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共产党之四:附体——共产党的生存之道

可以说,中国现代史中的两次“国共合作”成就了中共政权。

第一次是共产国际以经济援助换取了孙中山允许中共加入国民党。靠了苏俄撑腰,中共在国民党内大肆抓权,并在国民党内部秘密发展中共组织,分裂国民党。这次附体国民革命的结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满千人,爆增至1928年的三万人。

随后,中共因为破坏国民党北伐遭到清洗,从此流窜到乡间到处鼓动流氓起义,烧杀抢掠,但都难成气候。虽然中共趁日本侵占东北,国民党无暇南顾的空档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发展了几个所谓“根据地”,但在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围剿中很快一败涂地,仓皇逃到陕北。

中共在面临灭亡的当口,成功的欺骗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不但因此逃过一劫,还迫使蒋介石接受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得以二次附体国民党。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中,中共残余部队被改编为国民第八路军和新四军,领取国民党军饷,从此衣食无忧。但八路军和新四军却从不听从国民党指挥,而是借抗日之名不断招兵买马,为推翻国民党积蓄力量。最终,中共蓄养的百万大军,靠着苏联的支持,成功的击败了国民党十四年抗战的疲惫之师,夺取了国民党的天下。

在整个夺权过程中,中共还不断的在国民党内部甚至高层秘密发展地下组织。这些中共地下党不断在国民党内制造破坏,向中共提供情报,并在最后的国共内战中不断策划所谓“起义”、“投诚”,分化瓦解国民军队。这也是中共附体国民党的另一种表现。

因此,虽然国民党是中共的死敌和夺权对像,但是如果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共政权。中共成功的附体并最终瓦解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这也是中共夺取政权的关键。

这种附体策略并不是中共的独创,而是借鉴自其“老大哥”——列宁。1917年,俄国革命党通过“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的统治,建立了临时政府。而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则趁机渗透掌控了社会民主党,不断制造示威暴乱,并最终发动政变推翻了临时政府(即所谓“十月革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中共附体国民党,正是来自苏共的传授,所谓“国共合作”的命令也是由共产国际下达。

那么苏共这种附体的招数又是从哪来的呢?共产党为什么如此热衷于附体之道呢?

这要从共产党的起源说起。

欧洲公开的史料显示,被共产党奉为“始祖”的马克思本来是基督徒,在大学期间加入了以反上帝为教旨的撒旦魔教。之后,马克思性格大变,写了很多侮蔑神和诅咒人类毁灭的诗句[参考文献1]。

据圣经所记载,撒旦曾是一个大天使,后因反叛上帝而被打入地狱,成为一个恶魔。撒旦仇视上帝和上帝创造的人类,一心摧毁人类,以报复上帝,发泄自己的仇恨和狂妄。而人世间以这个恶魔为崇拜对像的撒旦教,其教义自然也是与神为敌,以破坏神的教诲、毁灭人性和人类为目地。撒旦教的仪式中,也充斥着对上帝的反叛和仇恨。

马克思在其剧本《Oulanem》中创作的台词正是这种心态的真实反映:“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而在Oulanem死时,马克思写道:“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很快我将紧抱永恒,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虽然被共产党奉为“始祖”,但他并不是共产党的创立者。共产党实际上脱胎于撒旦教中的一个秘密组织——光照帮(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也译作光明会)。马克思当年不过是受教内“上层”所托,为共产主义同盟起草了政治纲领(后来的共产党称之为《共产党宣言》)。而这个《共产党宣言》,也是马克思从光照帮的政治纲领照搬过来的[参考文献2]。

光照帮由另一名撒旦教徒亚当•魏萨普在1776年5月筹建。其对外宣传的政治纲领,就是声称“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个错误,是人不能获得幸福的束缚”,因此要废除所有宗教和道德伦理、国家和政府、家庭和婚姻,废除私有财产,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个由光照帮统治的世界性政府,称之为“人类幸福繁荣大家庭”,或者叫“世界新秩序”。

由此可见,所谓“世界新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共产主义社会”),只是撒旦教精心设计的谎言,其真正目的是摧毁人类对神的信仰,由撒旦替代上帝统治人间,并最终摧毁人类。各国共产党夺权后的极度独裁统治、无休止的残酷运动和大屠杀,也证实了这一点。(关于这部分,我们在《浅析共产党之二:毁灭人类是共产党终极目标》中有过详细探讨。)

