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普就职 能否“让美国再度伟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1月24日讯】【热点互动】(1564)川普就职 能否“让美国再度伟大”?:上周五,川普正式就职,全球见证川普时代的来临,在宣誓之后的演讲中,川普不改一贯的风格,严厉批评建制派政治精英,并且许诺将还政予民,全球媒体纷纷解读川普的演讲,各国对川普的上任则是有喜有忧,而川普的支持者对他的执政更是充满期待,川普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他的让美国再度伟大到底包含着什么?今天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解读和分析。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五,1月20日川普正式就职,全球见证川普时代的来临,在宣誓之后的演讲中,川普不改一贯的风格,严厉批评建制派政治菁英,并且许诺将“还政于民”。全球媒体纷纷解读川普的演讲,各国对川普的上任则是有喜有忧,而川普的支持者对他的执政更是充满期待。

那么川普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他的“让美国再度伟大”到底包含着什么?今天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作一些解读和分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特约时事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那么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不会失败,我们国家将再次强大。”

美国总统川普:“团结一致,我们将使美国再次强大;我们会使美国再次富有;我们将再次让美国自豪;我们会再次使美国安全,而且,是的,在一起,我们将使美国再次伟大,谢谢你,上帝保佑你,上帝保佑美国。”

新政府上台,一连串外交和贸易协商也迅速展开。

川普周日宣布,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将来美国,双方首次会面。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已经定好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会面,她不久将来美国。”

他还说,已安排好和邻国加拿大、墨西哥领导人会谈的时间,并将重新展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兑现选前承诺。

川普曾形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美国签署的最糟糕的贸易协定,让大量美国人失去工作。

白宫网站称,如果加拿大和墨西哥拒绝为美国工人提供“公平协议”,美国将会退出。

除了贸易协定,川普说,他还将与两国领导人就移民和边境安全问题进行谈判。在谈到墨西哥的时候,川普语气有所缓和。

美国总统川普:“墨西哥其实一直很棒,总统非常好。”

他对双方即将进行的谈判满怀信心,说结果会有利于墨西哥和美国人民。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是川普就职,因为一些技术的原因,很抱歉,我们今天没有办法接观众的电话,如果您有任何反馈或一些想法,欢迎您给我们发e-mail。杰森,我想我们还是先从川普演讲来开始,听完川普这番演讲,您当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杰森:我最直接的感觉就是,他怎么把竞选的话全都带到就职宣誓上来了?就是一点不给自己留有余地。

主持人:川普还是川普。

杰森:就是好像不像是一个一般的政客的状态。当然他的基本调子跟竞选是一样的,这使得很多人对他未来能不能真的实现承诺更捏一把汗,因为他原来在竞选的时候,大家都会说:喔,这是竞选的调子。竞选的调子跟执政的调子是完全不一样的,竞选是往天上吹,执政是往地上拉。那么他现在就职典礼上说的话几乎跟竞选是一个稿子,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确确实实很多人会担心他到底将来会不会带来很大的失望。

主持人:但是人们希望的不也就是说,你的执政和你竞选时候的承诺要带进你的施政吗?

杰森: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希望的,但是几乎没有人会指望完全是一致的,所以说这个过程中这点让人很惊讶。当然,每个总统都会给人用充满希望的话带来一种希望、鼓励,川普也是这样子的。整个来说的话,我的感觉最主要就是说他没给自己留任何余地。

主持人:田园,您对川普的这个演讲是怎么看的?什么样的评价?

田园:我觉得川普这个演讲让我相当的惊异,为什么呢?首先,这个演讲据说是他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他表达了无论是对美国现状的这种描绘,以及对在他治下美国将来发展的前景和趋势,我觉得都是相当相当令人惊异。

首先,我要说一说他讲的这个,因为很多媒体都在说,川普在自己的就职演讲里面把美国描绘得是一片漆黑,然后他的口号是“让美国再度伟大”。所以我认为他描述的这个现状,其实是大部分美国人居住在目前这个环境里面所看到的一种现实,而不是像这种大城市里的媒体,像《纽约时报》或者是《华盛顿邮报》,他们在说你川普说的这个情景完全是不存在的。其实完全是存在的,因为美国有3亿多人口,那么大部分人其实是居住在美国的腹地,而不是居住在那些少数几个大城市里面。

