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韵:冤案之冰山与“依法治国”

司法公正,是一个国家政治清明的最大风向标之一。依法治国,责无旁贷,并非政府赐予民众的恩惠。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在中国大陆,中共六十多年的统治,制造了无数冤案,其荒唐悲惨,骇人听闻,直叫人欲哭无泪。

一顶政治帽子,扣在头上,百口莫辩,把“反动分子”打入人间地狱。十几年、二十年后,忽然予以“摘帽”—原来那时搞错了。杀错了人,若干年后宣布“平反”,官方道歉,可能追发一笔赔偿金。面对大范围、大规模,一波又一波的整人、杀人运动,居然有人制造了“党妈”错打孩子之说,为中共开脱,也竟然有人买账,重回“党”的怀抱。试问,杀“孩子”不眨眼、杀出瘾来的“党”,虎狼不如,有什么资格获得“谅解”?

2016年12月两案重审

2016年12月,大陆司法界对两起再审案件公开宣判,引发各界关注。

12月2日,大陆最高法院对聂树斌案再审公开宣判,推翻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而聂树斌已于21年前被执行死刑。河北高法发布消息,向聂树斌的父母及亲属表示诚挚的歉意,并表示将汲取深刻教训,启动赔偿程式。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当庭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来了!”有评论认为,枉杀好人,如今纠错,根本无“正义”可言。

2005年,真凶王书金落网并认罪,聂家请求重新审理案件却遭拒绝。2014年12月,最高法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对此案进行复查;2016年6月6日,最高法院决定重审聂树斌案。北京律师兼学者徐昕对《纽约时报》说,在聂树斌案中,从真凶王书金认罪到聂树斌被平反,中间耽搁了11年,原因是处理原始案件的地方警察和检察官从中阻挠。他说:“现在仍然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如果我们不能有这样一个系统,那就难以避免这样的案件。”法律专家说,司法被共产党控制,无法独立,这是根本问题。

12月22日上午,江西省高级法院对原审被告人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故意杀人、抢劫、强奸、敲诈勒索再审案进行公开宣判,宣布四人无罪。黄志强等四人之前被判处死缓,已服刑14年。

四人所涉案件为乐平“5.24”案。2000年5月23日深夜,江西省乐平市中店村蒋某和外地女子郝某在约会时双双遇害,被称为乐平“5.24”案。2002年6月5日,乐平市公安局宣布“5.24”案告破,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汪深兵等五人被认定涉案,除汪外逃外,其余四人被逮捕,先后被景德镇市中级法院两次判处死刑,2006年江西省高级法院终审改判死缓。

十多年来,四人的家属坚持认为四人无罪,持续申诉上访。他们指出该案存在的多处疑点:案发时,有人证明黄志强在家睡觉,方春平在家看电视,程立和在福建打工,程发根在景德镇打工且有银行取钱收据佐证。现场未采集到四人的任何指纹、脚印、DNA等客观证据;警方也承认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等。

2012年,涉嫌系列强奸杀人案的中店村村民方林崽在指认现场时称,“5.24”命案为其所为。2013年10月的庭审中,他再次供称他才是“5.24”命案的凶手。2015年7月31日,江西高院决定对此案立案审查。四名村民,先是经历了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接着蒙冤坐了14年牢。“无罪”宣判,到底是“正义”迟到,还是荒诞剧落幕?

黄志强的辩护律师严华丰告诉大纪元记者,对于法院在判决中不认定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的行为,这点不能接受。“因为我们律师是提供了非常充分的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在抓他们以后,实施了非常残酷的刑讯逼供行为。”“他们是被公安机关抓到讯问的房子以后,采取那种吊拷的方式,比如,给你吊到窗户,比较高的地方,让你脚著不了地,进行长期吊拷,导致手腕部的伤痕。这个事情过去10多年来,到现在为止,有些人的手腕部,还能看到拷痕。”