明白了这些渊源,我们对共产党为什么如此偏爱附体就有了清晰的认识。

按照宗教的说法,各个民族的神创造了不同的民族,并主宰和看护着各自的子民。从社会层面上来说,各个民族的宗教和文化塑造了各自的道德体系,并由此确立了各自的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比如,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都是一种半神文化,政权的根本在于“君权神授”,治国的理念依据天理人伦;而西方民主社会的道德伦理,以及其治国理念“自由”、“平等”等等,都是来自于基督教,美国总统就职要手按圣经宣誓,也是“遵照神的教导管理万民”之意。

也就是说,在这样一个由正神主掌的世界上,撒旦这个从地狱钻出来的恶魔很难找到立足之地。虽然千百年来撒旦教利用极少数人的仇恨和狂妄发展了一些成员,成立了一些秘密组织,但是在一个传统信仰和道德处于强势的社会里,以反叛和仇恨为宗旨的撒旦教无法公开化。

《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自认是一个“在欧洲游荡”的“幽灵”,这也暴露了当时撒旦真实的处境:这个外来的邪灵,千百年来一直在窥视着人类,寻找机会在世间插脚立足。

虽然后来光照帮(以及其外围组织共产党)精心编造了一套看起来冠冕堂皇的所谓“政治纲领”,来掩盖其邪恶本质,欺骗民众,但是其“政治纲领”中反传统、反人类的理念,也决定了它很难得到多数人的认同,不但无法在社会上一呼百应,甚至稳固的公开立足也有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要在社会上立足并发展力量,渗透并控制一个已被社会认可的成型的组织也就成了不二之选。这种附体的目的,不但可以借被附体组织的肌体壮大自己,也可以借被附体组织的正当性掩盖自己的邪恶。

光照帮本身就是这个附体之道的成功履行者。在很早的时候,光照帮就渗透和控制了共济会。共济会本是一个慈善性质的基督教组织,其成员包括许多知识份子、政府官员和神职人员等。光照帮在其内部暗中发展,成为一个寄生在神秘共济会组织里的秘密组织。光照帮和共济会相互独立,但光照帮鄙视共济会,只是把它作为一个掩护。例如在法国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法国有282个共济会会所,其中266个被光照帮控制;德国共济会则被光照帮彻底颠覆,而后又发展渗透到许多国家,如奥地利,法国,荷兰,英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匈牙利,俄罗斯,甚至美国等等,直到今天仍在以某种形式存在。

后来列宁的布尔什维克附体社会民主党和中共附体国民党的做法,正是继承了光照帮附体共济会的这套遗传基因[参考文献2]。

共产党作为一个本不属于人类文明的异类,一个反人性、反传统的邪物,如果要成为世间的一个实体而存在,必须附着在人类社会之上。因此,附体不但是共产党初期发展壮大的策略,也是共产党在世间生存的根本,即使在共产党掌权之后也是如此。中共夺权之后在中国大陆的所作所为,就是其真实的写照。

纵观中国历史,几乎每次改朝换代之后,新政权都要止息兵戈,让百姓休养生息,从而让国力恢复,政权稳固,这已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而唯有中共,即使在夺权政权之后,仍然在继续著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和屠杀。时至今日,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和屠杀仍在延续。

究其原因,中共政权和历史上那些扎根于传统文化的政治体制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共的理论体系和政治理念,不但对中国人来说是个舶来之物,对整个人类来说都是个怪物。特别是其颠覆传统道德和善恶标准、吹崇暴力屠杀等等反人类的邪恶,无法被正常人类社会所接受。如果中共不借“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毛泽东语)得以牢牢的附体于中华民族,而是任由百姓休养生息的话,无异于自取灭亡。上个世纪末,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政府相继倒台,正是其治下的人民认清共产党反人类的真面目后集体反抗的结果。

而中共政权之所以在这个共产党阵营解体的大潮中得以不倒,成为共产阵营一个“硕果仅存”的异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共对中华民族的附体,比其它共产党政权更加牢固,更加“成功”。

中共对中华民族的附体,一方面表现在对社会财富和权力的控制上。中共不但通过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将党组织无一遗漏的建立在立法、司法、行政、监察、军队、警察等国家机构和医院、学校、社区、厂矿、公司等社会机构之上,还通过土改和工商改造,消灭了中国社会几千年的农村宗族制度和城市商会体系,将党组织发展到每个村庄每个生产队,每个城市社区甚至每个大楼,将中共对社会的控制深入到中国历朝历代的政府权力从未触及的社会最底层。中共之于中国社会,就像寄生附着在人体上的一个邪恶生命,其无处不在的党组织如同一条条毛细血管和触手,不但从每个细胞中汲取著营养,还牢牢的吸附控制着每个器官组织,甚至每根汗毛。