如果你居住在大城市里面,比如说你居住在纽约,或者是你居住在旧金山,那么你可能看到的是美国的股市在节节上涨,然后大家好像都感觉到腰包里钱越来越多,都感觉到好像失业率很低,然后硅谷的科技新贵个个都富的流油,然后你感觉不到真正的美国,在美国的腹地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那么在美国的中西部,在这广大的土地上,你知道居住了多少人,他们这些人在过去30年美国所谓的这种打着自由贸易的幌子下,他们经历了什么?对于大城市的居民来说很难了解到。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从我在几个铁锈带的州的具体亲身感受,我可以告诉你,随着美国工作的外移、随着产业的转移、随着工厂的关闭,各个州都发生了很多所谓的去工业化,工厂都不复存在了,以前你经过这些中西部的小城镇,你会发现这里的人非常热情、非常好客,用英语讲就是nice。可是他们在没有了工作之后,一个个小城镇基本上就剩下了一些快餐店,某一些小镇,如果你幸运的话,会有一个沃尔玛(Wal-Mart),那么这就是他们唯一能够工作的地方。

那么在这种情况的影响下,没有工作了,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工作并不是一个唯一就是说让他们谋生的手段,而是一个实现他们自我价值,以及寻求这个社会认同的一个地方。没有了工作之后,当然在美国你会拿到福利,不会饿死,但是没有任何动力之后,很多人开始变成就是去酗酒、去吸毒。最近从美国人口调查局的调查你可以看得出来,美国白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他的死亡率首次在几十年以来出现了上升的趋势。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在这种经济大环境的变化下给美国人造成这种非常绝望的趋势,所以很多人陷在这种绝望里面不能自拔,造成了目前中西部这种比较凄惨的现况。

所以川普本人他在这个演讲里面描述的这种现象确实是真实的,而不是在这种《纽约时报》或者是《华盛顿邮报》这种菁英,美国东西海岸的菁英分子里面,他们看到的美国不是这样的;可是美国的中西部的选民、投票支持川普的人,在他们的环境中确实目前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主持人:是,川普因为他在演讲中还有一个非常,对于中国人来说非常有共鸣的地方,用中国人的话,他一听他就说这是“还政于民”,我不知道这方面杰森您是怎么看?他强调“people”,现在我们要直接让你来参与这个国家的管理。

杰森:对,这就是刚才我说那个话,就是说他把那个竞选的话带到就职演说上的一个意思之一。事实上一般的话,我们知道在竞选的过程中,因为两党之争造成了很多,就是越极端的人他越能拉到自己的追随者,最后能拿到真正的选票。所以说在竞选的时候,相对来说说话就极端一些,民主党有他的极端,然后共和党有他的极端,他们都是在努力抓自己的选民基础,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中就会有分裂的因素在里头。

一般的话,一旦某个人胜选了,他们第一要做的事就是弥合这个分裂,他就会把竞选时候那个分裂的调子拿走,然后尽可能地说我们大家都是一个美国。当然川普在他竞选的过程中,好像很多理念事实上是你看不清他是共和党的、民主党的,当然啦,从价值理念上,他是更倾向于传统价值的,但是很多经济领域上的东西,比如说反对全球自由化经济这样的,它传统上不是共和党的理念,某种意义上讲,更加民主党的保护主义这种概念。

但是他基本上是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党的这种路线的,他更多的是反对建制派,换句话说,反对现在已有在DC里头掌权的人,他把那个叫做沼泽swamp,他说我要把那个swamp的水抽干,那么他事实上是在跟现在的建制挑战。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挑战已经造成了包括很多共和党当时都和他持反对意见,已经是有问题了,但是到他施政的讲演中,再次向建制派挑战。

那么向建制派挑战的过程中,他就谈到说要“还政于民”,就是真正的让老百姓成为国家发展的受益者。这一点当然对中国人是很有共鸣的,但是西方人因为他确确实实各个政客都是用这样的方法说话的,很多时候说了,但是不一定实际上能做到,所以说很多美国人听了这样的话,虽然心中也有激动,但是还得具体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主持人:但像您刚才说,虽然说他是挑战整个建制派,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共和党人其实是相当支持他的,我举个例子,上周我们在他就职之前我们做了一期节目,当时我们节目上有个嘉宾,他去参加在DC的一个午餐会,这个是他的就职庆祝的一系列活动之一,他说当时彭斯和白宫的幕僚长蒲博思(Reince Priebus)都在这个午餐会上,在那儿讲话,可以看出他们是非常高兴,他们说川普的当选其实是美国传统价值的回归,而且他们说把美国从危险的边缘上拉了回来。他说当天讲话的人几乎都是这样一个基调。

杰森:对,事实上我刚才谈到了,共和党它事实上有自己的价值观的传统理念,同时它也有对于政府的叫政府理念,对于经济的话,它有自由经济这样的基本理念,这是传统的共和党的概念。但是川普的话,他在价值观上是非常传统的。你刚才说的那些人,他说川普胜选和共和党在两院的胜选,事实上是扭转了整个美国迅速地往liberal这样子,或者左派的那种方式发展这样的概念。

