的,政法委,孟建柱现在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原来就是周永康。你想想看,为什么要有一个党的机构来管呢?司法要独立的话,如果有法治的话,它就是一个独立的,只有独立的司法才能够成为法治。现在有一个党在那里管的话,党就会布置各种各样的任务,这个任务全都是政治任务。因为法律已经有了,你要布置那不就是政治任务吗?

就像这里头讲到迫害法轮功呀,专门谈到了就是说要加大打击法轮功的力度。那么加大打击力度,这是一场政治运动,它不是说了吗?要加强和法轮功的斗争。那么斗争就不是法治,斗争就是政治任务。

所以你看,全国司法工作会议,全国法院院长会议,在这之前一天开的是中央政法委会议,周强是作为中央政法委的委员参加会议的。所以它有两个头衔,它首先要贯彻中共的意志,党的意志,至少政法委的意志,然后才谈得上到法律这一步。所以在中国是没有法治的,中国从来就没有过。但是在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试图建立起法治,建立起一定的法治来,有这个企图,有这个想法。但是到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后,又系统的把它摧毁掉了。所以中国严格地说,没有过一段哪怕是很短暂的法治时间,没有的。

主持人:好的,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们稍后再来谈。现在先接一位加州的黄先生,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主持人您好、嘉宾你们好。我有两个看法,第一个,周强代表江派的势力讲“亮剑”, 他亮剑就是对习近平阵营宣战,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宣战。第二个,告诉习近平这个体制下搞什么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他是空想、理想。我说的就是这样。

主持人:好的。

杰森: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他说“依法治国”到底他的语意是什么?我默认他可能是真实的语意,他真实的想法。但是依靠现有的中共体制依法治国,简直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因为你所有说的正面的话,哪怕你是正面的话、正面的意思,底下的官员是100%的错误理解,100%按照他的常规思维理解。

因为中国历史上说“依法治国”说得太多了,没有一个中共官员不说依法治国的,从建立之初,中共都把自己叫民主共和国,讲民主的,其实中共的官员从来都把这个事情反著理解、反著用,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子。当你说“依法治国”的时候,他理解你是在说谎,他就按反的意思去执行。所以你要看现有的中共体制去“依法治国”,你几乎是100%会失败的。

周强此时此刻他把中共体系官员的本性、理解问题的方法赤裸裸地展现出来了。他这个展现让很多人很吃惊,因为他毕竟是受过整个系统司法教育,你说以前是从农村打仗过来的人当法官,我们可以理解他不懂法,他是走过系统的,好像是硕士,但是他完全是按一个法王的方式在说话,甚至跟世界的司法体系完全对立的方式在说话,这真的是让人非常绝望的一种感觉。你说怎么教育他们呢?整个把他教育到硕士毕业,他还这么说,你说怎么办呢?

主持人:好的。横河先生,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周强在会议上的讲话,中共的一些官媒报导却出现了一些不同的调子,比如说央视,它在之前提到了法轮功,刚才您也提到说要加大对法轮功的查处力度。

杰森:它是把周强的话列了一段,然后后面又列了一段,中间突然加了一句说:最高法院要求进一步严惩处处理什么。

主持人:这样的现象该怎么理解呢?

杰森:但是中新网上没有这个话,只是中央电视台出了这样的东西。

横河:对,这就是央视报导的。央视报导前面取了一段、后面取了一段,而前面取的、后面取的周强讲话的声音是真的,在发表的周强的讲话里面没有,也就是说发表出来的讲话不是全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央视的报导仍然说最高法院要求,当初跳出来一段,也就是说这一段话,就是讲到打击法轮功的,并不是周强讲的,周强没有讲这句话。也就是央视把这句话给提出来了,可能是会议上要求,或者是会议上某个文件里面有这么一句话,把它提出来了。

这就让我想起来1999年、2000年的时候,一直到2003年,那时候比如说开个会,会里面有很多的内容,但是其中有一条是迫害法轮功的。媒体报导的时候就把这一件事情就把它拿出来,好像专门就开这个会的;央视这次做法就有这个做法。但是其它的媒体报导除了转载央视报导以外,没有任何一个媒体有这样的报导。最高法院自己有一个网站,里面一句话都没有提起。它发表了周强和当时的一个常务副院长的发言,一句都没有提到。那这里这个到是很明显的是有人在里头要把这个事情当一件事情炒作起来。

主持人:您认为是谁在炒作这个事情?

