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留守儿童悲歌 新年仍见不到父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1月31日讯】中共曾发布《留守儿童白皮书》披露,中国6100万留守儿童中,近1000万孩子一年到头都见不到自己父母。中央社1月30日报导称,受到城乡差距影响,中国许多农民工必须外出务工,每年新年才能回家,衍生许多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事实,不少儿童新年依然见不到父母。

大陆2015年6月发布的《留守儿童白皮书》披露,中国6100万留守儿童中,有近1000万孩子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即使在中国新年也无法团聚。

还有4.3%的留守儿童,甚至一年也接不到一次父母的电话﹔一年通话1到2次的有885万,3个月通话1次的有1519万。

《白皮书》指出,如果父母不能保证每3个月见孩子一面,孩子的“烦乱度”会陡然提升,对生存现状产生焦虑,而女孩的烦乱指数和迷茫指数都高于男孩。

中国民政部去年11月公布一项调查称,大陆有902万留守儿童,主要分布在中西部省分。这些调查对像是农村地区的未成年人。因为父母外出工作,他们无法与父母共同生活。

但外界普遍认为,中共的上述统计数据严重造假,实际的留守儿童数量远超这个数字。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的资料显示,2010年人口普查中,中国大陆共有流动儿童3500万人,留守儿童近7000万人。

留守儿童悲歌

自上世纪80年代起,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由于受到户籍政策和经济条件的限制,进城务工的农民只能将子女留在老家,“留守儿童”这一特殊人群由此产生。这些儿童只能跟祖父母一起生活,有些孩子甚至无人照顾。

去年3月26日,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宋英辉在天津的一次会议上估计,留守儿童总数为1亿人,其中6000多万被留在农村老家,3600多万与父母一同进城,但却可能没与父母同住。

BBC中文网曾访问了四川和贵州农村的留守儿童。由于父母外出务工,这些就读小学的孩子只能依赖兄弟姊妹互相照顾,有着超龄独立与成熟态度。

当被问到生活状况时,有留守儿童说“我知道爸爸妈妈挣钱不容易。但我非常想他们,这很痛苦。”

即便在学校遇到不开心的事,年幼的孩子也只能选择吞忍。有孩子一面哭着一面回答:“我不能告诉他们。爸爸妈妈生活很辛苦,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没有父母照看、没有父母感情、缺失父母关爱的这种家庭,就造成了很严重的心里障碍,有些孩子还受到了侵害,学习有的受到耽误,这样的事情都有发生。”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其实中国的留守儿童,他们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不但死亡,而且被迫害致残、走失等等这些现象是非常普遍的。”

去年10月26日,陆媒报导,山东省苍山县一8岁女童遭同村一个鳏夫性侵,女孩父亲得到消息,放下上海的蔬菜生意匆匆赶回家,见到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儿,想靠近抱一下,却听到了女儿那句“赶他走”的哭喊。绝望的父亲拿起农药灌进嘴里,所幸被人及时发现,被紧急送医院抢救过来。

2015年7月4日,就读于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曙光乡曙光中学的一名15岁少年,因不给予同学抄袭自己的试卷,事后被13个同学打死。

同年6月9日晚间,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喝农药中毒,导致抢救无效身亡。

同年6月12日媒体报导,四川一名13岁留守女童失踪多天,被找到时人已昏迷,下身赤裸,头部有多处伤口已长蛆。

2012年,毕节市5名留守儿童被活活闷死于垃圾桶内,曾一度震惊国际。当时当地政府曾承诺每年拿出6000万元设立“关爱留守儿童基金”。但是这笔款项的花费明细至今未对外公布。

2013-2014年间,媒体曝光的女童性侵案件高达192起,其中留守女童受侵害案件占55.2%;2014年的调查数据显示,49.2%的留守儿童在过去一年中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意外伤害。

留守儿童犯罪率居高不下

中共最高法院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率平均每年上升13%左右,其中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而且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

2015年10月18日,湖南邵阳邵东县三名在校学生,入室抢劫当地小学宿舍,持木棒殴打一名看守宿舍的女教师并致其死亡,抢走其手机及2,000元人民币。案发后,三人并未逃跑,他们拿着抢劫来的钱,到县城网吧打了一个通宵的游戏。

2015年6月10日下午,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一个名为界牌的小镇上,两个小姐妹在放学路上被人投毒致死,后经警方调查,凶手是镇上12岁的留守女孩陈晓雯。

陈晓雯不知道“杀人需要付出代价”,她在交代了自己投毒杀死两个女孩的过程后,还多次询问陪同的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上学?”

经济学者王思想在香港东网刊发评论文章《留守儿童中国的危机》中谈到,现在绝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留守儿童的问题有多么严重。目前大约6100万的留守儿童,他们长大后,其后代又会成为新一代留守儿童,这将是一个庞大的人群。

留守儿童的人格形成环境缺乏亲情,其心理不健康的可能性远超其他人。他预计,这样长大的留守儿童成人时,很难成为社会的中坚,很可能是被边缘化,成为社会的隐患。

他写道:“留守儿童,需要的不是廉价的照顾。不要以为我们送几个书包、几支铅笔过去,不要以为我们给孩子的午饭加几块肉就能改变什么。廉价的施舍,除了让施舍者本人获得一点自欺欺人的满足,并没有其他任何作用。”

他认为,体制的问题必须从体制上解决。对于留守儿童,唯一有效的帮助,就是让他们与父母团聚。让他们在亲情完备的环境中成长。

对于形成留守儿童的根源。有评论认为是中国农村、城镇的贫富差异、户籍制度造成留守儿童的根本原因。

中国经济在发展过程中造成了巨大贫富差距,致使数百万农民工离开农村来到城市。他们无法把自己的孩子带在身边。中共体制根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因为这个制度充满死结。留守儿童只是整个儿童问题的一个突出方面,非留守儿童、城里的孩子同样存在很大问题,同样是这个制度的牺牲品。

(记者汤园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