但是就是说川普决不是说在经济上是按传统的共和党理念在走的,你比如他反对自由贸易这一点,事实上他就看准了一点,全球化对于美国老百姓,住在密西根、俄亥俄这样的老百姓几乎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他们得到的唯一好处就是沃尔玛便宜的东西,但是他们却不幸的失去了他们的工作,失去了一个作为基本的人在社会上寻求自己价值的机会。

所以整个来说的话,我可以说他明确地看到了所有这些全球化的这种商业的讨论,得益的是华尔街的股票人和公司的CEO,因为利润在不断上涨,但是失去最多的是普罗老百姓,所以他就完全不顾传统的共和党的这种自由贸易的理念,反对要求自由贸易,所以他现在对于很多政策都在把美国从国际化、自由贸易等等这样的方向往回拉。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因为我们看到川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度伟大”,这是贯穿整个竞选,包括他的演说,田园,想先请您来解读一下,您怎么看川普这个“让美国再度伟大”这么一个口号,您认为它包含了什么?

田园:我想首先回答一下杰森博士刚才提到的几个论点,我想回复一下。因为林肯讲过一句话,林肯他在演讲里边提到,美国政府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美国政府是一个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川普这个“还政于民”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理解他有一个层面意思就是说,刚才讲到这个自由贸易,其实川普反对的不是自由贸易,川普其实反对的是不公平的自由贸易。

什么叫公平的自由贸易?公平的自由贸易就是比如说,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自由贸易,这个叫做公平的自由贸易,因为大家在人权方面、在税收方面,还有在各种经济运作的机制方面,都有很多的相似点。可是中国和美国的所谓的自由贸易其实就不叫做真正的自由贸易。为什么?因为中国用自己所谓的低人权优势,一方面它在压榨自己的人民,另外一方面,中共在所谓的这种自由贸易中赚的都是满满的。所以这种自由贸易根本不是自由贸易,它是一种非常畸形的、非常变态的,就是说让中共这种恐怖组织在几十年内崛起的这样一种自由贸易。

这种自由贸易说实话,对美国人民来说是根本没有任何利益的,对于美国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完全把工作转移到了中国,让中共富了起来。另外一方面,对中国人民也是没有利益的,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下,中共富起来了,以致于中共镇压中国人民的这种能力越来越强了,现在谁还有可能说在中国发起抗暴行为,最后能够把中共推翻?这种情形现在就是说这种比率非常非常小。

所以我觉得川普他反对的不是所谓的自由贸易,他反对的是不公平的自由贸易。美国和加拿大的自由贸易你怎么搞,我觉得都没有问题;可是如果美国和中国这样的自由贸易,我觉得对于中美人民两方的利益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那么再说一说你刚才问的,川普的“让美国再度伟大”究竟包含什么?我觉得它包含了三个层面的东西,第一个层面的东西就是,刚才我提到就是说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美国人民在过去几十年所谓这种自由贸易里面是丧失了各种各样的利益,甚至现在就是说已经到了一种非常绝望的地步,那么怎么样让这个政府再度成为一个为民的政府,再度成为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那么首先,我觉得第一步就是要在民生方面做出政策方面巨大的改变,这是第一个道路。

第二个方面,现在美国的国际地位,以及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在过去几年,特别是在奥巴马执政下,美国在国际上几乎可以说是节节败退,节节退缩,说我不愿意领导这个,我不愿意领导那个,你们爱怎么弄怎么弄,那么结果造成了什么?结果造成世界各个地方的权力真空,那么美国退出之后,甚至在亚洲,比如像中共它就蠢蠢欲动,它准备来填补这些权力真空。那么在中东和非洲,那就是伊斯兰国崛起之后,在叙利亚、在伊拉克搞得是一团糟,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川普能够重振美国的雄风,让美国重新回到国际的领导地位,我觉得这是一个让美国再度伟大的体现。

还有一方面,我觉得是在科技和文化上面,刚才杰森博士说了,在过去几年美国的左派倾向越来越严重,现在就是搞得好像同性恋的东西、性乱的东西变得越来越时尚,好像我们正常人反而变得可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川普这个人他是一个在社会价值观上面还是相当传统的人,那么我觉得他如果能在这方面,因为你看他一旦上任之后,他把白宫网站上所有这些同性恋、乱性的东西都已经全部取掉,他可能不会再去按照奥巴马那种方式再去推进,再去支持这种乱性的东西。在这方面,我觉得美国如果能够再度引领全球的话,也是将美国变成一个伟大国度的体现。

主持人:好的,杰森补充一下。

杰森:对,田园刚才谈了一些,在我看来事实上他的很多思想在他执政开始的第一天,白宫网站他已经写了六、七个文章,把他的整个概念全部展现非常清楚了。我自己感觉到,包括针对国际上,他当时谈到了要重新考虑美国在国际上所有的贸易条例,换句话说,他希望美国所有的贸易最终受益的是美国老百姓,不是以丧失工作来达成贸易协议,是一定保证工作在美国,让美国中产阶级富,这是他的一个定义,让美国强大的一个原因。