据财新网报导,1月16日上午,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汪深兵五人在律师陪同下向江西省检察院提交了控告书。控告对像包括当年办理“5.24”案及“9.9”案的公、检、法三方人员。控告人要求,依法对乐平市公安局相关办案人员、景德镇市检察院相关检察人员、景德镇中院此案一审及重审的审判人员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立案侦查。

被告之一方春平的父亲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办案人员一点证据都没有,就把他儿子抓到公安局去。“他们说这个案子是你做的也是你做的,这个案子不是你做的也是你做的。”他表示,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人都已升官,应该追究责任,才能得到真正的公道。

法轮功冤案—最深重的恐怖

21世纪最惨烈的人权罪行,就发生在孕育了五千年文明的中国。

美国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曾经说过,在中国发生的、针对法轮功的长达17年的灭绝性迫害,可能是21世纪最惨烈的罪行之一。他说:“我深信,这场对法轮功的灭绝式镇压将被视为一种最深重的恐怖。”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镇压。江氏依仗中共的专制机器,公然破坏法律,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被残酷迫害,他们的亲人受到株连。在所谓的“文明”社会里,江氏实施了群体灭绝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有的警察甚至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时说:吃喝嫖赌我们不管,就是不让学“真、善、忍”。

迄今为止,经过民间管道核实、已知有4060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实际死亡数字由于中共掩盖真相而难以统计。据估计,被中共活摘器官杀害的学员或达百万人,失踪的学员达数百万人,另有至少数百万人被非法抓捕,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

2016年,3月28日,余文生律师在天津为法轮功学员李文辩护时说:“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了这个法律真相——《刑法》300条不适用于法轮功。所谓依法打压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条,枉法强加罪名,陷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整个政法系统非法打压的核心罪错和犯罪性质。对法轮功无罪辩护十多年后的今天,谁合法谁犯罪早已分明。”

17年来,成千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被举报、抓捕、判刑,因为他们说真话,坚持一个“炼”字,因为向路人发送《九评共产党》、真相光碟和传单,或者仅仅因为拥有法轮功书籍。有的修炼者一夜之间就被警察暴打致死,有人受尽酷刑后致残。白发送黑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维权律师被骚扰、监控、殴打,被吊销执照,甚至被捕、被酷刑虐待。如此恐怖不应该停止吗?这样的罪恶难道不应该被谴责、被惩治和清算吗?近21万份控告江泽民的状纸,浸透同胞的血泪,到底有无立案侦办,还是束之高阁?

依法治国之路

中共制造的冤案厚重如冰山。沉冤未雪的案件,远远多于获得纠正的数目。而究责惩错,更是难上加难。在当年的政治运动中,许多犯下残忍罪行的杀人者,不仅未被追究、甚至过得逍遥自在,也未见其对过去的行径表示丝毫歉意。如今,最大的人权罪行仍在持续。罪恶被纵容,制造罪恶的源头依然存在、不断发难。恐惧、麻木、漠视和错念,听任同样的悲剧,一再上演。消亡的生命、荒废的年华,破裂的信任和爱,在唏嘘中化作云烟。

近几年,习近平不断强调“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习江两派之博弈也在司法系统展开。去年,习近平在法院、检察院系统进行了一批人员任免,继续清理江派势力。对一些冤案的重审展现了纠错的实际行动。但是,在一些案件的重审过程中,阻力强大,而且具体究责落实不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未停止,迫害集团的各级人员惧怕清算,试图顽抗。日前,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反对“司法独立”、警惕“颜色革命”的“文革”式言辞令人震惊。

总之,事实证明,在中共的体制内无法真正实现“依法治国”,因为中共统治的根基是谎言和暴力。中共反人性的本质注定,这个政权不可能“以人为本”。没有对生命的珍视,没有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就不可能呵护真诚良善,不可能坚守公平和正义。唯有突破邪恶体制的堡垒,开辟新局,才能看到司法公正的春天。历史的悲剧循环往复,局中人当深思、醒悟,做出明智的抉择。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