横河:宣传口现在直接管央视,就应该是刘云山的系统,至于具体这件事情谁做的?现在不能肯定。但是这个宣传口是刘云山在管着的,其它的媒体,现在倒是不一定。因为现在重组,有的媒体看风向就不对了,就被另外一边控制了,有的还被刘云山这边控制。但是很明显的,从这一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这里头是有讲究的,甚至是有阴谋的。

杰森:这件事情你要全面来看的话,脉络越来越清楚了。习近平面对“十九大”,他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时候呢,他是要担心中国有很多,他自己说的,党内的阴谋家,对于他所做的事情要进行干扰。那么他希望整个政法系统、公检法系统,能够给“十九大”保证安全开,他的意愿是非常清楚的。

但是一旦他们把这个话交到政法口的时候,政法口底下执行的人,那你知道它有庞大的一群还有江派背景的人,这一群人就觉得拿了尚方宝剑了,利用他的尚方宝剑,他就按他自己惯有的模式,甚至是扭曲的模式去解读或者执行。那么这个概念进一步被宣传口的人拿到以后,他就把自己的意愿又加进去了。

毕竟在过去这么长时间,中国很多地方的人对法轮功的认识、法院的认识,法轮功案件都直接被踢出来,就是你公安人员把法轮功带到法院,法院直接不立案就撤了。相应的,江派就惴惴不安的,藉这个机会硬是把自己的意愿,像央视那样的用一句话就加进去。

就是说你可以看到,真正搅习近平局的事实上是中共党内的问题。法轮功从来对政权、政治、制度没有任何诉求,法轮功唯一说的话就是别迫害我们,这是法轮功唯一说的话。实际上这个完全违背习近平的意思,反倒把这个事情越搅越混。这次指示中还特意提到了维护社会稳定、维护司法公正,他这样的讲话和相应的说法事实上是完全违背习近平的意志的。你可以看到习近平做的任何一个事情,在底下不管是政法系统、宣传系统,全部搅得一塌糊涂,搅得你最后都不知道谁在说什么意思。

主持人:那还有一个问题,横河先生,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法轮大法《明慧网》上有一个报导,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在2016年好像又比原来要多了一些?

横河:对,从劳教制度解体以后,判刑就开始逐年增加。我觉得这是跟政法系统,特别是中央政法委是有直接关系的。其实在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讲话里面稍微提到一点,没有直接提法轮功,但是类似的事情是提到的。显然这一次是央视报导了,我们知道他谈到法轮功;那央视没有报导,每年都开法院院长会议的时候,他在布置工作的时候是不是每年都提到?那很有可能的。

就是说在具体操作上,具体判刑增加上面,他要说加强打击力度,那就说原来的不够,那今年打击的力度标准是什么呢?今年比去年还多判,所以今年有1千,去年 2016年《明慧网》上报导有1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在这之前那一年是600多名,所以这个数字是非常大的。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刚刚杰森博士已经谈到了这个事情,迫害法轮功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唯恐这个政策被取消,或者政策被改变。因为他所有的利益、所有的官位,都是来自这一场迫害的,所以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只要有机会,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推动和继续维持这种迫害。

当然谈到有很多地方现在也没有这么严重的迫害了,就说明什么呢?就是最高层没有像以前那样子统一的下这种政策,所以对于这段时间来说,很多参与的人其实是有一个机会来选择自己是不是继续走这一条路,还是立功赎罪,用哪一种方法走哪一条路,其实有很多人现在有了个人选择的机会。

主持人:还有30秒,杰森补充一下。

杰森:我的感觉上,周强目前这个话只是把中共的一个遮丑布揭开了,通过这个事,还有媒体整个的表演,我看到了其实中国现在政坛还是非常混乱的,上面的一个意志在底下可以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执行,整个执行过程中你根本看不到一切脉络。

主持人:好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我们观众朋友的热情参与,也感谢两位嘉宾的精彩的分析和点评,观众朋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