中共籍由无处不在的党组织和不受约束的权力,牢固的控制了整个社会的财富和所有的政府机构、社会单元,监控著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中共治下的民众,失去了言论的自由,丧失了反抗的力量,甚至生命和财产都得不到保障,从而只能在无奈和恐惧中沦为中共压榨、奴役甚至屠杀的对像。

同附体社会结构相比,中共更成功的是附体中国人的灵魂。伴随着一次次残酷的政治运动,中国人一次次的被中共强制洗脑(中共称其为“思想改造”)。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宗教信仰成了“封建迷信”,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成了“糟粕”,璀璨辉煌的历史成了“弱肉强食的阶级斗争史”。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失去了信仰,混淆了善恶,丧失了传统,蜕化成了不知“炎黄”为何物的“炎黄子孙”。

不仅如此,在十年文革中,同事、朋友甚至至亲的互相“检举揭发”,凶残的酷刑和屠杀,甚至疯狂的吃人“盛宴”,摧毁了人类的良知底线和人性根本,也造就了中国人对待生命的冷漠和暴戾。因此,文革过后,伴随着所谓“共产主义理想”的破灭,中国人不仅仅出现了信仰的真空和道德的沦丧,而是堕入了欲望和兽性的深渊。

这种信仰的彻底沦丧,貌似中共思想附体的“失败”,实质上却是空前的成功。“共产主义理想”虽然不再存在,但是中共的一整套扭曲的思维方式和是非标准,却已深入人心。而且,完全丧失信仰和道德标准的人们,更容易被欲望和恐惧所左右,更容易成为中共“胡萝卜加大棒”下的驯服奴隶。在恐惧中对中共的盲从,在物欲驱使下对中共“发展经济”的期望,更容易促成人们对中共的“拥护”和认同。这也是中共所谓“执政合法性”得以延续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共靠着对社会的无所不在的控制,和对人类彻底的“思想改造”,一度牢牢的附着在中华民族之上。这种附体的结果,是中共得以维持了数十年的生存,同时给中华民族带来数十年的灾难,将整个民族推向毁灭的边缘。

现在的中国大陆,淫乱成风人兽难辨,毒食品防不胜防,小偷骗子遍地,谋杀绑架随处可见,黑帮横行警匪一家,呈现的是道德沦丧后恐怖的社会生态。而中共数十年对山河湖海疯狂的“改造”,对自然资源无度的掠夺,对环境无所顾忌的破坏,和对污染肆意的放纵,也在造成自然生态灾难全面爆发。

这一切也逼迫中国人不得不开始找寻挽救民族之道,反思中共统治的邪恶。被中共洗脑毒害数十载的人们,也正在艰难的觉醒当中。

时至今日,中国不但在政治经济上面临崩溃,社会的矛盾也空前激化,各个阶层都人心思变,共产党政权已风雨飘摇。但是,中共为什么还能摇而不坠,死而不僵呢?

当年萨斯病攻破中南海的时候,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逃回老巢上海,歇斯底里的号召人民“用生命保卫上海”;去年的江泽民生日,江绵恒任股东的凤凰卫视旗下凤凰网官微怂恿每个网民参与祝寿,“为长者续(命)一秒”。这些貌似癫狂,不合世间逻辑的话语,却透露了共产邪灵附体的本质——捆绑维护共产党的民众作为肉盾挡箭牌,从人们思想对共产党的认同和拥护中汲取能量,以延续自己的生存。

如此说来,那些甘心将自身利益和共产党捆绑在一起的邪恶党徒,并不值一提,他们注定了要给共产党陪葬;而那些本性善良,但对共产党认识不清,仍在维护共产党,对共产党抱有幻想的人们,才是共产党得以继续生存的关键——是天上人间的正义力量对他们的慈悲,暂时阻滞了对共产党的清算,也是他们在给共产邪灵输注营养。

因此,每个中国人从思想深处真正看清共产党的邪恶之所在,并从这个全世界最大的邪教组织中彻底脱离出来,才是解体共产党的最佳途径。当全民觉醒,中共邪灵附体从中华民族整体剥离的时候,也就是它最后灭亡的时刻。

参考文献:

[1]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February 2004)。第六章:共产主义的起源。

[2]龙延:《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5%B1%E7%94%A2%E9%BB%A8%E7%9A%84%E7%A7%98%E5%AF%86%E8%B5%B7%E6%BA%90.html)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