再一个,让美国真正走入一个秩序,这是他另外一个定义,因为他特别提到要坚定的支持执法机构(law enforcement agency)。我们知道在过去这一年多有几个节目专门讨论所谓非裔和警察之间的冲突,我坚定的认为那个概念事实上是媒体和个别政客炒作出来的一个不存在的事情。

你要从统计数字上来看,过去一年警察和非裔之间的冲突并不比历史上更多,因为非常左翼的媒体、个别居心叵测的政客把整个秩序搞乱了,乱到很多警察现在不敢在街上再拦任何人了,这实际上是给美国社区造成很大的威胁,芝加哥的枪杀案今年最高。所以你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强大的概念就是,让整个美国有法律秩序,给人一个安全的环境、干净的环境,这是他另外一个让美国强大的概念。

再一个,他特别明确强调军队,他说过去这几年海军在下降、空军在下降,他说我应该把这个扭转。但是他也谈到了一点,他不会把美国强加给别人,换句话说他不准备再去,因为意识形态或者侵略哪个国家,但是他明确地说了ISIS是他主要的敌人;同时,他的军队要强大,强大到你看一眼美国你就知道你不敢再侵犯美国的利益。

主持人:他说“用力量来寻求和平”(peace through strength)。

杰森:对,就这么一个基本的概念。事实上这一点,强大的军队,这也是他另外一个想法。当然还有一个,他没有谈到,但是是一个实实在在发生的,就是让基本理念,价值观再次强大。在过去100年里头,西方的文明是带领整个人类的文明。而在过去这几十年里头,因为美国的强大,美国的文明包括它的文艺业,几乎变成一个在全球具有强大的影响力,美国的理念是世界理念的导引。

过去美国极端向左走的概念,包括刚才田园谈到了一点,现在同性恋的影响力大到,有的时候很多年轻人认为同性恋是时髦,甚至有的人他没有那个概念都想尝试那个概念,而且已经影响到……

主持人:还有什么男女同厕。

杰森:对,还有厕所的概念。有民意调查问美国人说同性恋的比例是多少?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说四分之一的美国人有同性恋。为什么呢?它的统计数字是1.7%。为什么1.7%的人能造成25%的概念呢?根本的原因就是整个媒体、整个舆论、整个政治,几乎一面倒的向左走,整个混淆概念。比如说厕所,变性人这个概念只有0.3%的人,千分之三的人,整个中小学几乎没有几个人,但是为了这个,它可以制定法律强迫一些州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可以仔细看一看,所有违背基本理念的东西,在媒体、在政治上反复出现使得美国下一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逻辑上基本是混乱,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一开始在各方面往传统上走,非常清晰。事实上他也给世界带来新的信息,这个信息就包括台湾前阵子也在讨论同性恋婚姻,事实上是受了很多美国人的影响。希望川普上台以后,把这个向左走的基本价值理念也往传统方向拉一拉。这个可能同样使得美国在精神层面上也有一个再次强大、再次引领世界的概念在里头。

主持人:是这样的。就像川普说让他闪光让人们跟随。我想还有一点时间,我也很快问一下田园,川普在他想要做成他做的事的过程中,他要跟许多方面去合作甚至谈判,那您觉得他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

田园:我觉得川普作为一个,这点尤其要值得强调,他是一个商人,他是非常懂得经商手腕,在美国其实政治并不很困难,政治在美国就是交班。我们看到川普目前上任以来做的这些事情,任命的这些阁员来看,他很有自己一套,非常坚定自己的这一套东西,我想他可能不会拿原则去做交易。但是在总统、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交流的过程中,大家确实会做出妥协。

当年奥巴马在推动自己所谓的健保法的过程中,他也是跟不同的利益集团也做了很多交换,最后得以使健保法在美国国会过关。那么我相信川普他作为一个商人,他有很灵活的手段,我觉得他会相当有智慧、灵巧的化解这些问题。但是有另外一个方面,这个挑战就比较大了,就是美国国内民众的这种挑战。大家知道当年美国在越南的战争是怎么输掉的?就是因为美国左派在全国兴风作浪,最后导致北越并吞南越。在美国目前也面临这个,现在美国左派正在拚命的组织要反对川普各种各样的议题。所以我觉得这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主持人:好的,杰森您补充一下。

杰森:其实川普面对巨大的左派势力,主要是媒体,还有左派的政客是他最大的一个难关。他现在好在共和党占据两院,所以他有些真正政策上的东西有可能会推行,但是希望他不要在媒体上过于恋战。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因为今天的时间很有限,我们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